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6章 再做劝学诗

    “璋儿,快来拜见你蔡伯父。”

    “你蔡伯父是有名的大儒,可不是等闲能比!”

    刘焉连忙招呼刘璋前来。蔡邕是当世大儒,若能拜在他的门下,对刘璋大有好处。

    刘璋自己更是心知肚明,一路小跑到蔡邕面前,躬身行礼。

    “小子刘璋,拜见蔡伯父!”

    “嗯,不错!”

    蔡邕笑着点点头,看向刘焉夸赞道:

    “传闻贤侄是百年难遇的神童,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刘焉心中十分得意,不过还是谦虚的摆了摆手。

    “他有些小聪明而已,哪里称的上是神童!还百年难遇!”

    “诶,许子将所评定非虚言!”

    “听闻贤侄开创了七言诗?”

    蔡邕慈祥的看着刘璋,他对刘璋的才华也非常欣赏,借此机会正想亲自见识一番。

    刘璋先是拱手一拜,然后说道:

    “许劭让小子评鉴一番,小子不敢得罪,故而以‘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回之。”

    “许劭问小子志向,小子回答‘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蔡邕也被这两句诗所震惊,良久,才喃喃道:

    “贤侄大才,不愧神童之名!”

    “哈哈哈,伯喈兄,你别夸他了!”

    “方才他还教育我‘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我问他何为颜如玉,他却告诉我学海无涯,还需多多学习!”

    “这小子!没大没小!”

    蔡邕看着刘焉气愤的大骂刘璋,无奈的摇摇头。

    刘焉看似责怪刘璋,实则眼中全是自豪之色。无非在向自己炫耀刘璋的才华。

    “贤侄,这两句诗是不是不完整?还有没有下文?”

    “不错,却有下文。”

    刘璋佩服的看了一眼蔡邕,不愧是大儒。即使没接触过七言诗,但一眼就看出还有下文。

    “贤侄可否赐教?”

    “不敢,还请蔡伯父指教!”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好诗!”

    “可有名字?”

    蔡邕急忙问道。

    “此诗名为【劝学诗】!”

    蔡邕又默默读了两遍,而后叹息一声。

    “贤侄这首劝学诗真是前无古人之作!只可惜。。。哎!”

    刘焉本来非常兴奋,刘璋又展露了才华,可蔡邕的一句可惜让他十分不解。

    “伯喈兄,为何可惜?”

    蔡邕无奈的摇摇头,叹息几声。

    “劝学诗虽好,但百姓无书可学,岂不可惜?”

    刘焉奇怪的看了一眼蔡邕,心中不悦。这百姓读什么书啊?

    刘璋敬佩的看了一眼蔡邕,问道:

    “蔡伯父,百姓不能读书吗?”

    蔡邕摇了摇头,看着刘璋道:

    “百姓温饱都成问题,哪有钱买书?更不要说读书了。”

    刘焉见气氛十分压抑,赶紧转开话题。

    “伯喈兄为何在此?”

    “老夫得罪了司徒刘郃,差点身死狱中!”

    “还好中常侍吕强替我求情,免得一死。如今被陛下流放朔方。”

    “没想到刘郃还不肯放过老夫,这一路围追堵截,张角应该也是他所授意。”

    “还好君郎出现,救我一家性命!夫人,带着琰儿出来吧,没事了。”

    蔡邕向马车中喊了一句,一个妇人领着一个孩子走了出来。

    刘璋直接看向了那个小女孩,眼睛都直了。

    大大的眼眸中镶嵌了两颗黑珍珠一样的眼睛,两条柳叶眉又细又长,白皙的皮肤衬托着精致的五官,宛如一个婀娜多姿的小精灵一样。

    蔡琰!居然是蔡琰!

    这么小就这么可爱,这长大了还了得?

    “君郎不是任南阳郡守?为何在此啊?”

    蔡邕的话打断了发呆的刘璋,后者赶紧低下头。

    屌丝的自卑让刘璋发挥得淋漓尽致。

    “陛下调任我为冀州刺史,这才举家赴任!”

    “原来如此,恭喜君郎了!”

    “伯喈兄,前方不远就是冀州治所鄗城,不如歇息两日,再赶路不迟!”

    看着刘焉真诚的邀请,蔡邕有些难为情,他想答应又不敢答应。

    “君郎,如今我得罪了刘郃,怕是给你惹麻烦!”

    “伯喈兄放心,我与刘郃同为汉室宗亲,也有些交情,料他不会害我!”

    “走吧,伯喈兄,你我自雒阳一别,已有多年未见了!”

    “如此,为兄就叨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