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7、第 7 章

    纪惟冷着声音,能看出因为有外人在,隐忍了许多,但语气还是不客气:“你怎么在这?”

    “哥哥订婚,做弟弟的当然要来道个喜。”纪燃道,“大嫂呢?是哪家姑娘这么倒霉。”

    纪惟面色铁青,这弟弟在他眼中,就是父亲背叛家庭的标志。

    他在众人眼中是个稳重称职的纪家接班人,但一面对纪燃,他心里的火就怎么也压不住:“没人给你寄请柬,滚。”

    “哦。”纪燃想起什么,从西装内侧的口袋里拿出一封精致的请柬。他捏着请柬一角,在纪惟面前晃了晃,“我还真有。”

    纪惟抿唇,往前一步,压低声音说:“纪燃,我警告你,要么你现在就滚,要么把自己当成哑巴,安安静静在里面待好。今天要是出了什么乱子……我一定跟你没完。”

    “纪惟,先不说纪家还没轮到你当家做主。”

    纪燃收起笑容,“就算哪天纪家真落你手上了,我纪燃也跟你没半点屁关系。你拿什么在这儿跟我指手画脚?”

    他们这边气氛微妙,不远处的记者们已经频频侧目,看到纪燃这一头略带暗沉的绿发后,目光便挪不开了,纷纷猜测起这位年轻男子的身份。

    就算当代流量小生颜值再任性,也鲜少见谁染一头原谅色的,更不用说……在别人订婚当天,顶着头绿来了。

    看久了,有人发现这男生的五官,竟然和纪惟有点相似。

    虽然这几年鲜少有人提起,但记者们都没忘记纪家那位私生子的存在,这事虽然早就没了热度,但豪门八卦一向是群众们最喜闻乐见的,只要稍稍揭露一角,不愁没有讨论度。

    很快便有记者恍然回神,拿起摄像机就想往纪燃那头冲去。结果才走了两步,便被人高马大的保安们拦住了。

    听见动静,纪燃往那头看了一眼,很快收回目光,把请柬往纪惟西装里一塞,转身走进场地。

    “……让你见笑了。”纪惟很快控制好情绪,他把请柬拿出来,准备一会找个垃圾桶丢了。

    “没事。”秦满目光放在远去人的背影上,“那我也先进去了。”

    纪燃走进场地,一眼就看到了今天的另一位主角。

    是个看起来十分温柔贤惠的女人,穿着一身白纱,身边围绕着好几个打扮精致的闺蜜,举手投足间一看便知不是寻常人家的姑娘。

    也是,到了纪家这种层面,很少有纯粹的婚姻。

    挺好一女的,配纪惟浪费了。纪燃想。

    “坐哪儿?”

    纪燃吓了一跳,下意识回过身,发现秦满不知何时站到了他身后。

    “你踮着脚走路的?一点声音都没?”纪燃暗暗松了口气,“你来这做什么,送得起贺礼吗?”

    他想起什么,眼一眯,“你该不会用我给你的钱,给纪惟买了礼物吧?”

    纪燃自知这话问得有些无理取闹,钱到了秦满手上,别人爱怎么花怎么花,但他还是不痛快。

    “没有。”秦满道,“我用自己的积蓄买的,一对情侣腕表,没多少钱。”

    “……”纪燃拧眉道,“礼物送便宜了会被人看不起的,这道理你不懂?不如干脆别来。”

    秦满随口说:“你哥会理解的。”

    纪燃嗤笑:“那你们的感情可真深厚。”

    纪老夫人远远瞧见孙子头顶上那一片绿色,教养再好也忍不住把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她早该察觉的,纪燃和纪惟一向水火不容,纪燃怎么会老老实实的来参加这场订婚宴?

    担心纪燃会穿条牛仔裤来,她还特地让人挑了套西装过去,没想到纪燃居然在自己头发上折腾,她看着只觉得轻浮又懒散。

    丢纪家的脸。

    但人都在这了,再想别的也没什么用。

    怕张扬,宴会摆的桌席不多,今天能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长辈人物。纪燃一眼望过去,没有一个认识的。

    这还是他第一次参加纪家的宴会,以往都是家宴,不邀请外人。

    “秦先生这边请。”纪老夫人身边跟着的管家朝他们走来,对秦满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说完才看向纪燃,“纪小少爷,老夫人让你去第三桌坐着,她提前给你留了位置。”

    “知道了。”纪燃应了声,径直朝座位走去。

    管家见纪燃在第三桌坐下,心里松了口气:“那秦先生,我带您过去……”

    “不用了。”秦满笑笑,“麻烦你在第三桌给我加个位置。”

    管家一愣:“秦先生,您的位置在主桌……”

    纪燃刚坐下,就收到了岳文文的消息。

    岳文文:“小燃燃你好骚啊!我的朋友圈今夜因你而沸腾!!”

    纪燃一头雾水:“??”

    对方发了张朋友圈截图过来,纪燃打开图片,一眼就看到了自己那头绿色头发。

    看起来像是他刚刚下车时被人偷拍的,图片还是高清大图。

    “梦里寻1千百度:这张图将陪我度过接下来的夜晚。”

    下面的评论占了整个屏幕。

    “我操姐妹你胆儿肥啊,对着谁都敢撸,你知道这是谁吗?”

    “存图了,谢谢姐姐!”

    “鸡笼警告。”

    “这脸这腿这肩,我可以,我愿意为了他把膝盖跪红,把嘴巴撑裂,不分昼夜……不,我愿意为了他当top!!”

    纪燃:“……”

    膝盖跪红?嘴巴撑裂??什么玩意???

    ……这人该不会他妈的在意.淫他吧。

    纪燃愣了大半会才反应过来:“最后评论是谁发的?我要把他头给打掉。”

    岳文文:“别,姐妹们都开玩笑呢。”

    纪燃:“谁拍的?让他把朋友圈删了。”

    岳文文:“好像是哪个摄影师发在一个千人大群里的,删是删了,不过这人微信好友有点儿多,我刚刚看了一下……”

    岳文文:“这图已经被发到微博去了,都被转到我首页来了……”

    操。

    纪燃刚要打字,就觉得耳朵上一热,像是被人捏住了。

    来人的指尖上带了些茧,揉得纪燃背脊一麻,倏然抬头。

    秦满很快松开手,十分自然地坐到他身边:“你耳朵怎么这么红?”

    “谁准你碰我了?”纪燃飞快地关掉聊天框,“……你是跟屁虫吗?”

    秦满笑了笑,压低声音道:“我的工作不就是陪你么。”

    “我又不是女人,不需要你陪。”纪燃道,“有需要的时候我自然会找你,平时没事别总凑上来。”

    小学弟说话还挺伤人的。

    秦满点点头,佯装受伤:“可你总不找我,是对我厌倦了?”

    两人的组合太奇特,一个私生子,一个破产户,桌上人的都忍不住打量他们。

    “对。”纪燃被看烦了,只想赶紧结束这段对话,“我**渣男,有意见?”

    “没有。”秦满莞尔,一边酒窝陷下去,“我就喜欢渣男。”

    纪燃:“……”

    纪燃:“……你没必要这么拼,我他妈又不会扣你工资。”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