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摆烂拯救了全宗门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600章 尊重他人命运

    法术与剑光交织闪烁,光芒照亮了整个道场,喊杀声和轰鸣声充斥着领域每一个角落,无数人被藤蔓捆的死死的,吊在半空当中动弹不得。

    传说中的空中飞人啊。

    明意踏进领域看到藤蔓乱舞,无数人乱作一团的场景,眼睛稍稍睁大片刻,内部情况,就一个字。

    乱。

    叶翘领域捆绑了无数人,杀机重重的领域当中,依旧无数人还在顽强蹦跶,可见七长老带来的那些人境界之高。

    让月清宗的人看愣的还是,里面竟然有其他几个门派的长老跟着一起助纣为虐。

    其中有一位问剑宗的长老,仗着境界高强,还在给其他修士们洗脑,画饼说若是能成功破开两界之间的壁,日后一定带他们一起飞升。

    届时让他带领修真界,做大做强、发光发热。

    洗脑完后,那长老还背着手,问:“无人反对吧?”

    他的境界在那里压着,哪里敢有意见?

    弟子们全部敢怒不敢言。

    就在他还想继续演讲之际,一纸符箓飞到脸上来,炸开的瞬间呛的他咳了不停,老者当即大怒:“谁敢有意见?”

    他猛地遁循符箓飞来的轨迹,看到那淡蓝衣宗服的少年捏着符,正不怀好意看着他,似乎在考虑怎么杀他。

    宋寒声毫不客气打断他的演讲,补了句:“我有意见。”

    思妙言眯了眯眼,轻飘飘追加:“我们都有意见。”

    “你们?”

    啧。

    倒是来齐了。

    他自然是认识这几个亲传的,冷笑:“就凭你们几个黄毛小儿?”

    ——也配有意见?

    楚行之琢磨了下,看不惯这个长老的语气,但他又是害怕自家长老的,即便长老叛变了,那也是长老啊。以前将他们训的跟孙子一样,他是不敢与之叫板的。

    于是他赶紧扯了一把叶翘:“你快点给他点颜色瞧瞧!”

    叶翘:“……”

    他的理直气壮,怂的简直让人沉默。

    叶翘没理会楚行之,看着碧水宗和月清宗的几个亲传,眨了眨眼。

    倒是没有料到还有人敢进长明宗的,现在外面不用想,不少势力在观望,加之这个庞然大物的领域,谁也闹不清楚内部什么情况,谁输谁赢,自然也不会有人不怕死往里面闯。

    她一记领域,斩断所有人想窥探的念头。

    本就够混乱了,免得再有人进来浑水摸鱼。

    看到月清宗的人,叶翘实实在在是有些惊喜的, 这种混乱的局面能碰到认识的人再好不过,她一把拉住明意,“来的正好。”

    “帮我守阵。”

    “诶?”

    明意一呆,赶紧跟着她跑,“我守阵?”

    “守哪种阵?”

    守阵自然不止是让她护着阵法不被外人干预这么简单,还有的便是能力要强,在人入阵时阵内的人出现意外,要及时稳定阵法,确保对方安全。

    明意觉得论阵法造诣,她是不如叶翘的,明家主符箓,阵法上,自己还真属于半吊子。

    “我师妹阵法一术上还不如我。”宋寒声不服气:“你怎么不让我守阵?”

    叶翘没有犹豫:“那不如还换你来?”

    宋寒声肯守阵,那当然是他来要稳当的。

    思妙言纳罕,“我以为你们早紧锁宗门,准备苟过这一劫了。”

    这并不奇怪。

    大家都认识这么久了,谁还不清楚彼此宗门那点儿尿性呢?

    长明宗弟子最叛逆,不好拿捏,不服从,不低头,造反其实……也还真不奇怪,尤其是在叶翘带领下,一个个和那些老前辈动起手了。

    月清宗就不一样了,云痕精的很,教导弟子的准则就是‘尊重他人命运,放下助人情结’

    管其他人的死活呢,他门下的人都是宝,其他都是草。

    “才没有。”苏浊不满。

    虽然他们月清宗的名声……

    好吧他们月清宗没有名声。

    但是,再自私自利的人也会为了朋友留下来啊,他们又不是只会逃跑。

    他私以为,和他们也算是朋友了。

    叶翘见宋寒声不吭声,便觉得他是同意了,于是叮嘱了两声,“帮忙守住这阵,一旦不对劲就强行压住,别让他逃了。”

    虽然对方即便逃了也轻易逃不出领域,可七长老一旦出来,那就是很棘手了。

    必须有人压阵。

    明玄要指挥宗内符修打阵法战,月清宗的人来的就很合适。

    苏浊忍不住抓耳挠腮,“我能问一下,里面的人是谁吗?”

    竟然需要他大师兄守阵。

    多大的排面啊。

    叶翘一顿,倒也没瞒他,“七长老。”

    苏浊:“七长老?”

    他声音都差点都劈了。

    那日天日地的七长老?被关阵法里了?

    苏浊顾不得震惊了,赶忙道,“等会儿,七长老?你确定吗?七长老若是在里面,守阵若是出现失误。可会死的。”

    守七长老的阵。

    多吓人啊。

    “谁失误不会死啊?我失误我也会被七长老那个老东西劈死的啊。”叶翘莫名其妙,她略略一思考,当即就笑着:“主要是相信他。”

    “其他人我不放心。”

    她向来能说会道。

    宋寒声果然什么顾虑都没了,飞快且认真回了句,“我会给你守阵。”

    叶翘回了他一个笑,“行,那交给你了。”

    “好。”宋寒声见状微愣,破天荒也回了一个笑,看上去心情颇好。

    谁也不知道他那一刻在想什么。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