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651章 偷偷摸摸

    夜色下,路上行人和车辆像被按了暂停键,停止不前。

    路段变得拥堵。

    过路的人呼啦啦围上来。

    很快,有人拨打110,有人拨打120。

    十几分钟后,警车和救护车呼啸而至。

    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把乌锁锁、煤老板和他们的司机,以及肇事的货车司机,一一抬上担架。

    不知是巧合,还是回光返照。

    乌锁锁的脸歪向顾北弦这边,眼睛睁得大大的,直愣愣地盯着他,瞳孔僵硬涣散,眼白浑浊无温,似哭似泣,似幽似怨。

    带血的一张脸,被路灯照得煞白。

    暗棕色长发染血,杂草一样垂下来。

    像鬼。

    顾北弦别过头,不看。

    苏婳正好相反。

    她定定望着乌锁锁熟练又陌生的脸,出奇得平静,平静得像静止的水,无悲无喜。

    直到乌锁锁被抬进救护车,看不见了,她才缓缓收回目光。

    偏头瞅一眼顾北弦,苏婳反手握住他的手,轻声说:“别怕,有我在。”

    顾北弦慢半拍道:“这话该我说才对,你怕吗?”

    苏婳唇角轻轻牵动,“不会,我经常下墓,千年腐尸都不怕,怎么会怕个将死之人?”

    交通很快被疏散,车子徐徐往前走。

    顾北弦牵着苏婳的手,上车。

    明明是夏天,可她指尖却凉得像冰。

    顾北弦双手捂住她的手,“冷吗?”

    “不冷。去花店买束花吧,我想去看看阿忠。”

    想到那个曾经舍身救苏婳的年轻司机,顾北弦沉默了,过了一分钟才开口:“改天再去看吧,阿忠葬在老家,太远了。一来一回,今晚别想睡了。每年清明节你都去看他,对他的家人照顾得也很好,阿忠地下有灵,不会怪你。”

    “那就下周末去。”

    “好,手怎么这么凉?”

    苏婳头靠到椅背上,闭着眼睛,很轻地说:“忽然想起五年前,也是这样的车祸,阿忠拿命救了我。一起死的,还有我腹中的孩子。时隔五年,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这些年,我时不时会做梦,梦到阿忠,梦到我们的孩子。五年后,乌锁锁遇到同样的车祸,这就是她的报应。”

    报应虽迟,但到。

    这个世界充满报应。

    毁了好几个家庭的幸福,害死好几条人命的人,不配拥有幸福。

    半个小时后。

    顾北弦和苏婳来到顾府。

    一入客厅,顾傲霆迎上来,食指竖到唇边“嘘”一声,“你妈搂着小逸风睡了,你俩轻点,别吵醒他。”

    顾北弦勾唇,“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秦大千金,也会搂孩子了?南音小时候,可都是保姆搂着睡的。”

    顾傲霆瞥他一眼,“怎么说你妈呢,那可是我媳妇儿。她现在可接地气了,标准的贤妻良母良奶奶。”

    顾北弦微微一笑,不知可否。

    就喜欢看他护老婆的模样,越恩爱越肉麻,越好。

    视线忽然落到苏婳脸上,顾傲霆吓了一跳,“儿媳妇,你的脸怎么这么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苏婳极轻一笑,“没事,来的路上,看到乌锁锁和那个煤老板被车撞了。”

    顾傲霆忙道:“你受惊了?”

    苏婳轻轻摇头,“没有,就是有点膈应。”

    “那你们快去卧室休息吧,脚步放轻点,别吵着小逸风,也别去看他了。车祸要是死了人,属横死,有戾气。小孩子身子骨弱,不能沾,等明天太阳出来了,再看吧。”

    苏婳没想到他这么多讲究,略略一顿,“好。”

    两人上楼,进了客卧。

    去浴室冲了个澡。

    出来,顾北弦帮苏婳吹头发。

    吹得差不多时,门上忽然传来敲门声。

    顾北弦放下吹风机,打开门。

    门外站着顾傲霆,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这是我亲自熬的红枣莲子糯米粥,温度刚刚好,快给苏婳喝,莲子能安神。你小时候被绑架,心里留下阴影,隔三差五就被吓到。每次吓着了,我就给你煮一碗,再喝支补脑安神药,就好了。”

    苏婳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那么大一老爷们,家里有厨子有佣人,居然亲自给她熬粥。

    并且到现在,他都没问乌锁锁一句,就怕她心理不舒服。

    这位老人家,以前有多气人,现在就有多感人。

    顾北弦接过粥碗,顾傲霆转身离开。

    苏婳慢慢地将一碗粥全喝光。

    也是奇怪,喝完,身上那股子不舒服的劲儿退去了。

    刷过牙后,和顾北弦躺在床上。

    顾北弦将她拥入怀中,薄唇温柔地亲吻她的发丝,“你先睡,等你睡着了我再睡。”

    “怎么了?”

    “万一你做噩梦,我好哄你。”

    苏婳轻笑一声,“不会。乌锁锁借怀孕逃避法律的惩罚,又被顾凛暗箱操作,一直逍遥法外。如今死在顾凛手上,也算咎由自取。恶有恶报,是大快人心的事,我该做美梦才对。”

    “嗯,睡吧。”顾北弦把灯关上。

    门外顾傲霆又端了碗红糖姜水过来,见灯关上了,转身离开。

    把碗放进厨房,顾傲霆轻手轻脚地回到主卧。

    主卧室内。

    台灯调得暗暗的,只一抹温柔的橘色灯光,像落日余晖。

    顾傲霆脱鞋上床,拉过被子躺下,垂眸望着睡在床中间的小逸风,又看看躺在旁边的秦姝。

    觉得从未有过的满足。

    此情此景,是他从前不敢奢望的。

    顾傲霆心念一动,凑到小逸风头上,轻轻亲了一下他的头发,又探身去亲了亲秦姝的额头。

    秦姝嫌弃地抹一把被他亲到的地方,压低声音说:“大晚上的,你肉麻什么?”

    顾傲霆有点委屈,小声说:“总感觉中间躺着的是小北弦,你是我年轻时的妻子,咱俩刚结婚没几年。”

    秦姝指指自己有细纹的眼角,“你看看我这张脸,也不像二十几岁的。”

    “不,你比二十几岁时更漂亮,更有风韵,像红酒,越陈越香,越陈越珍贵。”

    秦姝浑身麻溜溜的,轻飘飘地白了他一眼。

    顾傲霆见小逸风睡得香,掀开被子,拿了枕头挡在床边,防止掉下去。

    他蹑手蹑脚地绕到秦姝身后,钻进她的被窝里,从后面贴到她身上。

    他身体灼热的温度,透过睡衣传到秦姝身上。

    秦姝心头一热,扭头翻他一眼,“深更半夜的,你不睡觉,做什么?”

    “想做love。”

    秦姝抬手按按发胀的脑门,“小逸风在这里,你羞不羞?”

    顾傲霆嘴唇贴到她耳边,低声说:“他睡沉了,小孩子懂什么?很多年轻夫妻,不都这样吗?把孩子哄睡着后,偷偷摸摸地做,偷偷摸摸更刺激。”

    “你还年轻吗?”

    “我刚满二十三,年轻着呢。”

    秦姝忍着笑,“那四十岁被你吃了?老不羞。”

    顾傲霆不再说话,手挪到秦姝修长窈窕的瘦腰上,缓缓往下滑……

    他手法太娴熟,又太懂她。

    秦姝有点受不住,心里潮潮的,像长满水草的池塘。

    刚要进入佳境时,忽听一声奶呼呼的“爷爷”。

    秦姝扑哧笑出声,破防了。

    小逸风睁开一双黑宝石般的大眼睛,睡眼惺忪地瞅着他们。

    顾傲霆不老实的手顿时僵住,一张英俊的老脸窘得不像样,“小崽崽,你怎么醒了?啥时醒的?都听到了什么?”

    小逸风哪里懂那么多?

    忽然张开小嘴,哇的一声,哭起来。

    他一哭,瞬间把顾傲霆的心给哭碎了。

    顾傲霆连忙整理好睡衣,掀开被子,绕到他身边,“是不是尿了?别哭了,爷爷马上给换纸尿裤哈。”

    拉开他的睡袋,一看,果然是尿了。

    顾傲霆手脚麻利地换完纸尿裤,小逸风很快睡沉。

    秦姝唇角一抹得意的笑。

    顾傲霆盯着她秀美的脸,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别得意,明晚再好好收拾你。”

    秦姝耳翼微烫,声音发软,轻嗔道:“一天天的,累死你个熊憨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