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6章 离别赠书

    城外,诸葛珪一家前来相送。

    有些木讷的诸葛瑾率先对刘璋提出了感谢。

    “与刘兄相交虽短,但获益良多。”

    “兄所言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对弟感触极深。”

    “感谢刘兄这几日的教导”

    诸葛瑾深鞠一躬,表示自己的感谢。

    刘璋连忙扶起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欣慰。

    “贤弟过奖了,你乃璞玉,你我今后当共勉。”

    随后让太史慈递过一个箱子。

    “临行前为兄送你一礼物”

    “此乃我恩师郑玄所授【古文经】。此番赠与你,望你好好钻研。”

    刘璋打开了箱子,指着里面满满的书卷。

    诸葛瑾激动的看着箱子里的书籍,对他来说,书是非常珍贵的东西。

    刘璋有些难过,他知道对于诸葛谨大概率是竹篮打水。

    以诸葛家的智慧,必定不会两兄弟投效一个势力。

    而且这套古文经根本不是郑玄赠予,完全是刘璋手抄而成。

    算了,一切都为了诸葛亮!刘璋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刘璋对诸葛亮的喜爱甚至超过他的父亲,十余天的无微不至!

    有时候他真想对诸葛珪说孩子我抱走了,以后这是我的丞相!

    这也就是想想,真要这样做了,别人不得以为他有毛病?

    他不想干预诸葛亮的成长,随后他拿过两份卷竹简。

    “此乃三十六计,共六套。此番予你【胜战计】与【败战计】”

    “好生钻研,切莫辜负我的期望!”

    诸葛亮也没客气,一把抓在手里,反而提出了质疑。

    “那剩下的四套呢?”

    刘璋被逗乐了,抱起诸葛亮在他脑瓜敲了一下。

    “不可贪多!等你完全领悟再来寻我。”

    “到时自然给你。这是我的心血,好生钻研!”

    刘璋一脸不舍得看着诸葛亮,能做的他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只有等待。

    小诸葛亮在刘璋怀里看着他,没有说话,眼眸却异常明亮。

    那眼神仿佛在告诉他,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加油吧。也许带领益州之众北伐中原的,依旧是你。

    我们定能改写历史!刘璋在心里感叹。

    而诸葛亮永远也想不到,在历史上,自己亲手覆灭了抱着他的人。

    现在,历史注定要改写了!

    放下诸葛亮,刘璋对诸葛珪深施了一礼。

    “叨扰先生多日,得先生厚待,不胜感激。”

    “公子才学某亦十分佩服,对我儿更是大恩,恨不能多处些时日!”

    诸葛珪语气十分真诚,他对刘璋这个少年非常欣赏。

    “或为忘年交!保重!”

    刘璋哈哈一笑翻身上马。

    “保重!”

    刘璋朝诸葛珪拱了拱手,再次注视了这个养育两国丞相之人。

    他知道,这次分别,即是永别。

    和众人依依道别,刘璋不再犹豫,和太史慈缓缓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诸葛亮望着刘璋离去的方向,久久不愿离去。

    ------------------------------------

    兖州,陈留郡,几吾城

    “公子,那典韦果真如此厉害?竟让公子如此难过?”

    太史慈看着刘璋惋惜的样子,十分不解。

    刘璋好似没有听到太史慈的话一般,还沉浸在郁闷的情绪里。

    两人从泰山郡出来后,直奔陈留郡而来。

    除了必要的休息,从未有任何耽搁。

    可紧赶慢赶,还是迟了一步。

    刘璋二人刚进城门,就看到了对典韦的追捕告示。

    典韦为友人报仇,杀了兖州大族李氏李永,现在已出逃在外。

    刘璋叹了口气,摇头惋惜。

    “典韦嫉恶如仇,天生巨力。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今日竟然失之交臂,实在。。。。。”

    “可惜!可叹!可悲!”

    刘璋又是摇头又是叹息,他实在心有不甘。

    典韦是农民出身,孑然一身,没有任何牵绊,招揽典韦那是十拿九稳。

    刘璋实在不愿就此放弃,像典韦这种猛将,又是农民出身。在这个时代就是凤毛麟角!

    错过了典韦,可能这辈子都再也遇不到了。

    刘璋决定暂时于几吾城落脚,寻找典韦。

    两人多方打探,耗费许多金银,仍是毫无线索。典韦仿佛从人间蒸发一般。

    一晃三天过去了,刘璋知道已经不能在此干耗了。

    如今已是十月,距离雒阳还需些时日,不能再耽搁了

    “走吧,也许我真与典韦无缘。”

    刘璋不舍得的看了一眼,不再犹豫向城门走去。

    太史慈没有说话,跟在刘璋后面。

    两人出了城,骑马往虎牢关而去。

    看着太史慈一脸的不高兴,刘璋有些歉意。

    “我有子义已是天大的福气,不该奢望太多!”

    太史慈听到刘璋这样说,赶忙解释。

    “非是对公子,而是对那典韦!”

    “若他言过其实,又杀人而逃,恐怕公子大失所望。”

    话音未落,却听到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一声咆哮之声。

    “吼,吼,吼”

    太史慈有些紧张,看向刘璋。

    “什么声音?”

    刘璋浑身一抖,被吓了一跳。

    前世有电子设备,已经听过数次。但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

    刘璋看着太史慈语气沉重!

    “是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