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摆烂拯救了全宗门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601章 天选之子

    ……

    阵法当中,即便有净世青莲这等护身法宝,他也依旧吃足了苦头,每次阵法周转都像是被活剥了一般。

    然而七长老也是少有的狠人,被阵法虐到几乎被活剐,还能理智思考,接下来的对策。

    在他原本计划当中,是有妖族在场的。

    妖族同魔族一起动手,到时定然莫说五宗,整个修真界的局势都能被他们所掌控。

    现在少了妖族这个棋子也无碍,还有这些世家大能加入其中。

    唯一脱出他掌控的是叶翘的阵法。

    只一个照面就被她给狠狠收拾了,七长老当然是不服的,他什么身份,叶翘什么身份?他什么境界叶翘什么境界。

    大胆!

    然而多思无用,他还是被关了。

    阵法内部的凶残程度让他不得不拿出准备炼化的青莲,才得以保住性命,

    叶翘入阵时,恰好看到他手里握着青莲。

    “哈,老头,你可真不要脸,还真抢了净世莲?”她的阵法,叶翘如履平地,手里剑朝他一挑,比划了两下。

    七长老被吓了一跳,看到她入阵,恶意满满笑了:“小翘啊……”

    他声音拉长,含着几分戏谑,芥子袋内无数法宝在他身边徘徊,声音泛着杀意:“这可是你自己闯进来的。”

    叶翘挑了挑眉。

    老实说,这老东西确实法宝多。

    而且这次是有备而来占领门派,东西都带齐全了。

    可他有法宝,自己也有。

    阵法当中不牵扯旁人,叶翘当即手一翻,暗书浮现,再一挥,无数灵器灵剑全部悬在身前,笑眯眯:“你确定要和我比吗?”

    不是她吹,能和自己比装备的也就云鹊。

    云鹊手里好东西无数,当时在另一个世界同云鹊较量,连小师叔都发出感叹让其他人都闪远点,这是两个挂壁之间在拼装备,闲杂人等只能观望。

    凤凰和一个小鬼也正歪头萌萌看着他,各自掐好手里的杀招。

    七长老:“……”

    他有些纠结,他手中灵器不见得比叶翘少,可问题是……

    他驾驭不住。

    灵器想驯服都需要时间,何况先天灵器,青莲是淼淼自愿给的,加之性格柔和很容易驯服,其他灵器就很难啃了。

    “你最好在阵法中把他解决。”

    “一旦让他出去,和那群大能联手,即便你境界再高,也无法真正意义上的全部杀光。”

    光合体巅峰期的七长老就已经很棘手的了,外加那些大能联手,她没经历雷劫,渡劫的境界也是不够稳,慕沥帮她分析完就又想溜了。

    “小爱啊。”叶翘微微一顿,语重心长:“我以为你死了。”

    安静这么久。

    之前他之前也安静过,可这种大场面,对魔那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生物来讲,安静下来就很反常了。

    慕沥:“……”

    他只是怂。

    看到天道就下意识装死。

    没办法,几发天罚下来给魔的心理阴影太深了。

    叶翘道:“我都渡劫期了,就不能直接把他们全部按地上?”

    慕沥古怪一笑:“你若真想这么做,好歹历过雷劫再来啊。”她没渡雷劫,说是渡劫,可实际上,到底是不太稳的,没历雷劫前,那都是虚的。

    叶翘无辜:“你渡劫成功,不也是直接称霸修真界了吗?”当年魔族是真的风光,第一个渡劫就是诞生在魔族那边,现在她嚣张起来怎么了?

    “我渡劫成功也是调息几十年时间,谁跟你一样凶?”慕沥炸了,她就不能先发育发育再浪吗?

    上来就干人,把能惹的全惹了。

    也亏她人缘还凑合,有人帮忙。

    不然她一人,真以为那些大能联手外加各种法宝砸下来还对付不了她吗?

    “你渡劫差点被劈的魂飞魄散当然要调养生息的。”叶翘嬉皮笑脸:“我这不是还没渡劫嘛。”

    渡劫雷劫天道必然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劈个半死都是常有的。

    叶翘当然要抓紧时间浪了。

    ……

    另一边明玄看着乱成一团,各种符箓纷飞,没有半点组织纪律的符修们,叹了口气,抛出一道阵图。

    四道石柱拨弄之间凭空而起。

    四转玄机图,他的机缘之一,可以布大阵时用,四人各站一位,配合之下,天下无阵不可布,只是长明宗的符修就他和师妹两人。

    即便想练练阵法,也一直找不齐人。

    月清宗的三人就刚好一起。

    在四个石柱升起的那一刻,几个符修分别踩住一边,顿时伴随着换位移动,几道银色光点连接触发,大阵起,几个想追杀的大能都被突如其来的大阵打了个措手不及。

    符修们战术性拉长声音,慢悠悠的,“往哪走呢?”

    嘭的一声,横来屏障顷刻间让他们撞在阵法上,修士身体素质都强硬的很,然而还是被阵法被撞的生疼,鼻子差点撞歪了,当即愤怒大喊:“你们这群黄毛小儿!”

    该死的明玄。

    该死的苏浊。

    这些人全部都该死!

    明玄踩着石柱,往后一扬,脚下石柱被恼羞成怒的大能们击的粉碎,衣袖一甩划过弧度,阵法再次周转,石柱再起,现场四位符修各自站石柱一边。

    看到那些大能一个个撞在阵法上面的惨状,不禁哈哈大笑,逗他们。

    “来来来。”

    “长老~来玩啊。”

    “我们在这儿呢。”

    四人那嬉笑的语气,好似一群蜘蛛精在诱拐唐僧。

    明玄这宝物效果极好,石柱能再生,想破阵就得击溃一人,偏生这四人交换错位,次次攻击都落了个空,四人干脆踩都不睬了,蹲在石柱之上,指着底下那些大能便嘲笑,让人火气飙升。

    “长者为尊,族中那些长老就是这么教你们对待长辈的?”

    明玄往下一瞥,笑眯眯:“滚。”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拿长者为尊这句话压他们呢?

    许是他们笑得实在太放肆了,四个方位站的又稳稳当当,有大能意识到事情不妙,当即袖中掏出来了一个卷轴,朝着苏浊收去。

    这卷轴能化万物,只要被收走,就能融为血水。

    其他几个都是世家子弟,但苏浊不是,那就好办了。

    阵法杀一人就可破。

    周行云也正研究自己的灵剑。

    他的剑很特殊,有一定概率攻击能被断尘折返回来。

    只不过考验运气。

    周新云自己就是个非酋酋长,于是他想了想,觉得这还是算了吧。

    秦淮提议:“要不让叶清寒试试看。”

    叶清寒运气,比周行云好点吧?

    毕竟是天道亲儿子,传说中的天选之子呢。

    于是乎,那老者砸卷轴收人时,断尘落在叶清寒的手中,猛地一挥,银色剑光撒下一地清辉,前面几招没什么反应,直到那卷轴砸下来时,时正好返还。

    卷轴反弹,砸灵器的老者整个人被收入其中,剑光速度加持下根本不用没入卷轴,就被断尘反噬化为血水。

    ——牛逼。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选之子吗?

    卧槽。

    这运气。

    让周行云挥到死都挥不到这么巧。

    “周行云!!叶清寒!!你们别太放肆。”

    叶清寒挑着剑尖,银色剑光绕着八卦卷轴,一地血腥滋养了领域。

    或许是感到恐惧,顷刻间就有老者色厉内荏,眼里泛着血红,叫出了他们的名字,试图让他们收手,那诡异的一剑万一落在自己身上,焉知自己还有没有命活。

    叶清寒打眼一瞧。

    ——又是一个熟人。

    成风宗的六长老。

    对方之前还自持长辈身份,明明认识他们,偏生一口一个‘小儿’

    现在是感到害怕了,再也绷不住那高高在上的面孔了。

    “长老,”他不免有点恶劣,淡淡反问:“您现在是终于知道,我们叫什么名字了?”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