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世界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二章 寻仙

    “如何?”

    “还算顺利,他们对我有所忌惮,并没有动手。”

    宋潇坐在茶海旁,微微皱眉道:“只是最近这种事越来越多。”

    “能找到我,或是我能遇到的,终究只是少数……”

    “师父,那些人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对面坐着个身穿灰色道袍,挽着发髻,面容清瘦的老人。

    正在那里沏茶。

    抬头看了眼宋潇,道:“按照你的形容,那群人并不简单。”

    “不过也无需杞人忧天,世间自有缘法。”

    “你能顺利解决,已经很好,可以出师了。”

    老人说着,拿起手中陈旧的紫砂壶,给宋潇倒了杯茶。

    宋潇皱眉盯着那黑色建盏:“师父,我觉得自己还差得远呢。”

    老人微微抬抬下巴,示意他喝茶。

    “这是透过缝隙延伸出的蓬莱山脉采摘到的悟道茶,真正的宝贝!”

    “我都舍不得喝,专门给你留的,对你有好处。”

    “师父……”宋潇一脸不情愿。

    老头哪儿都好,就是有点儿老顽童,非常不讲武德,总是捉弄他。

    弄些不知是啥的玩意儿,每次都吹得天花乱坠。

    不是天庭贡品,就是昆仑蓬莱仙山特产。

    结果,每次都一言难尽。

    “喝。”

    老人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别不识好歹,别人想喝还没有呢!”

    宋潇无奈,苦着脸端起茶杯,小心翼翼,轻轻抿了一口。

    眼睛顿时一亮。

    这次居然不难喝?!

    不仅没有苦涩难咽,反而还带着股淡淡甘甜,瞬间传遍味蕾。

    同时还有一道玄妙的能量,顺着经络,刹那间传遍全身。

    宋潇微微闭上双目,运行金身经。

    金色光芒如初升红日般绽放!

    比之前在那座大院时更加强烈许多。

    宛若神光护体,将整个人映照得犹如神祇一般。

    “不错,你的金身经修行速度超出我先前预料,如此一来,我也就放心了。”

    老者用手捋了捋山羊胡,沟壑纵横的老脸上露出欣慰笑容。

    宋潇没说话,依旧端着茶杯,沉浸在那种状态中,细细体悟着。

    师父这次没骗他,这茶跟以往那些黑暗料理完全不同,他的头脑在瞬间变得异常清晰。

    仿佛在这一刻,不管学什么……都能轻而易举地领悟到精髓!

    良久。

    宋潇放下茶杯,起身对老人躬身行礼:“谢谢师父。”

    老人一脸无趣的道:“坐下坐下,别跟个老干部似的,年轻人,要学会活泼一点,不然女朋友都找不到!”

    宋潇坐下,无奈的吐槽道:“您可是两榜进士,哪来那么多俏皮话?”

    老人瞥了他一眼,道:“人嘛,当然要与时俱进。”

    “现在那些鬼王都开始坐小轿车刷手机,为师学两句新鲜词语有什么好稀奇的?”

    宋潇看向老人:“师父,这世界真会像您之前说的那样……发展下去么?”

    老人端杯喝了口茶,沉默半晌。

    最后苦笑轻叹道:“天庭式微,地府崩坏,两界的交织必然会愈发明显。”

    “这些年外面的异象不是越来越多了吗?”

    “很多普通人都已开始注意到这些。”

    “大势如江河,挡不住的。”

    宋潇叹了口气:“现在连很多地心世界的生灵都开始堂而皇之的行走在人间了。”

    老人眉梢一挑,呵呵一笑,道:“他们?”

    “正常。”

    “封神之战重新划分了势力范围,那些被我们称为妖的生灵,也由此安分了几千年。”

    “到了近代,天庭式微,隐匿不出,地府崩坏在即。”

    “世间人又愈发没了敬畏心,各路妖魔鬼怪……当然会忍不住蠢蠢欲动。”

    宋潇问道:“百年前西方列强攻我国门,跟这也有关系吧?”

    老人轻叹:“天变在即,谁不想让己方势力更强大?”

    “尤其最近几年,变化愈发剧烈,犹如沸水,已呈蒸腾之相,你要当心。”

    他看向宋潇:“过去为师对你有些过于放松了,哎,总觉得还有时间,觉得不会来得那么快。”

    “好徒儿,以后你得努力了!”

    “使劲儿卷!卷死他们!”

    宋潇:“……”

    “天若变,财富、权势、地位……这些东西将变得一文不值,世界秩序将会重新调整。”

    末了,老人看着宋潇,轻声道:“忘掉儿时那些不愉快的经历。”

    “早就忘了!”宋潇认真道:“我会牢记师父的教诲。”

    老人点点头:“你是我这一生最满意的弟子!”

    “学生愚钝,修行那么久,都没能踏入金光内敛的层次……”宋潇有些惭愧。

    “放屁!”

    老人翻了个白眼,笑骂道:“你才修炼多少年,就敢去想金光内敛?”

    “这话若叫你那群修行几百年的师兄们听见,还不得羞愧到重新投胎去?”

    听师父日常diss那些从未谋面的师兄,宋潇只能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老人起身,从身后博古架取下一柄古朴的茶刀,以及一个巴掌大的青花茶叶罐儿。

    放到宋潇面前。

    眼里露出缅怀之色,道:“这是茶圣陆羽用过之物,是件宝物,可用来防身。”

    “茶叶罐儿则是为师当年亲手炼制的第一件法器,念动咒语可放大缩小。”

    “你不嗜茶,可用来储物,这东西能装活物。”

    “以后你实力足够强时,或许还有其他用处。”

    宋潇眼睛一亮,茶圣刀,空间罐儿……都是他垂涎已久的宝贝。

    但师父平日看护得紧,碰都不让碰一下,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大方,要直接给他?

    联想到刚刚师父说的什么“出师”“放心了”这些话语,宋潇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老人微笑道:“天变在即,天意难违,人人都得争渡。”

    “师父也不能一直困守在这,得学学当年那位秦皇前辈,去寻仙喽!”

    宋潇下意识站起身,惊讶道:“师父,您要走?”

    老人摆摆手:“慌什么,坐下,每逢大事有静气!我是怎么教你的?”

    “可是……”

    “你我师徒二十年缘分,不短啦!”

    “除了你大师兄和五师兄,属你这个关门弟子在我身边最久。”

    老人看着依然站在那的宋潇,笑着自嘲:“为师之前安于现状,多少有些不求上进,现在却是不行了。”

    “当师父的,总要给徒儿们树立个榜样,去给你们开辟条路出来。”

    “你无需担心,那边固然凶险,却非必死之地,否则那些古老势力早被灭个干干净净了。”

    “更何况,天庭也在那边,为师有熟人的。”

    宋潇眼圈微红,道:“您别骗我,那个世界,我看得比您清楚!”

    山海经中的巨兽、异兽,遮天蔽日的巨大凶禽,还有那些飞天遁地,杀人不眨眼的大修士……这些别人眼中的传说,他从小就能看见!

    老人嘲笑道:“看见个边边角角,神气什么?”

    宋潇认真反驳:“边边角角就如此凶险,那里面呢?”

    老人哼了一声,一脸傲然地笑道:“里面又如何?为师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鱼腩,况且还有小秋陪我。”

    宋潇看向角落那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稻草人,嘴角抽了抽:“就它?”

    用来当柴火都做不成一顿饭!

    稻草人突然开口,怒气冲冲地道:“怎么着,瞧不起我?”

    宋潇愣住。

    双眼猛的瞪大,着实被吓一跳!

    这些年他无数次来这里,那个始终摆放在角落的稻草人从来就只是个稻草人。

    为此他还一度怀疑老头儿喜欢收破烂!

    师父叫它小秋,说它很神奇!

    宋潇从来没有当回事儿。

    小时候调皮,经常打它主意,还曾趁师父不在时,从它身上薅下过两把稻草。

    结果被极少揍他的师父狠狠抽了两戒尺,屁股都给打肿了,至今记忆犹新。

    从未想过,这稻草人……居然是个活的!

    哪怕这里是冥界,宋潇依旧感觉不可思议。

    “你个顽劣不堪的小东西,你是缺了大德了!”

    “什么老干部?外表忠厚老实,内里掰开全都是黑的!”

    “从小就在我身上拔毛,刚学成法术那会儿还试图一把火给我点了!”

    老人瞥了瞥宋潇。

    宋潇露出尴尬的笑容。

    放火这事儿师父不知道,否则肯定少不了一顿板子。

    “看在师父面上懒得理你,不与你一般见识,现在你竟敢小瞧我?”

    稻草人满心怨念,愤愤不平地在那数落着宋潇的罪状。

    宋潇嘴角抽搐着看向老人,依旧有些难以置信:“师父,小秋居然不是死物?”

    “呸!”

    “你才是死物!”

    “没有礼貌的小兔崽子!”

    稻草人更气了:“你甚至到现在都不肯叫我一声五师兄!!!”

    老人劝道:“你常年闭关,未在他面前展露过神通,他不知道也正常。”

    随即看向宋潇,道:“小秋本是稻田里的普通稻草人,机缘巧合下诞生了灵智,已随我修行数百年,实力很强。”

    “按照辈分,它的确算是你的五师兄……”

    我居然有个稻草人师兄?

    宋潇一脸无语。

    难怪师父从不跟自己介绍那些师兄们。

    稻草人都能成徒弟,会不会还有个狐狸精师姐呢?

    不过心中那点好奇很快便被师父即将离去的难过情绪所覆盖。

    他能从一个别人眼中的怪胎成长到今天,都是眼前这位老人的功劳。

    否则就算没被送进精神病院,也早就抑郁自闭了。

    “好啦,莫做小儿女态,如今你也算学有所成,为师能力有限,也没什么好教你的了。”

    老人眼神里透着慈爱,又从茶海边缘拿起一封早就写好的书信:“还有件事……”

    “回去后抽时间去趟京城,把它送给一个人。”

    宋潇接过信,情绪低落的道:“您这一走,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稻草人在角落嘿嘿笑道:“小家伙儿,等到你金身大成,肉体成圣,便可自由出入那个世界,到时自有机会相见!”

    宋潇翻了个白眼。

    说得轻巧,金身大成肉体成圣,古来几人能做到?

    老人目光温和地看着宋潇:“去吧,缘分到了,自会相见。”

    宋潇眼圈儿微红,心中充满不舍。

    但也知道师父既然做出决定,就再无可能更改。

    收好茶刀、茶罐儿跟那封书信。

    跪地叩首,拜别师父。

    ……

    青北郡。

    宋潇的工作室门口,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姑娘,正百无聊赖地仰头打量着头顶那块匾额。

    女孩儿身材高挑修长,五官精致,肌肤雪白水嫩,两缕秀发顺着额前垂下,十分俏皮灵动。

    这种颜值高气质佳的姑娘在哪儿都特别引人注目,从她身边经过的人忍不住连连回头。

    突然。

    她回首看向不远处,脸上露出明媚笑容,摇了摇白皙修长的手。

    “嗨,好久不见!”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