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乱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十一章 汉高祖的审美观

    我以攻为守地喊道:“包子快来,出人命啦!”

    包子一探头,问:“怎么了?”这时她也看到项羽和刘邦了,好奇地问:“这是你朋友?”

    “是我远房亲戚,家里发大水了,你快弄点吃的来。”包子急忙走出来,问:“怎么会这样,他们从哪来的,政府不管吗?”

    “都是湖北的,你先别问了,政府管也不如在亲戚家,你先弄点吃的呗。”我说着话把连荆轲在内的三个人都推进屋里,我嘱咐荆轲:“这俩人要干什么你先陪着,别乱跑。”

    我关上门,见包子满脸疑惑地问:“我怎么不知道你湖北还有亲戚?”我支吾着说:“特别远的亲戚……”

    包子束起头发,把昨天晚上吃剩的饭菜都端出来热上,很小声问我:“那他们是不是也要住在这里?”我马上说:“你要不愿意我给他们点钱打发走他们。”包子叹了一口气说:“咱们怎么能干那种缺德事呢?”

    我见四下无人,一手环住包子的腰,一只手整个贴在包子那浑圆的屁股上摩挲着,包子回头瞪了我一眼,但已经有些微微喘息,我把在她腰上那只手顺势滑上去,捏住了她一只奶子,稍稍一用力,包子就轻哼了一声,我的小兄弟迅速抬头,狠狠顶着包子的屁股,我下面那只手插进包子的牛仔裤里,触手是腻滑的肌肤,我用牙齿轻轻咬着她的耳朵,低声说:“真想就这样干你。”包子挑逗地回看我一眼:“你敢么?”

    就在这时,背后“呀”了一声,我一回头,正好看见李师师那涨红的小脸,我急忙把手拿开,谁知忙中出错,下面那只手怎么也抽不出来了,就那样夹在包子裤子里,最后还是包子帮忙给我掏出来的,包子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她装得跟个大尾巴狼似的,还在忙乎着热饭热菜,我满脸尴尬,冲李师师勉强笑道:“表妹,睡得怎么样哈?”李师师一愣,但她反应很快,呵呵笑道:“很好呢,谢谢表哥。”这时包子回头,假装很意外地说:“呀,小楠你怎么也起来了,多睡会对皮肤有好处。”

    李师师笑道:“我去一下卫生间——表嫂身材真好,我穿你的裤子就无论如何也伸不进去一只手了。”说着咯咯笑了几声,瞟了我一眼就走了。

    这下包子脸皮再厚也忍不住犯了红晕,不过她没生气,李师师的几句俏皮话既不欲盖弥彰又不露骨,到好象是称赞我们恩爱一样,本来大家都是成年人嘛。我也是愣了一会才知道李师师为什么瞟我了,我的裤子上顶出一个好大的圆锥体,我只好弯下腰来——某些地方太直了某些地方就不得不弯下来(张小花语录)。包子看着我失笑道:“咱表妹很懂事,就是有时候问的问题太天真,昨天一晚上从床头灯到加湿器她问了不下几百个为什么,还要跟我探讨一下历史,我从初中3年级以后就再没回答过这么多问题。”

    “那你回答了没有?”

    “我知道的都说了,不知道的就说不知道,她问的那些事情我十有八九说不上来。”

    我满头脚汗,我很庆幸包子不是女硕士女博士什么的,可怜的傻包子被李师师套了一晚上的话啊。

    这时秦始皇闻见饭香爬下床逛荡出来,见饭还没好,顺手推开荆轲的门,一边嘀咕着:“这个挂皮还摸油(没有)起捏?”说着进了那屋。

    这一刻,秦始皇、项羽、刘邦、荆轲进行了历史上第一次会晤,把荆轲刨去不算,剩下的三个人几乎是两两互为仇敌的关系:先是刘邦和项羽合伙抢了秦始皇的天下,然后刘项反目,我真不知道秦始皇要和刘邦掐起来项羽会帮谁,而此时的荆轲多半会帮秦始皇,这乱劲!

    屋里好半天没动静,过了一会就听赢胖子说:“饿叫赢政,你们二位丝(是)……”刘邦心怀鬼胎小声说:“朕是刘邦。”项羽大声道:“某乃项羽。”秦始皇没听出话里的敌视来,还热情地说:“缓(欢)迎缓迎。”又听他跟刘邦说:“来了嘴儿(这)咧,就不要再朕朕滴咧,你是哪个曹(朝)代滴皇帝?”我急忙跑进去:“都是在你之后的事儿了,别问了,吃饭。”赢胖子听说吃饭了才不问了,我还没等告戒刘邦几句,只听厕所里李师师喊道:“表哥快来,马桶堵了(我很感激她能管那个叫马桶)。”荆轲忽然跳下床,伸手说:“给我钱,我去买电池。”赢胖子把脑袋探回来:“你娃骗饿捏,饭还摸油嗖(熟)么。”刘邦也爆发了,他拉住我气愤地说:“有人骗朕说你这里御食琼奖美女无数朕才屈尊到此,想不到你却如此对朕……”包子在外边喊:“强子,买瓶醋去——”

    我头大如斗,先派秦始皇去帮李师师通厕所,再给荆轲钱让他买电池顺便捎瓶醋,然后对刘邦说:“你出门往右,那既有御食又有美女。”然后对一直沉默的项羽说:“羽哥,就你是哥们!”项羽看着窗外一个骑摩托的人发傻,忽然拽住我问:“那人所骑何物,竟然快逾奔马?”

    我终于受不了了,我像崩溃掉的诗人一样挥舞着胳膊,满含热泪地跑到厨房,一把抓住包子的胳膊,激动地都不知该从何说起,正好看见刘邦站在一边,我索性指着他的鼻子跟包子说:“你肯定不知道他是谁,现在我告诉你,他就是刘……”

    “不就是刘季吗,他都告诉我了——吃完饭你赶紧先去买几套衣服去。”

    刘邦确实也叫刘季,可他换个说法,就很少人知道他到底是谁了,这小子穿着一身内衣,站在包子跟前眉开眼笑的,跟在我们面前那个装b犯简直就是两个人。我把他拉在一边,小声问:“你觉得她是美女?”刘邦使劲点点头,说:“我喜欢这姑娘。”我很耐心地把李师师指给他看:“你觉得那个怎么样?”

    刘邦鄙夷地摇摇头:“看去颇有几分姿色而已,比起这位姑娘来可谓是天上地下!”

    我闻听此言,顿时对刘邦佩服得五体投地。

    —————————分割——————-

    小花谢谢大家的支持,这本书要想保持质量,每天只能保证一更,晚上8点,如果小花超水平发挥,那么12点也有一更,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