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897章 河东贾逵

    得到了韦家的效忠,让刘璋略感失落的心有了一些起伏。

    天下人才何其多,岂能全部收入麾下?

    想通这些,刘璋心情更加沉稳,对于最后一人的期望也没有那么高了。

    今天收获了杜畿,裴茂,傅允,傅巽,韦康,韦诞已然是惊喜万分。

    即便最后一人默默无闻,刘璋也能满足了。

    主要这最后一人的容貌甚是年轻,估摸着也就二十来岁。

    他应该是这七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能在这个年纪成名的非常稀少。

    像诸葛亮,庞统,刘晔,鲁肃,周瑜等人是因为有机会施展,若没有伯乐,他们一样很难少年成名。

    而且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把握住机会的,大多数还是平庸之才。

    基于这种种猜测,刘璋并没有抱太大期望。

    卫觊在这个时候,也终于走到了最后一人的身旁。

    “秦公,这位是微臣的好友,虽然名声不显,但微臣深知其才华。”

    “微臣的这位好友曾在郡中任职,来关中之前,任绛邑县令一职。”

    “这次迁徙百姓,也多亏了他出谋划策!”

    刘璋微微颔首,顿时明白了卫觊最后介绍他的意图。

    这个人年纪尚轻,名声不显,又没有显赫的家世,这才被卫觊留到了最后推荐。

    刘璋笑了笑,或许卫觊有私心吧,希望给自己的好友求取一个官职。

    对此刘璋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反感,毕竟卫觊没有瞒着自己。

    以卫觊京兆尹的职位,偷摸的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安排一个人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也许是这个人真的有才能,才被卫觊所推荐。

    对于这个寒门子弟,刘璋心中反而多了些期盼。

    寒门子弟没有显赫的家世,他们的出路要比世族子弟窄太多了。

    但是一旦被君主认可,寒门子弟会更加的尽心尽力。

    “伯觎,举贤不避亲!”

    听到刘璋这话,卫觊身旁之人顿时露出激动神色,随后上前一拜。

    “贾逵拜见秦公!”

    起初刘璋并没有在意,还轻抚胡须笑着点头示意。

    可是越想这个名字越觉得不对!

    “嘶。。。贾逵?”

    “你说什么,你叫贾逵!”

    刘璋这突然的惊叫声,顿时给周围几人吓了一跳。

    连卫觊也惊惧的瞪大了双眼。

    这种感觉就像。。。刘璋突然发现了自己的仇人一般!

    不过贾逵本人则要淡定的多,仍在不卑不亢的回答刘璋的疑问。

    “启禀秦公,在下的确叫贾逵。”

    贾逵虽不是什么英雄豪杰,也是自诩大丈夫!

    行得端,坐得正,从未做过什么亏心事,更没有得罪过刘璋。

    或者说最多做过郡吏,哪有机会接触刘璋?

    因此对于刘璋的剧烈反应,贾逵内心虽然有些波澜,但总体来说毫无惧意。

    贾逵如此镇定自若,表现出了远远不符合这个年龄的超凡表现,更加确定了刘璋内心的猜测。

    随即在脑中仔细思索关于贾逵这个人的过往。

    可是思来想去,刘璋对于贾逵少年时期的认知非常少,几乎都是关于他中后期的履历。

    好在有一件事刘璋是知晓的,历史上的贾逵的确在今年在河东抵御了并州刺史高干的进攻。

    实际历史中的贾逵,几乎是在十年后才崭露头角。

    不过自从被重用后,频频建立大功。

    不论是在民生,水利,农业等政务,还是有关军略征战,都有非常耀眼的建树。

    同时贾逵还是坚定的新政拥护者,这与荀彧为首的保皇派截然不同。

    历史上贾逵革新吏治,锄强抑暴,兴利除弊,政声卓著。

    连曹丕都称赞他为,这才是真正的刺史。

    贾逵才能卓越,他的儿子贾充更是不凡。

    虽然后世对贾充多为谩骂,但不可否认贾充足智多谋,深得司马氏信赖。

    最终拥护司马氏篡位,成为了晋朝的开国功臣。

    对于贾逵其人,刘璋自然是没有任何不满。

    这种贤臣,恐怕任何君主都会对他喜爱有加。

    至于贾充,如果从小好好教育,应该也不会成为篡逆之辈。

    不论如何,眼前的贾逵再度给了刘璋一个惊喜。

    这个惊喜,至少不亚于之前的杜畿。

    不过刘璋脸色阴晴不定,一直沉默不语,倒是让卫觊心中没有了底。

    为了不让秦国损失这一大才,卫觊再次开口举荐。

    “秦公,微臣举荐贾梁道,纯粹是因为他的才能!微臣保证绝对没有掺杂一丝个人感情。”

    “啊。。伯觎,你不要误会!孤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卫觊的一番话让刘璋从思绪中清醒过来。

    再度转头看向贾逵,后者仍是不卑不亢的模样。

    这让刘璋基本上确定了眼前之人就是那个贤臣贾逵。

    贾逵,字梁道,河东人,迁徙之前还担任河东下辖县令一职。

    如果这还能冒名顶替,只能怪刘璋自己运气不好。

    而且刘璋相信卫觊的眼光,他深知普通人的确难以进入卫觊的视线。

    “梁道,你可跟孤说说你能担任什么职位?”

    刘璋知晓历史上的贾逵能文能武,如果这一点再能对应上,那就可以百分百确定了。

    贾逵拱手一礼,随后缓缓道出自己的才能。

    “启禀秦公,在下自幼饱读诗书,更学习过兵法。”

    “不论秦公委以何职,在下自信都能胜任!”

    很狂妄,很自大!

    这是除了刘璋,卫觊以外,周围几人对贾逵的评价。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竟然敢如此大言不惭。

    卫觊对贾逵这番话十分认可,可在这个场合,难免也会觉得有些吹嘘,连忙上前解释。

    “秦公,贾逵所在的贾氏曾经也是豪门望族,只不过到了贾逵的父亲贾习时家道中落。”

    “但是贾习知识渊博,闻名河东,贾逵更是继承了其父的才学!”

    “据微臣所知,贾习曾经口传兵法与贾逵,并且极为不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