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替姐姐嫁入豪门后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 86 章 进城

    陈淮骁载着白茵回了老宅院子,指挥她烧了茶晾着,等茶水晾好之后,将丝绸手绢浸泡在了温茶中。

    约莫四十分钟后,他再将手绢取出来,用清水洗净。

    明显可以看到,手绢上的油渍被茶水分解了,几乎看不出痕迹。

    白茵惊叹地望着手绢:“神奇哎。”

    陈淮骁解释道:“油渍是烷烃类有机化合物,茶叶里有茶碱,碱性有脱脂作用,对油污有很好的去除作用。”

    白茵听到他这样说,眼底是不加掩饰的崇拜:“哥哥好厉害呀。”

    陈淮骁也没有居功,直言道:“网上搜出来的。”

    白茵晾好了手帕,笑着回头道:“那也是哥哥厉害,还有懂网上搜索呢。”

    他伸手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你要是不知道怎么奉承,可以闭嘴。”

    “我哪有奉承,我说真心话呀,哥哥就是很厉害。”白茵义正严词地说:“哥哥,你要勇于承认自己的优秀。”

    她这番话,是真把陈淮骁逗乐了。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喜欢听奉承漂亮话的人,偏这小姑娘嘴里跟含了蜜似的,每句话都能戳进他心窝里。

    哪怕是莫名其妙的尬吹,也能让他愉悦。

    ”对了哥哥!”

    白茵忽地想起了什么,赶紧从帆布书包里取出了英语测验的试卷,递到陈淮骁眼前:“你看,上周的英语考试,我考了124!”

    陈淮骁接过试卷,双面翻了翻,反问道:“考这么烂?”

    白茵愣住,还以为陈淮骁误解了:“不是…总分150,我考了124。”

    很、很烂吗?

    然而,陈淮骁用眼神告诉她,真的很烂。

    “哥哥,满分150啊!”

    “对啊,满分150,你为什么没考140?”

    “……”

    白茵只觉得他在故意找茬,立时反驳:“150的英语考试,你能考140啊?”

    “我不能。”

    “那你说什么。”

    “我通常考149,扣一分是老师怕我骄傲。”

    “……”

    白茵无语了,彻底无语了。

    她不该用正常人的眼光去度量眼前这个男人。

    “算了,我回去看书了。”白茵闷闷地转身回院子,拿出了英语课本,准备继续奋战。

    陈淮骁来到她面前,嘴角挂了笑:“虽然考得烂,但比前一次稍稍有进步了。”

    小姑娘撇撇嘴,没理他。

    陈淮骁的手环过了她的肩膀,修长的无名指勾着一根浅绿色的缎面头绳,在她眼前晃了晃:“奖励,要不要。”

    白茵看着他指尖那根丝缎头绳,眼底绽出惊喜的光芒:“给我?!”

    她伸手去接,陈淮骁将头绳一收,然后直接揪住了她的大辫子,三下五除二解开她那根已经断了内芯、全靠黑绳连接的头绳,将缎面头绳扎在了她辫子下端。

    系好之后,陈淮骁将辫子扔到她耳鬓边:“还不错,你戴绿色好看。”

    白茵摸着那条浅绿色的缎面头绳,又瞥了他一眼。

    阳光照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英俊而充满了张扬的侵略性。

    夏风吹拂着白茵耳鬓的发丝,紊乱的心跳提醒着她——

    完蛋了。

    ……

    她不再搭理陈淮骁,转过身坐在小木桌边写家庭作业,陈淮骁则倚在黑瓦白墙边看手机。

    微信寝室群里的几个室友正在商量着要出来玩剧本杀恐密之类的,没约着人,便@了陈淮骁。

    陈淮骁:“来不了。”

    乔岩:“他周五一下课就骑着他心爱的小摩托离校了,留咱们校花在寝室楼下痴心苦等了好久,告白大戏也没机会见着,遗憾啊。”

    刘苏遇:“骁哥,你又去镇上了?”

    陈淮骁:“嗯,老爷子的命令。”

    刘苏遇:“你爷爷隔三差五的让你去镇上,这莫不是给你找个了媳妇吧?”

    陈淮骁扫了正在写作业的白茵一眼。

    小姑娘背影纤瘦小巧,心思也是单纯的很。

    他是根本没存那份心思,就拿她当个邻家小妹对待。

    陈淮骁:“我还真得在镇上带小孩,来不了,你们玩。”

    乔岩:“难怪我看到你出校门的时候,还破天荒去了趟对面的饰品店,嘿嘿嘿。”

    刘苏遇:“这有啥来不了的,把你媳妇带上呗,一起玩,反正我们组队缺人。”

    陈淮骁:“滚蛋。”乔岩:“@刘苏遇,什么媳妇不媳妇的,别乱讲。@陈淮骁,骁爷,他的意思是把你家小孩带上。娱乐带娃、两不误!”

    陈淮骁拒绝的字都已经打出来的,又抬眸望了望专心写作业的白茵,淡淡问了声:“诶,你玩过桌游吗?”

    白茵回头愣愣望着他:“什么?”

    看她样子便没玩过,陈淮骁又问:“你多久没去过省城了?”

    白茵掰着手指头,认真地想了想:“好几年了,上一次,好像还是小学毕业。”

    “……”

    刘苏遇:“@陈淮骁,快来快来快来!就等你了!”

    陈淮骁走到白茵面前,翻了翻她的本子:“作业多不多。”

    “还差一张数学卷子就写完啦!”白茵灿烂地笑着:“我做题很快的!”

    “把卷子带上,哥哥带你进城玩。”

    “啊?”白茵惊讶不已:“进城是指…”

    “南城,我读大学的地方,有几个朋友想约剧本杀,凑不上人,带去你凑个人头。”

    白茵不太能听懂他的话,只知道可能是要凑数什么的:“可我不会玩啊。”

    “我带着你。”

    白茵见他说着便想走了,犹豫了片刻,踟蹰道:“那我跟我外婆说一下,看她同不同意。”

    说着,她匆匆进去,上了楼。

    陈淮骁悠哉地跟在她身后,也上了陈旧的木制楼梯,只见白奶奶正坐在二楼阳台的躺椅上,戴着厚眼镜,拿着白茵的绣品花样细细地看。

    “外婆,您别用眼。”白茵走过去,接了绣品,担忧地说:“医生不让您用眼过度,您怎么总不听呢!”

    “反正也看不见什么了,都一样。”白奶奶摘下了眼镜,望了望她身后的陈淮骁:“小淮也在,等会儿一起吃晚饭啊。”

    “不了,谢谢白奶奶。”

    白茵其实蛮想和陈淮骁出去玩的,又怕外婆不同意,小心翼翼道:“外婆,那个…我作业还有一点点就写完了。”

    “嗯,小心着眼睛,天黑了把灯开着。”

    “就是我想着和淮骁哥出去玩一下,可不可以呢。”

    “你去啊,问我干啥。”

    “不是去镇上,是去…是…”

    陈淮骁见她说话结结巴巴吞吞吐吐,索性便替她说了:“白奶奶,我想带茵茵去南城玩玩,和几个朋友一起,看个电影什么的,一定平安把她送回来。”

    “去南城啊。”外婆有些犹豫了,看看外面渐晚的天色:“都这会儿了,天都要黑了。”

    “就半个小时路程,不远的,把她交给我,您放心吧。”

    白奶奶也知道他是很稳重的孩子,不会让白茵有半点危险,只是多多少少心里还是有点小担心,犹豫着没松口。

    白茵抓住了外婆的衣袖,满脸的期待和担忧,生怕外婆不同意。

    她真的好想好想和陈淮骁哥哥出去玩啊。

    “外婆…我作业马上就写完了,明天也可以写。”她低声地支吾:“我很多年没进城了…”m.

    外婆也是打心眼里疼白茵,知道她平日里不是学习就是练舞,再不然就是绣东西,根本没有和同龄人娱乐的时光。

    这会儿有个哥哥带着她玩一下,倒也是件好事。

    “那你去吧,但一定要听你淮骁哥的话,不要乱跑!”

    说罢,她摸出自己的绣花帕子,从里面取出了一张皱巴巴的五十票子,递给了白茵:“想买啥就买。”

    白茵知道外婆是不想她花陈淮骁的钱,但看着那张皱巴巴的票子,却无论如何都没法伸手去接。

    家里经济本就不富裕,她怎么能拿着这钱出去玩呢。

    “外婆,我…我不买东西,我不要,我啥都不缺。”

    ”拿着!快拿着!”外婆将钱塞到白茵包里:“出去哪有不花钱的。”

    白茵没办法接这钱,想了想,失落地转身对陈淮骁道:“哥哥,我不…不去了,你和朋友去玩吧,我要写作业。”

    陈淮骁自然知道白茵什么心思,看着她失落的表情,心里莫名有点难受,索性接了外婆递来的钱,揣进了自己包里:“白奶奶,我带着她,放心吧。”

    “好,好。”

    说完,他便拉着白茵下了楼。

    “我不去啊哥哥,真的,我不去了。”白茵脸颊胀红地挣开了他的手:“你自己去吧。”

    陈淮骁从兜里摸出了钱,揣进了白茵身侧的斜挎小布兜里:“不玩那些花钱的,保证你这五十块原封不动地带回来,到时候你把钱偷偷放回白奶奶的衣兜里,她也瞧不见。”

    “真的不花钱吗,你说的那个…什么桌游,不要钱的吗?”

    陈淮骁淡笑道:“我朋友缺人凑数,当然他请客,费用全包。”

    她还是有些犹豫:“这样好吗?”

    “走了。”

    他将摩托车前悬挂的黑色安全帽稳稳地戴在了白茵的脑袋上,自己也戴上了护目镜,横跨上车。

    白茵扯着他的袖子,稳稳地坐上了摩托车:“哥哥,慢点哦。”

    “好。”

    话音未落,轰的一声,陈淮骁将摩托飞速疾驰了出去。

    惯性让白茵一把猛地抱住了他。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