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余生负情深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番外

    白泠泠死而复生的归来让所有人都无比开心,他们喜极而泣,在家里头做了一大桌子菜。

    贝舒檬更是抱着白泠泠哭了很久很久,“我还真的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白泠泠无奈的笑,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我也以为我差点见不到你们了。”

    韩潇倒是比贝舒檬要平静一些,她接过李景之递来的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问:“泠泠,我听景之说,你当时被扔下海里,全身还是被绑着的,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啊?”

    贝舒檬闷声闷气的说:“就是啊,你是飞出来的吗?”

    白泠泠叹了一口气,即便是现在想起当初发生的事情,她仍旧心有余悸,“当时我被扔下去,真的以为要死了。入海后,我就往下沉,嘴里头也出不了气。可我没想到,有人救了我。”

    “什么人?”贝舒檬纳闷的问:“谁大半夜的能出现在那?”

    她说完这话也庆幸了一下,如果不是有人大半夜的在那,白泠泠恐怕就真的死了。

    “是二爷。”白泠泠说完,韩潇和贝舒檬还瞄了纪南一眼,可纪南若无其事的给白泠泠夹着菜,仿佛并没有听见白泠泠的话似得。

    他该吃什么醋呢?

    他一点醋都不吃。

    相反,他还很感激程二爷。

    如果不是程二爷,现在白泠泠也不会活着坐在这。

    “二爷怎么会恰巧出现在那?”贝舒檬问。

    “不是恰巧。”白泠泠道,“二爷在离开东城后,又回来了。”

    贝舒檬长长的“哦”了一声,也猜到了多少。

    程祁当初是真的走了,可后来知道了纪南身亡的消息,十分担心白泠泠,于是就回来了,却发现白泠泠和王瑜在一起,而且纪南还没死。

    他也没急着出面,也想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直到那天白泠泠打定主意去找纪南的那日,一出门就被王瑜给打晕了后,程二爷才察觉出了不对劲。

    他一路尾随着王瑜安排带走白泠泠的人,知道了他们的计划,所以早早的就用小船划到海面中央。

    直到看见直升机飞起的那一刻,他从船上跳了下去,潜伏在了海里,时不时的出来换口气,也没让直升飞机上的人发现。

    而那个人在扔完白泠泠后直接就走了,压根没有丝毫停留,否则他也会发现白泠泠被他给救走了。

    程二爷将白泠泠救起,放到了小船上,并没有再回东城,而是去了别的城市。

    因为当时海上离岸边实在是太远了,加上船只又小,所以根本就没有被人发现。

    程二爷带着白泠泠去治疗,没多久白泠泠就苏醒了。

    程二爷也没想着绑着白泠泠在身边,他清楚,白泠泠的心中都是纪南。

    可白泠泠却央求二爷,希望他能够帮忙治好自己的病。

    在治疗途中,二爷才清楚,原来白泠泠的记忆出现了问题。

    “再后来呢?”贝舒檬焦急的问。

    “再后来啊,我们找了很多医生,可都没有治好。二爷说让我回来,他说,阿南这里肯定是有办法解决的。”白泠泠轻轻一笑。

    韩潇听的是热泪盈眶,“程二爷真的是个爷们。”

    是啊。

    程祁和王瑜的喜欢是截然不同的。

    二爷是放手,是希望白泠泠幸福。

    可王瑜是占有,是偏执,是疯狂,是一种得不到就毁掉的病态。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