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小辣媳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1319章 唱的是哪一出

    盛安宁笑看着周朝阳:“我们还是小心点,毕竟周北倾是有备而来,而且还找了靠山,就等于我们在明她在暗,我们再厉害,架不住诡计多端啊。”

    周朝阳摆手:“放心吧,官兵捉贼玩过吧?我们现在是让她两步,看她能蹦跶多久。”

    盛安宁乐着,周朝阳还是和年轻时候一样,活力满满。

    晚上,周朝阳和陆长风也没走,住在了她以前的房间。

    躺下后,周朝阳睡不着,翻来覆去,又拉着陆长风起来:“我有一个想法,我觉得周北倾肯定不会只是用朱永志那个破烂药厂来对付我们,对付盛安宁。那样充其量不过是损失一些钱,想想盛承安那么有钱,实验室的钱损失就损失了。也不能达到周北倾报仇的目的。”

    陆长风好脾气地陪着她:“嗯,那你觉得是什么?”

    周朝阳眨了眨眼睛:“嫂子和大哥最在意什么?孩子和对方,如果让孩子出事呢?墨墨在京市,我们能看住,安安和舟舟呢?她会不会对这两孩子下手?她不是跟嫂子说过一个什么孩子,嫂子说那个孩子当年看着也挺聪明,那你说现在去哪儿?”

    陆长风笑了:“我和你大哥也是这么想的,好了,你赶紧睡觉,这些事情,我们会处理的,保证不让周北倾的计划成功。”

    周朝阳赶紧摇头:“不不不,她现在已经成功了,她让我们紧张了啊,你等我明天找她去。”

    陆长风愣了愣:“你想干什么?”

    周朝阳嘿嘿笑着说:“回头告诉你,赶紧睡觉睡觉。”

    ……

    周朝阳第二天一早先去单位,请了半天假,然后又去找盛安宁,借了盛安宁的车,说是去办点事。

    盛安宁也没多想,还叮嘱周朝阳路上小心点。

    周朝阳开车直接去找了周北倾,大咧咧地去拍她家的大门。

    周北倾刚陪着朱母买菜回来,坐在天井小院里摘菜聊天,全然是一名贤惠的儿媳。

    听见有人咚咚敲门,周北倾拍了拍手上的菜叶去开门,见是周朝阳还愣了一下。

    周朝阳笑了一脸无害:“姐姐,原来你真的住在这里啊,我还害怕找错了呢,你回京市这么长时间,我昨天才知道你回来了,就想着来看看你。”

    周北倾皱眉:“你想干什么?”

    周朝阳探头看了看院子里:“我想喊你出去叙叙旧。”

    周北倾确实不想让朱母见到周朝阳,推着周朝阳:“走,咱们出去说。”

    周朝阳带着她上车:“那我带你去个安静的地方,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去?”

    周北倾冷呵:“我有什么不敢去?你想跟我聊什么?”

    周朝阳发动汽车,笑着说:“等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车子出了胡同,上了大路,周北倾靠在椅背上,看似冷静一言不发。

    周朝阳沉默了一会儿,笑问着:“姐姐,这么多年没见,你保养得真好,看着你当年气色还好,就是你和那个叫什么林的闹离婚那会。”

    周北倾的脸色一下难看起来:“你想说什么?”

    周朝阳哎呀一声:“姐姐,你不要生气啊,也不要多想,我就是单纯地想夸夸你。”

    周北倾继续沉默,不想搭理周朝阳,她太知道周朝阳的心眼有多少,从小就调皮捣蛋,挨打最多。却依旧顽劣得要命。

    最重要的是,她鬼主意真多,每次都能拖她下水。

    周朝阳一路心情很好,时不时哼着歌,然后问周北倾两句,虽然周北倾不理她,她也不在意。

    路越来越偏僻宁静。

    周北倾脸色却越来越难看,这条路她认得,是去墓地的路。

    “周朝阳,你要带我去哪儿?”

    周朝阳耸耸肩:“很意外吗?去看看妈啊,我想你从来没来过吧。”

    周北倾抿着嘴,脸色铁青,她来过,只是后来不敢再来,不敢看墓碑上母亲温婉的模样:“停车,你放我回去。”

    周朝阳坏笑着说:“我都带你来了,怎么可能放你回去?”

    说着不仅没有停车,反而加油门,车子飞驰出去。

    周北倾脸色越发的难看:“周朝阳,你想干什么?”

    周朝阳乐着:“就是去看看妈啊,你干嘛要害怕?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去见妈?”

    周北倾咬着嘴唇不再说话,只是愤怒地看着周朝阳。

    周朝阳把车子停在墓地停车场,从后备箱拿出蜡烛纸钱还有一篮子祭品,才去开了副驾驶的门:“走吧,祭品我都准备好了,咱们姐妹在妈面前好好聊聊。”

    周北倾绷着脸下车,看着古墓参天的墓的大门,犹豫了一下,跟着周朝阳进去。

    钟文清的墓前被打扫得很干净,每一个一根杂草,墓碑上照片更是纤尘不染,周南光只要有时间,都会过来搭理擦拭。

    碑前还摆着两盘水果,看着还很新鲜。

    周朝阳看了眼周北倾,过去扑通跪下,啪啪啪的磕了三个头,又把篮子里的贡品拿出来:“妈,我买了你最喜欢的牛舌饼,还有桂花糕。天冷了,我再给你烧点纸钱,你记得多买点衣服啊,现在我们这里可流行貂皮大衣了,穿上可富贵了呢,妈,你在下面看见也买一件啊。”

    说着一样样地摆出来,又拿着打火机开始烧纸钱。

    周北倾脸色铁青的看着周朝阳的动作,再看看墓碑上,母亲温柔带笑的照片,心里突然堵得难受。

    周朝阳烧了纸,又开始絮絮叨叨地说着:“妈,我今天还带姐姐来了,你是不是很多年没见她了?她现在过得挺好的,气色都特别好,还有个儿子,在上初中。”

    周北倾脸色变了变,瞪眼看着周朝阳。

    周朝阳却浑然不觉:“对了,我姐的儿子长得也很可爱。我好想让他跟哼哼成为好兄弟啊,就像我和姐姐小时候一样。妈,你还记得吗?我姐上大学的时候,你怕她吃不好,每个星期去给她送吃的,我想偷吃一口都不可以。”

    周北倾愣住了,记忆也闪回到了,她刚上大学,学校不许回家,母亲每周都会过来送吃的,肉丝炒的咸菜,或者是炖好的红烧肉。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