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乱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十三章 组团逛街

    我回头瞪了一眼他们几个,车里气氛顿时冷清起来,当我加速把车开出熟悉的街道时,明显感到又不一样了,刘邦乍起胳膊几次想说话又忍住了,看来秦始皇确实对他造成了不小的威慑。李师师看一会窗外,低头默记几分钟,一本美女版十万个为什么在迅速成书。项羽没什么顾忌,但他有些发傻,我从后视镜里注意到他好象只对飞驰的汽车感兴趣,秦始皇东张西望,他之所以没问出口大概是因为初来乍到的时候被荆轲灌输过“这是仙界,说了你也不懂”的思想。我多喜欢荆轲呀,这个二傻子把半导体贴在耳朵上,安之若素。

    车窗外,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快节奏现代化的城市完全展现在在他们眼前,由不得他们不震撼。

    这其实就是个观念问题,如果你一觉醒来,发先周围的生物眼珠子都鸡蛋大小,戴着氧气罩,进出飞碟都是先有一道光打出来,那么你就知道地球已经被侵占,你就得拍拍屁股上的土,跟丫们抗战到底,等把它们都打败,你的地球老乡自然会从四面八方涌出来为你庆祝胜利。

    如果你一觉醒来,一群留着辫子的男人正围着你看热闹,你就得起身把他们赶散,正心情非常不爽,一个美女鲜衣怒马冲过来,你就得留神了,这不是郡主就是格格,以后是你老婆之一,如果你是特种兵出身,完全可以来个勇拦惊马;要没啥本事也不要紧,等她撞完你就讹她,准行,骑宝马的一般都比开宝马的讲理。

    又或者你一睁眼就看见一个巨兽人正在大战精灵美战士——帮精灵!族里全是美女,而且在破了她们公主的处以后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一气儿上五楼不费劲。

    问题是赢胖子他们根本没受过这些基础教育,看见满大街跑轱辘,傻了,见有人飞升(外接电梯),呆了,见俩男的当街热吻,晕了(呃,我也很少见)。

    副驾驶上的包子也感觉到不对了,低声问我:“他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我急中生智地说:“可能是想家了……”

    我把车停在了富太路,包子轻轻拧了我一下,我知道她是怕人笑话,富太路是我们这有名的地摊一条街,夏天衣服50块钱能从头到脚买一身,路两边到是有几家专卖店,也尽是些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把朋友带这这种地方买衣服,明显不厚道。

    爱厚道不厚道吧,中大国际一双袜子300他们还得嫌那冷气凉得慌呢。

    我一下车随手抄起一顶小红帽,问摊主:“多少钱?”

    “15!”

    我扔给他5块钱,他一声不吭装兜里了。

    我把项羽叫下车,把小红帽扣在他头上,大声对其他几个说:“大家以这顶小红帽为中心,千万不要走散了,如果看不见小红帽立刻喊我,听懂了没?”看着发笑路过的行人,包子以为我是在搞怪,也没多想。

    就算多想也顾不得了,这富太路有200米那么长,只能勉强通过两辆三轮车,而且这条街上从早到晚那人都熙熙攘攘的,这要是挤丢一位就没法找了。

    我让包子和李师师走在前面,秦始皇和项羽在中间,我领着荆轲刘邦在最后,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极大的错误,爱逛街是所有女人的天性,包子是个一上街就特别事儿的人,她不急,李师师当然更不急,她巴不得多学点东西呢。两个女人一停,我们的队伍也只能驻足,被人群磨来擦去的,刘邦终于忍不住指着美特斯专卖店上的郭富城说:“这人犯了多大罪过,怎么到处都在缉拿他?”

    这时包子让我领着项羽和刘邦进一家店子里试衣服,秦始皇蹲在一个卖旧肩章和假古董当小摆设的地摊上,荆轲陪着他,我站在门口,两边都照看着,只听秦始皇跟那个卖小玩意的老头说:“你这丝(是)假滴。”

    那老头说:“多新鲜,真的能摆这儿卖吗——别搓别搓,那都是做上去的。”我回头一看秦始皇正蹲在人家摊前,手上拿着一个仿制的刀币,搓了一手的铜绿。老头说:“喜欢就买一个玩,才10块钱,挂在钥匙上多别致呀。”

    “饿有真滴捏。”秦始皇说。

    “呵,兄弟够能吹的呀,你要是有真的能来我这种地方看东西?”

    你别说,我还真就想起来秦始皇刚来的时候衣服上好象真就挂着几个刀币,我多了个心眼,问那老头:“要是真的能卖多少钱?”

    “真滴也不能用咧,饿都社(说)了不能再流通了。”

    老头愣了一下,指着赢胖子跟我说:“你这个老哥可真会说笑。”

    我擦着汗说:“他就那德行,真刀币能卖多少钱?”

    “好点的也就上万吧,这种东西其实不值钱。”

    正说着,只听店里面店主说:“他这么大的个子只有这一件了,你去别的地方也是白去……”我再回头,见项羽穿着一件切.格瓦拉的t恤,一条给塑料模特穿的运动短裤,配上他的西瓜刀一样的眉毛和忧郁的眼神和那顶无比传神的小红帽——反正我要在街上碰见这么一位一定离他远远的。

    刘邦的衣服就好买多了,这小子每穿上一套新衣服就在包子跟前扭来扭去,人家问他满意不,他就嬉皮笑脸地跟包子说:“你满意我就满意……”李师师走到我跟前,低声说:“我想去对面看看书去。”

    我知道这个聪明的女人不肯就这么糊涂地混日子,掏出100块给她:“我陪你去。”她看了一眼包子,低笑道:“表嫂会吃醋的。”包子也似笑非笑地往我们这看了一眼,李师师一个人进了对面的小书店,我赶忙让荆轲陪着去了。二傻毕竟有丰富的交易经验,懂得找钱,而且他现在买烟都知道跟人家要火柴了……

    我忙得焦头烂额,再看地摊上的赢胖子——顿时惊了一身冷汗:秦始皇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了!我正要问老头,却猛的看见那家伙正坐在对面的冷饮摊上,翘着二郎腿喝汽水呢,我面色阴沉地走过去,跟卖冷饮的要了瓶水,一口气先干进去多半瓶,最近我出汗特别多。

    胖子晃荡着腿,悠闲地说:“饿发现咧,你嘴儿(这)神仙待滴地方摸(没)钱也撒(啥)也干不成么。”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