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11、第 11 章

    纪惟睡醒就被纪国正叫去书房骂了一通,昨天在厕所遇见纪燃的事也不知道经了谁的口,传到了纪国正那边。

    再出来时,佣人已经准备好早餐了,桌边坐着他的堂妹。

    他父母那段婚姻关系名存实亡,他妈在半年前便搬出去了。这半年来,他也就在昨天的订婚宴上匆匆见了她一面。

    “哥。”堂妹说话间,还忍不住往二楼瞥,“伯父骂你了?”

    “没有。”纪惟温和地笑,他看了眼腕表,“秦满已经回去了吗?”

    堂妹一顿:“……我不知道。”

    纪惟问:“你不是要约他去晨跑?”

    “……”

    堂妹切土司的动作顿了顿,抿着唇把早上的事儿给纪惟说了,然后问,“哥,他们关系是不是挺好的?”

    纪惟轻轻皱眉,眼神里带了些疑惑:“不知道,吃饭吧。”

    两人刚用完早餐,秦满便从房间出来了。

    秦满随手关上门,瞥了一眼走廊尽头,那头房门紧闭,他隔着木门都仿佛能感觉到里头的人睡得有多香甜。

    他以往虽然有许多事情要处理,但每天的睡眠时间都控制得很好,偶尔熬一回夜还真有些不习惯。

    他此时住在外人家,总不好再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怎么也得跟主人打个招呼。

    “醒了?”纪惟见他下楼,笑道,“你怎么了?之前毕业旅游那会儿,你可是每天都准时早七点起床跑步的。”

    秦满道:“可能是你们家床铺比较舒服。”

    “那你一会带回去得了。”纪惟转头道,“杨阿姨,麻烦你多准备一份早餐。”

    “不用了,我现在没什么胃口。”秦满道,“伯父现在有空吗?我进去跟他聊两句。”

    “有,在书房。”

    秦满颔首,刚要朝书房走去,又被纪惟叫住了。

    “秦满,等等,”纪惟放下刀叉,“昨晚饿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方便面吃多了没营养,冰箱里有很多面和食材,比吃那些要好多了。”

    “没营养,但是好吃。”秦满笑了笑,“我进去了。”

    纪燃是被电话声吵醒的,对方是修理厂的人,通知他车子保养好了。

    挂了电话,纪燃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

    他脑袋埋进枕头,啧了一声。

    他原打算起早一点,再当着纪惟的面大摇大摆离开纪家的,谁知昨晚太放纵了,加上喝了点酒,压根起不来。

    ……都怪秦满。

    想起秦满,他后腰就有些微微发麻。枕头阻断了他的呼吸,直到有些憋不住气后,他才腾地站起身来,转身进浴室洗漱。

    走出房间,他打了个哈欠,往下一瞥,动作立刻顿住了。

    只见楼下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人,纪惟在看文件,另一头则坐着秦满。

    秦满翘着二郎腿,正在看杂志,听到开门的声响,他抬头,刚好撞上纪燃的视线。

    ……这人怎么还在?

    纪燃下了楼,也没打算跟纪惟打招呼,转身就要出门。

    “你去哪?”纪惟眉头皱成川字,“不会去跟父亲打个招呼?”

    “一会让我滚,一会又让我去打招呼,纪惟,你精分呢?”纪燃问。

    “纪老夫人刚好也在书房。”秦满在纪惟开口之前接过话头,他合上杂志,“你去跟她老人家道个别再走吧。”

    纪燃这才想起昨晚纪国正让他留下时,提到了纪老夫人有话要对他说。他撇嘴,随手把拎着的西装大衣套上,转身去了书房。

    敲了两下门,就听见纪国正沉声道:“进来。”

    纪燃打开门,里面两人见到他,表情都有些惊讶。

    “奶奶。”纪燃叫完,才不情不愿地看向书桌旁的中年男人,“……爸。”

    “嗯。你怎么来了?”纪国正问。

    纪燃道:“你不是说奶奶有事找我么。”

    纪老夫人跟自己儿子对视一眼,很快明白过来。

    “我是有点事。”她看了眼门外,道,“关门进来吧。”

    另一边,纪惟见书房门被关上,心里更堵了,纪燃算什么?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凭什么进他的家门,又凭什么见他父亲和奶奶?

    他从小听话懂事,上进努力,才好不容易在长辈眼底有了一席之地。

    他绝不可能让纪燃分去一丝半点。

    纪惟很快回神,问身边的人:“秦满,一会吃完午饭,一块去打场高尔夫吧。”

    “不了,我还有事。”秦满笑,头也未抬,“订婚第一天,不去陪陪未婚妻?”

    “她正忙活着她的单身派对,哪有时间分给我。”纪惟道,“那下次吧。”

    秦满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注意力一直放在身后的书房里。

    小学弟脾气不太好,嘴巴又笨,他担心里头聊着聊着会吵起来。

    十分钟不到,小学弟一脸平静地走出来了。

    纪燃阖上门便朝大门方向走去,仿佛客厅沙发上的人不存在。在走出家门的那一刹那,纪燃觉得连空气都清新几分。

    果然,他和纪家八字不合,不宜久待。

    他发动车子,拉开车窗,没急着走,而是掏出烟盒,从里头叼起一根烟来。正准备点燃,一只手臂突然闯入视线。

    他嘴上蓦地一空。

    秦满站在车窗外,手里捏着他的烟:“再抽肺都要黑了。”

    “我心黑了都不干你事。”纪燃道,“拿来。”

    秦满笑了声,手一抬,把烟送到自己嘴边,抿唇夹住。

    “……你有病啊。”纪燃瞪他,“穷到连根烟都买不起了?”

    “送我一程吧。”秦满说。

    纪燃问:“你车呢?”

    秦满道:“都破产了,哪儿来的车。昨天打车上的山。”

    纪燃哦了声:“不送,你自己走回去吧。”

    秦满低头笑了,他点了两下头:“行,那你以后还会找我吗?”

    跑车的引擎声不小,银色的车身呼啸而去,风里只留下一句话。

    “不找,滚。”

    秦满盯着车尾看了半晌,转身走向自己的车子。

    才走了几步,他便硬生生回过头,把车钥匙往口袋一丢,捏着那根未点燃的烟,徒步朝山下走去。

    纪燃开出一段路才想起开导航。

    这一片都是豪宅区,他没买这的房子,自然少走这条路。导航打开,他听见车里的机械女声道:“开始导航,距离目的地五十三公里……”

    纪燃不由得多看了眼手机,这离市区有这么远?他昨天来时怎么没觉得?

    又开了一段路,他发现这破山连辆过路的车都没有,想打车,估计得在路边等到天黑。纪家买的别墅还比较高,走路估计得走上好一会儿。

    纪燃冷笑一声,该,就得让秦满在山上受罪。

    秦满在山路上走了一会儿,手机响了。

    纪惟问:“你在哪?怎么车还停在我家外面?”

    嚣张的引擎声从远处传来,秦满抬眼,看见银色跑车去而复返。

    “先放你那,下午我让人来拿。”秦满噙笑道,“我这还有事,先挂了。”

    见到他,银色跑车加快了车速,眼见就要逼上来,秦满站得笔直,一动未动。

    车子在他身边急刹停下。

    车窗拉下,里面的人一脸凶狠:“车费一千,爱坐不坐!”

    “可我身上只有四百多。”秦满弯下腰,询问道,“肉.偿可以吗?”

    纪燃说:“你还是走到腿断吧。”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