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12、第 12 章

    三分钟后,秦满坐上副驾驶座,顺手扣上安全带。

    “住哪里?”纪燃黑着脸问。

    “到了市区,你随便找个地方放我下来就行。”秦满道,“我还要去找房子。”

    纪燃:“找房子?”

    “嗯,之前的房子被抵押出去了。”秦满面色如常,“准备租一个先住着。”

    “……”

    山路蜿蜒,纪燃干脆漂亮地驶过一个弯道。

    秦满一边手撑着车门,手背抵在下巴,评价道:“车技不错。”

    纪燃哼了一声:“爷爷上赛道的时候,你还在教室里做试卷呢。”

    秦满问:“你未成年就开车了?”

    幼儿园老师又来了。纪燃翻个白眼不回答:“你想找多少价位的房子?”

    秦满想了想:“月租1500以内?”

    二十多年来就没下过凡的纪大爷问:“……怎么,你想租个厕所来住?那你之前都住哪?”

    “朋友家。”秦满道,“住太久了,不太好意思,就开始找房子了。”

    “你还知道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早不要你这张老脸了。”纪燃说,“我之前不是给了你钱吗?不够你住酒店的?”

    “都给家里了。”秦满这锅推得十分从容。

    “……那你家人呢?”

    “怕讨债,躲去国外了。”

    纪燃问:“没带上你?”

    “没有,我在国内还有要处理的事,不好离开。”秦满笑道,“而且那些来讨债的小伙子也不容易,我要是跑了,他们岂不是得失业?”

    没想到这人还有个盛世白莲花的隐藏属性,纪燃简直瞠目结舌:“……你人这么好,怎么不去做慈善呢?”

    “之前一直有做,现在没那条件了。”

    纪燃闭嘴了。

    快到市区,他才问:“那如果找不到房子,你住哪?”

    秦满道:“找家旅馆住着吧。”

    “旅馆?”

    “嗯,现在的民宿旅馆都很便宜,一晚上一百来块。”

    纪燃脑海里立刻浮现秦满一身西装,在狭窄出租房里的场景。那画面突兀、违和……还有点可怜。

    沉默了大半天,他才别扭地开口:“你之前还我那两万块我没收,你拿着去住好点的酒店吧。”

    “那两万也给我爸妈了。”秦满道。

    “……你怎么不把命都给他们呢?!”

    秦满笑了,转头看他:“我命不是卖给你了?”

    纪燃专心开着车,被盯得不自在:“别瞎说,我不搞买卖人口的破事,也不想要你的命。”

    电话打断了两人的对话,纪燃扫了眼来电显示,顺手接了。

    “小燃燃,你什么时候回家呢?人家等你好久了,肚子饿了啊。”岳文文腻着嗓子说。

    纪燃说:“等我回去把碗塞你嘴里吗?你今天不上班?”

    “干嘛这么凶。”岳文文道,“不上,昨天喝太晚,今天一早起来头疼,翘班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纪燃看了眼窗外:“还十来分钟……什么事直说。”

    “下午去打球啊,我还约了程鹏和他的小情儿。”岳文文道,“程鹏车子报废返厂了,让你过去接他呢。”

    程鹏是他们的好友,最近跟他的新情人正你侬我侬,许久没出没在娱乐场所了。

    纪燃嗤笑道:“他皮痒了?找我去当司机?”

    “那球场新是找的地,就在他家附近,顺路嘛。”岳文文道,“他小情儿也在那,刚好两个一块接了。”

    “他家附近哪有球场?”纪燃问,“他不是跟爸妈住一块么?还敢把人带去家里?”

    “没,他搬出去了,昨儿刚搬就把他的情人带回了家,快活得很。”岳文文道,“行了我挂了,我还要画个眉毛呢,等你呀,么么哒!”

    挂了电话,纪燃不耐烦地转过头:“……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自他打电话开始,秦满的眼神就没挪开过,嘴角轻抿目光幽怨,活像一个弃妇。

    “好,我不看。”秦满收回目光。

    半晌,他问,“你喜欢岳文文?”

    纪燃差点没踩好刹车:“……你想象力还挺丰富的。”

    秦满放下心来。他今天睡眠不足,头有些疼,顺口道:“哪天你有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了,记得告诉我,我虽然穷,但不喜欢做第三者,到时我会退你多余的钱。”

    说完,车里突然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

    秦满顿了顿,才发现自己踩了雷区。他道:“我没有别的意思。”

    “我知道。”纪燃一脸无所谓,声音淡淡的,“你放心,我要有了喜欢的人,肯定不会让你在他面前添堵。”

    说完,他一踩刹车,停在了路边,“滚吧。”

    ——

    “纪燃,过他!过他!”岳文文跑不动了,喘着粗气在别人篮框附近指挥着。

    纪燃手上动作干脆,两三下过掉程鹏,起跳就是一个漂亮的灌篮,篮球被他重重锤进篮筐,掉落在地,发出砰砰声响。

    “不打了不打了!”程鹏往地上一坐,拉起衣摆擦汗,“妈的,你能不能让让别人啊。天天这么欺负人,就不怕以后连个陪你打球的人都没有。”

    “不是我欺负人,是你们太菜。”纪燃走到旁边,就见程鹏的小情儿给他递了瓶矿泉水来。程鹏的小情儿看上去年纪不大,还留着刘海,眼睛又大又黑,还挺可爱。

    纪燃接过水问,“你成年没?”

    那男孩一愣,点头:“成、成、成年了。”

    ……居然还是个小结巴。

    纪燃点点头,打开水,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

    程鹏道:“我们菜你不会让一让?”

    “你牌桌上怎么没见让让老子?去年赢了我多少,我心里都还记着。”纪燃骂道,“你把钱还我,我抱你起来扣二十个篮都行。”

    “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程鹏走过来,坐下一把搂过自己小情儿,抬眼问,“对了,你和秦满的事我可听说了,可以啊兄弟,连秦满都敢搞,我是不是得夸你句艺高人胆大。”

    程鹏身上汗味重,男孩却一点没嫌弃,他肩膀微缩着,看起来有些怵程鹏,最后还是拿起毛巾,给程鹏擦了擦汗。

    纪燃道:“别跟我提他。你不也是吗,直接把人接到家里来,就不怕被你爸妈发现,让你脱一层皮?”

    “我怕他们?而且我家有这么多房间,他们来了,我就说是朋友来寄住。”程鹏道,“人在我身边方便,好管。”

    男孩闻言,耳尖立刻就红透了。

    纪燃听完挑了挑眉,没吭声。

    “小弟弟,给我也来一瓶水。”岳文文走过来,随着他们往地上一坐,上下打量了纪燃一遍,“很好,没受伤。我昨晚做梦都梦见你被人堵在订婚现场的厕所里挨揍。”

    纪燃冷笑一声:“你说反了吧,怎么都该是我堵别人。篮球给我。”

    岳文文把篮球丢给他,纪燃一边手抓起球,独自返回球场。

    看他打了一会儿,程鹏忍不住问:“他怎么了?”

    岳文文往后一靠:“还能怎么,他昨晚回纪家了。”

    程鹏一愣,压低声音,睁大眼问:“怎么,回去跟他哥打了一架?!你去了没?这事怎么不叫我?”

    “没,纪惟昨天订婚。”岳文文道,“他是道贺去了。”

    程鹏眼睛瞪得更大了。

    他还记得高中那会,纪燃被纪惟叫来的人堵了,那厕所门关了整整一节课。

    他们赶到时,纪燃满身都是伤,跟破相没什么区别,厕所里其他人也没好到哪儿去,纪燃一个对五个,还能让其他五个人全都挂彩。

    他们闯进去时,刚好听见纪燃冷着脸,对地上的人道:“找我麻烦可以,要碰了我朋友,我要你们命。”

    “还有,告诉纪惟,今天没亲自来算他幸运,不然我让他死在这里头。”

    他原先对纪燃还是挺看不起的,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再加上这件事后,程鹏就认定了这个兄弟。

    “你也真行,居然放心让他一个人去。”程鹏道。

    岳文文说:“胸肌大无脑。订婚现场这么多人,他爸他奶奶都在,纪惟敢动他?纪惟那人多伪君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程鹏:“……也是。”

    打完球,岳文文闹着要去吃海鲜。

    跑车只有两个座位,为了方便坐人,纪燃回家时换了一辆奔驰。他把车钥匙丢给岳文文,懒散地坐到了后座,累得一句话不想说。

    他拿起手机,发现上面有两条消息。

    【q向你转账600元。备注:剩下的车费。】

    q:今天是我失言,对不起,你别生气。

    纪燃没收钱,也没回复。

    吃饭期间,程鹏像是想起什么,突然道:“对了,我前段时间去参加同学聚会,听说了件特有意思的事。”

    岳文文问:“什么同学聚会?我和小燃燃怎么不知道?”

    “他们说是叫了纪燃,但他没回复。”程鹏说。

    纪燃:“有吗?”

    “都是你,害我错过了去见高中暗恋对象的机会!”岳文文道,“快,程鹏,你继续说。”

    “没去最好,你那暗恋对象已经有啤酒肚了。”程鹏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就……高中那会,纪燃不是被人堵了厕所吗?”

    岳文文道:“……怎么突然提这事。”

    “你听我说完。那次是教导主任亲自出面,让人把厕所门弄开的,这你们应该还记得吧?”程鹏道,“聚会那天,教导主任也被请来了。喝了两杯,教导主任突然告诉我,那事……是秦满去跟他说的。”

    纪燃动作一顿。

    “真的啊?秦满有那么正义吗?”岳文文道,“其实那次我也觉得挺魔幻的,那老头子平时一直向着纪惟,纪惟天天给小燃燃使绊子他都当做没看见,那次却狠下心来,给在场那几个傻逼都按了个处分……”

    “行了,有完没完,还吃不吃饭了。”

    纪燃打断他们,继续动手夹菜,仿佛刚才那一瞬间的停滞没发生过。

    半晌,他又嘟囔,“……真逊,就知道打小报告。”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