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20章 首见虎牢关

    三人经过几番大战,都需要休整一番。

    刘璋受伤,典韦被几吾通缉,不能露面,只能太史慈回城购买物资。

    半天时间过去,太史慈终于赶了回来。

    三人各自处理了一下身体,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几人也是饿了。好在太史慈带回不少食物。

    刘璋觉得自己已经挺夸张了,不过看着典韦被塞满的大嘴,才知道什么叫狼吞虎咽。

    太史慈见刘璋不吃了,看着典韦,也好奇的看了过去。

    对他的吃相也是惊讶不已。忍不住嘲笑。

    “典兄多久没吃饭了?”

    典韦听到也不生气,哈哈一笑。边吃边嘟囔。

    “山里生活疾苦,每天食不果腹,今日看见这恶虎,本想杀了吃些肉解解馋,却不想遇到公子。”

    刘璋一听也是不禁苦笑,想吃肉而杀猛虎,你典韦也算古今头一人!

    刘璋二人也不再调侃饿狼般的典韦,各自收拾东西,准备等他吃完后就出发。

    半个时辰后,典韦终于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典兄,可吃饱了?”

    “饱了饱了。”

    典韦看着一地的风卷残云,有些不好意思,抹了抹嘴,嘿嘿一笑。

    这个杀人都不眨眼的猛汉,居然也有如此一面。

    太史慈牵过刚买的马,递给典韦。

    “几吾没有什么好马,你先将就一下吧。”

    典韦嘀嘀咕咕的接过缰绳,太史慈也没有管他,转身骑上自己的马。

    刘璋与太史慈坐在马上,准备出发赶路,可典韦牵着马始终没有动静。

    “天色不早了,我等还需早些出发。”

    见典韦站着不动太史慈出声催促。

    典韦看向他俩,又看看自己的马,还是没骑,也不说话。

    刘璋也有些疑惑,问道:“不会骑马?”

    典韦的大黑脸微微一红,点了点头。

    “我可以跑着走。”

    太史慈也有些错愕,一脸的难以置信。

    “你如何逃出官府围剿的?”

    典韦哈哈一笑:“我边战边走,官兵没有敢上前的。”

    刘璋看向典韦,语重心长的问道:

    “若为将军,不会骑马,能行吗?”

    “自是不行。”

    典韦看刘璋一副认真的样子,也不敢笑了。

    “既然如此,你跟我二人学习。”

    刘璋和太史慈开始教典韦骑马。

    五日后,刘璋三人才刚刚赶到虎牢关附近。

    典韦实在太笨了,刘璋万万没想到,这么勇猛的一个人,居然两天才学会骑马。

    还不能骑太快,摔的鼻青脸肿不说,刘璋三人经常在骑一段时间后,就变成了两人。

    典韦不见了,两人又赶快返回寻找,只见典韦正牵着马狂奔,生怕落下太多。

    刘璋还是要求典韦骑马,不为别的,以后典韦必定要带领士兵作战,不能走着吧。

    万一打了败仗,岂不是跑都跑不掉。

    这么一来二去,典韦也逐渐熟练了。慢慢的也能跟上节奏。

    不过时间也耽搁不少,本来几吾到虎牢关,急行两日便可到。三人却花了五天的时间。

    “典兄,骑马比跑步如何?”

    刘璋看着狼狈不堪的典韦,嘲笑一句。

    典韦也是毫不介意,哈哈一笑。

    “自是骑马舒服哈哈,哈哈哈。”

    三人又是大笑一通。

    “典兄已过弱冠之年了吧?可有字?”

    刘璋很好奇典韦字什么,历史上都没有记载。

    “不瞒公子,某如今二十有五,家境贫困,父母早亡,未曾加冠。”

    “公子之前唤我恶来,不如我以此为字,如何。”

    太史慈看着典韦,不由叹道:

    “典兄之勇,恐真恶来也逊色三分啊。恶来之名,实至名归!”

    “既然典兄认可,以后典兄即名韦字恶来吧。”

    “多谢公子赐字!”

    看着典韦这恐怖的外形,刘璋不禁感慨。

    怕是真的恶来也不过如此吧。

    在刘璋出神之际,传来了太史慈的声音。

    “公子,前面就是虎牢关了。”

    刘璋心神一震,赶忙向前看去。

    百战成皋地,中原第一关。大河回九曲,少室互重山。

    虎牢关,又称古崤关,汜水关。

    没错!就是三国演义里关羽温酒斩华雄的汜水关,不过这两个关口其实是一处。

    虎牢关南连嵩岳,北濒黄河,山岭交错,自成天险。是进出雒阳的必经之路。

    刘璋放眼望去,虎牢关尽收眼底。

    此关宽约六丈,高十余丈,城门威武雄壮。

    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太史慈见刘璋看的出神,也不禁感叹。

    “当年秦国以函谷关退六国百万之众。在我看来,此关也不逞多让。”

    刘璋恩了一声,点点头表示认可。

    “此关宽约六丈,云梯最多架设六七副。高约十余丈,井阑也不过于此高度。”

    “关内若有五千兵士,怕是十万之众,也不能攻破!”

    太史慈沉默不语,就连典韦也眯起双眼,不知在想什么。

    刘璋抬起头,看着天空,双目空洞。心中不免伤感起来。

    虎牢关对于他还太过遥远,刘璋需要考虑的是绵竹关,葭萌关,阳平关甚至潼关,武关。

    哎,不知此生能否提兵至此!能否实现心中所愿!

    收回心神,看着身后的两员大将,微微有些得意。

    刘备的五虎上将,孙权的江表虎臣!

    如今曹操的古之恶来都在自己麾下!

    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失败?

    想当初刘备也仅靠着关张二人,得以纵横天下。如今我比刘备还多出一人!

    文韬武略纵使不强于刘备,也绝不逊色于他!

    如何不能闯出一片天地?

    只可惜没有谋士!

    想到谋士,刘璋又暗暗头疼。

    智谋之士铁定都是世族之人,平民连书都读不上,哪里来的谋士?

    除非君主有巨大魅力,或者谋士已经落魄到无法生存的地步,不然绝对不会跟着刘璋东奔西跑。

    像颍川学院里的荀彧郭嘉,刘璋想都不敢想。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将来入川之后,至少有法正来投!

    最坏不过在益州厉兵秣马,等着诸葛亮长大。相信诸葛亮必不会负他!

    想到这,刘璋心情也没有那么差了。

    “子义,恶来,如今乱世将至其,虎牢关是东进雒阳的必经之路,此处为兵家必争之地。想来不久之后,定会惹人瞩目!”

    “公子放心,届时某自替公子扬名天下!”

    典韦看着刘璋的背影,大声的喊到。

    太史慈没有说话,却使劲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刘璋嘴角一笑,十分欣慰。不过并没有接话。

    他知道这里不是他的主场。

    他的主场,在益州。

    他要趁着关东诸侯你死我活的时候,彻底掌控益州之地。

    太史慈典韦的武力是刘璋纵横天下的重要依仗!

    “子义,恶来,今后还需多多仰仗你二人。”

    “公子尽管放心!”

    刘璋看着信誓旦旦的二人,心满意足。

    片刻之后,三人穿过虎牢关,往雒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