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7章 转瞬七年

    七天的时光一闪而逝,蔡邕不得不告辞离去。

    “伯喈兄,真不再多待几日了吗?”

    刘焉拉着蔡邕的手,十分的不舍。

    蔡邕十分感动,红着眼睛看向刘焉。

    “君郎好意,愚兄心领了!只是圣命难为,愚兄不想连累贤弟!”

    刘璋走上前去,躬身向蔡邕行礼。

    “蔡伯父,多谢您几日的教诲!刘璋感激不尽。”

    蔡邕非常不愿离开,不是贪恋冀州的生活,而是非常不舍刘璋。

    短短七日的相处,刘璋的才智让蔡邕十分震撼。

    刘璋天赋远非常人可比,完全不似三岁的孩童。

    即使天赋不能诠释一个人,可品德绝对能!

    三岁的刘璋谦逊有礼,已有君子之风。

    “贤侄,你天资聪慧,世所罕见!我本想收你为弟子,传我衣钵!”

    “哎!可惜我树敌太多,又被发配朔方。”

    蔡邕的不舍已经写在了脸色,刘璋非常感动。

    “蔡伯父,我。。。”

    “好了,不必多言,我把我现有的藏书全部留给你,不要辜负我的期望!”

    “蔡伯父。。。”

    刘璋再也抑制不住情绪,泪流满面。

    蔡邕俯身拍了拍刘璋的肩膀,又不舍得看了一眼蔡琰。

    “君郎,琰儿就拜托你了。”

    刘焉本就伤感,被刘璋一刺激,顿时眼圈通红。

    “伯喈兄放心,琰儿今后即为我女!”

    蔡邕重重的点了点头,拱手道别。

    “大恩不言谢!君郎,多多保重!”

    刘焉同样拱手道别。

    “伯喈兄,多多保重!”

    蔡邕不再犹豫,拉着哭成泪人的夫人,缓缓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小蔡琰见父母离开悲伤不已,早已哭成了泪人。

    刘璋拉过蔡琰的小手,让她靠在自己瘦弱的肩膀上。

    “刘璋哥哥,琰儿是不是没有父母了。以后是不是没人疼爱了。”

    刘璋用手擦掉蔡琰的泪水,轻轻说道:

    “琰儿放心,以后哥哥疼你,爱你。”

    瘦小的刘璋此刻在蔡琰眼中变得异常高大。

    刘璋看着眼前的蔡琰,心中更加坚定了争霸的信念。

    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我一定要变强!只有自己强大,才能主宰一切。

    时光飞逝,转眼间七年过去了。

    对刘璋来说,七年如一日,不敢丝毫懈怠。

    以前世的经验强化身体,努力学习蔡邕留下的书籍。成为刘璋的主要日常。

    当然,逗逗蔡琰也是必不可少的。

    如今的刘璋已经十岁了,但他丝毫不像十岁的少年。

    身体已经长到了六尺有余,非常强壮,肌肉呈现出优美的流线。

    刺史府后院,刘璋正在练习拉弓。

    黄忠看着远超常人体质的刘璋一阵头疼,心中十分惋惜。

    公子身体素质之高,世所罕见!为何练武天赋如此之差?

    即便付出再多努力,恐怕也难以达到一流水准。

    刘璋不知道黄忠心中所想,现在的他只需拉满手中的弓弦。

    他紧咬牙关,表情狰狞。颤抖的手臂仿佛在警告他还不能驾驭此弓。

    不,我今天一定要拉满弓弦,我必须对自己更狠一点!

    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了,如何争霸天下?如何保护?

    琰儿。。。。!

    “啊!”

    刘璋怒吼着,他非常清楚,身体的极限是需要不断突破,突破之后才能适应。

    “开!”

    刘璋大喝一声,弓弦终于拉成了满月。

    “好!公子力量惊人,十岁便可驾驭一石强弓了!”

    黄忠恭贺一声,也替刘璋感到开心。

    刘璋慢慢的松开弓弦,一脸惭愧的看向黄忠。

    “汉升别取笑我了,我这身肌肉算是白练了!”

    刘璋虽然强壮,但对比黄忠还是逊色一番。

    黄忠身高八尺,器宇轩昂,威风凛凛,已有大将之姿!

    “公子不要妄自菲薄!武艺虽然进步缓慢,但公子力量远超常人,非等闲可比!”

    黄忠不止一次的安慰刘璋,不过他也只能安慰安慰,毫无别的办法。

    刘璋摆了摆手,他并不在乎自己把武艺练到多高。只要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就行了。

    “汉升,我准备前往青州求学。”

    “那我收拾一番,护卫公子前去!”

    “不用,现在天下还算太平。我另有要事拜托汉升。”

    “还请公子吩咐!”

    黄忠对刘璋十分感激,若没有刘璋,他的儿子早就死了。

    虽然现在还是疾病缠身,但至少还能活着。

    他们一家还能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一起。

    “汉升,天下要乱了。”

    刘璋微微叹息,说出让黄忠震惊的一句话。

    “公子何意?”

    刘璋没有回答,只是微微摇头。

    “汉升射术精湛,我想让汉升招募壮士百人,练习射术!”

    “钱财由内府来出,不过人员需汉升亲自挑选,尽量挑选无家室之人。”

    “公子是要私练兵士?”

    “这可是重罪!”

    刘璋没有回答,就这么注视着黄忠。

    黄忠非常犹豫,他是当兵出身,私练兵士的下场他非常清楚。

    “刺史大人那里?”

    “父亲那我亲自去说,你无需考虑。”

    “既如此,我便答应公子!”

    黄忠一咬牙,答应下来。

    “汉升,你才是我的心腹之人。”

    刘璋深邃的看了一眼黄忠,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