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军娘在上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007:赚外快

    “不答应。”仲孙沅起身,她现在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训练,还要将芥子空间中的金银兑换成这个世界的钱财……也不知道能换到多少,就算不值多少钱,也能改善如今的生活。

    “喂——我是说真的,你要是答应我提出的条件,我真的会帮助你。”少年急忙拦住她。

    仲孙沅端着餐盘,将它递给在餐厅服务的机器人,一双平静地眸子盯着对方,差点将他看得身发毛。良久,仲孙沅直白说道,“正所谓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我和你在不久前还发生过冲突,依照你的心性,这么快就不记仇了?”

    少年一哽,瞬间没了言语。不记仇?这怎么可能?他这个人没别的优点,唯独一点,记仇!

    他想出另一种更加打击仲孙沅的办法。之前这个家伙不是被人排斥,很孤单么?

    那他就帮忙给她弄一些好朋友,然后等她飘飘然了,再将她打回原型,让她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反正……反正他才不会真正关心这个丫头!

    不过呢,帮忙之前他还想谋点好处。他之前太生气了,但冷静下来之后就回过味来。不管是精神力还是体能,那个贫民窟出来的丫头都比不上自己,那么她是怎么将自己制服的?

    之前只感觉某个地方麻了一下,然后身动弹不得。他也怀疑仲孙沅给自己用了药,但转念一想又不对,这样的药物对学生来说根本就是禁忌,她怎么可能弄得到?

    就算将那种药弄到手了,总要有注射进人体的针吧?

    可他身上的衣服都采用了昂贵的材料,别说一根针,就算来十根,也未必能刺穿。他检查过了,衣服上没有针孔,皮肤上也没有……那么,她是怎么做到的?

    少年惊讶,然后趁着第一节下课的空档去找仲孙沅,却发现这个平时懦弱阴郁的女生没有乖乖站在教室门口。费了一番功夫,终于在训练室找到她,然后就看到她打拳的模样。

    少年虽然还是在校生,但已经开始为进入联邦军校而做努力,自小锻炼身体,服用各种珍贵的训练液,年纪虽小,但也不是没有眼力劲,和那种满脑草包的人不一样。

    他暗暗比划了一下,发现这拳法十分怪异,看似简单,但一遍下来,身肌肉像是运动数千米,可偏偏身体内还有一股股热流涌向四肢百骸……效果比他之前练得好很多!

    不过他也清楚,自己虽然模仿得像模像样,但终究是照猫画虎,不正统。想要将这东西搞到手,还是要和仲孙沅打好关系……然而,没想到一个照面自己就被拆穿了。

    少年面上染上恼怒之色,仲孙沅也不怵他,径直越过他身侧,哪怕这个少年故意伸出脚想要绊她,她的脚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灵巧又自然地避开,反而不轻不重踩了少年一脚。

    “哎呦——你这个女人怎么那么记仇啊,我答应你不报复你行了吧?”少年脚尖一疼,心中流出几分委屈来,他都这么诚恳地想要打好关系了,怎么对方还不答应啊。

    就算他之前有什么不好打算,这会儿被揭穿了,他不是打消那些念头了么?

    也许是越战越勇,他倒是将报仇的事情忘到了脑后,开始纠缠仲孙沅,一路从食堂磨蹭到教室,“喂,我说你这个女人未免也太记仇了。我不是说了我不会报复你么,还防备我呢?”

    仲孙沅倒不是记仇,毕竟她都活了那么多年头,动不动和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儿计较做什么?更何况他除了嘴巴欠一些,行为幼稚霸道一些,倒也算不上大恶。

    然而每每想到他欺负君沅的记忆,心中略带不适,不想和这个少年走得太近。

    不过仲孙沅很快就知道自己想得太美了,身为一个凡人,总要遵守某些规定。

    比如有老师想给学生穿小鞋,她就没法当面拂逆,“早上让你在外头罚站,你跑去什么地方了?不想上学就直说,老师可以去告诉校长。作为学生,你连基本的尊师重道都不懂?”

    “尊师重道是基于公平原则之下的,我尊师重道了,您有爱护学生么?”仲孙沅暗暗蹙眉,在她的观念中,师生关系形同亲人,对方这样咄咄逼人的姿态,倒真是让人不悦。

    仲孙沅翻了翻君沅的记忆,那个可怜的少女在学校的日子越来越艰辛,少不了这位老师添砖加瓦。为人师表,便是这么作践学生,当真是开了眼界!

    课堂下隐约有笑声传来,那位老师脸上的挂不住面子,猛地将备课本摔在讲课桌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几乎是指着仲孙沅的鼻子说道,“垃圾一样的学生,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

    仲孙沅心中暗叹,她的脾气是好,但这样辱人人格,她再不发飙,也无怪被人轻贱。

    于是,一众学生期待的坏学生被骂哭的戏码没有发生,倒是看到学生教训老师。

    仲孙沅两指轻巧地夹住那人伸出来的手指,一个巧劲儿发力,只听一声声清脆的咔嚓声,她顺势抬手抚上对方的手腕,将她的手腕骨头卸了,“辱人人格,当本尊老师?你也配?”

    若非如今实力未恢复,哪里会是卸掉骨头那么简单?

    上学对仲孙沅来说可有可无,有这么一个老师在她面前讨人嫌,上学就和自虐一样了。

    仲孙沅正想撂挑子不干,回家宅着修炼,却听某个少年笑嘻嘻地说着,“我记得学生可以投诉老师的吧?老师行为不检点,一旦投诉成功,就可以被撤职。”

    仲孙沅将狐疑的眼神投向那个少年,早上两人还闹得不愉快,他这会儿竟然帮自己说话?少年人的心思她果然是不懂……这……大概就是网络上经常出现的代沟?

    “让我想想,若是身为老师,主动勾、引学生,这算不算有失师德?虽然现在师生恋很寻常,但是……一个女老师同时调着好几个男学生,这就有些过分了。”

    这种事情一旦闹到家长委员会,整个学校都要被闹腾得天翻地覆。他们的孩子放在学校是来受教育,学知识的,不是来被某些妄图当枝头凤凰的麻雀老师**的!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少年此话针对谁,那老师本想发火,但看到出声的人是谁,立马哑了火。委委屈屈捧着受伤的手腕,踩着高跟鞋,一瘸一拐离开教室,“这节课自习。”

    “我可是帮了你一把,这个人情你要记得啊。”仲孙沅犹豫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任性离开教室,而是顶着班惊奇的目光坐在少年前桌,对方没等她坐下,就开始邀功了。

    “我倒是觉得你这是在自保。”仲孙沅在少年惊愕的眼神下镇定说道,“你之前不是说那位老师师德不检点,到处勾搭男学生么?依照你这皮囊相貌,也在被勾搭范围吧?”

    少年脸色瘪红,慢慢变成猪肝色,“君沅,你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忘了吃药?怎么说话一字一句都带着炸药啊?我已经忘了早上的不愉快,这会儿在刷你的好感度诶!”

    “目前好感度为负数,少侠继续努力。”冷冷吐出这句话,在少年几乎裂开的表情中转头温习课本……不,应该说努力融入这个社会,争取不当文盲。

    “这个冷笑话一点儿都不好笑。”少年佯装寒冷地摩挲手臂,然后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仲孙沅的后脑勺。明明人还是这个人,但为何昨天和今天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

    不过他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转而被她刚刚施展的手法吸引住了。

    明明很简单的动作,但下手干净利落,务求用最小的力气换来最大的成果……这人还是懦弱的君沅么?

    星际时代的学业并不重,下午只有一节小课,剩余时间都是社团活动。

    君沅因为家庭缘故没有选择社团,倒是方便了仲孙沅,她一下课就奔向训练室,继续千篇一律的打拳。

    那个少年在一旁光明正大地围观,仲孙沅旁若无人,将他无视彻底。

    一遍两遍三遍四遍……直到身被汗水湿透,脚下凝结出两滩水渍,她才堪堪停手,原地打坐恢复。

    因为有过修炼经验,她很快就进入状态,只是粹取出来的灵力依旧不能储存。

    睁开眼,面前是少年放大的眸子,寻常人肯定吓得头向后仰,而少年也是寻了逗她的心思。然而让人失望的是,仲孙沅只是非常镇定地继续闭眸调整呼吸……

    少年:“……”以前欺负君沅,好歹能娱乐自己,现在感觉是自己被对方娱乐啊!

    “喂,你交我打之前的拳法,我就支付给你学费,按小时来算。”少年依旧不死心,“我们好歹也是前后桌那么多年的同学了,这点面子你也不给?我知道你生活不好,每个小时双倍支付,如何?反正我也围观偷师差不多了,你给我纠正纠正,也算赚个外快,不赚白不赚?”

    PS:本书终于A签了,求推荐票票和收藏~~~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