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乱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八章 让美女来得更猛烈些吧

    李师师这次上去以后再没下来,秦始皇兴冲冲地跑下来,把mp4塞到我手里:“饿发现咧,这个家什会画滴很,你把饿也画哈来么。”合着他才发现mp4连人也能照出来。

    我拿mp4心不在焉地拍了几下他,赢胖子下意识地正王冠,一手扶剑,照出来跟样板戏《智取威虎山》里杨子荣似的。我把mp4连在电脑上,像素本来就不高的mp4在秦始皇手里把我房子犄角旮旯都拍了个遍,光线昏暗角度歪斜,那里面的景儿都跟凶杀现场一样。

    但是看着看着我眼前一亮,屏幕上一个俏佳人朱唇微启,目光斜眺,兰花葱指无意间抚着耳边的秀发,既有一股古韵古香,又不乏少女怀春的娇憨挑逗。后面几张更是乖乖不得了,这小尤物一手扶床,香肩半露,雪白的肩膀上黑色文胸的带子格外触目,那件粉红色的helo-ketty简直是对所有男人zhan有欲的原始召唤——李师师专业素质确实很强,不用人教就知道怎么样能摆出最诱惑的姿势,她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个能把helo-ketty穿出丁字裤效果来的女孩子。

    我瞪着秦始皇:“这都是你照的?”

    “就丝(是)滴,饿社(说)给她画张画儿,这女子就冲饿挂(傻)笑捏。”秦始皇看看我,忽然又说:“你滴鼻子咋流写(血)咧?”

    我一边擦鼻血一边瞪了赢胖子一眼:“你见过啥呀,还当了半天皇帝呢,阿房和梦姜都没冲你这样笑过吧?”

    赢胖子立刻显出难过的表情来,我只好把mp4又还给他,告诉他下次想“画”自己可以对着镜子。秦始皇一听又开心了,噔噔跑上楼去——自从他和荆轲成了朋友以后,智力下降很明显。

    我翻来覆去地把李mm的照片yy着,这时我qq上网友“狼头”头像闪,点开,他说:“干什么呢?”

    “看美女呢,没空理你。”狼头是我在一个美女图片网站上认识的“狼友”。

    “就你?不是我羞辱你,从你桌面上到你用来‘打手枪’的美女图片哪一张不是我给你的,你要真有本事就把‘芙蓉姐姐’ps成林志玲。”

    ……狼头有资格这么说我,事实上他确实有数量惊人的美女图片——他是一家颇有名气杂志的摄影编辑和记者,这本半月刊杂志的封面美女有6成以上都是出自他的原创。

    我气不过,把第一张李师师的照片给他传过去了。

    没过3秒,狼头歇斯底里地打过来一连串色的表情,问我:“还有没有?”

    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的我把剩下两张也给了他。过了好半天狼头才回话:“女的堪称完美,就是拍照那家伙的活儿太糙了,你是从哪个站子上看到的?”

    “……这女的是我表妹,照片就是我拍的。”我只能这么说。

    狼头开始了长达40多秒的声讨,说我忘恩负义,有了好网站也不告诉他,还编那么没技术含量的话来忽悠他。

    我没说话,把秦始皇拍的“凶杀现场”里李师师坐过的地方给他发了过去。

    又过了好半天,狼头才说:“看来你说的是真的,照片卖给我怎么样?我下个月的封面还没着落呢。”

    我半开玩笑半认真问他能给多少钱,这个家伙很认真地告诉我:“我按每张400买你的,事先声明我只用一张,其它的我可以帮你推荐到别的杂志,如果用了,他们还会付给你稿费。”

    从这一点看狼头还比较厚道,其实他就算直接用了我也八成不会知道,就算知道了八成也不会告他,我是个懒人。

    1200块钱就这么轻易到手,这个诱惑对我还是很大的,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不会答应的,但现在我还得养活3个闲人,赢胖子能吃,荆二傻费电,最费钱的还是李师师,怎么说人家也是皇帝的小姘,一个朝代的头牌,你总不能拿15块钱一件的文胸给她穿吧,从包子身上可以看出:女人很费钱,她还安慰过我,说漂亮女人更费钱,现在,我家里女人和漂亮女人都有了,要命的是我没钱。

    狼头很痛快,得到我的答复以后立刻下线给我打钱去了。

    美女经济,美女经济呀同志们!

    万众瞩目的王者和英雄来了现世只能制造大粪和废电池,再看看人家李mm,屁股(屁股,又见屁股)还没坐热乎已经给我带来了不匪的收入。

    刘老六,你丫要有良心就把妲己、褒姒、赵飞燕、貂禅、苏三等等美女一股脑都带来吧!

    说到女人,我又想起包子,想到包子……我饿了。

    有位圣人说得多好呀:食色,性也。他要能来我得好好跟他聊聊。

    赢胖子和荆二傻做为我的“朋友”,已经广为附近居民所知,荆二傻同学经常披头散发敞开着裤子拉链,把半导体捂在耳朵上,用他散光的眼睛45度仰视天空,我跟附近的邻居说他是搞摇滚的,大家都深信不疑。

    赢胖子不爱出门,但也混了个脸熟,我们这条街虽然僻静,但两个人都已经见过了汽车,而且由于荆轲的习惯,他还偶尔能发现飞机,这两个人领到大街上去已经比较安全,但现在多出一个李师师,她如果看见什么都问,很容易让人误会我最近在组织弱智人员进行不法活动,最后我只好叫了一大堆外卖来吃。

    秦始皇他已经越来越会玩了,他站在镜子前,拍一张照,把照片调出来看一眼,然后记住里面自己的表情和动作,再照一张一模一样的,把两张照片换来换去,玩起了“大家来找茬”。

    李师师刚来的时候就见到了传说中的荆轲和秦始皇,她对这个地方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现在她居然坐在这个怪异丛生的环境里看起了书,我看了一眼书名,惊出一身冷汗:《中国通史》。

    这书不是我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孩子落在包子她们店里的,一直没人领,包子就拿回来翻了翻,后来就扔在电视柜里静等变古董了。

    李师师见我在看她,嫣然笑道:“真冒昧,随便动你的东西了。”这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女人,大概已经猜测出这里并非什么仙境,最大的破绽估计就是我的眼神太有人间烟火味了(也有叫色咪咪的)。我跟她说不必客气,就拿这当自己家一样。

    她把书扣到桌上,说:“后面的呢,为什么只到西汉?”我看了一眼那书,背面印着“全10本装”,我长吁了一口气,幸好那倒霉孩子落下的是第一本,要不然李mm看到宋朝灭亡不知道多伤心呢。

    李mm的精明很让我感到头疼,她懂得怎么诱惑男人,还懂得通过最古老但最可靠的渠道去了解一个世界,我不知道她能看懂多少简体字,但想要像蒙荆二傻那样蒙她,显然是不现实的。

    简言之,懂得勾引男人和能静下心来看书的漂亮女人,很强大,很无敌。书上说她不卑不亢、温娩端庄,对她的职业却只以一句“是精通琴棋书画的汴京名妓”带过,这很不科学!

    其实不管是野史还是正史,只要描写到李师师概括起来无非两句话:床上是妓女,人前是淑女(瞧咱哥们这文才)。

    我把书拿走,用只刚好她能听见的声音说:“你大概也看明白了,这里没什么神仙,这1年你想干啥干啥吧,还有,你以后可以叫我强哥。”

    李师师轻叹了一声道:“我到‘仙境’的目的原本如此,就是想过1年没有男人、远离政治的平淡生活,师师这个名字多有不便,以后我就叫王远楠吧。”

    闻听此言,我咕咚一声栽倒在地。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忽悠。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