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2章 马屁精

    刘焉看向怀中的小儿子,微微一愣,问道:

    “璋儿,你知道月旦评?”

    刘璋用力的点着脑袋,奶声奶气的夸赞。

    “月旦评闻名遐迩,孩儿自是知道。”

    许劭哈哈一笑,他觉得肯定是刘焉提前教授的,便故意问道:

    “你既然知道我,可否评鉴我一番?”

    “诶,子将如此大才,怎可让这孺子评鉴!”

    刘焉一听吓了一激灵,连忙摆手拒绝。

    若是刘璋口无遮拦得罪了许劭,那刘焉可倒霉了。

    天下谁人不知的许劭的嘴有多毒?

    连京都雒阳的达官显贵都不得不重视许劭的评鉴。

    看着慌张的刘焉,许劭更加确定刘璋方才所说是刘焉授意,心中不免起了轻视之意。

    “小子才疏学浅,怎么敢评鉴许伯父?”

    “不过小子作诗两句,觉得非常适合许伯父!”

    刘璋此话一出,直接惊呆了在场的众人。

    尤其是刘焉,急得满头大汗,怒视刘璋。

    “你这孺子,怎敢胡言乱语?你会做什么诗!”

    “刘兄勿急,在下倒是有些好奇,请公子赐诗!”

    许劭制止了发飙的刘焉,似笑非笑的看着刘璋,等待他的下文。

    “不敢,小子随意创作,还望许伯父指教。”

    “请讲。”

    刘璋眼神清明,注视着许劭朗声道:

    “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小子觉得此诗与许伯父非常般配!”

    刘璋看着许劭惊呆的表情,又拍了一句马屁。

    “这!”

    “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这真是你所做?”

    许劭语气都有些颤抖,目光又看向刘焉,他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三岁孩童所写。

    但让他失望了,刘焉眼中的惊讶丝毫不亚于许劭,反而更加震惊。

    良久,回过神的许劭拱手向刘璋一礼。

    “在下才疏学浅,当不得公子如此夸赞!”

    许劭就是脸皮再厚,也不敢以此诗自居,毕竟他还没有而立之年!

    刘璋拍了拍刘焉的手臂,示意他放下自己。可拍了半天也没反应。

    “父亲,请放我下来。”

    刘焉显然还在震惊,听到刘璋喊自己才反应过来。

    三岁的刘璋十分矮小,他站的笔直,朝许劭拱手俯身一拜。

    “许伯父是不必谦虚!”

    “许伯父才学天下谁人不知?品德高尚天下谁人不服?”

    刘焉看着马屁精的儿子目瞪口呆,许劭有才学也就罢了,品德高尚从何说起?

    三岁的小孩怎么拍马屁如此了得?

    刘焉把目光移向旁边的三个儿子,大感失望。

    都是自己的孩子,怎么差距如此之大?

    许劭被刘璋夸的嘴角含笑,脸色微红,胸口不断起伏,连双手都在微微抖动。

    也许世人都如此看我吧!许劭不禁在心中想到。

    “咳咳。”

    良久,许劭从臆想中醒来,干咳两声掩饰尴尬。

    “贤侄,这七言诗我从没听闻,是贤侄自创吗?”

    “不错,正是小子所创。请许伯父指点。”

    许劭看着神情淡定,眼神清明的刘璋,也不再怀疑。

    三岁的孩子,若是说谎,必不能如此淡定,肯定会露出破绽。

    “贤侄大才,许劭佩服。”

    “不知贤侄志向如何?”

    刘璋深吸一口气,知道扬名的机会来了。心中默默的向诸葛亮说了句对不起。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这?这!”

    许劭的嘴渐渐张大,他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这真是三岁的孩童说出的话吗?

    莫说三岁,就是三十岁又能如何?

    连他许子将也不能把名利看得如此淡,说不出如此豪言壮语。

    许劭盯了刘璋许久,把目光移向刘焉,他宁愿相信是刘焉教的。

    刘焉此刻大脑一片空白,我是谁?我在哪?刘璋是谁?

    不对!刘璋是我儿子,是我刘焉的儿子。

    刘焉一把抱起自己的儿子,惊喜万分,语气颤抖的问道:

    “璋儿,这可是你自己所想?有人教你吗?”

    当然不是,这是我借鉴的。

    刘璋当然不敢如此说,只是淡定的说道:

    “此乃孩儿心中所想,非他人教授。”

    刘焉哈哈大笑,不停的向刘璋点头,嘴里还一直念叨好好好。

    “子将,我这儿子如何?”

    许劭看着刘焉得意的样子,也丝毫没有反感的情绪。

    实在太优秀了!

    “真神童也!世所罕见!”

    “此子日后必是治世之能臣!”

    许劭之言不胫而走,刘璋因此声名鹊起。

    整个南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荆州有四大传承世家,分别是蔡氏,蒯氏,庞氏和黄氏。

    黄氏发源于黄香,曾有“天下无双,江夏黄香”的美誉,其子黄琼,孙黄琬都曽官至太尉,黄氏就此发迹,盘踞于江夏郡。

    到了现在,黄氏已经是荆州最鼎盛的世家,家族繁荣昌盛,势力波及整个荆州。

    当然,黄氏子弟众多,根枝错综复杂,旁系族人也越来越多。其中也不乏平庸者,贫困者。

    此时的黄家扎根于江夏郡治所西陵县。

    黄府外,跪着一个男人。

    “汉升,回去吧。家主说了,你们家的事与江夏黄氏无关。”

    一个老者正在劝说跪在地上的男子,不停的叹气。

    “管家,您再跟家主说说,只要能救我的孩子,黄忠当牛做马也在所不惜!”

    老者看着黄忠声泪俱下的恳求,摇头叹息。

    “自从你爷爷与家中决裂,族内便将你们这支逐出了族谱。”

    “回去吧,你就是跪死在这也没什么用处!”

    “听我一句,回去吧,再想想别的办法!”

    老者又是一番叹息,转身往府内走去,留下黄忠一人跪在门外。

    黄忠的眼中从哀求,转变成失望,最后变得怨恨。

    为什么!同是黄香子孙,为何见死不救!

    黄忠好恨,恨黄氏如此无情无义。

    黄忠慢慢的站起身,双目通红的看着黄氏的府邸。

    以后我与你们黄氏一刀两断!

    黄忠不再犹豫,转身而走。

    南阳郡,郡守府

    “南阳太守刘焉接旨!”

    “臣刘焉接旨。”

    刘焉恭敬的跪在太监面前,双手拜服于地。

    “汉室宗亲刘焉,治理南阳有功。今朕升你为冀州刺史,即日上任。”

    “臣刘焉,领旨谢恩。”

    刘焉再次一拜,双手接过圣旨。

    “刘刺史,陛下让我给您带话,切莫辜负陛下的信任!”

    “臣必不负陛下。”

    宦官看着恭顺的刘焉,一脸笑意。

    “恭喜刘刺史高升了!”

    刘焉不敢得罪眼前之人,连忙道谢。

    “多谢大人,哈哈哈。”

    “大人请屋内歇息,在下略备薄礼,还望大人笑纳。”

    刘焉此话一出,宦官更是喜笑颜开,连连感谢。

    “大人,在下还要安排公务,就不奉陪了。”

    “刘刺史不必客气。”

    刘焉安排好宦官,径直走向刘璋的屋。

    “璋儿,璋儿!”

    刘璋此刻正在屋内读书,聚精会神之时传来刘焉的呼唤声,赶忙起身开门。

    “父亲,何事?”

    看着喜笑颜开的父亲,刘璋有些疑惑,什么事让他如此高兴?

    “璋儿,今日又是大喜之日!”

    “你且猜猜,为父为何大喜!”

    刘璋眼珠一转,大脑飞速运作起来。

    他记得刘焉历任南阳太守,冀州刺史,后调任宗正,最后接任益州牧。难道?

    “可是父亲升迁?”

    “啊?你如何知道?”

    看着刘焉惊讶的神情,刘璋心中微微一笑。这就是知识的力量!不过嘴上却不敢这么说。

    “儿子胡乱猜测,莫非猜错了?”

    “我儿真不愧神童之名!”

    刘焉惊喜万分,自从许劭评鉴刘璋之后,好事接连而至。

    自从刘邦立汉,至今已将近四百年,刘氏子孙无数。汉武帝的推恩令让大多汉室宗亲没落。比如刘备,现在竟以织席贩履为生。

    如今刘焉又升任冀州刺史,刘璋又被许劭评鉴为神童,治世之能臣!若无意外,鲁恭王一脉必将再次复兴。

    “父亲调任何处?何时上任?”

    “为父调任冀州刺史!不日便举家前去。”

    “父亲,孩儿有一事相求,不知父亲可否答应?”

    “但说无妨!”

    刘璋趴在刘焉耳边喃喃几句,听得刘焉有些惊愕。

    “为父任南阳太守还好说,如今调任冀州,怕是不易!”

    “父亲,这样吧,我自己前去。成与不成,全看天意!”

    看着刘焉为难的样子,刘璋只能自己出马。

    “好吧,我调府内侍卫予你。万不可出城冒险!”

    “多谢父亲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