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4章 黄忠的悲惨生活

    醉仙阁,宛城最大最好的酒楼。

    美酒佳肴远近闻名,传闻醉仙二字是光武帝刘秀亲自所赐。

    刘璋带着护卫与黄忠来到了醉仙阁门口。

    “黄壮士,怎么了?”

    黄忠脸色通红,面露难色。

    “刘公子大恩,黄忠本该请公子吃饭。”

    “但黄忠家境贫寒,实在无法在此处感谢公子。”

    刘璋一拍脑门,笑着摇了摇头。

    “你多虑了,今天我请你。”

    “小人不敢让公子破费!公子若有吩咐,可直接告诉黄忠。”

    “我现在就让你随我进去。”

    刘璋也不再理会黄忠,率先走了进去。

    黄忠复杂的看了刘璋一眼,也跟了上去。

    二人找了一个包间,刘璋把护卫安排在外守候,他要单独与黄忠谈谈。

    “刘璋年幼,不便饮酒,今日以茶代酒。黄壮士,请!”

    刘璋举着一个小杯子,黄忠端起酒杯,二人都是一饮而尽。

    “坊间传言刘公子才智惊人,千古罕见。果然名不虚传!”

    “黄壮士客气了,不知黄壮士是否有难处?”

    黄忠此刻心中有万般苦涩,非常渴望找人倾诉。

    上司的欺压,黄氏的刁难,妻子的期盼,孩子的病情都把黄忠压得喘不过气来。

    想到自己的凄惨处境,黄忠不由眼睛通红。

    “哎!也不怕公子笑话。。。。”

    黄忠把自己的遭遇向刘璋倾诉一番。

    原来黄忠与江夏黄氏出自同源,但从黄忠爷爷那一辈就离开江夏,来了南阳。

    黄忠的爷爷,父亲再也没与江夏一脉来往,也不曾提及他们这一脉与江夏黄氏的恩怨。

    黄忠的父母早亡,全靠妻子张氏一家救济。

    黄忠也与张氏自幼相处,二人青梅竹马,感情非常好。结为夫妻后有了一个儿子黄叙。

    奈何张氏身体虚弱,为黄忠产下一子后,便不能再为黄家添丁。

    黄叙不仅没继承黄忠的强壮体魄,反而像他母亲一样非常瘦弱,自幼多病。

    黄忠夫妇散尽家财,勉强让黄叙活到现在。

    黄叙想要活着,就必须大量的钱财。指着黄忠做郡兵的俸禄远远不够。

    黄忠只能去江夏,祈求黄氏看在同宗的面上,出手相救。

    “哎。事与愿违!我一时冲动,反而得罪了黄氏。”

    看着黄忠这种铁血男儿声泪俱下,刘璋十分动容。

    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黄忠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也许千人万人,都不能让他黄忠低下高傲的头颅。可如今却不得不向黄白之物低头。

    “难道黄叙的病没有办法根治吗?”

    黄忠叹息一声,擦干眼泪。

    “张机大人曾经给我一方,令我更加绝望。”

    “什么方子?”

    “此方其他药材还好,只是其中需要一株万年人参!”

    “什么!万年?”

    刘璋瞪大了他的小眼睛,万年是什么概念?

    人类历史到现在才多少年?

    先不说有没有这种人参,即便有,能轮到黄叙吗?

    这几乎判了黄叙的死刑。

    刘璋的反应令黄忠更加的心灰意冷。

    连大族子弟都震惊的神物,他这种平民还能触及吗?

    “黄壮士,万年人参太过骇人听闻!没有别的办法吗?”

    “如今用百年人参替代,只能勉强存活。”

    “百年。。。”

    刘璋喃喃自语,即便百年人参,也是稀有之物!

    “黄壮士今后有何打算?”

    “郡兵的收入怕是远远不够!”

    黄忠低着脑袋,没有说话。

    是啊,郡兵的微薄收入,只能让他们夫妻勉强活着,又怎么为黄叙治病呢?

    若不是真的走投无路,自己岂能跪在黄氏门前!

    刘璋见黄忠已经被逼到绝境,知道招揽的机会来了。

    “黄壮士身怀绝技,做一小兵不是虚度光阴吗?”

    “我刘璋虽然年幼,却心怀大志,非常仰慕黄壮士这等忠义之人。”

    “若黄壮士愿意跟随我,以后黄叙治病的花费由我来承担。”

    黄忠眼神一亮,开口问道:

    “公子让黄某做什么?”

    “终身跟随我,唯我命是从!”

    “而且我父亲已调任冀州刺史,三日后举家前往冀州。”

    黄忠眉头一皱,神色黯淡起来。

    刘璋这是让黄忠把自己卖给他!

    黄忠骨子里有世族的高傲,岂能答应!

    “公子美意,在下多谢了。”

    “黄忠虽然被黄氏除名,但依旧流淌着世族的血液,岂能给人看门护院!”

    “黄忠不能答应,还望公子恕罪!”

    刘璋并没有因为黄忠的拒绝而恼怒,只是走到黄忠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诶。”

    “不用急着答复我,你可以回去再好好想想。”

    刘璋走到门口,回头看向黄忠。

    “我府中有三棵百年人参,不论黄壮士是否答应,我都会赠予黄壮士。”

    “三日后辰时,宛城东门,黄壮士可来取人参。”

    说罢不再理会黄忠,转身离去。

    三天转瞬即逝,刘焉一家启程前往冀州。

    可这三天对刘璋来说异常难熬,甚至连心都静不下来。

    这是刘璋第一次招揽人才,对他意义非凡。

    东汉世家阀门林立,绝大多数人才都是世家大族之人,不易招揽。

    刘璋需要珍惜每一个寒门,平民,甚至落魄中的人才。

    “璋儿,不舒服吗?”

    母亲费氏看着刘璋一脸的担忧。这个孩子身系刘家的复兴,不得不让她重视。

    “谢母亲大人关心,儿子没事!”

    刘璋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向外面看去,城门已经近在眼前。

    “母亲大人,儿子在城门约了人,一会在城门处停一下。”

    “好。”

    马车缓缓停了下来,刘璋知道结果马上就要揭晓了。

    几次深呼吸,刘璋平复了紧张的心情,走下马车。

    “刘公子!”

    黄忠一眼就看到了刘璋,领着妻子走到刘璋面前。

    刘璋拿过一个盒子,递给黄忠。

    “黄壮士,这是我答应你的三颗百年人参,请收好!”

    黄忠颤抖的接过,心中无比感动。

    刘璋虽然年幼,却信守承诺,丝毫不问自己是否追随。

    “汉升!”

    张氏轻声呼唤了发呆的黄忠,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黄忠当下做出决断,单膝跪倒在刘璋面前。

    “黄忠这条命以后便是公子的!请公子救我儿子性命。”

    张氏带着黄叙也一同跪下。

    “黄壮士,黄夫人快快请起!”

    “刘璋虽然年幼,但深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黄叙的病我一定负责到底!”

    压在刘璋心中的巨石终于落下!

    收服黄忠这一员大将,让他在争霸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璋儿,这是?”

    刘焉见刘璋面前跪着三人,连忙走了过来。

    “父亲大人,这是我新收的护卫,黄忠。”

    “这是他的家人。”

    刘璋语气十分激动,还没有抑制住激动的心情。

    “拜见刘大人。”

    黄忠一家赶忙对刘焉行礼,冀州刺史对他们这种平民来说和皇帝没什么区别。

    “嗯,以后好好保护我儿。”

    刘焉没有过多关注黄忠,在他看来,黄忠最多算个稍微出色点的护卫。

    “璋儿,赶紧上路吧。”

    “是!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