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那宠上天的闺女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6章 退婚吗

    白修然是斯文读书人,便是多么恶劣情形,仍能谈笑风生,处事不惊。

    原著里是这样,在众人眼里也是这样,甚至于在白绮罗心中也是如此。

    只是,这样的认知在冯骁下楼的一瞬间瞬间崩溃。

    一贯儒雅君子白先生暴跳如雷,耳光直接甩在了冯骁的脸上,火气冲天:“你这小兔崽子,你他妈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轻薄我闺女。你是看我打不死你是不是?我让你给我胡来,我让你这个小混蛋胡来!”

    一下没完,那巴掌咣咣的往冯骁脑袋上砸,“怎么着?觉得我老了就提不动刀了是吧?我特么怎么瞎了眼选了你当女婿。就你这猪八戒的样儿还想娶我闺女?看我不揍死你丫的!”

    现场神一样的安静,只听白修然一个人发飙。

    白绮罗倚在二楼的栏杆上,怀疑那个传闻里的未婚夫会直接血溅当场。

    其实,他并没有亲她,只是靠近她耳边低语了一句而已。不过白绮罗觉得以楼下的角度看来,大抵就是真的亲了吧?

    不过这货自己作死,她也没必要上赶着拦着呀。

    “她妈走的早,我多难啊,一把屎一把尿把闺女拉扯大,这想找个好好的正人君子,你他妈给我胡来?枪呢?枪呢?我非崩了这小混蛋。”

    白修然继续蹦跶,冯骁可怜巴巴:“白叔,我错了,我真错了。您听我解释,我……”

    他捂着头仰头看向二楼,二楼上娇俏少女扬着嘴角看他,似是已经看出他的谋算。

    他很快别开视线:“白叔,我真错了。您给我个机会,我解释,我真能解释的。我不是成心的,我真是想和白妹妹说一句话而已,真不是故意的。”

    “说个腿儿,你家说话靠那么近?”白修然又是一巴掌,冯骁的脸已经有些微肿,他苦哈哈:“真说话啊,我们这不是、不是偷看么?怕您听到才靠近说话的,真不是,真不是做什么啊。”

    白修然:“你个小混蛋……”

    陈曼瑜这个时候倒是立刻拉住白修然:“姐夫,差不多得了。孩子不是都解释了吗?你还非要给人打死啊!差不多就得。你说这事儿闹的。他们可是有名有份,交换过庚帖订过亲的,就是真的亲近一些又有什么?”

    眼看白修然又要发飙,她立刻:“当然,我们家绮罗和小五子都不是这种人。”

    白修然怒火全都落在冯骁身上,谢家人一时间倒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谢大少戳一戳自己三叔,谢三爷这个时候也从震惊里缓过来了,他道:“白先生,您也消消气。”

    白修然:“你们家的事儿还没说清楚呢,边儿去!”

    谢三爷难能见白修然这样失态,一时间竟是不知是笑还是如何,颇为愕然。

    不过心情倒是轻松了不少,他再看白修然,好生正色开口:“我们家自然是错了,您想如何,我们都可。”

    他一脚踹上自己侄子,怒:“还不赶紧道歉!”

    谢二少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他也没想到事儿这么大,更没想到陈曼瑜又叒叕要嫁人了。而且要嫁的还是北平警察厅厅长。

    “陈姐姐,我再也不敢了,往后我看见您绕道走,我以后再也不去北平。您来天津卫我把您当祖宗供着。您就饶我一命吧。呜呜,我不想死,我还年轻,我不想死……”

    他捂着脸,觉得自己惨极了。

    陈曼瑜倒也不是矫情又置人于死地的人,而且现在这都什么事儿啊!

    她摆摆手,做罢:“算了,算了。今日看在你三叔的份儿上,这事儿便算了。你也甭叫什么姐姐了。往后少出现在我面前即可。”

    谢三爷舒了一口气,又看白修然,白修然此时斗鸡一样盯着未来女婿,也不是很有心情继续跟他们家计较的样子。

    谢三爷立刻:“听说诸位明日还要回北平,我这也就不打扰了。”

    他又给了侄子一脚,这才告辞。

    谢大少一直伴随左右,虽说自家饭店,但是不知为啥,倒是觉得自己留下也不妥。他看向冯骁,就见他快速的对他眨了眨眼。

    谢家一行人出了门,谢三爷揉着太阳穴低语:“总算是了了。”

    谢家虽然三房,但是谁能耐谁当家。大房经商,二房废物,谢三爷也只得撑起门面。

    他认真看向谢家二房,说:“下一次办事儿给我长点脑子!”

    谢二爷此时没让白修然吓出个好歹,却让自己三弟出手狠厉往死打他儿子吓死。他哆嗦着低语:“三弟,三弟怎么就下手这么狠?他若是……”

    “他若是不半死,白修然如何消气。章先生是北平警察司司长,得罪他我们不去北平。那么我问你,若是得罪白修然,他以手段针对谢家产业如何?白修然的手段,不用我多说,你们自己出去打听。”

    这压根不用打听,白修然那是有一双金手指。

    谢二爷屁也不敢放了。

    “这次若不是阴差阳错,你以为你们的事儿能这么顺利了了?”若不是看这是自己哥哥,谢三爷真是一句话也不想和这蠢人说。

    “嗤。”一声嗤笑响起,谢大少缓缓道:“三叔,您当这世上真有那么巧的事儿?”

    他颇为动容:“冯老五这是有心帮忙。”

    谢三爷也是精明人,瞬间想明其中关节。

    他缓缓道:“他还真是个好孩子。”

    顿一下,认真:“咱们谢家,承他这个情。”

    此时好孩子冯耷拉脑袋站在大厅,大庭广众,任由白修然不换样的怒骂。

    读书人骂人,不带脏字儿骂半年,果然如此,一点不差。

    白绮罗眼看冯骁那样儿,终于下楼,她含笑挽住了白修然的胳膊为冯骁解围:“爸,算了吧。”

    闺女发话,果然十分有用。

    白修然又瞪了冯骁一眼,交代:“给你父亲打电话,让他进京谈婚事。”

    白绮罗欢快:“退婚吗?”

    白修然认真:“胡说什么,自然是结婚。”

    白绮罗震惊的看向她爹,懵逼:“哈!为、为啥!!!”

    刚,刚不还打人呢吗?

    猝不及防,有点、有点闪腰。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