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5章 诸葛家的丧事

    “这位是汉室宗亲,现任宗正刘焉大人的公子。”

    太史慈见来者语气不善,自己也没有客气。

    中年人闻言吃了一惊,这九卿的公子怎么跑来泰山郡了?

    “原来是刘公子,我是泰山郡守王进。”

    “见过王郡守。”

    刘璋拱手施礼,放低了姿态。

    王进看着风尘仆仆的刘璋二人问道:

    “公子可是有事?”

    “我二人特意从北海而来拜访诸葛珪先生。里面素衣缟服,难道?”

    王进见刘璋一脸担忧,知道他误会了,连忙解释。

    “不是,是诸葛郡丞的夫人过世了。”

    刘璋看向王进,问道:

    “郡守可否代为引荐一番?”

    “好吧,请进。”

    王进带着刘璋二人来到诸葛珪家中。

    诸葛家十分简朴,应该是与家族传统有关。

    从祖父诸葛丰开始就是清廉之人,家里摆设简单大方。

    刘璋走到堂前一眼看去,棺材旁边跪着两男两女。

    大的十来岁左右,小的只有三四岁。

    刘璋的目光直接集中在了小男孩身上。

    一个中年男子快步走来,疑惑地看向去而复返的王进。

    太史慈见刘璋还是盯着屋内的人,连忙轻咳一声。

    刘璋回过神来,看向走来之人。

    此人一身白衣素服,身高七尺,相貌堂堂。

    只是双目有些呆滞,应该是伤心过度导致。

    “郡守大人”

    诸葛珪看着去而复返的王进,恭敬的行礼。

    “贤弟,这是刘宗正的公子,为见你特意从北海而来。”

    王进介绍时,特意把‘宗正’二字咬的很重。

    诸葛珪看向刘璋微微有些一愣,诸葛家与刘家应该没有交情才对。

    “不知公子有何指教?”

    刘璋哪里敢指教诸葛珪,先是躬身一礼,然后缓缓说道:

    “先生说笑了,小子怎么敢指教先生。”

    “听闻先生清正廉明,学富五车。小子特来拜见。”

    “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先生果然名不虚传!”

    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刘璋此话一出,诸葛珪的脸上微微一红,忙说不敢不敢。

    王进却是哈哈一笑,赞同的点了点头。

    他对诸葛珪为人是非常清楚的。

    “贤弟不必谦虚,公子必不相欺。”

    “郡府还有公事,在下先行告退。”

    想到府内还有要事,便告辞而去。

    刘璋连忙感谢,送走了王进。

    诸葛珪把刘璋请进屋内,见左右无人,便再次询问。

    “眼下无人,公子有事可直说。”

    “当真无事,只为拜访先生。”

    刘璋眼神真诚,不似做作,诸葛珪也暂时相信了。

    “如此,公子可暂住我家,待下葬后再行招待公子。”

    刘璋表示感谢,让诸葛珪不用管自己,尽管去忙。

    三日后,诸葛珪的夫人下葬完毕,一切都非常顺利。

    几天的相处,刘璋也和诸葛珪的两个儿子熟络起来。

    大儿子诸葛瑾,今年12岁。

    二儿子诸葛亮,只有4岁。

    还有一个1岁的婴儿诸葛均。

    至于两个六七岁的女儿,刘璋没有过多接触。

    诸葛瑾比较清瘦,身高只有五尺多,比刘璋矮上不少。

    五官端正,只是脸非常的长,怪不得孙权老说诸葛瑾像驴。

    诸葛瑾面相敦厚,一看就是老实之人。

    诸葛瑾的学识非常丰富,博览【诗经】、【尚书】、【左氏春秋】。

    诸葛家虽然不是十分的富裕,但好歹是名门望族,家里有藏书不少。

    诸葛瑾有时间就和刘璋探讨,对刘璋的学识也是十分的佩服。

    相比诸葛瑾,4岁的诸葛亮已经展现远非常人的天赋。

    对于各种书籍都是爱不释手,而且理解力非常人可比。

    四岁的诸葛亮就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让刘璋十分惭愧自己神童的称号。

    感觉自己比之差了不是一点半点,对诸葛亮的执念越发深了。

    刘璋不能一直呆在泰山,毕竟黄巾之乱迫在眉睫,便提出了离开。

    诸葛珪十分不舍,再三挽留刘璋。

    虽然短短十数日,他已不敢小觑这个少年。

    身体健壮,武艺肯定不凡。文采出众,出口成章。又是大儒郑玄的弟子。

    虽未成年,锋芒已是遮挡不住。

    本身是汉室宗亲,其父刘焉身居九卿高位。

    诸葛珪深信,假以时日,刘璋定会一鸣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