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 3 章 焦糖布丁

    相较于生活区,地下六层显得逼仄压抑许多。

    下电梯后便是一望无边际的幽深长廊,冷白灯光一直绵延至拐角尽头。这一层面积极大,错综复杂有如迷宫,每一处拐角都好似巨兽的漆黑大口,充满未知的神秘色彩。:筆瞇樓

    铜墙铁壁将空间分割成数个紧紧相连的密闭房间,每个房间的铁门上都挂着编号门牌。

    铁门左侧一律摆放着全息投影仪器,点开后会有深黑色方块字体投影于墙壁,为来访者介绍收容物的详细信息。

    这样一看,倒真有几分监狱的模样。

    林妧闲来无事,在走道里漫无目的地转悠,偶尔点开一两个全息投影。

    鲛人诡谲阴戾,尤其擅长用歌声蛊惑人心,引诱海上航行的船只驶向死亡地带;食尸鬼不存在自我意识,只会本能性地啃咬活物,与末日电影里的丧尸如出一辙;蛇女有一双能把人石化的眼睛,保安队将其抓捕时,在巢穴里发现近百座男性石像。

    大多数收容物被归为B级,危险性较高的A级数量稀少,S级别更是凤毛麟角——至少她一个也没找到。

    收容物大多新奇古怪,她看后一笑置之,心里留不下太深印象。直到无意中又点开一个按钮,视线瞥过墙壁时,林妧微微一愣。

    这则投影不仅没有记录收容物的收容过程、习惯爱好与注意事项,就连它本身的属性和分级也未曾标明。空空荡荡的墙壁上只有寥寥两个字——

    少年。

    ……少年?

    她在心里暗自咀嚼这个再寻常不过的词汇,下意识皱起眉头。

    莫非收容所里还采集了人类样本?但以人类少年的危险程度,怎么可能会被分配到地下六层?最奇怪的一点是,投影中的简介空空如也,仿佛藏匿着令人讳莫如深的秘密。

    无法抑制的好奇自心底蔓延滋生,林妧在门前驻足了好一会儿,从口袋里拿出员工卡,平放在铁门上的电子识别处。

    卡槽里发出清脆的一声“滴”响,电力供应即刻开始运转,虹膜识别系统应声启动。

    在确认她的身份后,铁门自动打开。

    一股强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铁锈般的腐败气息将空气吞噬殆尽,让她微微皱起眉头。

    房间里有些暗,中央的灯光开到最小档,昏黄光线被无声吞吐,接而稀释在周遭空旷的环境里,更显得沉闷压抑。

    地板与墙壁铺满血迹,刺目的暗红色液体溅洒于房间各处,汇聚成一条蜿蜒不断的河流。

    而在这条猩红色河道的源头,一个人影靠坐在角落的墙壁上,因低垂着脑袋而看不清面庞。

    想必那就是房间的主人。

    空调源源不绝地供应着冷气,这里的温度着实太低了一些,明明如今正值盛夏,蔓延生长的刺骨寒意还是让人如置冰窖。

    林妧往手心里哈了口热气,缓缓踱步走向他。

    那人穿着件浸满血的宽大T恤,衣摆隐隐保留着原先的雪白色。蝴蝶般的锁骨沾染大片血污,露在袖口之外的手臂瘦可见骨,暗红色血渍映衬着冷白肌肤,青灰血管顺势而下。

    流动的血液自他发尾划落,在地板上汇聚成粘稠水滩,泛起阵阵波动的涟漪。

    这本是地狱一般的景象,林妧却莫名察觉了几分近乎残酷的美感。

    越是靠近,血腥味便越是浓郁,如同无形大手沉沉捂住口鼻。她早已习惯了这种气息,因而并不感到厌恶。

    带着些许期待地,林妧蹲下来,双手搭在膝盖上。

    她的声音清泠温柔,噙了云淡风轻的笑,与周遭沉闷环境格格不入:“哈喽,你醒着吗?”

    猝不及防地,几乎是转瞬之间。

    在她话音落下时,耳畔掠过一阵倏忽而至的疾风——

    少年苍白的手臂迅速上抬,指尖即将触碰到她纤细的脖颈。他仍然低垂着头,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动作却满含杀气。

    同样也是在电光火石间,林妧微微一笑,精准地握住对方手腕。

    她力道不大,甚至称得上温柔,顺势一推,便把他的手臂摁在墙上。

    他显然没料到眼前的陌生女人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做出反应,仓促抬起头时,与她近在咫尺的视线两两相撞。

    直到这时,林妧才得以看清他的模样。

    睫毛纤细漆黑如鸦羽,尾端上翘,覆着一层干涸的血幕。灯光将血色与阴影一同揉进柳叶般细长的双眼,瞳孔深黑,目光凌厉阴狠。

    他真是极瘦,面部轮廓带着少年人独有的干净流畅,明明是漂亮又勾人的长相,却因为匕首般阴冷的神色而让人不敢靠近。

    林妧轻笑一声:“流了这么多血,没剩下多少力气了吧?”

    他方才的动作行云流水,身手应该不差,她没想到对方力气会这么小,轻轻一握便没了还手之力。

    显得她在欺负人似的。

    “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来打一声招呼。”

    她继续说,依旧保持着将少年禁锢于墙角的姿势。细瘦的手腕上骨头硌人生疼,未凝固的血液冰冰凉凉,被她包裹在手心里。

    他安静抬眸,在视线触碰到林妧脸颊时微微愣住,如同平静潭水忽逢骤雨,眼底掀起阵阵黯淡涟漪。

    少年一言不发地看了她好一会儿,良久才在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他好像用尽了全身力气,才以低不可闻的沙哑声线问:“你是管理层……还是特遣队队长?”

    “第二个。”林妧回答得毫不犹豫,“你怎么知道?”

    “其他员工没有进入这个房间的权限。”他虽然扬起唇角,眼睛里却并没有笑意,眸光阴沉得犹如深夜,“没想到特遣队会让这么一个小女孩担任队长,真是胡闹。”

    林妧报复性地加重了手上的力度,指尖按压在他突出的手骨之上,用悠然的语气回应:“我也没想到,收容所居然会把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孩子列为重点对象,真是胡闹。”

    少年闻言一怔,然后轻轻笑出声来。

    他的声音低哑粗糙,有如磨砂质地,笑起来时伴随着微弱喘息与间歇性轻咳,说不上好听。

    但那柳叶眼一弯,毫无血色的薄唇微微抿起,实在挺好看。

    他说:“你比江照年有意思。既然你来替他的职位,他应该是死了。”

    江照年是上一任特遣队队长。

    林妧乍一听见这个名字,大脑如齿轮生锈般停顿两秒,然后才简略应道:“嗯,死了。”

    她云淡风轻地掠过这个话题,笑着靠近一些问:“想吃焦糖布丁吗?”

    奇怪的问题,完全不合时宜,似乎是为了生硬地转开话题。

    因为被她牢牢禁锢在墙角的狭小空间里,少年周身都环绕着一股热气。手腕笼罩着从未感受过的柔软触感,女性身上独特的清新柠檬气息推开血液的腥苦味道,丝丝缕缕萦绕鼻尖。

    他下意识觉得这个动作太过亲近,奈何力气尽数被疼痛抽走,根本无法反抗。

    林妧话音落毕,便神色如常地松开他的手后退一步,从帆布包里拿出一个密封透明圆杯:“我叫林妧,这是见面礼物。”

    她说着将密封层打开,露出内里的焦糖布丁。

    通过透明杯身,食物形态一览无余。

    最上层搭配了一层云朵般的清淡奶油,中间夹着琥珀般晶莹剔透的深褐色焦糖,再往下则是软乎乎圆滚滚的布丁本身,随着她手臂动作而微微晃动身体。

    一根塑料小勺直接插进底层,烤得香脆的焦糖在被勺子触碰的瞬间轻轻碎裂,三层食材一并被盛放在勺子中央,摇摇欲坠。

    林妧没说话,把勺子递向少年嘴边。

    这真是极为荒谬的景象。

    背景是交相映衬的白色墙身与殷红鲜血,昏暗光线犹如混浊河水,伴随着腐败的腥臭味弥漫整个房间。

    少年无力靠坐于墙角,血液顺着他的脸庞向下滑落,汇聚成的溪流流淌至少女脚尖。后者却对一切毫不在意,半蹲着身子,喂给他一勺布丁。

    他没有张口接下,而是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笑:“你不怕我?”

    这是个经常出现在小说和影视作品里的问题。

    大魔头们总是会这样询问主角,在得到诸如“你并不是坏人,绝对不会伤害我”一类的答案后对其好感度大增。

    但林妧没兴趣刷好感度,想必这小子也不会吃那一套,干脆遵循本心回答:“你要是不乖,我会把你揍趴下。”

    一句话说完,她近乎粗鲁地把布丁塞进对方微张的嘴里。

    迅速占据整个口腔的奶香让少年微微愣住,他不知为何轻笑一声,将注意力从周身残余的疼痛上移开。

    奶油口感奇妙,如同轻软的泡沫,刚一接触口腔便飘飘然化开,溢出一片醇香。

    布丁由淡奶油、牛奶、鸡蛋与白砂糖烤制而成,入口冰凉。最初与舌尖相碰撞时,软绵滑嫩的触感如流动水波般轻盈,轻轻一抿就被撵碎于唇齿之间,与冰淇淋融化有异曲同工之妙。

    牛奶味、绵密奶油与焦糖特有的微苦香气充斥口中,焦香和蛋香交融,其间还夹杂了些许香草气息,清甜解腻,把鸡蛋的腥气消弭殆尽。

    无需多加咀嚼,布丁便自然而然滑入喉咙里,留下悠悠不绝的浓香在舌根跳舞,甜滋滋的愉悦感顺着口腔神经流入心底。

    少年不知不觉也感到一丁点莫名的开心。

    “好吃吧?”

    林妧猜出他没有动弹的力气,一勺勺把布丁喂给他,百无聊赖间开口问:“你叫什么名字?”

    “……迟玉。”

    像是很久没有念出过这两个字,语气间带着迟疑。

    “你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叫做“迟玉”的男孩子没有回应。

    良久,他弯起双眼,眸子里映着混浊的光,用喑哑却含笑的声音轻轻告诉她:“我困了。下次来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末了,又补充一句:“我爱吃甜食。”

    这是在明示她下次再带甜点来。

    林妧很少在和别人对峙时跌跟头,这回却被他牵着走,完全落入了被动的那一方。

    她虽然不甘心,却又难以遏制好奇,只能无可奈何地答应:“好。”

    “在那之前,你别死了。”迟玉抬手抹去脸颊上的血渍,语气悠然,“特遣队的工作可不轻松,小女孩。”

    林妧看一眼满地的血:“我们可以比比,谁的命更长。”

    *

    林妧回到家已近傍晚。电话铃声响起时,她正把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冰糖雪梨银耳羹端上桌。

    她靠躺在沙发上,看一眼来电联系人。

    陈北词。

    特遣队成员都是精通各个领域的精英。她算靠身手吃饭的体力劳功者,现年二十四岁的陈北词则在网络技术方面天赋过人,负责信息搜集和联络通讯的工作。

    林妧悠哉按下接听键,听见清晰响在耳畔的青年嗓音:“队长,新任务。详细资料发到你邮箱里了。”

    不知道究竟因为昼夜颠倒还是嗜睡,陈北词一天到晚都处于或睡眠或无精打采状态,说话声音懒洋洋,比碗里的银耳更软。

    她笑了笑:“没问题。大致情况是怎样?”

    “时间限定明天夜里六点到八点,地点在城郊的‘花间’俱乐部。值得一提的是,听说这次任务对象是个货真价实的天使。”

    “天使?”

    林妧说罢吞下一勺银耳羹,胶质饱满的食材经充分浸泡后微微发软,清甜梨香恰到好处地中和了冰糖的甜腻,粘粘糯糯的银耳被汤水包裹下滑时,喉咙如同正在被洗涤一般。

    是夏天的味道。

    “对啊。”电话那头的陈北词打了个哈欠,尾音拖得模糊不清,“被囚禁在地下俱乐部里的天使……挺带感的不是吗?”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