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 8 章 校园七大不可思议(一)

    林妧再次接到陈北词的电话,是在第二天中午。

    那时她刚清醒不久,躺在床上发呆,因此接听时也懒得张嘴,从喉咙里迷迷糊糊挤出一个音节:“嗯?”

    “队长,新任务。”陈北词也没睡醒,声音含糊地杂糅成一团,“信花箱,寄查。”

    他说完便挂了电话,留下林妧懵懵地想,这人是不是想说“信息发到了邮箱,自己查看”?

    简直是抽象行为艺术。

    她又平躺着咸鱼瘫了一会儿,然后懒洋洋打开邮箱,点开来自陈北词的邮件。

    【任务:于7月21日晚九点抵达歧川三中,查明事件及失踪人员去向】

    【附件1:事件概述】

    2019年7月20日12:35,委托人谢婷婷称自己及几名高中同学先后被恶灵缠身,家中陆续出现“今晚九点来歧川三中”的字条。

    当日21:00,保安六队三名成员陪同委托人前往该校,并通过设备进行远程直播。

    当日21:02,设备连接被不明力量中断,后勤组与保安队失去联系。

    保安队及委托人至今未归。

    林妧挑了挑眉。能让三名保安队队员全军覆没,她并不相信所谓“恶灵”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就“鬼魂”的成因来看,人体大脑在活动时,脑皮质细胞群之间会形成电位差,从而在细胞外产生电流,即脑电波。

    通常意义上的鬼魂就是一种脑电波形式的存在,比起恐怖片中骇人的恶灵,它更接近于某种电波化的思想与执念。每个人的脑电波频率各不相同,很难相互影响,就算在传播过程中遇到了频率相近的人,它的作用也微乎其微,顶多很小程度地影响对方思维,变成短时间的幻觉。

    如果世界真的跟恐怖片里一样鬼魂肆虐,人类恐怕早就灭绝了。

    她揉揉眉心,继续往下看。

    【附件2:委托录像】

    委托人看起来接近三十岁,没化妆,黑眼圈泼墨般附着在眼底,说话时浑身发抖。

    “你们要救救我。”她说,“一定是那个人回来报仇了!”

    接待她的员工把茶杯递上前:“谢小姐,请冷静一点。”

    “你要我怎么冷静!我已经有两个高中同学莫名其妙失踪了!”谢婷婷双眼泛红地叫起来,“我也、我也要在今晚……”

    【屏幕马赛克,随即切换至十分钟后的画面】

    “您冷静下来了吗?”接待处员工问,“请向我具体告知事件的前因后果。”

    “我读高中的时候,大概是十年前,班里有个非常阴沉的男孩子,我和朋友偶尔会捉弄他。”谢婷婷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后来他死了,听说是深夜坠湖,就在学校里,现在那片湖已经被封禁了。我本来是不想欺负他的,但你知道,圈子里每个人都那样做,我总不可能特立独行。”

    她喝了口茶,毫无血色的双唇颤抖不已:“我和朋友们到现在仍然保持着联系。三天前有人说在屋子里发现了张纸条,叫他晚上九点去三中。那人觉得是恶作剧就没理会,结果第二天,我们居然无论如何都联系不上他。与此同时,另一个朋友也在家里找到了同样的纸条。”

    接待员为她续了一杯水:“就像每天一人的连环接力?”

    谢婷婷重重点头:“对。我们俩商量了很久,一致认为纸条上就是那个男生的字迹——他成绩很好,写字是非常工整的楷体,之前还在书法大赛拿过奖。有了第一个人的前车之鉴,他当然不敢不去。本来我们一直通过视频保持联系,结果信号在他踏入校门的瞬间全部断掉了。”

    “他也没能回来?”

    “……嗯。”她揉了把乱糟糟的长发,语气里带着哭腔,“不管去还是不去,到头来都是失踪。我真的走投无路了,求求你们帮帮我吧!”

    视频到此处戛然而止。

    林妧面无表情地看完,打开第三则附录。

    这个文档很长,大致内容是十年前男生坠湖事件的相关信息。

    死者名叫周航宇,巡逻的保安在夜间22:00左右,于校内星雨湖附近听见一声尖叫,赶到现场将他救上岸时,周航宇已经停止呼吸。

    当时校园内没有安装监控器,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至今是个迷。周航宇双亲早逝,亲人只剩下一个年纪尚小的弟弟,这个案子便也逐渐被搁置下来。ωWW..

    周航宇模样并不出众,双眼细长、嘴唇苍白单薄,属于站在人群里绝不会被注意到的类型;弟弟周航星与他模样相似,嘴角有颗隐隐约约的小痣。

    兄弟俩都瘦得厉害,想必生活条件并不如意。

    按照推理小说的惯性,谢婷婷所在的小团体绝对和周航宇的死亡逃不开关系;而就死者的人际交往圈子来看,如果真是人为作案,他的弟弟嫌疑是最大的。

    这次任务带了点悬疑侦破的元素,比之前单纯的生物收容有意思许多,林妧支撑起身子,兴致勃勃地打开下一条附件。

    【附件4:执行人员】

    林妧:编号01

    秦淮书:编号07,特殊编制成员,九尾狐

    *

    九尾狐算是华国最著名的妖兽之一,以精通幻术、容姿绝世而闻名。相传其族群隐居于山林深处,性情清冷高傲,不屑与人类接触,可谓十足的高冷气质。

    ……结果这个说话磕磕巴巴、脸色通红还浑身发抖的家伙是谁啦!

    出于好奇,林妧比任务时间早许多便前往三中校门口,没想到对方比她抵达得更早,在与之四目相对的瞬间涨红了脸。

    “你、你好,那个,我叫秦淮书……”

    他说话时视线紧盯着鞋尖,骨节分明的手指攒紧衣摆,脸上显而易见的红潮在路灯下汇聚成一片薄薄的雾气。

    林妧愣了一下,朝他伸出右手:“你好,我是林妧。”

    秦淮书怯怯看她一眼,以一种破釜沉舟的表情伸出右手,极快地捏了捏她的指尖。

    随即脸上的红晕愈发明显,一对毛茸茸的耳朵从头顶倏地冒出来,颤颤巍巍地抖了抖。

    “对、对不起!我有点,有点怕人。”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停顿片刻后又加大音量,“不过你别怕,我、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林妧:……

    她或许可以去写一本轻小说,就叫《我的九尾狐不可能这么胆小》。

    平心而论,秦淮书的底子非常优越。

    修长瘦削的身材高挑如翠竹,丹凤眼中波光流转,白皙肤色里渗了几分恰到好处的红晕,为原本清隽脱尘的样貌平添烟火气息,叫人心生好感。

    ——前提是忽略他害怕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林妧不忍心打击他的自尊心,刻意转移话题:“你的耳朵……”

    “没、没关系!我化形不是很精通,一紧张就会把它露出来,过一会就好了。”他努力做出一副可靠成年男子的神态,耳朵随着身体晃动摇啊摇。

    “是这样。”她微微一笑,指了指身边敞开的校门,“那我们进去吧?”

    秦淮书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好。”

    七月正值暑假,校园里空无一人,校门却不知为何处于打开的状态。

    平日里通明的灯光尽数熄灭,四周伸手不见五指,黑暗如同蛰伏的巨兽,将万物一并吞噬。身旁一片死寂,偶尔能听见一两声微弱的蝉鸣,犹如濒死之人绵长的呐喊。

    月光被乌云尽数遮掩,林妧只得打开手电照明,惨白光线在如此寂静的氛围下生出几分诡异之感,看得秦淮书后背发麻。

    他悄悄离她近了一点。

    “你为什么会加入特遣队呢?”林妧见他害怕,像日常闲聊那样云淡风轻地开口发问,“这个工作实在是吃力不讨好。”

    “因为我崇拜的人曾经在这里工作,虽然我完全比不上他……”他有些不好意思,心头的恐惧少了许多,“你呢?”

    “我……”林妧正欲回应,忽然脸色微变,沉声道,“别动。”

    秦淮书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还是被她吓得浑身僵硬,木偶般直愣愣停在原地。

    一张便利贴不知何时被贴在他身后,林妧皱眉将它取下,听见身旁狐狸瑟瑟发抖的声音:“这、这是从我身上取下来的?”

    她同情地看他一眼,没说话。

    如今四周皆是混沌的黑暗,他根本没有察觉到有谁在自己身后贴上了纸条。说不定那家伙现在仍然伫立在某个角落里看着他们,就在他身后……

    秦淮书浑身的鸡皮疙瘩很没出息地炸了。

    林妧用手电照亮纸条,一串工整的楷体字映入眼帘。

    “如果想找到它,就搜索校园七大不可思议吧。记得按照图上的顺序,不要出现任何差错哦。”

    这段文字下方被人用简略粗糙的笔触画着学校的大致平面图,相应建筑旁标注着序号及对应的校园怪谈。

    秦淮书看得既困惑又毛骨悚然,林妧则在黑暗中抿直嘴角,遮掩不受控制升起的笑意。

    就是这样的委托才有意思嘛。

    “等等,和委托人相关的事件应该只有那起少年落水的案子吧?这和七大不可思议有什么关系?”

    她仔细将便利贴收在口袋,若有所思:“现在没有任何线索,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第一个怪谈是‘厕所里怮哭的少女’,准备好了吗?”

    秦淮书欲哭无泪,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准备好啦!

    关于歧川三中十年前流行的七大传说,收容所提供的附件里有详细介绍。

    厕所里怮哭的少女据说是一名女学生的亡灵,自心脏病发作死于隔间后,因不愿接受现实而徘徊于此地。每当午夜,她都会在紧闭的第五个隔间哀声哭泣。

    怪谈发生的地点位于距离校门最近的一栋教学楼。比起楼外空旷的小道,这里阴暗逼仄的氛围让人脚底生寒。

    一扇扇窗户倒映着月光,如同无数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行人,秦淮书不敢抬头,用一副低眉顺目的小媳妇模样跟在林妧身旁。

    卫生间位于走廊尽头,因在放假前被清洗过而显得较为干净整洁。等他们一同踏入其中,林妧才坏心眼地轻笑一声:“啊,我差点忘了,这里是女厕呀。”

    秦淮书脸颊暴红,三条尾巴噗嗤噗嗤地从身后冒出来。

    她好奇往他身后看一眼:“那个,你裤子还好吧?”

    秦淮书羞得快要哭出来,耷拉着脸:“求你别说了。”

    他还想再辩解什么,冷不防听见一阵飘渺的哭声自不远处隔间传出,身后的尾巴又被吓得多了一条。

    少女的声音低沉哀怨,如今分明是蒸笼般炎热的盛夏,听见这道哭声的瞬间,两人竟然都感到了如置冰窖的寒气。

    林妧迫不及待地向前一步:“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她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了回来。

    接下来,秦淮书目睹了让他永生难忘的场景。

    周遭是一片诡异如深渊的漆黑与不绝于耳的哭泣,他身形娇小的搭档却闲庭信步般缓缓前行,手中的光线如利剑斩断黑暗。林妧没有敲响第五个隔间的门,而是径直走向第四个隔间,然后借由马桶盖高高站起。

    少女游荡的魂灵仍在无休止地痛哭,仿佛察觉到什么,她微微侧过脑袋。

    隔板上,不知什么时候趴着一个人。

    一双漆黑的眼睛被白光映得极度瘆人,对方不知道无声无息地看了她多久,在少女抬头时扯开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

    幽冥般的黑暗,禁闭的隔间,以及灯光下脸色苍白的陌生女人,活生生的恐怖片标配。

    林妧低低地笑了声,略微偏过脑袋,一字一顿地告诉她:“找、到、你、了。”

    少女的尖叫声在这一刹那骤然响起,随之而来的是秦淮书同样高分贝的哀嚎,真真正正的鬼哭神嚎,惊天动地。

    你干嘛啦!这也太吓人了吧!他还没被怪谈吓到,就先死在自己人手里了啊喂!!!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