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650章 自相残杀

    但很快,鹿巍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不可能,蔺老头疯了!”

    顾谨尧不紧不慢道:“降头可以下,也可以解。蔺老头前年冬天疯的,到现在一年半多了。没听蔺家报丧事,那就是人还活着。年轻人中了那种降头,都撑不到一两年。蔺老头那么大年纪了,还能撑到现在,八成他的降头早就解了。我前些日子派人去东南亚找他,没找到,说明他藏起来了。他那人最擅长背后搞事,且隐藏很深。这次是暗算你,下一步就是你太太和你女儿了。他能用三十几年的时间,谋算顾家人,也能算计你们家。”

    他说得煞有其事。

    平时又是可靠之人,哪怕面对面,也难辨真假。

    鹿巍信以为真,面色瞬间大变,又怒又惧。

    又听顾谨尧说:“我和阿野的关系,比你想象得要好。你这次借刀杀人,伤了云瑾,看在阿野的份上,我暂且饶了你。你借顾凛的刀伤云瑾,又借我的刀,把顾凛送进去,一箭双雕,力图为阿野扫清障碍,也是你这种人能做出来的事。但是,我奉劝你一句,适可而止,再继续下去,你会鸡飞蛋打。”

    鹿巍不出声。

    心里却对顾谨尧暗暗生出戒备。

    年纪轻轻,城府就这么深,将他的盘算,琢磨得一清二楚。

    假以时日,不容小觑。

    鹿巍默默挂断电话。

    记住网址

    换了个手机,拨出去,鹿巍压低声音说:“帮我去东南亚找蔺老头,定金我马上打给你,人带回来后,付余款。”

    对方应道:“好的,我准备一下,明天带手下人动身。”

    鹿巍叮嘱,“抓活的,一定抓活的。”

    “我们办事,你放心。”

    打完电话,鹿巍给顾谨尧去了个信息:我找人去东南亚了,等抓到蔺老头,交给你。所有事,一笔勾销。

    顾谨尧看完信息,极淡勾唇,鹿巍这是在向他示好。

    老狐狸也有被算计的时候。

    虽然老狐狸歪门邪道太多,可是用好了,也是一枚利器。

    猫有猫道,鼠有鼠道。

    邪道的人,就得用邪道的人,来对付。

    顾谨尧手指轻触手机屏幕,给鹿巍回了个“好”。

    他把电话拨给顾北弦,“祸水成功东引,引到蔺老头身上了。鹿巍暂时投诚,协助我们一起抓蔺老头。坐等好消息。”

    手机里安静如雪。

    过了两秒,顾北弦才开口,“你小子,有两把刷子,是哥小看你了。”

    顾谨尧无声一笑,“其实你一直很佩服我,只不过碍于面子,不想承认。”

    顾北弦道:“看破不说破,还能做兄弟。”

    顾谨尧笑意深浓,“也是,你是兄,光环给你。”

    “出来,哥请你吃饭。”

    顾谨尧问:“去哪?”

    “今朝醉。”

    顾谨尧默了默,“你带苏婳吗?如果带,我就叫上云瑾。”

    “不带,就咱哥俩。”

    顾谨尧痛快道:“行,等着。”

    半个小时后,顾谨尧来到今朝醉。

    进了预约的包间。

    一进门,顾谨尧冷不丁被一只修长的手臂,环住肩膀。

    是顾北弦。

    顾北弦亲昵地揽着他的肩头,道:“小子,哥不知怎么该宠你好了。今天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好酒好肉,管够!”

    顾谨尧觉得后背麻飕飕,瞥他一眼,“想感谢我,就直接说感谢,不要说宠,谢谢。”

    “谢字多生分,还是说宠更像一家人,本来想说爱,怕你吓跑了。”

    顾谨尧要强忍住,才能不笑出来。

    这么肉麻,也不知苏婳平时怎么受得了。

    两人落座,点菜,上菜。

    把服务生支出去。

    顾北弦亲自给顾谨尧倒酒。

    顾谨尧拿起酒杯道:“鹿巍这人不容小觑。这次明是针对我,实则借我的手,对付顾凛。如今顾凛进去了,等把蔺老头再送进去,下一步就该针对你了。”

    顾北弦差点把手中酒杯捏碎,“这个老狐狸,不死不休!”

    顾谨尧抿一口酒道:“别怕,对我好点,我会保护你。”

    这种话,男人对女人说很正常。

    男人对男人说,就有点怪怪的。

    顾北弦被麻到了,“我都把小逸风送给你当女婿了,还怂恿南音把女儿送给你当儿媳妇,还不够好吗?”

    顾谨尧睨他一眼,“不愧是老顾的儿子,心眼比藕还多。不只捆着我,连我儿子女儿都牢牢捆住。”

    顾北弦扬了扬唇角,拿起酒杯叮地碰了一下他的酒杯,“可惜,逸风下一辈就不能联姻了。”

    “算盘打得挺长远。”顾谨尧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嘴上嫌弃着,心里却是开心的。

    小时候太过孤单,所以才会牢牢抓着苏婳那束光,不肯松。

    如今忽然多了这么多兄弟妹妹,还多了老顾那样一个便宜爹,和秦姝那样通透的一个妈,以及比太阳还热的云瑾。

    人生豁然开朗!

    酒足饭饱后。

    两人上了顾北弦的车。

    顾谨尧的车交给保镖开。

    司机发动车子,朝日月湾开去。

    顾北弦拍拍顾谨尧的肩头,递给他一杯水。

    心想,男人和男人就是不好表达感情,像他和苏婳表达起来,就方便得多,可以亲亲可以抱抱,激动了还可以举高高。

    对顾谨尧就只能揽下肩头,拍下肩膀,一起喝个酒。

    不足以表达他对他的喜爱之情。

    “嗡嗡嗡!”

    手机忽然响了。

    顾北弦扫一眼,是顾傲霆打来的。

    接通后,顾傲霆道:“乌锁锁的孩子有人收养了。”

    “谁?”

    顾傲霆回:“不是外人,是苏婳的外公,也是乌锁锁的亲外公。华老虽然选填房的水平不行,但是人品还是可靠的。乌锁锁的孩子,让他抚养,合情合理也合法。希望那孩子能被华老带好,我这边私下出点抚养费和教育费。华老怕苏婳心有芥蒂,让我问问你们。”

    顾北弦不悦,“都决定了,还问什么?何必要把苏婳推到道德至高点上。”

    顾傲霆声音低下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乌锁锁已经找好了下家,是个丧偶的中年富商,煤老板出身,听说正筹备着要结婚,不可能要回孩子。是华老主动找上我,说要抚养这个孩子。”

    顾北弦冷笑,“速度倒是挺快。顾凛这边还在二审,她就要结婚了。”

    顾傲霆叹口气,“这个社会就是这样,谁心狼,谁过得自在。”

    顾北弦挂断电话,深呼吸一声。

    刚过没多久,又接到华天寿的电话。

    邀请他和苏婳,周末晚上去他家作客。

    顾北弦应下来。

    转眼间,到了周末。

    夜幕降临,顾北弦和苏婳来到华府。

    华天寿早早就在门口等候。

    热情地把两人迎进家里。

    换过骨髓后,华天寿身体大不如从前,拄着个拐杖,走一段路就喘。

    苏婳小心地搀扶着他。

    三人穿过庭院里的假山。

    忽然一道清脆的童声传过来,“妈妈!妈妈!”

    紧接着一道小小的身影,一溜烟朝苏婳飞奔过来,一把抱住她的腿,“妈妈!”

    是小顾胤。

    小顾胤泪眼汪汪地瞅着苏婳,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鼻尖红红的,脸上却是笑着的。

    笑着笑着,小顾胤笑不出来了,唇角耷拉下来。

    “哇!”

    他大哭出声,“你不是我妈妈!我要妈妈!妈妈,妈妈!”

    他拔腿就朝大门口跑去。

    保姆急忙去追他。

    华天寿扭头看了一会儿,叹口气,“作孽啊,作孽。”

    保姆很快将小顾胤追回来,不停地哄他。

    当晚,菜肴准备得十分丰盛。

    华天寿心里有愧,不停地招呼苏婳吃菜。

    可是小顾胤一直哭,大家心思各异,这顿饭吃得如同嚼蜡。

    草草吃完后,顾北弦和苏婳离开,前去顾府。

    小逸风下午被顾傲霆接走了,让他俩今晚去他家住。

    车子在路上平稳行驶。

    途径滨江大道。

    忽听“砰”的一声巨响!

    前面出车祸了。

    两车相撞。

    顾北弦降下车窗,朝外看去。

    只看了一眼,他迅速收回目光。

    苏婳察觉不对,问:“是认识的人?”

    顾北弦闭眸淡嗯一声。

    “谁?”

    顾北弦抿唇不语。

    苏婳推开车门下车。

    后车的保镖也跟着下车,保护她。

    苏婳朝前走去,看到一辆被撞得变形的豪车,另一辆是货车。

    豪车保险杠被撞断,车门被撞开,玻璃碎得满地都是。

    后座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血肉模糊。

    另一个是个女人。

    女人身材纤细,衣着精致,半截身体从车里横出来,满脸是血,手臂扭曲,隐约可见血淋淋的骨头,腿骨已经变形。

    要仔细辨认,才能认出那是乌锁锁。

    苏婳不寒而栗。

    手忽然被人握住,耳边传来顾北弦的声音,“我早就提醒过她,那孩子是保命符,弃养,她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