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不如养条狗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封后

    封后前一天,帝王要派遣礼部官员祭天地和太庙,并亲自前往奉先殿行礼。  23最快翌日,銮仪卫陈设法驾卤薄于太和殿外,陈设皇后仪驾于宫阶下及宫门外;礼部下属的乐部将乐器悬于太和殿外,然后由礼部及鸿胪寺官员设节案于太和殿内正中南向、设册案于左西向、玉案于右东向、龙亭两座于内阁门内。内监设丹陛乐于宫门内、节案于宫内正中,均为南向,设册宝案于宫门内两旁,设皇后拜位于香案前。吉时到时,礼部官员将金册、金宝及册文、宝文分置龙亭内。

    皇后全副凤驾而来,太和殿门口停住,分别节案,册案,玉案前跪拜行礼,聆听礼部官员诵读册文,收受金册、金宝,然后行至金銮殿,与帝王一起接受百官朝拜,复转回坤宁宫,太后的陪同下接受命妇朝拜。

    这一套流程冗长而繁琐,晚上还有晚宴,务必要做到极尽奢华隆重方可显示出皇后地位之尊崇。礼部尚书揣摩帝王心思,将典仪又加重三分,呈报给帝王审阅。

    “去掉节案,册案,玉案的跪拜,去掉诵读册文的过程,直接授予金册、金宝,去掉晚上的晚宴。”周武帝边看奏折边御笔连勾,将所有没必要的程序一一否决,只留下接受官员和命妇朝拜两项。

    礼部尚书唯唯应诺,心中却十分惊诧,摸不透帝王究竟是何用意。封后大典简陋到这种地步当真是史无前例,难道皇上对皇贵妃的宠爱都是作假不成若真按这种章程置办封后大典,可以想见皇后的威仪会受到多大损伤,后宫恐难立足。

    但很快,帝王接下来的话就让他知道,他想的太多了。

    周武帝反复斟酌,奏折上增添一条命太医院所有医正全程陪同,不可懈怠。

    “好了,下去筹办吧一切以皇后凤体为要。”年轻的帝王语气十分慎重。礼部尚书不敢怠慢,连忙应下。

    章程宣示下去,百官各有心思,除了天子近臣,很多对新晋皇后起了轻视之意,更有宫妃暗暗讥笑,蠢蠢欲动。但到了封后前一天,帝王亲自祭天地,祭太庙,奉先殿三跪九叩,态度虔诚,略微平息了众浮动的心思。

    封后当天,周武帝准点寅时醒来,看见蜷缩自己怀里,睡颜恬淡的女,舒心的笑了。就今日,桑榆将成为他的妻,入则同坐,出则同车,于这繁华尘世并肩而行,共享喜怒哀乐,共遣孤单寂寞。

    隔着空气,用指尖将桑榆精致的眉眼一一描绘,他目露沉迷,一时看痴了去。及至外间悉索作响,常喜床幔外轻声禀报道,“卯时已到,皇上该起了。”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痴望了桑榆快一个时辰。

    哑然失笑,他轻轻摇晃桑榆,试图将她叫醒。若是以往,他定然又亲又吻,又舔又咬,用阿宝的方式让她快速清醒。但如今她害喜的厉害,不但食欲大减,整日困倦,眼下还出现了淡淡的黑青,叫他心疼不已。若非必要,他总是轻手轻脚的下床,让她睡到日上三竿。

    但今天不同,若等她自然苏醒,封后大典就该错过了。

    “桑榆,快起来,今天可是的大日子。”捏捏桑榆挺翘的鼻头,他话语中满带笑意。

    孟桑榆不停摆头躲避,奈何对方太锲而不舍,她干脆扯过锦被,将自己包成个蚕蛹,只露出一缕乌黑顺滑的发丝。

    周武帝眼中笑意更浓,将她连带被捞进坏里,探手进去她微微隆起的腹部摩挲,柔声诱哄道,“该起了,乖啊像咱们事先说好的那样,只要过去让百官和命妇参拜既可,绝不会累到。完事了还能回来继续补眠,好不好”

    他用额头去触蚕茧,蚕茧动了动,好半天才窸窸窣窣的扒开外壳,露出一张困倦至极的小脸。

    “保证很快就能完事”她睡眼惺忪的强调。

    “保证。”周武帝忍笑,将她散乱的发丝一一理顺。桑榆他面前越来越真实,每一次小小的迈进都能叫他欣喜若狂。

    主子真是越来越恃宠而骄了冯嬷嬷暗自摇头,带着银翠和碧水进来,摆好一应洗漱用具,走到榻边正要帮主子梳洗就被皇上亲自接手。早已习惯了皇上的亲力亲为,她立即放手退至一旁。

    周武帝将桑榆的脸蛋和小手擦净,给她换上大红的亵衣,见她苍白的脸色亵衣的映衬下好看不少,不禁眯眼,她颊边轻轻一吻。抱着桑榆下榻,给她梳理好青丝,穿好绣鞋,再仔细裹上一件外袍抱到外间的餐桌边,周武帝这才正式将她唤醒。

    “桑榆,该用早膳了。酸笋肉丁炊饼,还有大葱蘸酱,闻闻,可香了。”他一手搂住桑榆的纤腰,一手用力煽动,让大葱和酸笋的味道蔓延开来。因为桑榆古怪的口味,他也开始习惯这些乡野吃食。

    孟桑榆口中极速分泌唾液,终于悠悠转醒,见自己清清爽爽,衣衫整齐,满意的给男送上一个早安吻。男低笑,拿起一张炊饼,把蘸好酱的大葱裹进去,卷成一卷递到女手边,柔声道,“吃吧。”

    “谢谢。”孟桑榆接过,用力啃了一口,吃相并不怎么优雅。可男知道这是她最自然率真的一面,脸上的笑容更深刻了。

    冯嬷嬷等齐齐垂头,心中暗自感叹道自从主子怀孕,皇上真是越来越贤惠了。

    用罢早膳,常喜将帝后朝服捧进内殿,叫来一众宫伺候两穿戴。帝王朝服简洁霸气,很快就穿戴好,孟桑榆却还与朝冠,朝珠,朝袍,朝褂奋斗。皇贵妃朝服虽然也是明黄色,但奢华程度却与皇后朝服远远不能相比。

    皇后朝服上的九凤以金丝纹绣,缀以珍珠和碎玉,远远看去光华夺目。朝冠顶端镶嵌了一只黄金打造的九尾凤凰,每一束尾羽都嵌以五色宝石,正中的凤嘴里还衔着一颗硕大东珠,隐隐有异彩其间流动。单只这一套行头就足够让全天下的女疯狂,难怪宫中那么多嫔妃拼死拼活都想爬上后位。

    甲之砒霜,乙之蜜糖。此时此刻的孟桑榆并无多大欣喜,反而为头上的十几斤重量感到担忧。她双手撑住朝冠,步履僵硬的走到满眼带笑的帝王跟前,晃动脖子抱怨道,“还说不累,单这一副头面就能压死”

    “大好日子不许胡乱说话”周武帝捏捏她微撅的粉唇,无奈开口,“先朕身上靠靠,到了太和殿,只坚持半个时辰就好。”

    两携手步入御撵,周武帝微微倾身,好叫桑榆能将下颚磕他肩膀上。微沉的重量令他当即皱了皱眉头,这朝冠果真很重,是不是该将典仪再精简一番。

    但此时已经来不及了,一应章程都已布置下去,御撵也很快到了太和殿。

    “朕先进去了,金銮殿上等。”男轻轻女唇上啄吻,深邃的眼里满是爱意和期待。

    孟桑榆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眷恋的他肩上蹭了蹭。两静静相拥片刻,待礼乐奏起才相携下轿。帝王先行往正殿去,皇后殿前收受金册、金宝,百官的瞩目下缓步登上御座与帝王并肩携手。

    因帝王事先有交待,册文大大精简,不过半盏茶功夫就已宣读完毕。孟桑榆双手接过金册、金宝,踏着柔软的红毯,一步一步往金銮殿走,随行御医隐观礼的百官之后,视线牢牢锁定皇后面色,不敢有丝毫懈怠。

    跨入正殿,分列两边的百官齐齐朝新晋皇后看去。一道明黄色身影由远及近,艳丽张扬的面孔,雍容华贵的气度,于万众瞩目之下犹如闲庭信步,叫某些的轻视之心稍减。

    御座上的帝王皇后甫一出现的时候就站起了身,上前两步,俊美的脸庞虽然极力保持肃穆,可微微颤抖的唇角依然泄露了他的激动。按理,皇上只需殿中坐等,待皇后步上高台,站起身稍稍虚扶既可。如皇上这般万分迫切的举动,却叫座下群臣各费思量。

    孟桑榆抬头挺胸,朝高台上负手而立的男看去,脚步不急不缓。踏上第一个台阶,男忽然从高台上走下,朝她伸出手。

    帝王下阶亲迎,大周开国以来还未有一任皇后有过如此殊荣。谁言皇后不受帝王重视一派胡言因典仪的简陋而轻视皇后的朝臣们心中一凛,连忙垂下头去。

    孟桑榆坦然的握住了男伸过来的手,感觉到掌心的一层湿滑,眉头微皱。竟紧张的出汗了吗就那么期待这一刻这样想着,她抬头朝男看去,撞上他漆黑眼眸中浓烈到化不开的深情,头脑有片刻的空白。

    周武帝微笑,用力握紧她的手,将她带到自己身边。他多想狠狠咬住女的双唇,用炽烈的亲吻来宣示自己的喜悦,目光触及到座下群臣,不得不硬生生忍住。

    “从今以后,就是的妻子了。”他附女耳边低语,话中的满足之情溢于言表。

    “从今以后,就是的夫君了。”孟桑榆从惊诧中回神,头一次认认真真的看向男,头一次认认真真的宣告自己的主权,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既然逃不掉,既然这有几分真心,那她便用一生的幸福来赌一赌。历经两世,她有足够坚韧的心脏来承受失败。

    夫君,周武帝细细咀嚼这两个亲昵又火烫的字眼,揽住桑榆的肩膀畅笑。孟桑榆回视,嫣然一笑。

    威武霸气的帝王,雍容华贵的皇后,高台上的两道明黄色身影亲密无间,相得益彰,群臣的脑海中留下了最为深刻的一笔。

    帝后相合,实乃大周之幸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