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摆烂拯救了全宗门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602章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

    成风宗的六长老被他那讥带着几分嘲弄的语气激怒,手里几枚灵珠子朝他脑壳狠狠砸下,化神巅峰的境界,远比叶清寒高一小境。

    来势汹汹的架势,把在场人吓了一跳。

    秦淮见状一把金网稳稳捞住灵珠,看着横冲直撞的珠子,似笑非笑。

    “长老,您这般助纣为虐,考虑清楚,回宗后该怎么受罚了吗?”

    六长老冷不丁被自家亲传反问,脸一阵青一阵白。

    这是什么时代?

    这是拼装备的时代啊。

    修真界修士四处跟该溜子一样进秘境搜刮宝物,为的可不就是打起来时不落下风吗?

    各方法宝纷飞,夸张的还是成风宗那一伙人,身上佩戴了满身的法器,法宝疑似不要钱般的往下抛。

    这一场,让他们意识到,他妈的这群五宗弟子真有钱。

    如意锁,七彩琉璃扣,玄机图能掏的全部掏出来了。

    打群架嘛,借法器和灵器丹药符箓,都不寒碜。

    这会儿功夫谁掏不出来东西谁尴尬。

    在一群家底雄厚的仙二代面前,那些老头就有些相形见绌了。

    其中如鱼得水的当属秦淮,他三个师弟都是器修,能塞的法器全塞给他了,又是少年化神,敢和他打的没几个。

    考虑到秦淮是个不尊重老年人的,长明宗几个峰主围着叶清寒,还想再演一波,结果叶清寒神色淡淡,往后一撤就跑,一副‘哥的冷酷,零下八度’的模样。

    不约。

    没门。

    这些峰主打假赛打的让他半点成就感都没有,峰主们见此也只能悻悻去别的地方飙戏。

    秦淮虽然落后另外两个一步,但几个月的时间,境界也没差多少,好不容易追上那两人,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当即剑指所有峰主,剑尖一挑,“来。”

    十二峰峰主:“……”

    这孩子怎么这么轴呢。

    十二峰峰主避战,这让秦淮有点不爽,这是瞧不起他?

    他这人向来自傲,刚到化神境,就喜欢和那些修为高的大能们碰一碰,毕竟年轻修士境界低,也不禁打。

    接下来的战斗当中,他就逮住那些老东西欺负。

    秦淮丝毫没有半点尊重老年人的想法,各种手段层出不穷,把那群大能们气的可谓是暴跳如雷。

    他一个人捅娄子,连带着和他一起的叶清寒周行云,这化神三人组就被现场教做人了。

    有句古诗怎么说来着?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

    谈笑间,群童灰飞烟灭。

    当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灰飞烟灭,但一位炼虚期大能暴怒之下,一击是足以将三人打散摔在地上的。

    分别也都受了不小的内伤。

    “……”

    被牵连的周行云擦掉唇角的血迹,生无可恋:“说了,别惹他们。”

    还真把那些大能当好捏的软柿子了?

    他们要是能被他们这些小辈轻易拿捏,那也就白在修真界混这么多年了。

    秦淮:“……”

    愤怒的老年人是很可怕的,抬手间四周巨石化为齑粉,也是三人机灵,境界高,躲的也及时,不然他们真有可能被灰飞烟灭了。

    沐重曦看到这三人欺负老年人,反手被教做人的一幕,在地上一滚,躲开了道道刀刃,差点笑死。

    也不是他看戏,实在是这三人境界相同。

    但除了叶清寒外,另外两个都是新晋化神,秦淮和大师兄免不了要练一练的,时间实在紧的很。

    没有长老教他们怎么利用自身境界,那就只能在实战当中自己领悟了。

    思妙言吹起笛声,轻快中透着诡谲。

    叶翘入了阵法当中,无数大能也想闯入进去,毕竟,他们终极目的还是解决叶翘。

    见守阵的是个符修,他们对视一眼,三人试图闯阵,明玄几人见状急忙利用石柱阵法加以干预。

    饶是如此宋寒声一人守阵,守的也很艰难,思妙言见状轻轻吹奏短笛,平和的音调柔弱无害,听得众人不免心神一松,无意识的松懈了警惕。

    下一秒,柔和轻快的短笛声音骤然一拉,尖锐的音声长驱直入直导他们识海,刹那间“啊啊啊”遍地哀嚎声 ,无数人耳膜被震碎。

    漂亮。

    音修少见,思妙言笛子玩的也漂亮,噗嗤一笑,飞扑上来试图阻止的修士一敲一个准,神魂剧荡,脑浆被打出来了,她对血腥的一幕视而不见,握着笛子后退,继续若无其事吹奏。

    思妙言此行不为别的,她得救她师妹啊。

    看着温温柔柔,没想到下手这么狠。

    偷窥别处战况的陈慕禅微微打了个颤。

    还好还好,他的女神是真温柔。

    “还敢走神?”褚灵厉声:“还敢走神?打你不够疼是吧。”

    陈慕禅:“……”还来?

    *

    叶翘入了阵法,浩浩荡荡一群人也想进阵法追杀她,楚行之眼看他们来势汹汹的,也有些急了,果断将寸雪剑插入地面,无数剑影在此刻交错,他剑气霸道,化神以下不敢硬闯。

    祝忧也紧跟着展开剑,急急忙忙将宋寒声护在身后。

    宋寒声负责压阵,那自然不可能让他一人担着。

    眼见师妹都去了,夏青同左亦一起,一把碧落一把黄泉剑,二人配合默契强行拦了第一波人下来。

    “问剑宗,你们好大的胆子!”

    眼看频频被阻,他们声音不善,“就不怕其他世家加罪于你吗?”毕竟,问剑宗宗主若真走了,他们五宗才是真真正正的群龙无首。

    到时候免不了有其他门派想后来者居上,再一口气得罪这么多世家大能,怕不是不想在修真界混了。

    四人不约而同落剑,刹那间领域所到之处,满目剑光,楚行之忍了忍,还是大着胆子叫道:“你有本事别扯我宗门呐。我们是自愿来的!”

    他们来单纯是为了朋友。

    门派之间的立场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再怎么说,那也是他的朋友。

    楚行之作为二师兄,不犯二百五的时候也是很能唬人的,少年拎着一把雪白色灵剑,神色冷若冰霜,手指轻扣,灵剑发出尖锐的嗡鸣,带起无边细雪,牢牢护住了轮回阵法,让人不免侧目。

    一人一剑,守一人。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