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0章 命中注定的归宿

    “我没有偷车,这车是我在东莱买的!”

    壮汉异常的愤怒,自己堂堂八尺男儿,怎么会做偷鸡摸狗之事!

    一旁的官差冷笑一声。

    “现在人证物证具在,容不得尔等抵赖!”

    “先把这俩偷车贼抓起来,不怕他们不招!”

    说着,几个官差就准备动手。

    “且慢动手!”

    制止官差的正是刘璋。

    一个多月的长途跋涉,刘璋终于来到了北海城。

    刚打算进城,就遇到了官差抓贼。

    刘璋并不是喜欢热闹的闲人,这种事情并不会引起他的兴趣。

    只是被官差围住的男子引起了刘璋的注意。

    刘璋走上前一看,被官差围住的是一男一女。

    女人看上去五六十岁,面容比较苍老,风尘仆仆,坐在手推车上,应该是腿脚不太好。

    男子身高八尺,面如白玉,目若朗星,炯炯有神,手臂很长,十分粗壮,还有一须美髯。

    看到这胡子,刘璋吓了一跳。难道是关公当面?

    可是脸也不红啊,而且还十分白净。

    这种身型容貌,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

    正要动手之际,刘璋阻止了差役。

    “这位公子是?”

    官差们看向刘璋,因见璋衣着不凡,又有护卫在旁,不敢轻易得罪。

    “此乃冀州刺史刘大人的公子。”

    不用刘璋多说,后面的护卫就先开口,语气傲慢。

    官差更不敢怠慢。

    “不知公子有何事?”

    刘璋不紧不慢的指着太史慈说道:

    “我观这位壮士仪表不俗,不似鸡鸣狗盗之辈,这其中是否有些误会?”

    官差见刘璋和太史慈并不相识,索性也放下心来。

    “报案人在此,并认出了所失车辆。定是这厮见财起意!”

    太史慈听后眼中冒火,十分气愤。

    “我母腿脚不便,从东莱便由某推此车。定是尔等知某的身份,故意刁难!”

    “是又如何,哼哼,太史慈你这奸诈之辈,今日难逃牢狱之苦!”

    官差见事情挑明,也不再隐瞒。

    竟然是太史慈!刘璋心里大喜,难道老天开眼了?照顾我这个穿越者?

    太史慈看着面露喜色的刘璋,心中一凉。

    这厮定是想要抓我,难道这世间真的毫无公平吗?老母亲在此,我怎能连累她!

    他愤恨的看着官差和刘璋的护卫,无奈的说道:

    “抓我可以,可否放过我的母亲,她与此事无关。”

    眼见太史慈打算束手就擒,官差更加放肆。

    “你母子二人同是奸诈之辈,留在外面必遗祸他人。”

    “你不给我母亲活路,我也让你死!”

    官差的话彻底激怒了太史慈,眼看马上就要动手。

    “且慢且慢,我知太史子义乃忠义至孝之人,绝非奸诈之辈。”

    “我父亲与黄刺史有旧,不如我前去说和一番,如何?”

    眼看两方人马冷静下来,刘璋又看向太史慈。

    “子义尽管放心,我必保得你母子二人平安无事!”

    太史慈见事情有转机,也冷静下来。连忙感谢刘璋。

    “多谢刘公子,不论如何,请放过某的母亲。日后必报公子大恩!”

    说罢,众人一同往北海刺史府而去。

    现任青州刺史是黄琬,黄琬的祖父曾是太尉,曾祖父也官至尚书令。

    黄琬同黄忠一样,是黄香的后代。

    江夏人氏,是荆州四大家族黄氏之人。

    黄琬和刘焉是同乡,而且二人有旧。

    “大人,冀州刺史刘焉之子刘璋前来拜见。”

    此刻黄琬正在刺史府办公,听到下人传来消息。

    “哦?刘璋?”

    “请进来吧”。

    刘璋快步走到黄琬面前,拱手深鞠一躬。

    “小子刘璋,向黄叔父问好。”

    “神童来了!我与你父亲多年不见,他可安好?”

    “哈哈,黄叔父说笑了!”

    刘璋看向面色和悦的黄琬,心中踏实很多。

    “父亲一切安好,临行前嘱托我,到北海后先来拜见黄叔父。这是我父亲给您的书信!”

    黄琬点点头,拿起书信,仔细的看了一遍。

    “你父亲的意思我明白了,你先在我这住下。”

    “之后我找郑玄,让你拜在他的门下。”

    “多谢黄叔父,还有件事。。。”

    刘璋把太史慈的事情说了一下。本以为还有些难办,却没想到黄琬十分爽快的答应了。

    “此事本无对错,我吩咐一下,不再难为他。”

    “多谢黄叔父,那先不打扰您了。”

    黄琬吩咐下人收拾客房,带刘璋前去休息。

    刘璋急忙回到太史慈处,只见州府内的已经通知了官差。

    官差看了看太史慈母子,说了句算你走运气,便离开了。

    “多谢刘公子大恩!”

    太史慈对刘璋深鞠一躬,不停的感谢。

    “子义不必多礼。”

    刘璋双手扶起太史慈。

    “公子怎知我的姓名?”

    太史慈疑惑地看向刘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