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军娘在上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番外一

    轰——

    十万大山,连绵不断。

    这是此界修士都不敢轻易涉足的禁区。

    据闻山脉内盘踞着无数实力强大的妖魔,外界都传说此处是穷山恶水。但,若有修士跑来一趟便会发现,此处竟是青山绿水,鸟语花香。灵气之充裕连当世第一大派都拍马难及。

    便是这么一个宁静祥和、无人打搅清净之地,一阵地动山摇的爆炸声毫无预兆地响起。

    气浪向四面八方翻涌,在距离爆炸中心不足百丈远的地方,玄奥阵法纹路组成屏障,成功阻截爆炸波及临近山峰。

    离得近的妖魔听到动静,暗暗探出头,看了看便又缩了回去。

    习以为常。

    不多时,一道流光自废墟飞出。

    细看,原是一名乌发白衣的女子。

    “咳咳咳——究竟哪里出了错?”白衣女子虽未受伤,却被爆炸烟尘呛得直咳嗽,眼睁睁看着前不久还耸立原处的山峰化为齑粉,从怀中掏出一本法器册子,查找核对数据。

    栾绛刚回来便看到隐居的山头又没了。

    事实上这一千多年,类似规模的爆炸每年都要发生个十几二十回。炸一次搬一次家,若非家底厚实,新搬的十万大山就山头多,还真造不起……

    “十三娘,可有受伤?”

    找了一圈,终于在附近一处山头松树下找到坐姿豪迈,身边堆散着数十本写满各式奇怪文字册子的白衣女子。女子相貌二九,看着正值青春年华,长发随意扎束,随性不羁。

    “我好歹也有修为傍身,哪有那么容易受伤,只是心疼。那些材料真不好找,这一回全炸没了……嘶——所以说,我究竟是哪里算错了,明明数据都对,找了数个时辰还未找到,头疼得很……”

    栾绛:“……”

    眼见道侣只是抬头回复他一句便又兀自陷入自言自语,他轻叹一声,轻提下摆,随意坐在她身侧。此界十万大山都被女子机关结界笼罩,黑天白夜随心而变。

    若按照以往,非要等她算出个结论才能回过神注意到他,今次却不同。

    “哇哇哇哇——”

    女子被一阵婴儿啼哭吸引注意力。

    她循声看去,果真看到一张粉嫩圆润的婴儿脸。栾绛宽大长袖裹着个明显未满月的婴孩,被他单手抱在怀中。先前一直很乖巧不吭声,这会儿实在饿得难受才可怜呜咽,哭声渐响。

    “这个孩子是……”女子,也就是跟着栾绛各个小世界隐居乱跑的仲孙沅,好奇地凑过去细看婴儿面相,想了想,问,“是妖皇吗?”

    栾绛嘴角微微抽了抽:“不是,妖皇转世已经是两三百年前的事情了……她这一世还没死呢,没到转世的时候……”

    小世界与主世界时间流速不同,道侣又是一闭关就浑然忘我的性格,时间上面没什么概念。

    仲孙沅仔细复看婴孩儿面相。

    “那是你生的孩子?”

    说起子嗣这个事儿,她有话要说。

    起初并不知道,她眼前这位好师尊、好学长、好圣君,本相虽有外貌性别,但法躯却是无性别的,自然也不可能有子嗣。

    与其合道头一个百年,她一直没消息,但还稳得住。

    第二个第三个……直至第一个千年,落日宫都重建好了,妖皇魂魄都安养一大半了,还是没动静,心里多少有些疑惑。只是栾绛都没提,她一头扎进机关也就没关心。

    某一回去了灵气枯竭、仙神隐退的小世界隐居了三五年,偶然看到一档亲子综艺入了迷,甚至连热爱痴迷的机关也放下了一阵子,惹得栾绛吃味,便问她是不是喜欢孩子。

    仲孙沅:【我们俩要一个好像不太容易……这都一千多年了……】

    转念一想,一千多岁搁在人族修士里边儿算“老祖”,但对于那些寿数漫长的特殊存在来说,连婴儿都算不上,没子嗣似乎也正常。

    栾绛:【简单,不过是将你我血肉捏在一起,再赋予一口精气生灵而已。】

    仲孙沅:【这般随意?不用生?】

    过于单纯的环境限制了她的想象力。

    栾绛则问:【你如何生?】

    仲孙沅:【我如何不能生?】

    至多因为修为缘故困难了点儿。

    栾绛:【哦,那是我不能。】

    仲孙沅:【……???】

    那时的她大概是满脸的问号和不可置信,甚至红霞满面地想到一些不太健康和谐的画面。

    眼前这位可是恢复了第十圣君的法躯,既不是凡人剑修栾绛,也不是身有残疾的姜阮。行不行,作为老夫老妻中的老妻,她有发言权。

    如果这都算不行的话,那……

    看她眼神乱飘便知仲孙沅想差了。

    于是好笑地解释了缘由。

    原来,作为天道曾经的代言人也是最后一位圣君,他本身无性,没有其他种族普遍认知中的生育能力。而且,生育是寿命短暂、实力弱小的生物为了延续自身生命、融入骨血的生物本能,而他和道侣共享共存,他们没有通过生育满足延续的需求。

    不过,若道侣喜欢,也可以用术法“生”一个。只是碍于天道规则,这孩子顶多是个天赋好点儿的凡人,也要经历生老病死,除非有进一步的仙缘,否则是无法长存于世的。

    仲孙沅想了想,叹道:【那还是算了。】

    栾绛提议:【那给你收个徒弟?也算半子了。】

    仲孙沅摇头:【不是因为这个……】

    两个寿命不对等的个体建立羁绊,与双方都不是什么幸事。

    当年在人类联邦结识的故人,一个个离开,或战死或病故或寿终正寝……她最后送走的是李轩,即便用外界技术维持中年外貌,但身体由内而外散发的死气却瞒不过她眼睛。

    他们都无法干涉故人们的生死,至多在轮回转世上给点照顾,但转世之后的故人还是故人吗?

    虽说魂魄是同一个,但被转世洗去的羁绊却需要时间重新建立感情。

    葬礼回来,心情低沉。

    自那之后,他们就极少回去。

    大部分时间都在各个小世界隐居,顺手处理各界壁垒的毛病,偶尔想起来才会回到那个主世界,探望一下【王】,见一见一号七号。

    飘远的思绪被止不住的婴儿啼哭拉回。

    栾绛跟她解释:“即便是我‘生’的,也要用你我骨血‘生’,但你看这孩子有你我血脉?”

    仲孙沅摇头:“没有,那便是你捡回来的?”、

    栾绛:“嗯。”

    这可就稀奇了。

    她这位道侣,除了她,少有被他在乎的存在。

    作为前任圣君,即便路边有生命垂死都不会分出一个眼神,因为在他看来生命都有各自的命轨、归宿,即便他有着再大的能力也不能擅自干预。因为一时心软而救下一条垂死生命,那么这一行为对这条生命以外的生命就不算公平。

    此番居然会带回来一个看着没满月的婴孩???

    有猫腻!

    栾绛紧跟着揭秘:“是澜月和坤的后人。”

    他顿了顿,补充:“是最后的遗孤。”

    仲孙沅一惊。

    “怎么就成最后的遗孤了?”

    姜家怎么了?

    栾绛:“也是一言难尽,命该如此。”

    姜家曾是他转世所托的家族,当年离开前扶持澜月继任家主,暗中也护持了两百年,算是对这段缘分因果的了结。澜月去后,他再也没有关注姜家情况,倒是那位【王】偶尔会提及。

    栾绛心念一起便知道姜家气运已尽,也没在意。

    连圣君都不敢说与天地同寿,一个凡人家族延续数千年还不够,还想子子孙孙皆荣耀吗?

    不过——

    他还是去了一趟,抱回来这个孩子。

    倒不是怜悯,纯粹是无利不起早。主世界又出乱子,跟各个小世界的壁垒裂痕越来越多,照此以往,气运灭绝而灭世也是可以预见——他折腾回溯这么多次,难道就是图这一两千年的安逸?

    自然不行。

    为此想了不少法子,又跟十三娘到处摸索查探,在她启发之下又想到一个比较损,可一旦成功就能双赢的法子。只是这法子实行起来,需要个合适的人。

    巧的是,天机最后也落在澜月这一脉的遗孤身上。

    可谓是天意。

    于是亲自跑了一趟主世界,将这孩子捡了回来。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这孩子现在只想喂饱肚子。

    “给我抱着吧,你去抓几头母妖兽,问问能不能跟她们借个奶。”

    仲孙沅有无数问题想问,但孩子哭得可怜,只好拍掉身上的机关碎屑,从栾绛怀中接过那个婴孩儿。他们俩夫妻辟谷,餐风饮露即可,但孩子不行。

    庆幸十万大山别的不多,就妖魔多。

    借个奶,应该不难。

    仲孙沅不甚熟练地抱着那孩子,哄了哄,或许是她的气息比栾绛令人亲近,勉强哄住。

    栾绛一去一回,没花多少功夫。

    被抓的妖兽瑟瑟发抖。

    仲孙沅勉强扯出一抹浅笑,试图让自己看着友善些:“你们谁能借我点儿奶?我家孩子饿了。”

    众妖兽:“……”

    要借奶找它们做什么?

    谁说奶只有母兽会产?

    不知道很多妖族是母兽生,雄兽喂吗?

    但给它们再多胆子也不敢这么说,自打这对奇怪男女住过来,五十来年炸了几百上千座山,有妖兽不忿去踢场,都被一剑扇了出来,照这情形下去,十万大山很快就要归零。

    终于,有只一丈多高的妖站了出来。

    它虽然没有奶,但能产出一种外界修士都想得到的灵液。食之,可窥破心魔、人心,是渡心魔劫的宝贝材料。它们在妖族相当于移动饮料车,靠着卖灵液为生。

    这回也能当个奶源。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