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113、程鹏x江云间(九)

    半夜,江云间难得地醒了。

    平时跟程鹏做完,他都能一觉睡到天亮,因为太累,而且舒服。

    今晚醒得莫名其妙,他也没急着睡回去。黑暗中,江云间借着月光打量眼前睡着的人。

    饶是他在娱乐圈混了这么久,每每见到程鹏,还是觉得特别帅。不是五官上的帅,是他这个人,一个表情,一句话,都带着成熟男人所有的气质和温柔,大于他的年纪,却半点不突兀。

    江云间突然想起博镇今天问他的话。

    程鹏当然没有救过他的命,也没用钱砸过他——不论是包养前或是包养后。

    其实“喜欢”这种情绪,真的很奇怪。在他母亲重病,急需大钱治疗的时候,是博镇帮了他,四处帮他联系工作,让他渡过了那个难关。他是感谢博镇的,以至于后来博镇手上缺人,问他要不要进娱乐圈,他想也不想就点了头。他把博镇当哥哥,当人生导师,除此之外没有过半点别的想法。

    而他和程鹏,在两段包养关系之前,仅仅只有两面之缘。

    一次是在冬天的第一场雪里,他因为缴不出母亲的医药费,坐在医院门外的长椅上看报纸里的招聘信息,一个个电话打过去,对方听见他年龄后都直截了当地拒绝了。

    细雪打下来,浸湿了报纸,他用手指抹掉,继续埋头拨号。

    又被一家公司拒绝,他刚挂电话,一道阴影猝不及防打在报纸上,他眼里的世界紧跟着暗了暗。

    他抬头,是一个穿着西装,个子矮小的男人,手里撑着一把黑伞。

    那人把伞递给他,江云间当时有些茫然,竟然顺手就接了。待人走了一长段路后他才回过神来。

    男人走向一辆黑色轿车,坐上了驾驶座。轿车开着窗,他见那人微微垂着头,对后座的男人说了几句话,表情恭敬。

    后座的男人闻言,视线一转,跟长椅上的江云间对上了目光。

    男人眼睛狭长,眉间温柔,淡笑着对他颔首算是招呼。

    江云间没给任何回应,因为他看呆了。

    直到后座车窗缓缓关上,车子驶离医院,江云间才猛地站了起来。他紧紧捏着黑伞的伞柄,因为握得太用力,他甚至能感受到从自己掌心传来的心跳声。

    喜欢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不过是在下雪时给他送了把伞。男人坐在黑车里,甚至只看了他一眼。

    简单又致命。

    第二次,是在某次颁奖礼上,他拿了新人奖,下台时刚好看见程鹏正在和一个男星聊天。

    说是聊天也不准确,男星流着眼泪,像是在挽留。

    程鹏说了两句,语气是温柔的,说完却转身就离开了,出来时正好跟他撞上。

    程鹏微笑,对他说:“恭喜。”

    江云间的心跳在那一刻差点就停了。

    后来,这道声音就总出现在他梦里,说的尽是下流的话。

    他在梦里挣扎,享受,感到快乐。

    然后美梦成真了。

    收起思绪,江云间小心地抬手,摸了摸程鹏的脸颊,然后轻轻凑上去,碰了一下他的嘴唇,不深入。像是贪吃的小孩,在舔一颗来之不易的奶糖。

    ——

    回到剧组没几天,程鹏的秘书又来了,这回一连送了三块表来。

    “程总是送表上瘾了还是怎么的?”博镇拆开包装,问。

    江云间摇头表示不知道,低头给程鹏发了条消息去。

    拆开后,博镇拿出手机一阵鼓捣,半晌,他倒吸一口凉气:“我操——”

    江云间抬头:“怎么了?”

    博镇没说话,把手机递到他面前。

    手机网页上显示的腕表跟他收到的是同一款,官方标价一百七十八万。

    这价格江云间当然也负担得起,但作为礼物,确实贵重了。

    博镇咽咽口水:“我查查另外两款……”

    “不用,”江云间把表放回盒子里,盖上,“要还的,不用查。”

    博镇放下手机,盯着他看了许久:“不是,程总这……什么意思啊。上回可没这样吧?”

    上次包养就完全按照规矩来,程鹏的秘书来跟他接洽,他挑了几个综艺,秘书就去办了,程鹏全程没掺和过任何一件事,同样,江云间也没在他这过问什么,导致博镇总觉得自己像是个没良心的老/鸨。

    再说,就算是程鹏心血来潮,直接送几百万的表……也太他妈奢侈了吧?

    江云间抿唇,半晌才应:“不知道。”

    手机震了一下,微信里有了回复。

    【江云间:程总,这些腕表是?】

    【程鹏:喜不喜欢?】

    【江云间:……太贵了,我不能要。】

    【程鹏:不是就喜欢戴我送的表么。】

    小心思被揭穿,江云间耳朵都臊红了。

    【江云间:嗯,喜欢。】

    【江云间:但是太贵了。】

    【程鹏:你年薪多少,这些算贵?】

    【江云间:作为礼物,很贵。】

    【程鹏:拿着吧,有的是你报答的时候。】

    【江云间:……】

    【江云间:您想我怎么报答?】

    程鹏看着消息,觉得打字实在不方便,直接打了电话过去。

    他笑了声:“非要我说清楚?”

    江云间连忙躲到更衣室里,告饶:“……别,我一会还要工作。”

    “你以为我就不工作了?”听到他的声音,程鹏一下觉得身心都放松了不少,“那些东西,送你了就是你的,你想要就戴着,不想要就丢掉,不用告诉我。”

    江云间哑然:“怎么可能丢掉。”

    程鹏说:“那就戴着。”

    外面传来敲门声,工作人员催他拍戏。

    程鹏听见了:“你去忙吧,挂了。”

    “等等。”江云间忙叫住他,“您下周六有空吗?”

    程鹏看了眼日历:“可能有个饭局。”

    江云间犹豫了下:“我能去找您吗?”

    程鹏合上文件:“是工作上的饭局。”

    “不是,我意思是……我中午去找您。”江云间声音小了些,“我们可以待一个下午,晚上我就走。”

    这么粘人?

    程鹏听笑了,怕江云间又害臊,他忍住笑声:“想来就来吧,我让人去接你。”

    “不用,我自己去就好了。”江云间忙道,“那下周六见。”

    接下来一段时间,剧组拍摄任务繁重,因为过几天马上下雪了,吴导想赶在下雪前把春夏的景拍完。

    好在是古装戏,不需要穿短袖,男演员还好,女演员就有些吃亏了,要露肩。拍完一场戏,女主顶不住冻,暂时回房间去取暖了。江云间上前,跟吴导商量事情。

    “又要请假?”吴导语气如常,“你入组以来,都请了两三回了吧。小间,这可不行啊。”

    “抱歉。”江云间并没退却,他拿出拍摄行程表,“吴导,您看,这几场都是夜戏,我这几天加班拍,工作人员那边……我愿意给大家添加班费,您看可以吗?”

    吴导转头看他:“有急事?”

    “是有。”江云间斟酌着说,“挺重要的事。”

    吴导收回方才的冷漠表情,笑了:“谈恋爱了?”

    江云间犹如被踩到尾巴,张嘴半晌才应:“啊,不是……是……不是恋爱……”

    “行了行了,我知道,都是过来人。”吴导拿着那张表,沉思片刻,“行吧,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接下来拍摄很紧,不会再轻易给你批假了,你也得理解一下我。”

    江云间感激道:“谢谢。”

    几天后,博镇听到江云间的要求,下巴都要惊掉了:“什么玩意?你再说一遍,你要买哪款表?”

    江云间没啰嗦,直接把图片给他看。

    “这表他妈八百多万!”博镇粗话都爆出来了,不是他大惊小怪,是这价格未免太离谱,“你买给谁?”

    江云间也不瞒他:“过几天是他的生日。”

    ……怪不得江云间每晚拍夜戏熬到两三点都非要请周六的假。

    “你们是送表上瘾了?换点别的不行?”博镇道。

    江云间有些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还能送些什么。”

    “领带、袖口、腰带都行啊。”博镇立刻推荐,“我知道一家定制店,定制一枚袖扣只要十来万,独一无二。”

    江云间略一沉吟:“是不错。”

    “对吧!我马上帮你联系!”

    “嗯,表也帮我买了吧。”

    “?”

    “我两样都送。”江云间笑了,“谢谢,正担心一块表少了。”

    博镇脱口:“算我求求你,你摆正自己的身份好不好,你们是包养关系,他才是你金主,不需要你给他送钱……”

    话刚说出口,他就觉着不对了,赶紧打住。

    江云间垂眼,笑容淡了一些。

    博镇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真是多嘴:“行吧……其实最近程鹏对你确实挺好的,你们都快在一块两个月了吧?”

    “嗯。”江云间把手机还给他,“帮我订吧,哥,辛苦了。”

    博镇:“……算了,我就当你上辈子欠他的,这辈子转世成人来还了。我帮你买,成了吧?”

    “没什么欠不欠的,是我单方面的事儿。”江云间笑着说,“谢了,哥。”

    周六这天,江云间一大早就约了造型师,造型师还挺惊奇的,毕竟仗着脸好,平时除了有活动外,江云间都不爱打扮。

    “是去什么场合呢?”造型师问。

    江云间顿了顿,半晌才说:“……很重要的私人场合。”

    造型师点头:“明白。”

    打扮好,江云间跟造型师道别,拎着刚订好的蛋糕和礼物出了门。

    天气越来越冷,他打扮出众,戴个口罩墨镜更是引人注目,但他并不在意,径直上了等在门口的车。

    助理回头道:“哥,这马上快下雪了吧,您穿这些不冷啊?”

    江云间答非所问:“你说今天能下雪吗?”

    助理一愣,看了眼油表附近的温度显示:“就今明两天吧?天气预报本来说昨天就该下雪了,结果一直没下。”

    江云间道:“开车吧。”

    他跟程鹏约定的是中午十二点,但他出门早,到程鹏所在的住宅区时,才刚刚到十一点。

    江云间让助理在便利店门前停了车。

    “哥,我送您到门口吧,您这样太容易被认出来了。”助理打开车窗说。

    “不用,周末这边没什么人,你回去吧。”江云间道,“辛苦了。”

    程鹏家里还有许多存货,不需要进便利店,没让助理开去程鹏家,也是担心对方会发现什么。

    还是谨慎点好。

    他朝程鹏家走去,一路上都在想,自己擅自提前到了,会不会给他添麻烦?

    走到拐角,他犹豫了会,还是决定先发条消息问一问。

    他把蛋糕放在地上,拿出手机,嫌不方便干脆把手套也摘了,手掌暴露在空气中,刺骨的冷。

    刚翻出对话框,就听见面前传来一阵咳嗽声。

    江云间下意识抬头,发现程鹏家门外站了一个男生。

    男生穿着单薄,牛仔裤,球鞋,还背着一个双肩包,看起来年纪很轻。

    江云间和他曾经在两年前的农家乐有过一面之缘,当时男孩坐在程鹏身边,表情委屈,面容可怜。而程鹏也总是有意无意地看过去,就连掰手腕时,也似乎是透过自己,在看身后的人。

    他动作一僵,下意识关上了手机,脑袋一下没能反应过来。

    男生按了几下门铃,江云间的心跳随着他的指尖跳动,时快时慢。

    咔嚓一声,门开了。

    江云间狼狈地躲到墙后,他慌乱地眨了几下眼,然后低头,快速把蛋糕盒子露出的部分拉了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去看。

    程鹏穿着灰色居家服,面色淡淡地看着男生。

    男生低着头,话似乎说得很艰难,还抬手抹了一下眼泪,最后,他拿出了藏在背包里的小蛋糕。很小,分量比不上江云间的四分之一。

    两人的对话他听不见。

    他紧紧盯着程鹏,不敢眨眼。

    只见程鹏沉默着,静静地听面前的人说完。许久,他叹了声气。

    然后侧着身子,给面前的人让出一条路来。

    男生连忙从那缝隙里钻了进去,进了房子。

    大门关上,发出一阵轻响,把世界和里面的两人隔开。

    江云间茫然地站在原地,一下子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程鹏已经有蛋糕了,那他还要进去吗?

    江云间在冷风中站了一会儿,都没见人再出来。片刻,他觉得手背被什么东西轻轻触碰,泛起一阵冰凉。

    紧跟着,面前飘落几片白色。

    ……下雪了。

    他看了无数遍天气预告,期待了无数天的初雪,如约而至。

    江云间低头,看着手背上的雪快速融化,凉意蔓延四肢,冻得他五脏六腑都在疼。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雷。

    最近身体不舒服,更新可能不太稳定,大家可以养肥,抱歉。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