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8章 倾心

    冀州鄗城刺史府

    “璋儿,找为父何事?”

    刘焉每次见到刘璋,都十分高兴。这个孩子让他发自内心的喜爱。

    “父亲,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儿欲求学北海,师从郑玄先生。”

    刘璋的声音有些稚嫩,但语气十分坚定。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刘焉有些惊讶,刘璋都有好多年没展露才华了。

    今天突然说出这种名言还有些不适应。

    他想求学大儒,也是好事!

    刘焉在心中已经同意,不过嘴上还需要关心一番。

    “璋儿,为何想拜郑先生为师?”

    刘璋看见父亲的笑意,知道此事多半没问题了。

    “郑先生乃当世大儒,儿子非常仰慕。不过拜郑先生为师极为不易,还望父亲相助!”

    “哈哈哈!”

    “难得啊,你小子求为父一次!”

    刘焉心中十分痛快,自从招揽黄忠后,刘璋再也没有求过自己。

    对于刘璋,刘焉是十分满意的。

    虽然没有小时候锋芒毕露,但这些年的努力刘焉都看在眼里。

    这个儿子依旧比同龄人要优秀。

    拍了拍刘璋的肩膀,笑道:

    “我儿勤奋好学,为父自当相助!”

    “郑先生居于北海,青州刺史黄琬是我的同乡好友,我书信于他,自会相助!”

    “多谢父亲!”

    刘焉点点头,他担心的是刘璋的安全问题。

    “此去青州路途遥远,由黄忠护你前往。”

    “不可!”

    “为何?”

    黄忠的武艺刘焉是清楚的,不明白刘璋为何直接拒绝。

    “父亲,江夏黄氏与黄忠有隙!”

    “啊,对!为父忘了!”

    刘焉一拍脑门,时间太长,这种小事他早就忘在脑后了。

    “况且儿子对黄忠还另有安排!”

    “嗯?”

    刘焉有些好奇的看着刘璋。

    “黄忠箭术无双,孩儿想让他训练一些弓箭手。”

    刘璋紧张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他不确定刘焉会有什么反应。

    他知道自己的父亲野心极大,东汉灭亡与他有脱不开的关系。

    可现在风平浪静,刘璋也不确定刘焉会不会同意。

    毕竟训练私兵是重罪!

    “你让他训练多少人?”

    良久,刘焉才开口询问。

    “百人即可!”

    刘焉微眯双眼眼,注视着刘璋,仿佛要把他看穿一般。

    让刘焉失望了,刘璋眼神清明,没有任何波澜。

    “好吧!以家丁的名义,务必小心行事!”

    “多谢父亲!”

    见刘焉答应,刘璋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去和你母亲说一下,她肯定要埋怨我了!”

    “诺!”

    果不出刘焉所料,刘璋的母亲费氏把刘璋外出求学的事情全部归罪于刘焉。

    刘璋好说歹说,才终于说服了母亲。

    从母亲那里出来后,刘璋来到了蔡琰门口。

    哎,怎么跟琰儿妹妹说呢!

    刘璋心中十分为难,这个小丫头简直是他的软肋。

    二人相处七年,不曾分开,可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了。

    就在刘璋发呆之时,门开了。

    “璋哥哥,怎么站在门口?”

    刘璋耳中传来了天籁之音,不用看他也知道是谁。

    “琰儿,我刚到,还没来得及敲门。”

    “哥哥快进来。”

    蔡琰拉着刘璋就进到了屋内。

    蔡琰如今也有十岁了,她只比刘璋小两个月。

    不过还没怎么发育,比刘璋要矮上不少。

    刘璋贪婪的呼吸着房内的香气,他一直好奇蔡琰的房间为何这么香。

    “哥哥有事吗?”

    蔡琰歪着小脑袋,面带笑容的看着刘璋。

    这个笑容简直把刘璋的心都融化了,太温柔了。

    想到蔡琰以后的遭遇,刘璋心中一痛。

    不!谁都不能伤害琰儿!

    看着刘璋凶狠的眼神,蔡琰微微有些害怕。

    “哥哥。。。”

    刘璋醒悟过来,换上一脸溺爱的微笑。

    “琰儿,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吗?”

    “当然不是!琰儿是怕耽误哥哥学习。”

    “琰儿,哥哥考考你如何?”

    “好啊!”

    看着蔡琰天真烂漫的脸庞,刘璋一阵坏笑。

    “天上有这么多星星,你说谁知道天上的星星到底有多少颗?”

    “啊?”

    蔡琰一下就被问住了,皱着眉头不停的眨眼。

    然后用手虚指天空,嘴里念叨着数字。

    “哎呀,这个太难了!琰儿不知道!”

    “小笨蛋,天上的星星当然是天知道!”

    蔡琰都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才气呼呼的看着刘璋。

    “你这不是骗人嘛!换一个换一个!”

    “好,你听好了!”

    “哥哥想喝酒,但是自己却喝不了,为何?”

    蔡琰哈哈一笑,欢快的说道:

    “那肯定是刘伯伯不让哥哥喝!”

    “不对!”

    “那就是酒太烈了?哥哥喝不了!”

    “也不对!”

    刘璋笑着摇摇头。

    “那是什么!”

    刘璋站起身来,一脸温柔的看着蔡琰。

    “哥哥想喝的酒,是和你的天长地久!”

    “啊!”

    蔡琰的脸一下就红了,低着头不敢看刘璋。

    她心里早已认定刘璋,可从来没有表达过。

    刘璋看着娇羞的蔡琰再也忍不住,伸手把蔡琰搂在怀里。

    “哥哥,不要!”

    刘璋的举动把蔡琰吓了一跳,不停的挣扎。刘璋的力气岂是她能挣脱的?

    看刘璋只是单纯的抱着自己,慢慢的也不再挣扎了。

    “琰儿,你知道我最害怕什么生活吗?”

    蔡琰没有说话,耳边传来咚咚咚的心跳声。

    “琰儿,我最怕以后的生活中没有你!”

    “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