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116、程鹏x江云间(十二)

    天气预报说得很准,雪下了整整两天才停,由于环境恶劣,剧组只能先把室内的戏往前挪。

    拍完一场对手戏,江云间回到化妆室,接过博镇递来的热水袋:“谢谢。”

    “今年怎么回事啊?这也太冷了吧。”博镇赶紧把门关上,不让冷气泄进来,“我都要长冻疮了。”

    助理点头应和:“我今天穿了六件。”

    博镇正说着,转头看见江云间手里正捏着手机,在看微博。

    博镇不没收江云间的账号,就是知道他不爱看这些,更不会乱发东西。见状,他赶紧问:“小间,干嘛呢?”

    江云间抬头,啊了声:“看微博。”

    博镇探头看去,果然,他正在清理私信里那些黑粉言论。

    “你别管这些了,会有人帮你删掉。”博镇说,“小号密码忘了?我再给你创一个。”

    “没忘,我只是想上来看看。”江云间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放心哥,我没放在心上。”

    这也是博镇佩服他的一点。江云间的心理素质是他带过的艺人里最好的,懂得自我排解,也能消化,他认识其他几个像江云间这样快速火起来的明星,都是心理医生那的常驻顾客了。

    “你一会还要拍戏呢,看这些不好。”

    助理想想就觉得好笑:“哥,这媒体连我跟您都造谣得出来,是有多缺料啊?”

    博镇赶紧朝他摆摆手:“就是的……小晨,这有点水果,你拿去给吴导。”

    助理拿着水果就出去了,临走还帮他们关上了门。

    博镇立刻挪动椅子上前,小声问:“你昨天和程总到底怎么了?我也不是想问你的**,但你得明白告诉我,你们到底还好没好着?我好看着办事。”

    博镇不是傻子,昨晚一看江云间的表情就知道两人出了问题。本来以为掰了,没想到电话里又听见了程鹏的声音,倒让他有些摸不准了。

    江云间沉默了一会,才说:“应该……还好着吧?”

    博镇:“应该是什么意思?!”

    江云间抿唇,不是他不想说,是他心里真的没底。

    昨晚他头脑一热就告了白,程鹏听完笑了声,应他“知道了”。

    “知道了”

    这算答应还是拒绝?他没敢问,也没敢多想。那两句告白说出去之后,他脑袋直接一片空白,紧张得双手发麻,还带了些后悔,生怕好不容易还原的肉/体关系因为这两句话再次破裂。

    但在那个气氛下,他怎么可能忍得住。

    而对博镇来说,只要不是明确的说他俩掰了,那就都不算掰。他点头:“……知道了,没事,这次事过去了。不知道那边用了什么手段,那媒体连账号都注销了,四百多万粉丝的号呢,说没就没。”

    博镇一直觉得在这个网络发达的年代,媒体的嘴是很难控制的,但事实证明,不论是什么时候,钱永远是爸爸。

    见他确实没被评论影响,博镇道:“既然你都开了,就顺便去转发吴导的微博感谢一下吧。”

    吴导今早发了一条微博,为江云间澄清了“剧组耍大牌”的事儿。

    【闲人吴:我导戏几十年了,头一回有人说明星在我剧组里耍大牌,还挺新鲜的。在这说一声,要真遇到不敬业的演员,我头一个踢出剧组,不劳烦媒体朋友为我担心。谁过日子没点要紧事了?得互相体谅。请假是有,都连本带利补回来了,以后江云间可能得被我压榨得更惨,他粉丝们别心疼就行。好了,大家散了吧。】

    江云间点了个转发:【谢谢吴导,您随便压榨我,没关系。】

    另一件事虽然没正面澄清,但网友们一见媒体号炸号,和吴导的声明,心里就已经给这件事贴上造谣的标签了。

    “这事算是平了一半,剩下的我再来处理,你不用担心,好好拍戏就行。”博镇说。

    “我没担心,哥。”江云间真诚道,“谢谢你。”

    “……干嘛呢?我们都认识多少年了你跟我说这个。”博镇啧了声,“要真觉得我给你擦屁股不容易,就给我多赚点钱。”

    知道他是在缓和气氛,江云间笑了,认真应:“好。”

    他关掉微博,打开微信看了眼。

    程鹏早上六点就出了门,说是家里临时出了急事,需要飞一趟外地,连家都没来得及回,秘书带着行李就来江云间家接人了。

    他两小时前发的那句“您没事吧”到现在还没收到回复。

    正要把手机交给博镇看管,微信就弹出消息来。

    【程鹏:有事。】

    【程鹏:在干什么?能不能接电话。】

    江云间走到阳台,立刻给对方打了个电话。

    只是几个小时不见,程鹏的声音显然疲惫了许多:“到片场了没?”

    “到了。”江云间火急火燎地说,“您怎么了?有我能帮上忙的吗?”

    “恐怕帮不上。”程鹏说,“家里亲戚过世了。”

    江云间噤声,半晌才说:“……您节哀。”

    “也到年纪了,只是临到头,总会有些不舍得。”程鹏穿着一身黑西装,站在门外,长长舒了口气。

    去世的是他叔公,小时候天天带他去放风筝的长辈。

    江云间心沉了沉,那句“我能去陪您吗”到了嘴边,怎么也说不出来。

    剧组的进度没办法再拖了,而且……程鹏可能也并不需要他。

    “早上本来想把你一块带走。”程鹏开口,打断他的思绪,“怕耽误你拍戏,还是算了。”

    江云间一怔,张着嘴,不知道能说什么。

    那头传来呼喊声,程鹏低低应了一句,然后道:“行了,你去忙吧,我得进去看看。”

    江云间脱口道:“等等。”

    程鹏停了停:“嗯?”

    “我手机二十四小时都开着的。”江云间说,“……您如果觉得寂寞或是难过,随时都可以找我。”

    这话一出,江云间自己都脸红了。明明是他想跟程鹏打电话。

    “好。”程鹏扯扯嘴角,紧绷的心情终于舒缓了些,“想你了,我就打给你。”

    程鹏忙了一天,终于把今天的客人招待完了。

    他们这有规矩,家里老人离世后,要摆七天的宴席,因为是地方习俗,他也不好开口让家里人改掉,就随着他们去了。

    回到许久未住过的老宅房子,他抬手松了松领带,刚回房间,手机就响了。

    是岳文文打来的:“鹏鹏,你还好吧?”

    “没事。”程鹏问,“怎么了?”

    “我在看机票呢。”岳文文说,“我和小燃燃商量了下,不然我俩过去陪你几天。”

    “不用,又不是小孩子。你们来了,我还得照顾你们。”程鹏拒绝。

    来回拉扯了一会,岳文文道:“真不用啊?”

    “不用,我过几天就回去了。”

    “……那行吧。”岳文文关掉购票软件,“那我还有件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

    岳文文:“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是有人让我帮着带句话。就那个诽谤江云间的微博号,后面的团队跟我认识,也不熟,给我消息轰炸了一晚上,说是希望你能手下留情,他们愿意赔偿,还说以后自愿当江云间的免费水军……你可能不知道,他们那团队其实蛮成熟的,如果真愿意给江云间办事,我寻思也不错,才答应帮忙传这个话。”

    程鹏听完,眉头反而皱得更紧:“你回复他们,江云间不接受和解。”

    岳文文一愣,随即笑了声,意味深长地问:“是他不接受和解,还是你不接受和解啊?我看江云间脾气似乎挺好的,应该不介意大事化小。”

    “都一样。”程鹏直截了当道。

    和解?要不是他现在无暇分/身,他会让那家媒体连求助的机会都没有。

    昨晚,他在去江云间家的途中抽空看了一眼爆料微博下面的评论,都是些不堪入目的言论。

    他心疼了一路,敲开门,江云间张口就是道歉,更让他火上浇油。

    这火没法撒在江云间身上,那他只能朝别人下手。

    岳文文笑了:“明白。鹏鹏,你这怎么了?第九十九个心动对象?”

    程鹏也笑,没有回答。

    待挂了电话,他才轻声说了句:“第一个。”

    能让他这么牵挂,心疼,惦记着的人,江云间是第一个。

    ——

    博镇能明显感觉到,江云间最近在数着指头过日子。

    他用脚都猜得出来,他在倒计时什么日子:“别看日历了,程鹏就算回来,你也没假期去找他。”

    剧本临时拿回去返工,前面许多场戏都要重新拍,时间紧凑,所以吴导暂时把每周一天的假也给取消了。

    江云间却不在意:“我知道。”

    他确实是在等程鹏回来。不一定要见面,只要对方跟他在同一座城市,也会让他感到开心。

    有的时候江云间觉得暗恋一个人其实也挺好的,他喜欢喜怒哀乐被程鹏牵着的感觉,很奇妙,令他眩晕。

    直到这天,江云间在拍戏途中收到了消息,他获得了年花奖最佳男主提名。

    年花奖是国内最具权威的电视剧颁奖礼,没有之一,不说获奖,能被提名就是肯定。

    于是在今晚提前完成拍摄任务后,吴导大手一挥,说去帮他庆祝。

    工作人员们累了这么久,听见可以去玩,各个都挺高兴的,江云间也不好驳了大家的兴致。他让博镇在ktv开了个豪华包厢,把人都请去了。

    “能喝酒吗?”吴导问。

    江云间双手举杯,跟他碰了碰。

    吴导之前发那条微博,也不是完全就为了帮江云间找场子,他是确实觉得江云间这个人不错,天赋高,也肯努力,虽然前段时间请假次数频繁了一点,但进度完全没落下,平时还愿意为了配合他的导演风格去一遍遍的试戏。

    总的来说,他是非常满意江云间的。所以在喝酒时,也忍不住多“照顾”了他一些。

    “吴导,不能喝了吧,明天还要拍戏呢。”副导演看不下去,赶紧上来拦住了。

    “哦,是。怪我,聊忘了。”吴导一拍脑袋,看向江云间,“醉了?”

    “没。”江云间笑道,“等拍完了,我随时陪您喝。”

    江云间跟助理打了声招呼,便出来吹风醒酒。

    包厢里烟味、香水味混在一块,实在难受。他拿出手机,正打算给程鹏发消息。

    “小江。”熟悉的女声响起。

    转头见是于落,江云间颔首,不露痕迹地往后靠了靠:“有事吗?”

    “里面太闷,我出来透透风。”于落没发现他的举动,她今晚穿的肉色丝袜,江云间看到都觉得冷。她拿出烟盒,给自己点上一根,然后问,“你抽吗?”

    江云间摇头:“不,谢谢。”

    空气虽好,但身边多了个于落,就不怎么自在了。江云间说:“你慢慢抽,我先进去了。”

    于落眼疾手快,抓住他的外套衣摆:“你等等……”

    江云间反应却比她还快,立刻抽身,跟她保持一定的距离,皱着眉说:“如果有什么话要说,就留到明天拍摄时再聊吧。”

    回包厢的路上,江云间正想着找个借口提前走人,手机突然嗡嗡响起。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身子立刻转了个方向,接起电话便道:“晚上好。”

    那头安静了一会儿。

    江云间叫了一声:“程总?”

    “在做什么?”程鹏的声音有些倦。

    “在ktv,跟剧组的工作人员。”江云间如实道。

    程鹏嗯了声:“还有呢。”

    江云间没明白:“什么?”

    “阳台的风凉不凉快?”程鹏笑了声,“我才走了几天,就把我绿了?”

    江云间捏着手机,傻了一会。

    消化掉其中的消息,他立刻道:“没有,没绿……等等,您在哪?”

    “楼下。”程鹏说,“下来。”

    江云间是跑着下去的。

    到程鹏面前时,他还在轻轻喘着气。

    程鹏站在黑车前,见到他后失笑:“跑两步就喘,体质会不会太差了?”

    “怕您等久了。”江云间吸了吸鼻子,“您不是明天才回来吗?”

    程鹏闻言,脸上那点笑容收了个干净。

    他抬手,食指勾着一个蛋糕盒子:“特地提前回来,想恭喜我男朋友获得提名……结果发现他跟女主角打得正火热。”

    江云间以为自己幻听了。他愣在原地,已经顾不上解释:“男、男朋友?我跟您?我……啊?”

    见他一脸惊讶,程鹏挑眉:“怎么,想赖账?”

    “不想赖,不会赖账。”江云间傻了,他喃喃地问,“但是……是什么时候的账啊。”

    程鹏:“什么意思?”

    江云间茫然:“您不是还没答应我吗?”

    “我?”程鹏听笑了,“是我先跟你告的白,要答应,也该是你答应我。”

    江云间彻彻底底呆住了。

    见他傻着,程鹏问:“你忘了?”

    江云间当然没忘,程鹏是说过喜欢他。

    “抱歉,我不知道,我以为您当时是在……”江云间哑然。

    程鹏皱眉:“是在什么?”

    江云间:“……在安慰我。”

    “……我是疯了,才用那两个字安慰你。”程鹏听明白了,敢情他们这段时间,压根就不在一个频道上?他觉得好笑,“所以你觉得我这几天每晚跟你聊视频,是为了什么?也是为了安慰你?”

    江云间有些听不清楚了。

    他觉得自己脑子里住了两只蜜蜂,嗡嗡地响。

    见他沉默,程鹏轻轻叹了声气,把蛋糕放到车顶:“算了,你……”

    “别!”江云间慌了,抬手握住他,“您别算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程鹏笑了声,“我是说,之前就算了。”

    “我现在再跟你说一遍……我喜欢你。”程鹏放轻语调,“你考虑考虑我,嗯?”

    江云间觉得自己有点醉了。

    但就算是在梦里,他也是要用尽力气去回应的。

    “不考虑。”他哽着声音,“不需要考虑。”

    程鹏满意了:“那我们的关系变一变?”

    江云间不断点头。

    程鹏又问:“你想我们是什么关系?”

    江云间往前走了一步。

    “恋爱。”他用尽全身力气抱住程鹏,脸颊往他脖颈里凑去,“我想跟您谈恋爱。”

    月光下,ktv右侧的小巷口,黑色轿车前,两个男人紧紧贴着。

    “行。”程鹏笑容藏不住,他揉着江云间的头发,“以前谈过没?”

    江云间心脏怦怦乱跳:“没有。”

    “其实跟我们以前的关系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我拥有的权利,同样在你手上。”程鹏压低声音,一字一句向他解释,“我会向你索取我想要的,你也可以,任何东西都可以——比如现在,你想要什么?”

    江云间口干舌燥。

    “我想要……”

    他声音轻轻的,“我想要您吻我。”

    ……

    黑色轿车停稳在路边,司机站在车旁,双手交握放在身前,承受着冷风的侵袭。

    黑色轿车内,江云间被抵在车门上细细吻着。整个车厢内都是暗恋的清苦味,混着一些刚刚萌芽的,热恋的芬芳。

    作者有话要说:                大概或许下一章就完结了。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雷。

    推荐一本朋友的文,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看~

    《铁骨凌霄》作者:寒菽

    【攻视角文案】八十年前,山河破碎,国难当头,财阀少爷晏白毅然弃文从军,慷慨就义。

    八十年后,晏白再醒来,世界天翻地覆,他成了一个十七岁少年,杀马特校霸,成绩全校倒数的学渣。

    而他前世的恋人今生正是他同校同年级考第一的小学霸……

    得,好好学习吧!

    【受视角文案】叶梦舟和对头晏白打了一架。晏白被他打破脑袋,出院以后像变了个人,痛改前非,两人竟然成了好朋友。

    然后叶梦舟就天天做断断续续的梦。

    梦里他管晏白叫“少爷”,与他做了各种各样不知羞耻的事情。

    太那什么了,他不好意思和晏白说。

    *痛改前非宠妻狂魔攻x热爱学习感情迟钝受。主要写校园情节。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