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 1 章 酥皮泡芙

    林妧第一次来到收容所时没引起任何轰动,像一滴雨落进池塘,还没来得及晕开几道涟漪,就无声无息溶入水里。

    电梯停在地下二层,眼前所见是三个醒目的黑体大字:生活区。

    顾名思义,是供危险系数较低的超自然生物日常活动的地方。

    根据导入在手机里的地图来看,以中心广场为轴心,这个区域环绕了电影院、图书馆、健身房在内的各项场所,俨然一个微型城市圈。

    没想到这所国家机器还挺人性化,她原本以为收容所会和监狱一样了无生趣。

    白炽灯照亮四周映着冷光的雪白色墙壁,这层建筑里不知为何鲜少有生物活动踪迹,林妧四处张望,才终于在角落里瞥见一道人影。

    那是个背对她的小男孩,正一动不动地俯下身子,似乎在地上寻找什么东西。

    “小弟弟你好,请问……”

    她好奇上前,话没说完就被死死堵在喉咙里。

    ——离得近了,才得以见到那男孩的全貌。对方不算高,身形纤细,穿着件素净的白衬衣,一切仿佛再正常不过,除了他空空如也的脖颈之上。

    小朋友没有脑袋,脖子断面上居然是贴合的皮肤,看上去虽然并不血腥,诡异惊悚程度却还是不小。

    这……无头○士?佐○偶像?魔法少女巴○美?

    信息量爆棚的大脑飞速运转,与此同时不远处传来一阵稚嫩的童音:“喂,新来的,看这里!”

    她应声望去,在墙角发现一个圆滚滚的皮球状物体。

    嗯,仔细一看不是皮球,是男孩的头。

    “就是你,帮我把脑袋放回脖子上!”

    那颗头又开始说话,声音软软糯糯,语气倒是硬邦邦。

    在极短暂的一阵愣神后,林妧依言将脑袋抱起来。

    他的皮肤娇嫩柔软,带着一点点婴儿肥,指尖按压其上,如同陷入一团软绵绵的棉花。但它着实太过冰凉了些,在暑气蒸腾的夏日里,仿佛一块温度全无的冷玉。

    林妧很不合时宜地想,原来人的头部不仅大小形状像西瓜,抱起来的感觉也是沉甸甸的,像是熟透了。

    如果破掉的话,溢出来的血水应该和摔裂的西瓜没什么两样吧。

    今天下班回家喝西瓜汁好了。

    男孩不知道这个陌生女人对自己稀奇古怪的联想,皱着眉问:“你是这儿的新员工?”

    林妧把脑袋平放在他脖子上,扬起唇角点头:“对啊,我叫林妧。你叫什么名字?”

    在头部与断面接触的刹那,二者顿时严丝合缝地黏合在一起,男孩双手上抬,把脑袋扳正。

    直到这时,林妧才得以完整地观察一番他的长相。

    毫无血色的肌肤恍若白瓷,在白炽灯光线下近乎透明,能清晰见到藤蔓一样遍布于手臂上的青灰血管。清瘦的面部轮廓干净流畅,丹凤眼微微挑起勾人弧度,右眼眼尾则有颗精致的小痣。:筆瞇樓

    这是张完美无瑕的脸,漂亮得趋近于不真实。

    他的声音也是死气沉沉的,带了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气:“陵西。”

    “陵西?”

    她重复一遍这个名字,念出叠音时舌尖抵住下齿,声线脆泠泠。

    念完了,又仿佛想起什么般低下头,从挎在肩上的帆布包里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纸袋:“这是送给你的见面礼物。”

    叫做“陵西”的男孩冷冷看她一眼,迟疑片刻后伸手将其接下,慢慢打开包装。

    “酥皮泡芙,我亲手做的。”林妧很是期待地朝他眨眨眼睛,“内馅是黑糖珍珠。”

    陵西没说话,垂下鸦羽般漆黑纤长的眼睫,看向纸袋里的陌生食物。

    深咖色,圆圆滚滚的一团,表面附着了一层细密粉末,让他无端想起……脏兮兮的土块。

    收容所里的食材千篇一律,早中晚清一色营养餐,配料与口味这么多年从未变过,导致大部分成员对食物无欲无求,只要能填饱肚子就万事大吉。

    他没抱太大兴趣,却破天荒发了回善心,不忍打击眼前这个满怀期待的小新人,于是慢吞吞将其送入口中。

    首先接触舌尖的,是原味酥皮淡淡的香甜奶气与醇厚的可可粉味道,带着些微苦气息,瞬间将食欲猛地撬开。

    随着上下齿逐步咬合,曲奇饼干般脆爽酥香的外皮碎裂于唇齿之间,与此同时内里的冰淇淋奶油和黑糖珍珠一并爆裂。珍珠圆润饱满,弹性十足,散发着淡淡的黑糖香气,咬开时渗出一丝沁人心脾的凉意;奶油则散发出浓郁甜香,口感顺滑、入口即化,冰淇淋的凉爽感将夏日闷热一股脑驱散殆尽。

    陵西神情一顿,加快了咀嚼的速度。

    可可粉完美中和了霸道的香气,使其尝起来甜而不腻。酥皮颗粒清脆爽口,与黑糖浆、奶油醇香、可可微苦融合混杂,把整个口腔彻底引爆。

    他从诞生到现在,似乎从没吃过这种口感的食物,奶油蓬松柔软,仿佛轻飘飘的云朵被衔在口中,美味得叫人舍不得咽下。

    林妧过了好一会儿才俯下身子问:“怎么样?”

    陵西垂眸掩下眼底翻涌的惊喜,舌尖仍裹挟着未尽余香。他不答反问,语气终于不那么冰凉:“你是厨师?”

    “也可以这么说吧……”林妧漫不经心笑了笑,“我除了做菜,好像没有其他什么本领了。”

    这番话倒是与她本人的气质格外相衬。

    林妧身形纤细高挑,看起来不到二十岁,一双琥珀色的桃花眼在微笑时弯起细微弧度,唇边总是挂着笑,一副柔柔弱弱的好脾气模样。

    不过……

    “你不害怕吗?”陵西狐疑看她一眼,“就算是正式研究员,第一次见到我脑袋摔下去时也会被吓一跳。”

    “为什么要害怕?收容所是专政机关,属于国家机器。”林妧一本正经,“四舍五入,我就是国家的女人。”

    男孩露出了困惑的神色。

    “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你的编号。”

    林妧从帆布包里拿出一本皱巴巴的《员工手册》:“我看看……这上面说,如果知道了你的编号,就能在官网员工通道里查询到相关信息。”

    “159,人偶。”

    陵西淡淡抬眸,瞳孔犹如黯淡无光的黑曜石,的确少了几分活物的神采。

    林妧点点头:“喔,难怪你长得这么漂亮。”

    这句夸赞飘然而至,男孩子仓促眨眨眼睛,不自在地红了耳根,又听身旁的女人道:“我听说这里收容了上百种超自然生物,可生活区为什么这么空旷?”

    “能在这一层活动的,都是自我意识极高、能正常融入人类世界的D级和C级生物,其中绝大部分拥有在收容所之外生活的特权。”他半垂眼睫,“所以心甘情愿留在这里的,都是蠕虫一样懒得动弹的死宅。”

    林妧:?

    我骂我自己?

    她了然“哦”了一声。

    按照危险程度从大到小依次排列,收容物被分为S、A、B、C、D四个等级,B级及以上有可能对社会产生威胁。

    其实生活区玩乐健身样样具备,每个人都配备有独立房间不说,吃的营养餐还不用花钱,简直死宅圣土,一旦安家就懒得挪窝。

    但他们却选择去人类社会当朝九晚五的社畜,实在是很有理想。

    或许是她太没有理想了也说不定。

    陵西眉头皱得像面对班级倒数第一的班主任,继续解释:“更何况能获得批准在这一层生活的少之又少,大部分被关在收容所的家伙要么是杀人不眨眼的疯子,要么压根就不存在自我意识,只能被关押在地下六层——像你这种低等级的员工不具备前往那里的权限,在我的印象里,只有高级研究员、特遣队和管理层有资格下去。”

    收容所内等级严明,厨师、清洁员等生活服务类员工权限极低,只能在生活区活动;再往上,依次是保安队、研究员、特遣队和管理层。

    林妧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地重复一遍:“特遣队?”

    陵西冷嗤一声,答得毫不犹豫:“那也是一群疯子。”

    跟前的年轻女人露出疑惑神情,他懒懒补充:“特遣队由人类精英和收容生物共同组成,负责处理保安队无法控制的高危事件。我见过其中几个成员,无一例外都是奇奇怪怪的家伙。最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单纯无害的收容物缺乏攻击力,所以特遣队里的异生物成员都选自地下六层,任意挑出一个,都能把你撕得粉碎——不过那些家伙神出鬼没,基本不会在这里出现,否则我一定会被烦死的。”

    行吧。

    林妧欲言又止,把正欲出口的话咽回肚子。

    没等她再开口,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歌声。

    澄澈的青年音极富磁性,被空调冷气吹拂至耳畔时,犹如淌过一汪灵动清泉。他采用了男高音美声唱法,醇厚声线丝丝缕缕,自带着浑然天成的高级歌剧感。

    可是!为什么!他唱的是!《今天是个好日子》!

    还是深情又投入,特意把每个字音拖长,美声声调飙到天上去的那种。

    就像四川泡菜和西冷牛排同时被吃进嘴里一样奇怪。

    跟前的陵西神情一冷,用满是嫌弃的目光望向她身后;林妧循着视线转身,见到一个造型古怪的年轻男人。

    个子很高,冷青色的皮肤薄薄一层覆在骨架上,金黄发丝如未经修剪的枝叶般乱蓬蓬翘起,细长双眼则是黯淡的红色,好似浸入一片湿濡鲜血。他五官精致,神色冷峻,中世纪贵族燕尾服衬出青年修长纤细的身段,显得格外清冷高傲——

    才怪啦!

    为什么这个长相很高冷的外国小哥哥脑袋上会别着一个粉色爱心发卡,而且他抱在怀里的绝对是女性卡通角色立牌吧!上面还白纸黑字地写着“欢迎来到歧川漫展中心,和克苏子一起玩耍吧”啊喂!确定不是直接从漫展会场顺手牵羊过来的吗!

    男人冷冷抬眸,语气淡漠:“新人?”

    这副神态和语气配上被他紧紧抱在怀中的卡通立牌……果然很违和啊!求求你不要硬凹人设可不可以!

    陵西毫不掩饰嫌弃的意味:“编号32,痴汉死宅血浆爱好者。”

    男人闻言斜睨他一眼:“死人脸可拆分充○娃娃。”

    “血浆爱好者”是指吸血鬼吗?

    林妧整理好纷乱思绪,象征性扯出一个笑:“你好,我叫林妧。”

    见对方没反应,为了缓和气氛补充一句:“克苏子很可爱呀。”

    如同一粒星火坠落草原,瞬间燃起燎原之势。

    青年阴鸷的眸底瞬间被染上一层亮色,他几乎是以光速凑近过来:“不是‘可爱’,是超级宇宙无敌爆炸级别可爱!你也看《克苏子的悠哉日常》吗?”

    再笑的话嘴就要裂开了哦!把原本的高冷形象抛弃得这么彻底真的没关系吗!

    她之前还觉得对方的红色瞳孔很像晕开的血迹,现在看来,果然还是甜滋滋红彤彤的草莓果酱更适合他吧喂!

    林妧艰难点点头,下意识后退一步:“你是刚参加漫展回来吗?”

    他咧开嘴笑,得意地向她展示足足有一人高的克苏子立牌:“对对对!我cosplay的是吸血鬼伯爵,像不像?”

    说完了才意识到什么,后知后觉地自言自语:“不对,我好像就是吸血鬼啊。”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