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梅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一章

    chapter01

    “什么是恶?凡是源于虚弱的东西都是恶。”——尼采《反基督》

    *

    火车驶入容城时,夏藤终于在一片颠簸之中苏醒过来。

    车内冷气开得很足,她裹着外衣,还是睡得手脚冰凉。

    她坐起身,揉了揉发酸的脖子,看向窗外。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夜景飞快的向后流淌,灯影拉成模糊的长线,断断续续的,延向无尽的远方。

    车厢里弥漫着方便面和不同身体散发出来的味道,香与臭混杂,搅成一股奇异而闷重的气味。

    数不清有多少年没坐过火车了……这馊味让夏藤有点犯恶心。

    她从枕边拿起保温杯,里边的水还热着,喝了几口,暂时压住了胃里翻江倒海的呕意。

    广播里报站,还有二十分钟到达目的地。

    她从床底拉出行李箱,把洗漱包充电器塞进背包里挎上肩,鸭舌帽盖住鸡窝似的头发,口罩一直兜在脸上,没拿下来过。

    镜片有些花了,她把黑框眼镜取下来,用衣服角胡乱抹了两把,又重新戴上。

    夏藤不是近视眼,一路上戴的极不舒服,刚摸了下,鼻梁处被压出来两个窝窝。

    一切收拾妥当,她看了眼时间。

    23:35。

    她坐了两天一夜火车,终于跨越千里,来到这个最边远的地方。

    等待她的,不知道该不该用“未来”二字形容。

    她曾经的未来是充满希望的,但现在不是。

    容城是这列绿皮的终点站。

    夏藤随着人流下了车。

    北风那个吹,呼啦呼啦无比生猛,差点掀翻她的帽子。

    夏藤条件反射,紧紧扶住帽檐低下脸,心脏一阵敲锣打鼓,余光小心打量四周,没有人注意到她,她这才松了口气,自己简直神经过了头。

    其实这一路还算顺利,没什么人认出她。

    或许,不是人人都时刻关注那些破烂媒体平台的。

    这是夏藤的新认知。

    她推着笨重的行李箱,耳机里放着重金属,音量开到最大,吵的她头昏脑涨,可以完全隔绝外界的声音。

    她跟着路标走,七拐八拐,终于在十分钟后找到了通往周边城市的大巴站台。

    显示屏上标注着各大巴的发车时间与目的地,夏藤眯着眼找,都快把显示屏盯出个窟窿,终于在最后一行看到通往昭县的车次。

    仅剩一班,十分钟后发车。

    夏藤买好票后便在站台上一路狂奔,跑到大巴跟前,刚准备放行李箱,工作人员合上车盖,冲她一摆手:“放满了。”

    夏藤一怔:“那我的箱子怎么办?”

    工作人员不耐烦:“什么怎么办?拎车上去啊。”

    她不再说话,提起行李箱,磕磕碰碰踏上车。

    她的座位靠窗,靠外边的坐着个大妈,一直斜眼瞧着她,极不情愿的拢了拢腿让她进去,就这么几下,夏藤想跟她换座的想法马上消失。

    行李箱搁在过道,大巴一拐弯,行李箱就往前滑溜,再一拐弯,又朝后滑溜,滑溜到最后,“咯嘣”一声,不知碰到谁了,那人嚷嚷一句:“这谁箱子啊,还要不要了?”

    夏藤也烦了,“就搁那吧,这我也控制不住好吧。”

    一来一往,夹枪带棍。

    那人见遇到个脾气冲的,“哼”了一声没再说话,车上也没其他人跟着凑热闹,或许是都太困了,疲倦笼罩着每位蔫头耷拉的乘客。

    这段插曲很快被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淹没。

    晚上车少,司机把车开的飞起,下了高速后,道路明显变得不好走,一颠一颠的,磕的屁股疼。

    夏藤一直没睡着,挂着耳机盯着窗外看。高楼越来越稀少,建筑越来越落后,她的心情越来越诡异。

    大巴摇摇晃晃到达昭县时,已是夜里两点多。

    下了车,她第一时间找了个垃圾桶,吐了半天什么也没吐出来。这两天她基本没怎么吃东西,胃是空的,刚一抬头,垃圾桶四周扎堆的苍蝇让她没忍住又干呕了两下。

    她把杯子拿出来漱口,吐完水,手背抹了把嘴,看着眼前荒凉的景。

    她没见过这么寒酸的车站,又小又破,汽车站三个字牌立在黑夜里,萧条而老旧。路灯有气无力的散发出暗兮兮的黄光,出口处停的三轮车比汽车多。

    三轮是那种后边带框的,没看错的话,这似乎是这附近唯一可以载客的代步工具,因为夏藤看见有几个人轻车熟路的拎着箱子跨进那个框里,然后开始和车夫讨价还价。

    夏藤想象了一下自己抱着行李箱坐在三轮上的场景,光想想就已经快窒息了。

    她打开手机,习惯性的点叫车,界面半天都刷新不出来,最后弹出来一个让她检查网络设置的提醒。

    她看了一眼网络状态,没有4g,只有一个e。

    这个e,让她顿时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叫不了车,她准备就近住个宾馆。

    夏藤拉着行李箱,滚轮碾在疙里疙瘩的石头路里,噪音巨大,拉的无比费劲。好不容易走到最近的一家,门口立着一个脏兮兮的灯箱,上面印着四个大字:高兴旅馆。

    她的视线往旁边扫去,一连三家,全都是这种画风,一家比一家破,就差直接往窗户上贴“按摩”“洗脚”了。

    这儿连个快捷酒店都没有。

    夏藤犹豫了。

    她甚至怀疑这些店能不能线上支付,因为她身上没带多少现金。

    而且,在这种地方睡一晚,可能会成为她这辈子的噩梦。

    在她发愣的片刻间,耳机里的摇滚变成了来电铃声,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陈非晚。

    她接通,没说话。

    “到了?”

    “嗯。”

    “没出什么事?”

    能出什么事?

    这话听的她不舒服,她把口罩往下移了点:“这儿没人认识我。”

    陈非晚不做评价,她熬到这会儿眼皮已经快黏住了,没工夫和她计较,只道:“去你姥姥那吧,她刚和我通完电话,问你什么时候到,老人家见不着你一直不肯睡。”

    夏藤无语:“都几点了还折腾。”

    陈非晚马上语气斜上去:“一大家子陪你耗到半夜,到底谁折腾?”

    她踢了一脚地上的石头粒。

    “没车。”她说。

    跟前有个男人在抽烟,烟熏火燎的,她皱着眉往旁边让了让,“只有三轮。”

    陈非晚寸步不让,“三轮就三轮,去了就别嫌东嫌西。”

    眼看又要吵起来,夏藤当机立断挂了电话。

    世界上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感同身受,亲妈也一样。自打出了事,陈非晚起先是心疼她的,可是在她无数次歇斯底里和莫名发狂后,再多的耐心都能耗到尽头。

    于是两看生厌,日子在无声中暴裂,腐烂,心疼变成嫌恶,争吵无休无止。

    再这么下去,所有人都得疯掉。

    陈非晚和夏文驰商量过后,决定先把她送回老家,避避风头,也能暂时还他们一个清净。

    ……

    夏藤看看眼前幽幽闪光的高兴旅馆,又看看那边的三轮,一咬牙,拎着箱子去了。

    她挑了个带斗篷的三轮,看起来比其他的稍微高级一些,起码能挡风。

    车夫长了张极其淳朴的脸,问她去哪儿,夏藤打开备忘录,把上面记着的那串地址给他看:“能去吧?”

    “能,能。不过到西梁桥得十块,那边晚上路不好走。”车夫说完,有点紧张地看着她,似乎做好了被讨价还价的准备。

    这个年代了,还有这种廉价劳动力。

    夏藤“嗯”了一声,要提箱子,车夫一看,赶紧从座位上跳下来,“我来我来。”

    夏藤没跟他争,撒手让他拿。他接过她手里沉重无比的行李箱,给小心翼翼的扛到了棚帐里,没磕没碰。

    夏藤说了句“谢谢”,也钻了上去。

    *

    昭县是夏藤老家,边陲小县,她只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在这里生活过两个月。

    她对这里的记忆很少,但有些记忆足够深。印象里,西梁桥底下的河总是很急,拍岸的水声夜里都能听着,她每回过桥都不敢往下看,生怕掉进去被冲走。

    外婆家就在桥头的高坡上,那时候夏藤一直觉得西梁上住着全昭县的人,因为头天晚上见着的婶儿叔儿,第二天能在街上碰着,第三天又能在公园碰着。

    那几年家家户户都有小院,自己种些瓜果蔬菜,养鸡养狗,白天晚上都热闹得很,邻里之间也不关门,搬个小凳儿坐一块聊天。各家都是平房,条件好些的能翻修成白色的砖瓦房,差些的就是最原始的土胚房,外婆家便是后者。每逢下雨,夏藤都担心房子会不会化成一滩泥水。

    不过听说后来陈非晚回来给里外都翻新了一遍,夏藤再没回来过,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儿。

    关于昭县,她记得的就这么多。说是老家,其实她并不熟悉,这里的人和事,都与她真正生活的地方离的太远,城市发展落后,消息也很闭塞,没成想,现如今倒成了对她来说最安全的地方。

    她长得漂亮,且极富个人特色,不说绝美,但绝对是让人忘不了的那种。老天爷赏饭吃,演技仿佛是天赐的礼物,拍了两部文艺电影,小火了一把,网上风评很好,夸她清纯又有不同于年龄的性感,正值最美好的十七岁,可塑性很高,前途一片敞亮。

    她的青春是闪着星辉的,璀璨又令人生羡,好像天生就该在灯光下活着。她享受那些充满爱慕的眼神,喜欢众人痴迷于她的模样,它们诱人而纯粹,让她蓬松,心跳加快,像踩在云端,如梦似幻。

    有时夏藤就在想,是不是她太过顺风顺水,所以才会在那样辉煌的时刻从高处跌落,重重摔进泥潭里。

    出事前一天,她本来在谈一个大导演的本子,是部极具话题性的影片,竞争相当激烈。夏藤名气虽不如同期竞争者,但她是最符合角色概念的,不出意外,这部电影可以把她的身价翻倍,让她的口碑从此树立起来。

    可惜,风暴席卷而来的那一刻,她连一声呼救都来不及发出,就被彻彻底底的卷入浪潮之中。

    关于她的丑闻事件,话题热度居高不下长达一个月。她是新人,脚跟都还没站稳,而对方的背景人脉都牛逼哄哄,碾死她比碾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舆论本就是可操控的,营销号爆料,造谣被当做“事实”全网转发,吃瓜群众与道德标兵再齐齐上阵,所有矛头都指向她,她发出的公关文在巨大的舆论面前不堪一击,反而被看成“又当又立”的经典行为,人人耻笑。

    营销号为了博关注一天恨不得发十条,骂声愈发壮大,而圈内的都知道她惹了谁,没有人为她说话,这脏水别泼到自个儿就是万幸。

    现在的人们爱看的,不就是那些个敏感词汇么?

    “恶”,便是从这一刻产生的。

    狗仔无孔不入,网民时刻紧逼,摄像头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贴着她拍,她像被扒光衣服扔在街上人人喊打,漂亮的脸蛋成了罪证。

    她本就在小众圈里才说得上话,落入大众视野里,她的清纯是装的,少女的性感变成了色.情,气质冷艳被说成看起来就一脸刻薄……情况愈演愈烈,终于,发展成一场网络暴民的集体狂欢,人人都是批评家,真相淹没在众人的口水与疯狂之中,可怜巴巴,无人在乎。

    搜索夏藤,紧跟在后面的关键词不堪入目。

    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无论落在哪个女孩身上,或许都没有站出来澄清的勇气。

    因为那意味着,有些事与标签,要背负一辈子。

    况且,舆论一边倒,她已经被拍死在耻辱钉上,永世不得翻身。

    *

    车到桥头,夏藤回过神来。

    车夫已经下车替她把行李箱扛下来,夏藤掏出手机,“能微信么?”

    车夫显然没听懂:“啥?”

    “有二维码么?我微信转你,或者支付宝。”夏藤看着他持续茫然的脸,认命的点点头,“算了,你等下。”

    她搜了下衣服口袋,里面有几张纸币,拿出来一看,最小的只有二十。

    她抽出来给他,“别找了。”

    车夫一听,一连摇头,摸索着找衣兜里的钱夹:“那不行那不行。”

    “您回去吧,找给我我也用不上。”夏藤没再看他,跳下车,径自拖着行李箱走了。

    走出去一截,她还能听到背后那人的“谢谢”“谢谢”“谢谢”。

    *

    西梁桥住的人多,房子成排分布,还分几个片区,有点像现在城市里的小区。

    从前的石头路修成了平整的水泥路,好走了许多,但是路窄,只有一侧有路灯,隔好几米才有一盏。

    路是新的,附近的房子也大都翻了新变了样,夏藤记忆里的路标都没了,七拐八拐后,她成功迷了路。

    不知道绕到哪儿了,夜晚光线差,她扫了一圈,周边的这几栋房子都很陌生,她完全没印象。

    由于长时间的拖拽行李,夏藤手心挤出两个水泡,抽疼抽疼的。她停在路边坐在行李箱上,手机里翻了半天,才想起自己没有外婆家的电话号码。

    夜已经很深,小县在沉睡,到处都静悄悄的,她内心挣扎着要不要给陈非晚打个电话。

    毫无征兆的,旁边的房子里爆发出玻璃摔碎的声音,一阵“叮铃哐啷”的噪音之后,传来男人粗声噎气的怒吼——

    “你给老子滚出去!!!!!”

    紧接着,是摔门的巨响。

    “砰——”一声,震破天。

    争吵发生的太突然,就在她身侧的这户人家里,夏藤抬头看向这栋房子,它似乎比其他几户人家的都高一些,起码有三层。

    夏藤还坐在行李箱上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又是一声巨响,视线里多了个一脚踹开大院走出来的人。

    想必这位,就是刚才那句“你给老子滚出去”里的“你”。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