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向瞎子抛媚眼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14、第十四眼

    第十四章

    在额头上的疤痕完全恢复之前,楚昭昭没打算去云烟府邸工作。

    这周楚昭昭一直在学校里写管理系统,穆际云说这个东西简单,但只是对他而言,楚昭昭做起来还是有些吃力,紧赶慢赶总算在周六上午做完,此时已经十点了点了。

    穆际云说今天早上会来学校,于是楚昭昭给他打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人不是穆际云,是段骁。

    一开始,楚昭昭只是觉得声音有些耳熟,他说:“喂?哪位?”

    穆际云从不存学生电话号码,有事就在班级电话簿里翻找,所以来电显示没有名字。

    楚昭昭有些晃神,那边又问:“谁啊?”

    “请问,穆老师在吗?”楚昭昭说。

    “诶嘿?那谁……你不是那谁……那个卖酒的?”

    楚昭昭原本有几分确定对方是段骁,说话的时候各位小心翼翼,现在确定了,她左手不自觉地按了按胸口,那里跳得有些快。

    一切与云烟府邸有关的人,似乎都只能在夜晚存在,一旦他们出现在别的场景,楚昭昭就觉得像是一把刀子,悬在自己头顶,威胁着什么事情一般。

    楚昭昭装傻,“您是谁?我是穆老师班上的学生,我找他有事。”

    段骁说:“哦哦,不好意思哦,他开会去了,半个小时后就回来。”

    “好的,谢谢。”

    楚昭昭连忙挂了电话,定神一想,这周学生已经放假了,教师需要做最后的阅卷总结工作,段骁作为穆际云的好朋友,来学校找他也很正常。

    但万一段骁就把她给认出来了呢?这事儿谁也说不准。

    楚昭昭便有点不太敢去办公室找穆际云。

    若非要去,就在他开会回来之前吧。

    楚昭昭立马拿着电脑和u盘去了穆际云办公室,她敲了敲门,里面应声的果然是段骁。

    楚昭昭进去后直奔穆际云桌子,也没跟段骁有任何语言和眼神交流,埋头就开始做自己的事,倒是段骁饶有兴味地看了她几眼,在仔细打量了她的穿着和面部轮廓后也就没了兴趣。

    楚昭昭手脚麻利,把自己电脑里的内容拷到穆际云电脑里后就悄悄离开了办公室,彼时段骁正半歪在沙发上玩儿手机,也没注意到她的离开。

    等穆际云回来了,他才突然发觉那女学生居然走了。

    “刚刚有个学生来找你。”段骁指着电脑,“喏,拷了什么东西给你。”

    穆际云嗯了声,坐下打开电脑开始看。

    “这学生和咱们前几次遇到的那个喝酒的声音真的一摸一样啊,怪不得你第一次听到的时候都恍神了,我刚刚听到也以为是她。”

    穆际云还是不说话,专心盯着电脑,但神思却飘走了。

    段骁也只是提了一嘴,见穆际云没什么兴趣,他也就玩儿自己的手机了。

    楚昭昭是寝室最后一个离开学校的。

    下学期没有课,她要去实习,所以要带走的东西有点多,收拾了半天。

    临走前,她突然想起自己的毕业设计,自从选完题后她一直没有管过,这儿寒假也该开始准备了,但她都快忘了自己的题目是什么,于是她又登陆学校内网查看自己的题目。

    “三层架构任务管理系统的设计与实现”——导师:穆际云。

    题目没有问题,但导师怎么变成穆际云了?

    楚昭昭清楚地记得,自己当初刻意没选穆际云,选的是刘耀教授。

    为此,楚昭昭专门给辅导员打了个电话。

    辅导员说:“老师们时间安排上有冲突,或者带的毕业生太多精力不够,私底下匀一匀是正常的,你不用操心这个啊,以系统上显示的为准。”

    “可是……”

    “哎呀,你又不是那种非要跟着宽松一点的老师才过得了的学生,你不用管是哪个老师嘛,就这样啊,我先开会去了。”

    “嘟嘟嘟……”

    楚昭昭郁闷地看着手机,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拖着行李箱离开了学校。

    今年过年早,所以放假也早。

    楚明明的病情很稳定,家里又申请到了一笔政府补助,楚昭昭身上的担子便轻了些,回家后找了一份家教的工作。

    这个年过得和平常没什么区别,楚家亲戚本就不多,楚明明得病后要花大把大把的钱,和楚家来往的亲戚也就更少了,不过也乐得清闲。

    大年三十晚上,一家人的年夜饭虽然简单,但也温馨。

    饭后一家子围在客厅里看春晚,歌舞节目的时候,楚明明吆喝着一大家子拍了个合照发到自己微博。

    她现在有两万粉丝了,每天忙着回复网友留言和私信忙都忙不过来。

    楚昭昭专心地看春晚,手机一直在响,她也没管。逢年过节的朋友们都喜欢发些祝福微信或短信,楚昭昭一般都是晚上一起回复。

    难得陪家人,她也不想一直摆弄手机。

    夜里十一点,楚昭昭困了,爸妈也没有守岁的习惯,便各自洗漱准备睡觉。

    楚昭昭躺在床上一一回微信,最后才看了一眼短信。

    其中有一条来自银行的汇款信息——广播电大的尾款到了。

    这算是一份小惊喜,楚昭昭看着看着嘴角就弯了起来。

    末了,她又想起这是穆际云帮她完成的,一万二到账,穆际云一分没拿。

    于是,楚昭昭给穆际云发了一条短信。

    “穆老师,钱我收到了,谢谢。”

    想了想,又补发了一条:“穆老师,新年快乐!”

    等了十几分钟穆际云也没回消息,楚昭昭便睡了过去。

    穆际云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正在云烟府邸跟朋友们喝酒。手机一直在响动,许多学生都发来了祝福短信,起初穆际云还看几眼,后来也就不看了。

    渐渐的酒劲儿上来了,穆际云便偏在沙发一角,脚搭在桌上,闭眼小睡。

    迷迷糊糊间,他听见段骁在跟什么人说话,听声音好像是大堂经理。

    “那啥,怎么好几天都没看到你们这儿那个女的了?”

    邱四哥一听就知道他在问楚昭昭,便恭恭敬敬的说:“linda她收了点儿伤,脸上破相了,也不好意思来上班,等她恢复了就让她来招待段少啊!”

    段骁倒是没说什么,又转头跟朋友玩儿去了,穆际云却睁开眼,问道:“哪儿破相了?”

    邱四哥指了指自己额头,“脑门们正中间呢。”

    穆际云目光渐渐沉了下来,懒散垂在一旁的双手使上了力道,握住沙发扶手。

    这边邱四哥还在自顾自说着:“都这么久了,伤口也该好了,等她过了年就来上班,回头我一定叫她来……”

    “砰!”

    邱四哥的话突然被一声玻璃瓶崩碎的声音打断,他低头一看,穆际云脚下踩着玻璃渣,大概是刚刚踢碎了酒瓶子。

    “这……”邱四哥话没说出来,没人理他了,都看向穆际云。

    穆际云什么都没说,起身拎起衣服就走。

    “喂!你干嘛去?!”段骁急急忙忙撂开手里的东西,喊道,“穆际云!叫你呢!”

    穆际云头也没回,脚步飞快,“回家,睡觉。”

    “嘿……”段骁又坐回去,摸着下巴看穆际云的背影,“我怎么觉得跟去打架似的。”

    旁边一短发女生翘起了二郎腿,马丁靴砸得桌面晃了一下,“上次我们打架,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吧?”

    “怎么,怀念呢?”段骁斜着眼睛睨她,“赵日天,你一个女的怎么成天就想着打架不打架的?”

    “你他妈再叫我赵日天!”赵清媛手指一弹,一颗骰子就直击段骁脑门儿上,“我这不感慨一下嘛,我们这帮二世祖,如今结婚的结婚,嫁人的嫁人,现在还有个当起了人民教师,当年怎么也想不到吧。”

    赵清媛名字取得淑女,但从小就是个女霸王,跟穆际云、段骁这些人一起长大,仗着家里有钱,一群人也是当了好些年的小混蛋,打架飙车这些富二代独家爱好他们也没少干,只是这么多年过去,都是快三十的人了,个个都老大不小的,再怎么着也学会收敛了,但其中就属穆际云最可怕,竟然到南大当老师去了。

    当初他那些朋友们知道这个消息,差点儿没惊掉下巴,成天都在他耳边念叨:“穆老师,你可别带坏学生哟!”

    “你瞧——”赵清媛抬下巴看着穆际云的背影,“这样子像不像高三那年,他被陈翰文骗了,生气了跑去打架的样子?”

    “那时候什么样子我倒是不记得了。”段骁摸了摸鼻子,“我倒是记得陈翰文被打得多惨,好像一个月没来上学吧?”

    “啧啧。”段骁得出结论,“看样子,又有人要遭殃了。”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