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1章 江表虎臣

    刘璋哈哈一笑,心道我来北海有一半就是为你,能不知道么?

    不过嘴上不能这么说,开启了马屁精模式。

    “子义忠义孝顺,天下谁人不知!”

    太史慈都有些不好意思,脸色微微一红。

    “公子过奖了,敢问公子来北海何事?可否需要在下?”

    刘璋听出太史慈想报恩,更不能如他的愿。

    “我来北海求学,欲拜师郑玄先生。”

    “子义为什么推车来北海?”

    “哎,郡府与州府有矛盾,我替郡府办事反而得罪了州府。”

    “现在郡府容不下我,州府也不肯放过我,因此我想带着母亲去辽东避祸。”

    刘璋暗自庆幸,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若太史慈跑到辽东,如何找他?

    “我观老夫人身体不便,更何况辽东寒冷,如今州府之事已然化解,不如此事就此作罢。”

    太史慈重重的叹了口气,微微的摇了摇头。

    “我也不愿劳累母亲!可如今我已向东莱郡辞官,州府又可能秋后算账。”

    太史慈突然感觉天下之大,竟无处可去,心中不免悲凉。

    刘璋见太史慈已是走投无路,明白招揽的时机来了。

    “子义兄不必担心,如不嫌弃,可暂居我护卫统领,老夫人的身体也好就近照料。”

    太史慈面色不悦,没有说话。心中却十分恼怒。

    我太史慈堂堂男儿,岂能给人看门护院!

    正要拒绝之时,太史慈的母亲瞪了他一眼。严肃的教育道:

    “子义,人生在世需坦荡做人!刘公子对我母子二人有大恩!”

    “若无刘公子,我二人能逃狱之苦吗?”

    “我知你心怀大志,为何落得这般田地?”

    “如今刘公子想招,为何犹豫不决!”

    太史慈为人孝顺,母亲的话他不敢不听。

    叹息的摇摇头,对刘璋躬身一拜。

    “多谢刘公子收留,以后全凭公子差遣!”

    刘璋看着太史慈一副不愿意的表情,心中微微失落。

    看来越有能力的人越难招揽!黄忠因为儿子,太史慈因为母亲!

    以后呢?我还能这么幸运吗?

    不过还好,总算有惊无险!

    也算的上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又收下一员大将,就算是命中注定吧。

    先是五虎上将,现在又收江表虎臣,

    刘璋对争霸之路越发的有信心了!

    “子义放心,等我学成之时,你与我一同返回冀州。”

    “我父亲现为冀州刺史,定能让你一展心中抱负!”

    “多谢公子!”

    太史慈听到此话微微的舒了口气,也算有些前途。

    若真让他看门护院一辈子,还不如杀了他。

    三日后,刘璋在黄琬的帮助下,顺利拜入郑玄门下。

    刘璋乖巧的站在郑玄身边,看着底下的众人。

    以后将和这些人一起学习生活了。

    “从今天起,刘璋拜入老夫门下,与你们一同学习!”

    郑玄表情严肃,声音里充满了威严。

    “老师,听闻冀州刺史刘大人有个孩子也叫刘璋,被许劭誉为神童,不知是否是同一人?”

    一个学生提出了疑问,郑玄微微皱眉。

    如果在平时,他肯定要责罚这个学生。但他也想见识见识所谓的神童!

    “不错,这位就是刘刺史的公子刘璋。”

    “学生听闻刘公子是百年难遇的奇才,出口成章,自创七言诗!不知?”

    对于学生提出的疑问,郑玄没有回答,转头看向刘璋。

    郑玄十分好奇刘璋到底有没有传闻中的那般厉害。

    不过自古以来,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大多数人都是言过其实的。

    刘璋面对众人的质疑,没有丝毫的生气,笑着回应。

    “许大人的夸赞,在下实不敢当!”

    “至于各位听到我的传闻,大多也是虚言。”

    此话一出,底下一片哗然。就连郑玄也有些失望。

    看来刘璋的才学是谣传。大部分人的心里都有了这种想法。

    “在下年幼,独自离家求学。想到不能侍奉母亲,非常伤感。”

    “中途作诗一首,不知能否入眼。”

    郑玄一听,来了兴趣。

    本以为刘璋胆怯了,没想到还主动展露才华。

    “讲吧!”

    刘璋向郑玄一拱手,施了一礼。

    “请老师指教。”

    心中暗道一句:孟郊兄,得罪了!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看着众人惊呆的表情,刘璋微微一笑。

    “此诗可有名字?”

    “名曰【游子吟】!”

    郑玄首先回过神来,看刘璋的眼神已经变了。微微颔首,感叹道:

    “若非至孝之人,写不出如此佳句!”

    方才刁难之人起身向刘璋拱手致歉。

    “刘公子才气惊人,在下佩服!看来传言非虚!”

    刘璋拱手回礼,他十分欣赏此人,拿得起放得下,是个坦荡君子。

    “敢问阁下姓名?”

    “在下国渊字子尼。”

    刘璋瞳孔一缩,原来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