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144章 偷来的时间

    面对刘璋突然而至的不悦,徐庶先是一愣,随后轻笑着摇了摇头。

    “秦公,你误会了。”

    “贾尚书,荀尚书和刘刺史担心的地方,是被秦公打残的刘备抵挡曹操的进攻。”

    “但是在庶看来,曹操几乎没有战胜的可能性。”

    好大的口气!

    贾诩抬起眼皮,再次打量起这个年龄不大的青年。

    刘备到底有什么底蕴,才能给徐庶这样的底气呢?

    荀攸,刘晔心中同样有这样的疑问,一致选择等待着徐庶的下文。

    刘璋同样如此!

    历史上赤壁之战曹操战败不假,可那是刘备占据江夏,曹操与孙刘联军决战赤壁的情况之下!

    目下江夏在陆逊之手,刘备占据的南郡首当其冲,岂能和历史同日而语?

    “元直,请直言相告!”

    “遵命!”

    “其实道理很简单,秦公只不过是当局者迷罢了。”

    “夷陵之战秦公怎么胜的,到时候曹操就会怎么败,就这么简单!”

    看着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副不解的神情,徐庶连忙开口。

    “在下说的是决定战争胜利的主要因素,而并非人谋,计策。”

    刘璋摸了摸额头,心中真是无奈之际。

    明明告诉徐庶直说了,还在这拐弯抹角!

    这群军师,谋主总是喜欢这样,考验君上的智商。。。

    片刻过后,老谋深算的贾诩终于发声了。

    “徐先生指的是水军吧?”

    “贾尚书所言极是!”

    “秦公能够肆无忌惮的游走在长江两岸,并最终取得决定性胜利的关键,就在于鱼复水军力压南郡水军!”

    这话有些压低庞统的意思,可刘璋没有任何反驳。

    说到底,就是掌握了江水才能施展一切计策。

    刘备因为水军不如江东陆逊,在历史上输掉了夷陵之战。

    刘璋因为水军强于南郡水军,才在不久前赢得了夷陵之战。

    没有水军的巨大优势,甚至做不到施展计策这一步。

    “元直,孤明白你的意思,南州北马,曹操的北方大军不习水战对吧?”

    徐庶点了点头,不过并没有开口。

    他能感觉到刘璋还有话要说。

    果不其然,很快刘璋就提出了疑问。

    “元直,你曾经也执掌刘备的江北军,就刘备那点水师有或者没有你觉得有区别吗?”

    “不是孤看不起刘备,他那点水军放在长江湍急的水域,没准都得船毁人亡!”

    刘璋也没有客气,话虽然难听了点,但就是这么回事!

    荆州最强的是黄祖率领的江夏水军,历史上便宜了关羽。

    可是目前黄祖还活着,并且与刘备对立。

    曹操不南下还好。

    一旦南下,以蒯氏兄弟的性格,非得降了曹操不可!

    到时候江夏水军也就便宜曹操了。

    “秦公所言极是,南郡水军最后的力量,也随着猇亭大火焚毁了。”

    “不过秦公似乎忘了,刘备与孙权是同盟关系,刘备覆灭,孙权能够安然无恙吗?”

    “孙仲谋承其父兄之志,能够以弱冠之年统领江东,绝非等闲之辈!”

    “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一定是懂的!”

    刘璋早就猜到了徐庶会这样说,作为熟知历史走向之人,岂能不知孙刘联合。

    “元直,刘备与孙权联合不假,可孙权没有傻到派兵前往荆州本土抵御曹操吧?”

    “曹操南下首当其冲便是南阳郡,再往南必然是渡过汉水进攻南郡!”

    “至于孙权,他能保住江夏不失就不错了,哪有能力顾及别人?”

    “惹急了曹操,再次淮南进攻濡须口,孙权怕是要亡国了!”

    周瑜侵占江夏后,孙权在版图上扩展了许多不假,可是在陆路与曹操连接的地方就更多了。

    庐江郡与江夏郡,可是都能从陆地进攻的!

    徐庶对着侍者招了招手,再次指向地图。

    “秦公,三位大人请看!”

    “这里是南郡,这里是刘备驻守的江陵,这里确实我们秦国驻军的地方。”

    “不知诸位有没有发现,曹操入侵南郡后,江陵就成为了一个极为尴尬的地方。”

    “任谁占据江陵,都有可能受到我们秦公的侧翼威胁。”

    就在刘璋还在疑惑之时,贾诩三人同时惊呼一声。

    “退守荆南(公安)!”

    徐庶转头看向荀攸,眼中满是钦佩之色。

    贾诩,刘晔说的是荆南,而荀攸,说的却是公安。

    “荀尚书眼光独特,徐庶佩服!”

    “过誉了!”

    徐庶早就听说过荀攸算无遗策,奇计百出,是秦国开疆拓土中功劳最大之人。

    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不是,你们是什么意思啊?”

    “难不成大耳贼舍得放弃南郡?”

    这四人一唱一和,眉目传情的,将刘璋给整懵了。

    贾诩三人再次齐齐看向徐庶,都将这个露脸的机会给了他。

    徐庶也没有推辞,当即向刘璋解释。

    “秦公,只要暂时放弃南郡退保长江以南,这盘棋就活了!”

    “将江陵这等战略要地暂时送给曹操,不仅能让他受到我们秦国的威胁,还能对孙权造成顺江而下的态势!”

    “从南阳郡进攻江夏郡的确有路可循,可是极为崎岖,只能作为偏师佯攻。最为直接的还是从南郡顺江而下,直击夏口!”

    “所以在曹操宣布南下的那一刻,孙权就会开始准备兵马。”

    “在刘备退守公安的那一刻起,孙权的大军也就出发了。”

    这一刻,刘璋脑中拐不过的弯终于拐了过来。

    一直纠结于南郡,若是没了南郡可不就演变成赤壁之战的前奏了?

    历史上的刘备都没有全据江夏,只不过是驻扎在了夏口。

    曹操在这种情况下都没有选择从陆路进攻。

    此刻江夏由陆逊驻守,想必更不会从陆路进攻找不自在了。

    “元直,你的意思是让孙权和刘备与曹操爆发大战,用这段时间弥补我们损失的四年?”

    徐庶笑着点了点头,心中不禁感叹刘璋终于明白了。

    “正是如此!”

    “曹操平定北方后,必然是志得意满,让他乘胜南下,陷入战争的泥潭。”

    “此战,一是一定会旷日持续,二是曹操必败无疑!”

    “这此消彼长之下,秦公觉得比起四年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