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17、第 17 章

    纪燃坐在驾驶座上,看着面前缓缓朝他打开黑色铁门,迟迟未动。

    这门漆黑庄严,能看出被佣人细细保养着。

    这就是纪家,连铁门都要好生照顾。

    “纪小先生。”之前在郊外别墅见过的管家就站在门口,他见车子未动,迎上前来,“纪小先生?我带您去车库。”

    纪燃收回视线,嗯了一声。确实,没管家带路,他还真不知道车库在哪。

    纪家老宅落座面积很大,但真正住在这家里头的也就只有纪国正。据他所知,纪惟早在成年之后便搬了出去,那位纪夫人也早早离家跟丈夫分居。

    把车停好,纪燃随着管家走进老宅。

    他第一次来这时还是个不会说话的孩童,对这儿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只记得他妈因为紧张,抱着他的力道很重,于是他就只能不停地哭。

    那次之后,他再也没踏足过这里。

    “纪小先生。”路上,管家问,“你喜欢喝咖啡还是别的?我一会让人给你送进去。”

    “不用。”纪燃道。

    反正他很快就走了。

    “我还是给你泡一杯咖啡吧,半糖半奶,可以吗?”管家脸上笑眯眯的,仿佛他们已经相处许久。

    纪燃道:“……随你。”

    管家把他送到房门前,敲了两下门,里面传来纪国正的声音:“进。”

    纪燃对他这个父亲的情绪很复杂。

    他们不亲密,两人之间别说交流,就连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在那次订婚宴之前,纪国正的模样在他印象中都是模糊的。

    但要说他们完全没关系也不对,他身上流着纪国正的血,他们模样相似,他的名字也是纪国正取的。

    纪国正从不见他,却给他安排好学校,每月按时给他打钱,逢年过节数目还会多上不少。虽然知道这其中有纪老夫人的助力,但纪国正未免做的也太到位了。

    纪燃对这个家本能的抗拒,但他不是白眼狼,他知道自己欠着纪国正的,目前还还不清。

    所以他来了。

    中年男人坐在书桌前,身着西装,戴着一副眼睛,风度翩翩。

    “来了。”纪国正头也没抬,“坐。”

    纪燃坐到旁边的会客沙发上。

    纪国正指着桌前的椅子:“坐我面前来。”

    十分钟后,待纪国正看完手上的报表,才终于抬起头来。

    见到纪燃,纪国正狠狠地皱了皱眉。

    “你把头发折腾成这样,像什么样?”

    “染个头不犯罪吧。”纪燃作出一幅吊儿郎当的模样,“您找我有事?”

    纪国正敛下眼,大有眼不见为净的意思:“我听说,你和秦满关系不错。”

    怎么又是秦满?

    纪燃想也不想便道:“没有,我和他不熟。”

    “棠棠说,是她亲眼瞧见你从秦满房间出来的。”说到这,纪国正想起什么来,“你也真是的,怎么能拿方便面去招待客人?”

    棠棠就是纪燃那位小堂妹,纪棠。

    “……”

    提到那晚的事,纪燃心上重重跳了几下,“那是……”

    “行了,我是要跟你说正事,你把腰坐直,总一幅没精打采的模样像什么样。”纪国正道,“秦满家里的事你也应该知道,他最近有没有跟你提过,他未来打算朝哪发展?”

    纪燃一噎,别说,还真有。

    说是打算陪他睡睡觉,拿点小钱,躺着过日子。

    纪燃:“没。”

    纪国正点头:“秦满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家出事之后,很多公司都想雇佣他,但目前看来他还在观望阶段。这次叫你来,是想让你去跟他谈一谈,我们公司最近也挺缺人才的……”

    纪燃一愣:“你想招他进永世?”

    永世便是纪国正手下的产业。纪国正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这是我们开出的条件,到时你拿给他看看,他如果不满意,我们还能再酌情修改。”

    纪燃简直要听笑了。

    永世虽不说富可敌国,但在国内也是叫得上号的老企业。现在纪国正却愿意拉下脸来,开出一堆好条件去聘请一个缺乏经验的小辈??

    公司缺人才什么的更是屁话,外头不知多少高材生捧着高学历,就为了让高端企业看他们一眼。

    “你想要我帮忙,起码也得把事情给我说清楚吧。”纪燃道,“你为什么非要聘请他?”

    “人才对企业的重要性,你是不会明白的。”纪国正没解释。

    纪燃道:“秦满不在这,你说得天花乱坠也没用。”

    纪国正沉下脸:“你只要照着我的话去做就行了。”

    纪燃跟他这位父亲对视良久,轻笑了声,接过文件。

    “行啊,我帮你给他。至于他愿不愿意去我就不知道了。”

    纪国正道:“一会就把文件给他。”

    纪燃随口道:“不行啊,我和他起码半年才见一次面。”

    “我已经帮你约好晚饭了。”纪国正拿起手边的名片,“地址在上面。”

    晚饭??

    纪燃立刻想起秦满今早接到的那通电话,想也不想便拒绝:“我不去。”

    睡眠不足打扰了他一整天的心情,他没精力应付纪惟。

    “我是通知你,并不是在征询你的意见。”纪国正重新戴上眼镜,“还有,你今年也二十……也不小了,该去公司里历练一下了。我会让你哥给你安排一份工作。”

    纪燃脱口想拒绝,话到嘴边,突然又咽了回去。

    “……好啊。”半晌,他笑了笑,“你打算让我去什么职位?太低就算了。”

    纪燃再怎么样也姓纪,纪国正自然不可能让他去公司里当个打印机小弟。

    “你放心,我都给你安排好了,过段时间就会有人联系你。”纪国正低头,“行了,我这还有文件要看,你出去吧。”

    管家端着刚泡好的咖啡,正打算敲门,就见书房门自己先开了。

    见到他,纪燃笑了声:“这咖啡,您留着自己喝吧。”

    管家表情如常,快步跟上他:“纪小先生别急着走,老夫人给您准备了份礼物,就在客厅。”

    纪燃带着文件夹和一个小巧精致的盒子离开了纪家。

    ——

    中餐厅的包厢里,三人坐在一张偌大的饭桌上,气氛低迷。

    饭桌上的菜品精致可口,却几乎没人动过筷子。

    “她刚好在附近,我就顺便一道叫来了。”纪惟打开话茬,“你不介意吧?”

    纪棠今天特地打扮过,穿了条某大牌的吊带小裙子,妆也化得很精致。闻言,她朝秦满眨眨眼:“如果打扰到你们谈事情,我走也没关系的,附近还有很多家饭馆。”

    秦满面上没什么表情,客气道:“不介意。”

    “那我们继续聊。秦满,我这次找你,主要还是想跟你谈谈公司的事……”

    纪惟话还没说完,包间的门被打开。

    纪燃站在门口,一边眉梢高高挑起,似笑非笑的:“晚上好啊。”

    见到他,纪惟的嘴角立刻敛了下来。

    纪棠同样有些茫然无措,疑惑地看向纪惟。之前明明说好了,这场饭局只有他们三人,结束后纪惟会拜托秦满送她回家,可从没说过还有纪燃在。

    纪惟也是临时接到了父亲的通知。僵硬道:“他……刚刚也在附近。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秦满看着门口的人,笑了,“你怎么没跟我说今晚要跟你哥吃饭?”

    纪燃收起笑,坐到秦满身边:“……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纪燃,对兄长说话要客气一点。”纪惟面无表情地说完,继续回到刚才的话题,“秦满,公司情况应该也不用我多介绍了,你都知道。只要你愿意来,公司是不会亏待你的。”

    “还记得以前在实验小组,我们合作得非常愉快……等你来了公司,我可以向父亲申请把你调到我这,公司很多大项目在我手上,肯定不会让你觉得无趣。”

    这种对话,纪燃简直听得想睡觉。他拿起筷子,开始夹菜吃饭,仿佛跟身边正经谈话的人只是拼桌关系。

    秦满静静听着,偶尔颔首,就是没表态去或不去。

    纪惟说了一大通,中途还试图跟秦满碰杯。

    秦满看了眼旁边正在抿酒的人,笑说:“抱歉,我一会要开车,不能喝。”

    纪燃心里嗤笑道,开车?你哪儿来的车,小黄车?

    纪惟说话间不断看向纪燃。

    纪燃就安安分分地坐在那儿吃东西,没插嘴没捣乱,让他有些意外。

    纪惟絮絮叨叨说了二十分钟,终于丢出尾声:“秦满,我是真诚邀请你加入我们公司,加入我的团队。”

    秦满抬眼,刚准备说什么。

    “喂。”纪燃放下筷子来,转头看向秦满,不客气地问,“你到底进不进永世?”

    “纪燃!”没想到纪燃会在最后关头插嘴,纪惟低声呵斥他,“吃你的饭!”

    “没跟你说话。”纪燃看都不看他一眼,“问你话呢,你进不进?”

    秦满忍着笑问:“非得进吗?”

    纪燃道:“你说呢。”

    秦满默了一会儿,故作勉强地点点头:“那我今晚回去考虑一下,行不行?”

    纪燃想了想:“行。”

    旁边还有其他人在,纪燃不好抬出金主身份压制他。回去再谈也好。

    “……他平时就是有点不懂事。”纪惟笑着,话里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你别跟他计较。说了这么久也该饿了,我们先吃饭吧?”

    秦满:“好。”

    话说了,他的任务也就结束了,纪燃寻思着把碗里的王八汤喝了再走。

    “秦满哥。”纪棠终于有机会开口,“我之前查学校资料的时候,看到您写的论文了。我觉得您写得非常棒……”

    秦满道:“谢谢。”

    “您高中的演讲视频我也看过了。”纪棠红着脸道,“讲得真好,你穿校服……也特、特别好看。”

    小女生的心思再明显不过。纪燃喝着汤,凉凉地想,他这小堂妹眼光似乎有些毛病,秦满高中那会儿简直就是个书呆子好么,又丑又土,哪里好看了?

    正腹诽着,纪燃突然觉得腿上一痒,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是什么,那物件就缓缓往上滑去,隔着裤子布料摩挲了下他的小腿。

    “咳咳咳……我操……咳咳!”纪燃直接被汤给呛住了,猛地抬起头,震惊地看向身边的人。

    这秦满,别人在给他暗送秋波,他居然在桌下勾他的腿?!!

    这人以前有这么骚吗?!!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