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乱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十五章 安全归来

    这时我就听到一种很玄妙的声音:咕噜噜噜。

    我二话没说一把抱住秦始皇:“赢哥,咱等会就吃饭,你可千万别再出去扫荡去了。”

    项羽不好意思地说:“是我……”

    也难怪,项羽一心想自己的事,早上那顿吃的跟李师师一样多,他这体格,秦始皇也就能比他多吃半个馒头。

    刘邦没羞没臊劲大了,一路跟在两个女的后面转到情趣内裤柜台,包子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小声跟李师师讨论,刘邦把头凑上去听了一会,大声问:“啥叫性感?强子喜欢白的啊?”售货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后牙碰后牙说了一句话:“羽哥,帮个忙,把那小子扔出去。”

    没等项羽动地方,刘邦自己一溜小跑站在商店门口,扶着门框幽怨地说:“不懂问问也不行?”

    我臊眉搭眼地走过去,跟包子她们说:“我们先出去吃点东西吧,这都半下午了。”包子也不好意思待了,小声说:“刘季怎么那么愣呀——你说吃什么吧,只要不吃包子。”

    我叹了口气说:“刘季其实有老婆了,就是他老婆太厉害,我估计是上chuang都得关灯那种,把刘季管坏了。”

    我把项羽安排在中间,拉着队伍进了一家店,我跟服务员说:“来5斤炒饼,一盆凉拌豆芽。”服务员愕然地说:“先生您几位?”

    “7个。”

    “呵呵,本店的炒饼分量很足,一般人吃3两就……”这时项羽一低头进来了,服务员立刻说:“哦,5斤是吗?”

    这是我第一次带他们出来吃饭,用刘老六的话说,这都是我的客户,我带着我的客户在富太路吃了5斤素炒饼,然后继续逛街。

    细心地包子还提醒我买几个棉垫子,要不晚上没法睡了。想起这个来很头疼,我实在理不出个头绪,5个男的两间屋,刘邦项羽绝对不能在一起,秦始皇不愿意和打呼噜的荆轲一起,刘邦不愿意和秦始皇一起,项羽嫌荆轲老问他关于小人的事……

    至于我,我是谁也不想见!

    一道高考题出现在我生活里,而当年的那26分好象不是靠这道题得来的。

    新买的两个垫子都给项羽拿着,一人长的垫子给他一夹,就像普通人夹着公文包一样,李师师提着她的书,刘邦拿着换下来的和刚买的衣服,荆轲因为只有一个手空闲,就让他拿了点刚买的洗漱用具,至于秦始皇,为了堵住他的嘴必须得让他不断有吃的东西,这东西还必须耐吃,我给他买了一袋麻子嗑着。

    我们皆大欢喜地往回走,在车上,包子说:“路过超市的时候咱们进去买点东西。”我真是太爱她了,自从这个女人在本书出现以来,你见她干过一件好事吗?

    领着秦始皇这样的进去,月薪不到1万5的根本出不来,罚款也得罚得一个小康之家迅速回到80年代以前去。我嘿嘿假笑:“咱们先回,把你们送下我自己出来买连带给车加油。”

    李师师插嘴说:“我看不如现在就去。”她本来是在翻着她的书,我想不通那本《梁思城中国建筑史》上怎么会超市这种东西,从后视镜里看一眼,见她一脸嘿然,我明白了,她是听出我的紧张,故意跟我作对,因为凡是我紧张的东西,对她而言肯定是有用的东西。

    秦始皇嗑着麻子问:“干撒(啥)滴?”

    我憋了半天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要让他知道这个美好的所在,我倾家荡产——倾家荡产也不够赔!幸亏包子误解了他的意思,告诉他:“我们去买点菜,晚上回去我做给你们吃。”

    “哦——歪(那)饿不气(去)。”

    到了超市门口,我跟包子说:“你跟表妹自己去行不,我们就不下车了。”包子痛快地领着李师师走了,我回过头,恶狠狠地说:“你们几个,没一个遵守约法的,尤其是你——赢哥,别把皮吐在车上!”

    项羽根本没听我在说什么,他这一路上目不转睛地看我开车,现在他把胳膊搭在车座上,认真地问:“踩那个是走,踩那个是停?”我吃惊地说:“可以啊羽哥,这都看出来了。”

    “那手上那根棍儿(挡)是干啥的?”

    “你先别管棍儿,以后买辆自动挡就行了。”

    “我来试试!”说着他就要从后面往这边挤,面包车被他撞得来回摇晃。我一把把他推回去:“等以后有机会,我离你远远的你再开。”

    等了一会,包子和李师师回来了,提着大堆的菜还有几瓶酒,李师师嘴里居然嚼着一个香口胶,她上了车分给在座的每人一颗,还嘱咐:“别咽下去啊——”

    看来这一趟她又长能耐了。

    这一次逛街可谓是有惊无险,除了我的钱包瘪得像被一汽解放压过后的蛤蟆,还算功德圆满。

    我在给车加油的时候,荆二傻把半导体捂在耳朵上,喃喃自语,一个黄马甲过来敲了敲他的玻璃,说:“先生,请不要使用手机。”……

    到了家门口,别人都跟着包子上了楼,不出我所料,项羽留在了最后,我真不忍心当着他的面把车还了,我指着门口一辆自行车跟他说:“那个跑得也挺快,就是有点累。”

    项羽给我了一个很专业的拒绝理由:“那个连20迈也跑不了吧?”

    哎,把项羽当荆轲那么骗是不行,史上说他是妇人之仁,说明这个外表粗豪的汉子是有细腻的一面的,主要是今天的这趟街上坏了,至少秦始皇知道了外面的世界很好吃,李师师知道在哪能买到书,刘邦目前表现正常,因为好色的他看见满大街的美女根本无动于衷,而且就算丑点的也根本无法跟包子相比,看来想让他移情别恋必须找到包子她们以前店里的一个姐妹——那个姐妹跟人抢男朋友,脸上被情敌泼了两咸菜罐子98%的硫酸。

    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先把项羽灌醉再还车,俗话说一醉解千愁嘛。

    就是我忘了问他能喝多少了,这说明自从我跟荆轲认识以后智力明显向他看齐了,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很后悔。

    早知道就应该多跟李师师在一起待待——如果包子同意的话。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