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悍妻:首辅大人苏又撩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263章 浅喜似苍狗,深爱如长风(大结局)

    季长风离宫后,回到了府上,将今日封后时的场面告诉了宋昭奚,宋昭奚闻言笑道:“长兰如今总算有个好归宿了,皇兄居然会当众给她整理衣裙,这种好男人上哪找啊上哪找。”

    季长风啧了声,手突然伸向宋昭奚腰间,解她腰间的系带。

    宋昭奚一惊:“大白天的,你做什么?”

    季长风一本正经道:“不将衣服弄乱了,如何给你整理。”

    宋昭奚来不及说他,身上衣物便消失了。

    宋昭奚被他抵在了墙上,红着脸道:“你真是越来越……唔。”

    “我怎么了?”

    “不要脸!”

    宋昭奚说他一句,季长风动作便加快了几分:“昭奚,给我生个孩子吧。”

    宋昭奚一愣,生娃?她还想多玩儿两年呢!!

    然而季长风显然不准备遂她的愿了,每日坚持不懈的创造人类。

    终于,两个月后某一天,季长风下朝回来后,见宋昭奚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不解道:“你一个人躺在这做什么呢?”

    宋昭奚:“是两个人。”

    “什么意思?”

    “因为我裂开了。”

    季长风:“……”

    见季长风一头雾水,宋昭奚坐了起来,指了指自己的小腹:“这多了个娃。”

    季长风一愣,随后一阵欣喜,抱着宋昭奚狠狠亲了一口。

    宋昭奚却没那么开心,想到自己日后孕吐,大腹便便的样子,不好好找找季长风的茬不罢休!

    可肚子里这娃向着他爹,根本不给宋昭奚作的机会,她非但没有像其他孕妇那样上吐下泻,反而身体倍棒,心情愉悦,吃嘛嘛香。

    到了三个多月开始显怀,这日,季长风外出办事,下人通传,一位姓苏的公子求见。

    二人在前院儿石桌前坐下,早在苏慕卿同宋昭奚解释清楚后,季长风便将人放了。

    苏慕卿目光落在宋昭奚微微凸出的小腹上,笑道:“恭喜啊,你这孩子都有了,我还打光棍呢。”

    “你这嘴想说个媳妇儿还不容易么。”宋昭奚笑他虚伪:“对了,顾南卿那儿,你不再努力下试试了?”

    “随缘吧。”苏慕卿轻笑了声:“我原本以为,我同这世间大多数男子不同,对顾南卿的心亦不会变,不想不过五年时间,就变心了。”

    “你不喜欢她了么?”

    “喜欢啊。”苏慕卿喝了口茶,对于自己会对两个女人动心的事颇感不耻:“你说的是,我还想再去争取下试试,不过还是先赚点钱再说吧,我现在太穷了。”

    宋昭奚爽快道:“一揽星河当初你出了不少钱和力,日后赚了钱,你我三七分。”

    “够意思!”

    二人闲聊了几句,苏慕卿起身准备离开,临走前,脚步突然顿住,试探着问道:“昭奚,这五年,你对我有没有一点……”

    “没有。”宋昭奚回答的很干脆:“我这一辈子就喜欢过季长风一个人,说起来也算我倒霉,注定一棵树上吊死喽。”

    苏慕卿笑笑:“好,祝你幸福。”

    苏慕卿压下心头那抹不该有的感情,走的潇洒。

    宋昭奚有些乏了,准备回去歇歇,却见季长风不知何时站在不远处。

    “吓我一跳,你怎么神出鬼没的?我累了,抱我回去睡觉。”

    “娇气!”季长风说罢,还是将她抱了起来,从这个角度,宋昭奚清楚地看见季长风唇畔控制不住的上扬,意识到她在看他,季长风勉强收了笑,半晌,却又忍不住重新扬了起来。

    宋昭奚没忍住也跟着笑了,两个人像不正常似的,莫名其妙笑了半天,回屋将宋昭奚放到床上后,季长风俯身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你也是我此生唯一所爱。”

    .

    到了七八月份的时候,宋昭奚的肚子已经比寻常孕妇要大许多了,太医检查过,说腹中至少有两个孩,宋昭奚身子逐渐笨重了起来。

    季长风开始减少手中的事,每日宋昭奚的吃穿用度,事无巨细的亲手照顾她,每晚会亲自给宋昭奚按腿,只是按着按着,总是忍不住往上摸,被宋昭奚一巴掌将手拍开。

    “我还怀着孕呢,不许乱摸。”

    “哦。”

    “你要难受就去洗冷水澡。”

    “哦。”

    季长风黑着脸准备去冲个凉败败火,宋昭奚叫住了他:“对了,回来后别忘了将昨日没讲完的那本话本子继续念给我听。”

    如今她已经懒到书都不想自己看了,每日摧残着季首辅给她念睡前故事,想起那些肉麻兮兮的话本子,季长风忍无可忍,转过头来瞪她。

    “嗯?你有什么意见?”

    宋昭奚眨了眨眼,季长风瞬间怂了,扯出一抹笑道:“娘子稍等,我马上回来。”

    宋昭奚也笑了,突然觉得怀孕也挺好的。

    直到这日,顾南卿来了,说要找她说说话。

    宋昭奚不知道如今同顾南卿之间有什么好说的,她二人无形中有许多牵扯,她倒是蛮喜欢顾南卿这个人的,不过经历这许多事,她二人也没什么必要深交。

    顾南卿开门见山道:“有些话我早就想同你说,可是娘的死……虽然是她罪有应得,我还是忍不住怪你。”

    “没事,毕竟她面对你时像个亲娘。你我立场不同,你恨我是应该的,所以你想找我说什么?”

    “你离开那五年的事。”

    宋昭奚:“……”

    “那段时日,我豁出去了脸面来季府,陪着季长风渡过了那段最难熬的时候,事无巨细的照顾他。他那段时间整日浑浑噩噩的,也没心思管我,我本来以为,他这算默认接纳我了,毕竟你将他伤的那么厉害。”

    宋昭奚眸色一顿:“然后呢?”

    “想不到他想通后,便要我不要在他身上继续浪费时间了,我第一次如此喜欢一个人,不死心,偶尔还是会来季府,我本来以为,一时他心里放不下你没什么,只要我努力,石头也能焐热,不想他在我这儿就是块捂不热的千年寒冰。后来他在京中处事手腕越来越狠辣,只手遮天,我有些怕他,心中倾慕之情却越发严重。”

    “我以为他到了那种身份地位,早该将你忘到九霄云外了,真正让我死心的,是五年后,他去江南找你时……”

    宋昭奚打断了她:“等等,他去江南不是查贪官污吏的么?”

    虽然宋昭奚也觉得,凭季长风的身份,亲自去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可他当时再见她时,所表现出来的怨恨与冷漠,怎么会……

    “你以为他是查那些事才去江南的么?他是在车队到达前一个月便到江南了,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当时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便偷偷跟了过去,他去的第一日,晚间来到了一处小院儿外,院内传出你和苏慕卿说话的声音。”

    宋昭奚:“……”

    “后来你们院子里的灯熄了,我坐在马车内,在不远处,看着他站在你二人院外,吹了一整夜的冷风。”

    宋昭奚说不出话来,顾南卿笑道:“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季大人远比你想象中的更在乎你,他什么也没同我说,却用实际行动让我死心了,对了,他书房有一口箱子,里面放了许多东西他当宝贝似的,我猜,或许同你有关。”

    顾南卿说罢,便离开了,宋昭奚愣怔了良久,扶着腰身来到了书房,找到了那口箱子,打开一看,里面是许多往来信件。

    “延庆四十一年,乌桓山春,流寇出没,已提前杀净,宋昭奚安。”

    “延庆四十一年,西湖夏,宋昭奚安。”

    “延庆四十一年,塞北冬,气候严寒,已安排村民留宿。”

    “延庆四十二年……”

    一共五年的信,加起来没有几封,上面都是她和苏慕卿游玩过的地方,每句都是短短几句话报平安。

    宋昭奚想起这些年,一路顺畅,哪怕跑到在偏远的地方,也从未遇到什么土匪流寇,途中遇到的村民百姓无一不热情,脑中一片空白。

    还有一封未装好的信,笔迹是季长风的,宋昭奚展开一看,是一封未写完的信:“昭奚,你若喜欢游山玩水,过自由自在的日子,我辞官带你去,你回到我身边可以么?”

    许是因为最后的骄傲作祟,这封信没有寄出去。

    宋昭奚想起顾南卿的话,他提前一个月来到江南,站在她院外吹了一整夜的冷风。

    又想起二人重逢时,季长风说的话:“你叫宋……宋昭奚来着对吧?”

    “如今的你,给我季长风做个妾我都不会要!”

    直到这一刻,宋昭奚终于知道,冲虚道长所说的命数,为什么突然改了。

    书房的窗子被风吹开,阳光洒了进来,宋昭奚垂下头,一滴泪落到了信纸上,将墨晕开来。

    .

    季长风从外面回来时,宋昭奚正坐在桌前练字,季长风忍不住笑道:“今儿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你怎么突然变勤快了。”

    宋昭奚没答话,季长风凑过去看了眼,她正在认真抄写着古人的诗词。

    浅喜似苍狗,深爱如长风,所爱隔山海,愿山海可平。

    --全文完。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