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会怜惜一个妖鬼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离开

    琉双抬起手,强行凝出仙力,试图取出自己眉心的一滴心头血。

    两人为道侣,神魂交融,如今要解灵,取血灵之痛不亚于神魂分离,过程缓慢而痛苦。

    晏潮生冷冷看着琉双动作,他知道她向来怕痛,这样抽髓断筋般的痛,他以为她忍不了,早晚会放弃,连同放弃解灵这个念头。可纵然琉双疼得浑身冷汗直冒,嘴唇泛白,依旧一声没吭。甚至没有开口向他求助。

    在他记忆里,她软糯而依赖他,如今痛成这样,竟是为了与他一刀两断离开他。晏潮生心里窜起一股连他都无法控制的火气,他握住她的手腕,刚要说什么。

    琉双别过头,哑声道:“不必妖君帮忙,我可以。”

    他要出口的话生生收住,冷笑道:“行。”

    八荒浩瀚,相爱从来不需要任何代价,而相离,要付出的代价是很惨重的。

    琉双想记住这样的痛,想铭记爱错一个人,到底会落得什么下场。

    最后,一滴血从她额间被取了出来。

    那血是晏潮生的,在血海翻涌间,艳烈无比。鲜血凝在她掌间,里面隐约能看见一个环抱蜷缩的男孩雏形,这就是血灵。

    琉双克制着,不让自己的眸光颤动,抬手将血灵朝空中递去:“妖君,该你了。”

    晏潮生迎着她坚持的目光,抬起手。

    他取血灵的动作,不比琉双慢。琉双盘腿坐在地上,安静地等着晏潮生把属于自己的血灵取出来。

    整整百年,或许只有此刻,他们之间才是绝对公平的。她方才有多痛,如今的晏潮生也会一样痛。

    他们共同居于一处石台,石台之下,血海翻浪,像是大片大片喜庆的红。

    和当初他们合灵一样的色彩。

    琉双目光落在晏潮生眉眼间,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他的神情依旧不见半点痛色,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仿佛取灵的过程只是闲庭信步。

    隐忍如斯,琉双恍然记起,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喜欢晏潮生。

    因为晏潮生与自己是两种相反的人,他身上始终带着她向往的品质。她安于一隅,他却能带领两个被欺压的种族崛起征战,夺回属于他们的一片领地。

    他强大成熟,冷静理智,一切疼痛落在他身上,就像不痛不痒吹过的一阵春风。

    有一次,晏潮生受了伤归来,胸膛几乎被掏出了一个血窟窿,琉双都能看见骨头了,晏潮生还能支着下巴,看着她:“吓呆了,怎么还不开始哭?”

    等她慢半拍心疼得不行的时候,他才好笑地说:“行了,等本君战死的时候,哭这么惨才应景。”

    那个时候,琉双曾也一度想成为他这样的人,能坚强到渡己,也能渡人。可是仙草本性怯弱,渐渐的,琉双忘记了最初敬慕他的本心,最后成为攀附他而生的菟丝花。

    今日离开晏潮生,被遗忘的心绪通通拾起。琉双的视线错开晏潮生的脸,看见他衣衫上,漂亮的黑金绣线,全都是她当初一针一线缝上去的。

    许是琉双的错觉,总觉得晏潮生取血灵,比她还要久。甚至到了漫长的地步,仿佛留给她很长的时间,让她可以反悔。

    但琉双不会反悔,她性子从来不像晏潮生,离开他的时候,反倒像他了。血海翻着浪花,琉双轻轻闭了闭眼。

    再漫长,也终有结束的时刻,晏潮生取出血灵,灵识在他掌中悬浮着,里面依稀蜷缩着一个女娃娃。

    空中两滴血交融在一起,瞬间成了亲昵怀抱的姿态。

    晏潮生俯瞰盘坐在地上的琉双,几乎咬着字冷笑道:“解灵之后,妖界与鬼域再容不得你,他日再相见,你便只如同砧板鱼肉,哪怕于本君,也是如此。”

    “我不怕。”

    晏潮生的语气冷冰冰:“别反悔,别来求本君。”

    琉双点点头,她从地上站起来:“妖君大人,解灵吧。”

    相抱在一起的两个灵识,光华璀璨。晏潮生把它们握在掌中,目光落在那个安静温柔的女形灵识上,他收紧手指,两个灵识分开碎裂,化作红色光华,从他指缝滑落出去,一直落入练血海,消失不见。

    琉双怔然地注视他们飘散,怅然若失。

    晏潮生闭上眼:“滚,滚出鬼域,永远别再出现在本君面前!”

    琉双向来知晓他性格冷酷,但是这么快赶她走,她心里依旧不好受。

    琉双走到练血海出口,晏潮生依旧背对着她,没有回头。她以为自己多多少少会怨恨晏潮生,可心中生不出怨恨的情绪。

    她想起许许多多晏潮生的好。

    新婚妖界那个夏日,像火炉一样热,晏潮生任由她把他的身体当成冰块来降暑。他孤身一人,青鸾跟了他七百年,如同他的亲人,最后也在她软磨硬泡下,把青鸾送给了她当坐骑。好好的凶残妖鸟,最后被她养成膘肥体壮的废物鸟儿,晏潮生见了只冷嗤,从不多说什么。琉双还记起血脉劫雷下,他站在自己身前,挡住紫色滚滚玄雷。

    那些雷,劈进晏潮生的身体,最后化作暖光,尽数流入她的体内。他挡着风雨,护佑她成长。

    一百年间,除了常常征战,晏潮生并没有对琉双不好,唯一的不好,或许只是他不爱她罢了。

    尽管知道晏潮生看不见,琉双依旧远远地对他行了个礼。

    “琉双拜别妖君,多谢百年照拂。”

    耳边吹过凄厉罡风的声音,除此之外,练血海中再无人应答。

    琉双无法忽视心中残存的一点难过和不舍,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丝她自己都说不上来的轻松。

    整整百年,围着一个人团团转的生活终于结束了。她也终于能离开鬼域,回家修炼。

    琉双回宫殿的路上,碰见了宿伦,宿伦苦笑地看着她:“真是让属下意外,娘娘,你怎地就和妖君走到如此地步?”

    本以为一个要强残酷就够了,另一个软得跟糯米一样,却不想当她决定不再留下,比晏潮生还要决绝。

    琉双说:“我已经不是娘娘了,宿伦大人,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琉双。我家就在人间极北仙境苍蓝湖,宿伦大人有空可以来玩。”

    她腼腆笑笑:“不过苍蓝湖都是小仙,咱们没什么能招待你的,宿伦大人不要介意。”

    宿伦低声道:“不会的。”

    “那我回家了。”

    “娘娘不用收拾什么吗?”

    琉双叹了口气,看来宿伦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这叫了百年的称号:“鬼域没有任何东西属于我。”

    宿伦怔了怔,见她微笑的模样,他心里反而生出无尽的难过。

    琉双走出老远,背对着他挥挥手:“宿伦大人,你回去吧,别担心我!”

    琉双又去看了青鸾,青鸾在山石窝中,和赤鸢你侬我侬,见她来了,青鸾欢喜飞出来,大翅膀险些把琉双扇飞。

    琉双抱住它翅膀,轻声道:“别闹啦。”

    离开她,青鸾就该随着晏潮生和赤鸢上战场了,他日再见,说不定它也变成威风凛凛的模样。

    琉双亲自喂它吃了顿灵果,又给它细细梳理了羽毛,青鸾浑然不知即将离别,得了主人眷顾,开心得跟什么似的。

    琉双有些惆怅,晏潮生说得没错,本来一只令人闻风丧胆的妖鸟,如今看来还真是被她养得有点傻。

    赤鸢居高临下,睥睨着雌鸟青鸾和琉双,它爪子又长又尖锐,翅膀燃着极火,眼中带着锐利的光,懒懒站在最高的山石上,等青鸾回来。

    琉双摸摸青鸾的头:“你回去吧。”

    最后,只剩长欢了。

    长欢抿唇:“娘娘,我跟您走!”

    “说什么傻话呢。”琉双说,“你是魂体,跟我回了苍蓝湖,修为永远不会精进的。”

    就像鬼域不适合琉双生活一样,苍蓝湖也不适合长欢生活。

    “晏潮生,他是很好的君王。”琉双笑道,“说不定某一天,鬼修也能和仙族一样,备受喜欢。”

    长欢悲伤地看着她:“那奴婢替娘娘守着院子,等娘娘回来的那一日。”

    琉双张了张嘴,想说自己或许永远不会回来了,可是看着长欢决绝的眼神,她只是说:“好好保重。”

    琉双只带走了凡人爹娘给她的一匣嫁妆,别的什么都没带走。

    长欢一路把她送到鬼域出口,琉双在出口的千层阶梯上,看见了一个白衣飘飘的身影。

    是宓楚天妃。

    她走过来,轻声道:“我其实没想过害你。”

    “你想过的。”琉双抱着匣子,看她一眼,说道,“你知我灵力低微,故意设局,制造幻境,想要害我,还故意让晏潮生看见。”

    宓楚唇角动了动,目光有些恼怒地看着琉双,跟这种耿直仙草说话就是这么气,她竟然连客套都不懂。

    “当初我是为了救妖君,才嫁给了风伏命。七百年前,他经历过什么,你知道吗?不,你什么都不知道。没有与他共患难,只知道享受他的好。这些年我总是思念他,可是你呢,就因为长着一张和我相似的脸,就夺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东西。你知道当我在天界,得知你的存在,有多难过吗。为何我的付出,却给你搭了桥梁!”

    琉双:“哦。”

    琉双和长欢站在一起,平静地看着宓楚,反倒是宓楚先说不下去,转身离开了。

    长欢恨恨地看着宓楚的背影,琉双说:“长欢,别去招惹她,她是妖君的心上人,灵力也浑厚,我没有觉得委屈,我捅了她两刀呢。我离开后,你跟着宿伦大人或者伏珩大人吧,他们都会好好安置你的。”

    琉双走过寒冷的擎苍山,恍如隔世。

    琉双不知道在擎苍山的宫殿里,等待了晏潮生多少次,但今后再也不会了。人人都和她说,她不懂晏潮生过去的那七百年,不知他年少经历过什么。

    可是若琉双真的生在七百年前,见证过晏潮生的年少,见了他与宓楚的过去,琉双绝对不会嫁给晏潮生!

    *

    琉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没了青鸾,回苍蓝湖的路显得格外遥远,她飞飞停停,一直在努力赶路。

    直到一只扑腾着翅膀飞过来的绿叶翠鸟,落到她肩头,她欣喜地道:“树爷爷!”

    翠鸟化作一片落叶,落在琉双掌心,琉双耳边出现浑厚苍老的嗓音。

    “琉双!大事不好!苍蓝湖外面不知谁用神器布置了结界,许进不许出,我有预感,孽火会提前到来,你千万别回来知道吗?若有可能,求妖君陛下帮忙,只有他,才能救所有苍蓝湖的生灵。”

    琉双听得心头发紧,竟然有人故意趁着孽火来临之前,把苍蓝湖所有生灵困住!

    若众人跑不掉,全部都会死在苍蓝湖。树爷爷不知琉双已与晏潮生解灵,才会求她让晏潮生救救苍蓝湖生灵。

    换作以前,或许轻而易举,然而几日前,晏潮生说过永远别回去求他的话。

    掌中传音绿叶没了灵力支撑,掉落在地。苍蓝湖有整整一万三千个生灵!若全死在孽火中……

    琉双咬牙,掉头往鬼域飞。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