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今夜想你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86章 结局

    “大院儿现在不在我名下了,这块土地被保护起来,也许不久以后,会成为国家的一个历史景点。”驰厌说。

    姜穗下车,大院儿依旧是当年红墙绿瓦的模样。

    她家的木门紧闭着,窗前的桔梗花竟然还活着。

    一个扎了羊角辫的小丫头探头探脑看着他们,过了一会儿蹬蹬蹬跑过来。

    她约莫十岁大,驰厌冷冷看着她,不必他开口,就有人把小丫头拦住。

    小丫头穿得并不好,衣服破破烂烂,身体瘦弱,衬得一双眼睛很大。

    小丫头舔舔唇,看向姜穗:“姐姐,我有东西想给你。”

    姜穗愣了愣:“什么啊?”

    从小丫头出现开始,驰厌眸光就分外冷淡,但他终究没说话。

    小丫头摊开手,露出一张纸条。

    姜穗拿过来,小丫头说:“一个哥哥让我给你的。”

    白纸上,写了三个字——对不起。

    姜穗收了纸条,那个收钱办事的小丫头一溜烟跑了。姜穗看着这句道歉,猜到是谁写的。是她一直没有见过的,据说在牢里的驰一铭。

    她心情十分复杂。看来她沉睡这段时间,许多人都在关注着她什么时候能醒来。

    驰厌握住她的手,拿走纸条。

    姜穗惊讶抬眸,驰厌说:“别去。”

    他附身,紧紧抱住她:“穗穗,不要去。我很爱你。”

    有些东西他说得太晚了,在她最喜欢他的时候,驰厌从不对姜穗说爱。在他心里,他一直是那个没有爸妈,风雪夜快要冻死的男孩。

    他什么都没有,只牢牢守住了一颗心。

    把心给了她,如果她不要,他要怎么活下去。

    可是姜穗醒过来却不记得他,与他相敬如宾,却出言问驰一铭在哪里。

    他不知道姜穗到底拥有怎样的记忆,也不愿意刨根问底,但他最后的底线是她不能离开他。为此他说什么做什么都可以。

    姜穗被他抱得呼吸都有些困难,她也没有打算去,试探性抱住他,安抚地拍了拍:“我不去。”

    她为难地想,驰厌抱这么紧,她想去也去不了啊。

    =

    九月份到来,姜穗重新回学校念大四。

    她在一年内把学分修满就可以毕业,身边同学换了一拨人,不管是人还是专业都让姜穗感到陌生。

    好在很快就熟悉起来,她看着专业知识,它们就像印在脑海里一样,这种感觉很奇妙。看来她以前真有好好学习,以至于看什么都觉得眼熟,甚至得心应手。

    她在大学校园偶尔会收到一些小纸条,打开来看,都是“对不起”。

    看来驰一铭在牢里过得不错,她拼拼凑凑从其他人口中得知了他的消息,被判了五年而已,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姜穗是自己跳下去的,驰一铭以绑架罪最轻的情节论处。

    他大可狡辩,像少年时那般巧舌如簧,可出乎众人意料的是,他自己沉默着,最后点头承认了。

    据红色跑车上的司机说,驰少并没有打算让他撞死驰厌,只是从他身边开过去,看他后悔而已。

    大家都很意外,但司机说得确实是真话。

    驰一铭一开始就没有想过杀了驰厌,更没有想过伤害姜穗。但他聪明反被聪明误,才有了这样的局面。

    姜穗每天收到这样的纸条,从九月份一直收到来年一月。她没有给驰厌说这件事,现在的驰厌先生因为失去过一次,淡如水的心理变了太多。

    她喜欢看他每天绞尽脑汁,一本正经与她“谈心交流感情”的样子,也喜欢听他用那张冷淡高贵的脸说出“我爱你”时的不自然和充沛情感。

    又是一年冬天。

    学生们手挽着手,雪地靴在地上留下浅浅的脚印。

    这所小城四季更换,从绿意葱茏的春天,到白雪皑皑的冬天。

    驰厌每天都会准时来接她回家。

    但他今天没有看见她。

    保镖为难地汇报:“先生,夫人说她去看一个故人。”看见驰一铭的脸色,保镖的声音越来越小。先生这是生气了吧,好冷淡可怕啊。

    驰厌想到那些纸条,什么也没说,往监狱开车。

    他车速很快,一如紧绷难捱的心跳。

    那一刻,他甚至说不清到底是恨她,恨自己,还是恨驰一铭。

    驰厌从未说过,他年少最不愿回忆的一段过去是,他每天遥遥看着她。看那姑娘笑,看她踏着清晨的薄雾上学,睡眼惺忪的模样,看她神采奕奕放学,和同学兴奋地谈论今天发生的事情。

    那时候他满手脏污,无法介入她的青春——属于她和驰一铭的青春。

    那一年即便的讨厌的情感,她也给了另一个人。

    驰厌真是厌恶她与驰一铭站在一起,他也嫉妒驰一铭能肆无忌惮欺负她的模样。

    可是对于年少的姜穗来说,驰厌就是路边一颗沉默的树,是这世界最后别人踩在脚下的泥土。

    安静,无声无息,青春的背景板而已。

    驰厌一直知道,驰一铭像世上最鲜活的颜色,爱也简单,恨也简单,而自己死气沉沉,过早成熟。他怕自己不讨喜,怕她不再爱他。

    驰厌闭了闭眼。

    他停在门口,等在大雪里,任雪落满宽阔的肩膀。

    他很想抽一支烟,但是驰厌想起来,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抽过了。

    =

    姜穗拿起电话。

    电话那头是许久不见的驰一铭,他头发被剃过,如今长出来不多。少年往昔精致的容颜变得些许瘦削,他定睛看了她许久,才拿起电话。

    “我没想到,你会来看我,我以为你恨死我了。”他嗓音有些哑,但是却带着一贯轻松的笑意。

    这个人仿佛不管在哪里,都活得毫无负担。

    姜穗说:“你每天给我送纸条,很烦。以后别送了。”

    驰一铭笑:“你可以扔了,我送我的,你扔你的。”

    “我是你嫂子。”姜穗淡淡说。

    驰一铭仿佛觉得好笑,他笑了笑,又收敛了笑意:“尽管我没有哥哥,但是你说是就是吧。听说你不记得人了,那现在看见我有没有心动的感觉?你要是后悔跟了我哥,我会尽快出来的。”

    姜穗顿了顿,没有搭他的话:“驰一铭,我在驰厌书房看到一个文件,关于你母亲的。”

    驰一铭讥笑看着她。

    “资料上显示,当年你妈妈车祸不是一场意外,而是驰夫人找人做的。她临死前写了遗嘱,让驰厌好好照顾你,去找你舅舅,不要想着报仇,也希望你们不要心怀怨怼。她无意破坏别人家庭,但那时候驰夫人已经精神失常了。你……”

    驰一铭打断她,双眼泛红厉声道:“放屁!我妈是给驰厌买蛋糕出意外被车撞死的!”

    姜穗定定看着不愿意接受真相的驰一铭,她轻声说:“可是你知不知道,从小到大,驰厌都没有生日。”他被人抛弃,一路流浪,吃百家饭长大。

    他没有亲人,连自己出生在哪一天都不知道,也不会有人为他买蛋糕。

    所以,那蛋糕是为你买的。因为你小时候爱吃。

    空气死寂一般安静。

    姜穗继续道:“驰厌留着那些文件,你才平安活到了现在,驰夫人并不敢对你做什么。他当了你一天哥哥,就又当了你一辈子哥哥。”是驰厌用同样瘦弱的肩膀,把另一个孩子养大的。

    她说:“他答应你母亲不说出去,所以这件事由我来说。他不是钢铁锻造的人,他不断被伤害,也有一天会倒下去。”

    驰一铭眼眶通红:“你滚,滚出去。”

    姜穗抿了抿唇,就要挂电话。

    驰一铭在她挂电话前,低声开口:“对不起。”

    姜穗摇摇头。

    她挂断电话,看见瘦削的少年嘴唇翕动。

    姜穗看懂了那句无声的话。

    “你走吧,嫂子。”他说完就走。

    姜穗从来没能指望从他嘴巴里说出这个称呼。

    驰一铭挂了电话,没再看她,跟着狱警回去了。他知道,她已经想起来了,想起来,才会心疼驰厌,才这样爱着驰厌。驰厌年少就喜欢她的那些话,她从来都当笑话,以后他也不再说。

    搬家那年小姑娘在夏日桔梗花前的笑容,他或许能记一辈子。但是被遗忘的曾经,那些风雪中被少年养大的回忆,他也不该忘记。

    姜穗看着他的背影,心中那团萦绕了许多年的愁绪,仿佛在这一刻散开。她终于摆脱光阴的桎梏,确信很多事情真的变了。

    2009年冬天,她撑开伞,小雪落在伞面。

    一切幸运的、不幸的过去,尽数释怀。

    她看见在雪地里等在车旁的驰厌,他一直在等所有人长大,用他宽阔的胸襟和肩膀。

    也在等这世界有人爱他。

    =

    两个人回到家。

    驰厌不问她为什么来看驰一铭,姜穗心里憋了一堆话,比如驰厌生气她要怎么哄,比如告诉他以后驰一铭再也不会写那些莫名其妙的纸条给他。

    可是看着男人沉静如水的脸,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头。

    姜穗都在心里演练好了,可是这冷淡的男人不配合。

    驰厌进门,张嫂笑着给他们打招呼。

    驰厌说:“你今天先回去。”他环视了一遍佣人,“都回去,我和穗穗有事要解决。”

    大家面面相觑,没一会儿就都走了。

    小别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外面夕阳把天际染成绯红色。

    人走光了,驰厌拖了西装,又解了领带,冷着那张脸,用领带把她手腕绑在一起。

    这是要……秋后算账吗?

    他冷冷道:“你是我老婆。”

    姜穗眨眨眼……噢。

    所以你要做什么?

    驰厌抿唇:“履行夫妻义务。”

    姜穗憋住笑,认知里基本上从来不主动、也不会强迫人的驰厌先生,那个冷淡漠然的大佬,竟然会说这种话。

    他生气了,一定很生气。

    因为她说了不去,结果还是去了。

    他怕她说了不走,有一天还是走了。真是个世上最温柔又最没有安全感的人。

    她骗了他那么多句情话,肯定要对他负责一辈子的啊。

    10月份姜穗就陆陆续续想起全部记忆,但她看着驰厌每天肃然教她爱他,并且讲情话的模样,真是舍不得这种氛围。

    她要是说了,驰厌先生会不会就不说情话啦?

    姜穗还一直在想驰厌先生要忍多久,他每天晚上和早上不难受吗?难不成还要补办婚礼以后,没想到他气疯了倒是想到这一茬了。

    驰厌按住她手腕。

    心里烧着沉沉的火,他都不知道小姑娘的情感到底是有多不定性。

    她醒来喜欢了好多人,姜雪、姜水生、甚至水阳都和她关系不错,现在她还主动去探望驰一铭。

    那他呢,她为什么就不学着喜欢他。

    驰厌倾身吻她,吻得有点粗暴。觉察她动了动手腕,他几乎是失控恼怒地压住她。

    姜穗:好吧你来你来。

    夕阳洒下来,他眸中愠怒,便没有看见,她眼里带着多柔和惬意的笑。

    没人懂他的爱,满到快溢出来的爱,但她渐渐懂得了。

    也学会包容这样的驰厌。

    这本来就是自己野蛮生长大的男人啊。

    第一次在沙发上胡闹了一通。

    他生着气,动作却很温柔,姜穗最疼的时候,咬他一口:“今天的情感课还没有上,驰厌先生,你欠我一句话。”

    驰厌握住她脖子,把她压向自己。

    他不蠢,心思敏锐,早觉察到姜穗在配合他闹。

    他端正着一张脸,眼里还有氤氲的情欲,耳朵有一截是红的。

    “说什么?”

    姜穗:她就知道!

    她连忙补充:“是我爱你。”听一辈子也不够。

    男人埋首在她香软的颈窝,笑道:“我也是。”

    驰厌心窍玲珑,把她抱起来:“记起来了还骗我。”没记起来刚刚铁定得哭。

    姜穗抱住他脖子,没什么力气地说:“没有没有,还要几年才能记起来。”

    “医生说,顶多半年就能好。你都快半年了。”

    姜穗反驳:“庸医。”

    “小骗子。”驰厌笑了一下,“行啊,记不起来——死你。”那个字咬在她耳边。

    姜穗听清那个字:“你……你说荤话?”她惊呆了。

    驰厌轻笑了一下:“嗯。”他确实觉得好笑,她以为呢?他从不对着她说罢了。横霞岛屿那种地方走出来的,谁不会说?你再气我一下试试?

    雪落满一整个小城。

    夜晚还很漫长。

    很久以后姜穗才明白,不经常生气的男人生气起来最可怕,但是驰厌生气其实特别好哄。

    =

    姜穗毕业比其他同学晚一年。

    她在这年六月末毕业。

    单反里拍了许多照片,陈淑珺还有话剧社的许多人,都特地回来看她。

    r市满城的鲜花都开了,夏天无比烂漫。

    这一年驰厌先生的名头已经传遍全国,无数所希望小学建立起来,疾病援助机构也已经完善,横霞岛屿的珍珠享誉全国。

    还有旧日大院儿,他们曾经长大的地方,已经成为了保护景点。

    红墙绿瓦下长大的记忆,最后一辈子都不再褪色。

    驰厌从不上新闻,即便他的故事励志又正面。

    从一个被抛弃的孤儿到如今直上青云的成功人士,他的人生就是一场绝地反击的故事。

    姜穗穿着学士服,拿着自己的单反:“先生,可以为你拍张照片吗?”

    驰厌笑道:“好啊。”

    从不露面的男人,只出现在她镜头下。

    这些照片可比当年他偷偷拍的她清晰多了。

    驰厌没有看照片,牵着她回家。

    “我要是做记者,肯定会火的。”姜穗扬了扬脖子上挂的单反。

    驰厌说:“好。”

    姜穗摇头,严肃道:“但还是算了,我要把你珍藏一辈子,老了只给自己看。”

    “那你想做什么?”驰厌笑道。

    她跑到驰厌前面去,笑起来:“驰厌先生!”

    驰厌抬眸。

    “我想成为你这样的人。”姜穗说,“善意,温和,平静,胸襟宽阔,大海一样的人。”

    “好。”他失笑。

    “我要写我们的故事,写孙小威,写洪姨,写陈淑珺,大院儿绵绵的雨季,冬天温柔的雪,和院子里清亮的月光。”

    当然,故事的主角一定得是你。

    你十二年深沉的爱;

    你的缄口不言和等待;

    你爱我,一如后来我爱你。

    ——end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