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9章 一场误会

    “且慢,咳咳,咳咳咳!”

    就在长枪马上插入典韦心口之际,传来了刘璋虚弱的声音。

    刘璋喊得太过用力,剧烈咳嗽起来。

    太史慈见刘璋没死,心中大喜。也不管典韦,连忙跑到刘璋身旁,上下打量起来。

    “公子怎样?哪里不舒服?”

    看着刘璋惨白的脸,心中又开始担忧起来。

    “还好还好。”

    “子义放心就是!”

    刘璋挤出一个笑容,微微点头。

    方才他确实昏倒了,太史慈挑飞典韦的大戟,正好砸在刘璋不远处,唤醒了刘璋。

    刘璋眼看典韦就要被刺死,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连忙出声阻止。

    “哎!这是什么事!”

    看着躺在地上的典韦,刘璋十分的无奈。

    收服不成,差点让人杀了!

    “我二人真不是来抓你的。”

    刘璋愤恨的看着典韦,真想宰了他。心中又是十分的不舍。

    “果真?”

    典韦此刻也冷静下来,若这二人真是来抓自己的,刚从一击自己肯定死透了。

    “我二人自琅琊去雒阳,为寻你特意绕路来己吾,谁知你被官府通缉!”

    “公子为了寻你,特意滞留了数日!”

    “你这厮不讲道理,不问青红皂白,只知拔刀相向!”

    太史慈指着典韦怒骂,一些心中的恶气。

    典韦挠了挠头,脸色微红的看向刘璋。

    “我典韦就是一个农夫,如今又是通缉犯,你们找我能有何事。”

    刘璋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疼痛。

    “我是汉室宗亲,现任九卿之一的宗正刘焉之子。”

    “听闻典韦行侠仗义,嫉恶如仇,天生神力,无人可敌。”

    “这才费尽心思寻你!”

    “却不想你是非不分,竟要枉杀好人。”

    典韦没有说话,确实是他的不对,事到如今自是无话可说。

    “你可服?”

    太史慈见典韦不说话,怒吼一声、

    典韦愤怒的喊道:

    “不服!”

    “哼哼,你马上成为枪下之鬼,还敢不服!”

    太史慈冷笑一声,如今服与不服已经不重要了。

    “若非某先与恶虎相争受伤,后丢失了一件兵器,岂容你再此嚣张。”

    典韦心想反正也活不成了,就是不服。

    “子义息怒!”

    刘璋拦住了要暴起的太史慈,看向典韦。

    “你是我大汉朝人,却不思报效国家,是为不忠。”

    “父母养育,而你却膝下无子,是为不孝。”

    “不问青红皂白,乱杀无辜,是为不仁。”

    “我等冒险进山寻你,而你却误伤好人,是为不义。”

    刘璋停顿了一下,突然提高分贝,大喊一声。

    “如此不忠不义不仁不孝,你有何面目存于世间。”

    典韦脸色大变,想要反驳,可刘璋言辞犀利,句句在理,容不得他狡辩。

    “某愿一死。”

    刘璋看到典韦这幅神情神情,知道已经差不多了,上前想要扶起典韦。

    “公子不可以身犯险!”

    太史慈吓了一跳,赶紧拦住刘璋。

    他可不敢让刘璋冒险,若再收伤害,真没有脸去见老母亲了。

    如果刘璋今日死于此地,太史慈怕是不能独活。

    刘璋对着太史慈摇了摇头,依然上前想要扶起典韦。

    “子义,来帮忙!”

    这厮实在太重了,连忙招呼太史慈。

    太史慈上前,两人扶起了典韦。

    典韦有些懵的看着刘璋,一脸疑惑。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不杀我了?”

    典韦也不想死,好死不如赖活着,能活肯定选择活路。

    刘璋整理一下衣冠,脸色一正,开始招揽典韦。

    “当今天下混乱不堪,前有外戚宦官弄权专政,后有太平道蛊惑人心。”

    “此诚危急存亡之秋。实不相瞒,我已获知太平道造反在即,乱世即将来临。”

    “刘璋不量德行,欲伸大义于天下,救万民于水火。”

    “我知典壮士乃忠义之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乃是戏言,恳请典壮士助我一臂之力!。”

    刘璋深鞠一躬,语气诚恳,态度鲜明。

    典韦十分动容,他一个粗鄙之人,哪受过这种待遇。

    “典某是通缉之人,怕是给公子惹麻烦。”

    刘璋听到此话,顿时觉得招揽有望。

    “典壮士无需担心,你之前是行侠仗义。”

    “李永此人我也有所耳闻,依仗家世,为非作歹,除之也是为民除害。”

    “若若随我去雒阳,我自保你无事!”

    典韦刘璋四目相对,良久,典韦猛的跪下。

    “公子不远万里寻我,我却伤害公子,实乃死罪!”

    “如今公子不弃,不以我粗鄙,使我倍感惶恐。”

    “我欠公子一命,此生追随公子,绝无二心!”

    说罢猛地磕了三个头。刘璋闻言大喜,双手扶起典韦。

    “君不负我,我必不相负!”

    典韦又看向太史慈,一脸歉意。

    “方才多有得罪,请多多见谅!”

    太史慈对典韦的效忠也是格外的高兴,不再怪罪。

    “之前我还觉得言过其实,如今方知公子慧眼如炬。以后还望多多指教!”

    刘璋牵着二人的手,三人直接冰释前嫌。

    “此乃我之恶来也!”

    三人哈哈大笑,笑声在树林中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