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撕破伪装,陆总花样有亿点多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279章:产后复出

    一进门,纪星辰就感受到了一股浓重的怨念。

    不过,问题不大。

    工作第一天,纪星辰找到了忙碌的感觉,幸运的是,她并没有因为怀孕丢失灵感,对于设计,她的创造力还是够的。

    所以纪星辰心情很好,她哼着曲儿,一边换鞋一边叫陆砚北的名字。

    喊了半天没人应,纪星辰穿着拖鞋,刚打算往楼上走,一抬头就看到陆砚北抱着孩子杵在楼梯口两眼哀怨的盯着自己看。

    纪星辰吓得一哆嗦,捂着胸口后怕地说:“这大半夜的你站楼梯干嘛呀,吓死我了!”

    陆砚北眯着眼睛,“你还知道大半夜了。”

    他这么一说,纪星辰就有些心虚了,她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咳,我不是工作第一天,忙的把时间忘了嘛,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这么晚回来。”

    “保证以后不这么晚回来?工作第一天你就半夜才回家,把我们爷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难不成我还能指望你以后?”陆砚北冷笑了声,他表情十分正经严肃,但偏偏一手抱着娃,另外一只手还在给孩子喂奶,这个画面配上他那副冷的跟冰山一样的表情就显得格外的滑稽。

    纪星辰死命憋着笑,没敢在这种适合再惹他生气,她跑过去牵住他的胳膊,撒娇道:“老公我知道错了嘛,原谅我好不好,绝对没有下次了。”

    “下次?”陆砚北斜睨她一眼。

    纪星辰忙说:“没了没了。”

    好不容易把男人哄好,纪星辰赶紧溜到浴室洗漱,等进去之后才发现陆砚北已经把水给她放好了,温度正好,是她习惯泡澡的那个水温。

    纪星辰嘴角慢慢扬起来,她何德何能啊,能拥有一个这么好的老公。

    她一边洗澡一边唱着歌夸赞自己太厉害了能拿下一个这么棒的老公。

    陆砚北抱着孩子站在浴室门口,手里拿着纪星辰忘记带进去的睡衣,耳边充斥了那一声声魔性的:

    “纪星辰,欧耶,你怎么这么厉害!”

    “拿下了陆砚北,你可真的强呀!”

    “别人都要羡慕死了吧,嘿!羡慕也没用,我们家陆砚北仅此一个!”

    这不着调且狗屁不通的歌词听的陆砚北嘴角一阵阵抽搐。

    半晌,他叹了声气,抱着孩子推开门:“你的……草!”

    纪星辰刚好泡完澡从水里站起来,好一个出水芙蓉,面若桃花,惹人垂涎。

    她下意识伸手遮住了自己的重点部位,可转念一想,自己身上好像没有哪里是没被陆砚北看过的,便又松开了欲盖弥彰的手。

    干咳了一声从浴缸里走出来,拿过陆砚北手里的睡衣,慢悠悠的擦着身体。

    她随意的动作看在陆砚北眼里却分外的勾人,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仿佛都在撩着陆砚北的心魄。

    他喉结滚了滚,眸色一片深沉,黑压压的像是要把人吸进去。

    纪星辰背对着他,没看到他吃人一样的眼神,边擦边问:“孩子睡着了你怎么还抱着呢。”

    陆砚北舌尖滑动,嗓音低沉:“他每天晚上都得到12点后放在床上才不会醒过来哭。”

    纪星辰后背僵了下,转过身蹙着眉问:“你每天晚上都哄着迟迟到12点?”

    陆砚北:“嗯。”

    纪星辰看了一眼他怀里的婴儿,快四个月了,还是小小一个。她忍不住戳了戳孩子稚嫩的脸蛋:“你就可劲造你爸吧。”

    陆砚北低声笑了下,“12点多了,我先带他去睡。”

    纪星辰:“好,那你先去吧。”

    等陆砚北抱着孩子离开,纪星辰穿上睡衣去了主卧。

    她和陆砚北这段时间一直分房睡,陆砚北主要是怕孩子半夜万一闹起来吵着纪星辰睡觉,虽然纪星辰对此觉得无所谓。

    纪星辰吹干头发,掀开被窝刚想上床,身后就贴来一具滚烫的身体。

    她僵了一下,忙回头:“儿子呢?”

    陆砚北把人抱在怀里,蹭着她白皙娇嫩的脖颈,“睡着了,宝贝,我想你了。”

    这个点说想她,想做什么不言而喻。

    两人很久没做了,纪星辰其实也挺想的,但她脸皮薄,平日里就算有那方面的想法也不好意思对陆砚北说。这会两个人干柴对烈火,没一会儿这把火就点燃了。

    昏暗的灯光照亮了一室的旖旎。

    情到浓时,纪星辰从陆砚北身下钻出来,推开他吻住自己的双唇,喘着气问:“迟迟呢?等会万一醒了怎么办?”

    陆砚北嗓音沙哑不耐,“老婆,箭在弦上了,咱能不能别在这种时候说儿子?”

    纪星辰挣扎:“不行,要是他醒了……”

    剩下的话被陆砚北深吻打断,男人低着头埋在她耳边说:“放心,儿子没有12点后闹夜的习惯。”

    纪星辰:“真的?”

    男人彻底没了耐心,用实际行动阻止了她的问话。

    一夜缠绵。

    翌日一早,陆砚北醒的很早,他餍足般的舔了舔唇角,怜惜地在熟睡的女人唇上落下一个亲吻。

    随后下床去了次卧看儿子。

    纪星辰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自己的腰快散架了。

    全身除了酸痛还是酸痛,这个男人把这一年多来压抑的情绪昨晚一下子发泄完了。

    天都微微亮了,他还没结束。

    最后纪星辰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晕过去几次。

    纪星辰揉着腰坐起身,看了一眼旁边的时钟,都中午了。

    她这是上班第二天就迟到了啊!

    纪星辰顿时觉得头疼不已,打开手机一看,果然有很多未接来电,都是顾瑶的。

    她有气无力的回了一个过去。

    电话一接通,就传来顾瑶着急的声音:“你干嘛去啦?第二天就给我旷工,打电话也不接,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纪星辰实在不好意思说自己今天迟到是因为昨晚干了什么,只能含糊其辞地道:“陆砚北把我手机开静音了,我睡得熟没听见。”

    顾瑶惊讶道:“你别跟我说这个点了你才刚醒。”

    纪星辰:“……确实是这样。”

    顾瑶贼兮兮的笑了几声,“昨晚该不会和你家陆总那什么了才导致今天迟到的吧。”

    纪星辰:“……”

    她能说不是吗?

    顾瑶:“你家陆总可以啊,能把你折腾到这个点。”

    纪星辰:“……”

    怕她再胡说下去,纪星辰忙打断她的话:“你打电话给我干嘛?”

    顾瑶说:“哦,就天瑞老总今天过来了啊,提出两个新的想法,他说希望戒指设计的童话一点,因为他未婚妻喜欢童话。”

    纪星辰沉默了下:“他未婚妻多大了?”

    顾瑶噗嗤一声笑道:“28了吧,咋啦,人家28就不能相信童话了啊。”

    纪星辰摸了摸鼻子,小声反驳:“我还以为这玩意只有小孩子会信。”

    顾瑶道:“那你别管了,反正人家天瑞老总就这么个要求,奢华大气并且充满童话故事的感觉。”

    纪星辰揉了揉太阳穴:“你自己听听,奢华大气,还要童话般的感觉,这不完全相悖的吗。”

    顾瑶不太懂设计,但奢华和童话两个词确实联系不到一块儿。

    她道:“要不我跟天瑞老总说说?”

    “算了吧。”纪星辰说:“我试试,这种……猎奇的风格我以前还没尝试过,蛮有挑战性的。”

    “成,反正对方的要求我转达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嘛。”顾瑶说道。

    “ok。”

    电话挂断,纪星辰翻身下床,每走一步她都得揉一下腰,等她艰难行走到门口时,卧室的门打开了。

    陆砚北这个罪魁祸首一手抱着陆驰,一手端着给纪星辰做的早餐,脸上挂着餍足的笑:“宝贝,醒了?”

    纪星辰没好气的说:“谁是你宝贝。”

    经过昨天晚上,她深刻的领悟到,千万别让男人积压太久,否则一下子爆发不是她生命所能承受之重。

    陆砚北眼皮耷拉着,“你呀,除了你还有谁。”

    纪星辰揉着酸痛的腰,心道这宝贝谁爱当谁去当吧。

    反正她是不想当了。

    最终纪星辰今天也没能去上班,下午又睡了一觉后她才觉得身体恢复过来。

    趁着陆砚北没注意,反锁了书房在里面待着开始画起那副奢华又充满童话的美好的婚戒了。

    画到一半时,陆砚北推门进来。

    纪星辰抬头看到他,一脸震惊:“你怎么进来的?我不是反锁了吗?”

    陆砚北晃了晃手里的钥匙:“笨蛋,钥匙在我这儿。”

    纪星辰:“……”

    怎么把这茬忘了!

    陆砚北走过来,单手抱起纪星辰,自己坐在了椅子上,然后把纪星辰放在腿上,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工作。

    陆砚北的办公桌当初是按照他的身高定制的,台面挺高的,纪星辰每次都得挺直了背脊才能找到舒服的姿势,这会坐在陆砚北腿上,反倒是能放松一些。

    画起来也顺手很多。

    陆砚北依在她身上,看着她画画。

    小陆驰什么都不懂,睁大眼睛盯着自己爹看,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他爹的眼睛里没有自己,只有他妈。

    纪星辰画的累了,陆砚北就会及时伸手过来给她揉揉肩膀和脖子。

    纪星辰从来没这么快完成一副作品过,当她画完才过去三个多小时,期间小陆驰也很懂事的乖乖待在一边,没打扰爸爸妈妈。

    /130/130680/31545704.html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