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缘庵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十五章 吕家

    吕家在京的全家到齐了,老太爷,老太太,大老爷吕湖,大太太秦氏,大房也就一子一女,不过长子吕明出门做生意了,就是大奶奶洪氏在家;大姑娘吕晓,嫁到了同为皇商的陶家。两人都各只有一子,萧哥儿、通哥儿。二房二老爷吕江现任福建刺使,妻花氏,都在任上,所以二房就二房独子前任探花郎吕显。

    老太爷、老太太坐在中堂里,都穿得整整齐齐的,眼睛都巴巴的看着门口,门外的早就站了一排下人,都拿着炮杖准备等着人一来,就马上放。

    方家的车到了,后头拉了四个大车,待他们下了车,果然就放起大红纸的炮仗,吓得实娘一下子就躲到了肖氏的后头。

    在现代时,她就害怕这个,城市禁鞭多年,她差点都要忘记被鞭炮支配的恐惧,不过,这时怎么会有鞭炮?这会不是该是用竹子做的爆杆吗?

    想想又痛苦了,自己好容易穿越一回,虽说自己没什么用吧,可也不用这么歧视她,她原来就穿到一个被穿越者穿成筛子的地方。

    这还算了,什么都发明出来了,什么玻璃、镜子、肥皂,现在很好,鞭炮都有了,她还能干什么?

    好吧,她是死肥宅,她真的也啥都不会。不过,就算不会,也不能一点机会都不给她留吧?

    “好了、好了。你们边上些。”吕显跑了出来,把下人赶开,让他们快点进去,“祖父母都望眼欲穿了。”

    “吕兄。”方云忙给吕显一礼。

    “是,方贤弟。这便是实娘吗?”吕显忙还了一礼,也顺着和肖氏,实娘一块行了一礼,方云正好想说什么,不过马上拦住了,“好了,别站着说话了。祖父母早就着急了。”

    然后飞一般的拉着方云赶紧进去了,别看在外,人家提到吕家,必要提及吕显这位前任的探花郎。吕家这代的门面,不过,吕家人自己知道,吕家长房只能继承家里皇商职位。其它的儿子就无所谓了。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吕家每代都会出读书人,也真是奇了怪了,明明吕家代代家主都不怎么喜欢读书人啊?

    不过这代吕太爷就两儿一女,长子吕湖,次子吕江,独女吕瀓,之前,他们夫妇还是挺幸福的。子女乖巧,家境富裕。本以为一生没什么可求的。结果,发现,全是债了。女儿身死是个打击,接着这十多年,他们俩最大的打击就都来自于二房。

    长子一脉继承家业,做得风升水起,次子考科举做官也就算了。反正老太爷他们也懒得管了。结果生了吕显就没孩子了,那还是算了。之后什么考学,当探花之类的,老太爷和老太太都忍了,反正也不指着你们这房能为家里做多大的贡献。

    但是这家伙二十四了,二十四了竟然还是老光棍一枚。家里给他选亲,真的选哪家,他就到哪家去闹,闹到现在,无一家再敢接吕显的庚帖,老太爷和老太太从开头的苦劝,到冷着他,再到现在,就已经全是愤怒了。

    吕显现在在吕家的祸害,人人喊打的那种。吕显在外有多么风光,在家就有多么卑微。所以这会子,他自告奋勇的出来迎妹妹了,不然,他日子就过不下去了。

    “我的儿!”一对老夫妇出来了,一块把实娘抱进怀中,三人抱头痛哭。好吧,哭的是老夫妇,在老夫妇中间的实娘觉得自己有点尴尬。主要是她连自己的亲娘都没啥感情,更何况是外祖父母了。

    “好了,好了。”终于两位与方闲差不多大的中年夫妇眼圈红红的过来,扶住了老夫妇。

    “我的儿,这是你大舅舅,大舅母。”老太太忙拉着实娘一一介绍,实娘忙按住了老太太。主要是,她从进门,脑子就是嗡嗡的。

    “外祖父、外祖母,请上座。容实娘向两位请安。”

    “乖乖,你就乖乖的坐在我们身边,让我们好好看看你。”老太太说着话,又要哭了。

    “老太太,请上座。”方云也觉得这么闹得不像样。忙和肖氏扶着老爷子老太太坐下。

    实娘待两坐好,自己对着两人分别行了正式的大礼。

    吕家也是富贵了几世的,虽说他们不会在家这么干,但不耽误他们知道什么是对的。实娘的礼仪做完了,吕家瞬间都安静了。大家有了共同的想法,这个,这个,是该出现在这门里的礼仪规范吗?

    终于实娘规矩的给老太爷,老太太,大老爷,大太太,都大礼参拜后,给每位表姐、表嫂也都行了晚辈礼,虽说不是标准大礼,但也是恭谨,尊敬。

    “我的儿,头都磕红了,外祖母摸摸。”老太太都心疼坏了,早就想去拦了,可是没让。终于到吕显时,老太太冲出来了。

    “表哥还未见礼!”她还想把最后一个头磕完,她可是大娘子亲自养的,每年磕头其实都是训练过的,她真的可以磕一百个头,保证姿势优美而丝毫不受伤。所以这才几个,她真的面不改色,心不跳。

    “他不用,吃闲饭的人,有什么资格让你见礼。”老爷子忙说道,拉着实娘,看着她的脸,又想哭了,“老太婆,你看实娘是不是很像瀓儿?”

    “当然像瀓儿,瀓儿的女儿,自是像瀓儿的。”老太太忙说道,说起来都咬牙切齿了。

    “那个……”吕显有点尴尬,自己在家就成吃闲饭的了。这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

    “表哥安康!”实娘忙还是袅袅婷婷的给吕显行了一礼,二房独子,这儿在座的吕家惟一的男丁,绝不能忽略的。

    吕显都感动了,忙把自己手里折扇递给她,“第一次见面,这扇子……”

    “他自己画的,他记里有一柜子,说可以省钱。”老太太抽走,直接扔了出去。拉着实娘,“我的乖啊,外婆到处打听你在哪,他们老家我都去了啊。可是他们都不告诉我……”

    这回实娘有点不知道该给他们什么表情了,老太太这情绪是不是无缝转换得有点快?不过算了,老太太的独女,独外孙女其实都不在了,自己顶着人家的身子,总该做点啥,老人白发人送黑发人已经够惨了,可不敢再伤了她。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