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摆烂拯救了全宗门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603章 白莲

    倒是个好苗子。

    可惜站错队了。

    竟然站长明宗。白白搭上一条命,得不偿失。

    四个人站阵法后面,一步未曾挪动,打定主意不让他们靠近,一个个杀气逼人,一划便是一条人命,被领域关里面,还出不去,奇耻大辱必然是要杀人泄愤。

    可长明宗人太多了。

    杀几个蝼蚁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那就只能宰了这些拦路的小鬼杀鸡儆猴了。

    “元婴期?哼。”他冷笑了一声,剑鸣声震得耳膜发颤,恐怖的剑气如若滔天巨浪倾泻,隐约间似有骨头被压断的声音响起,恶狠狠一剑贯穿而下,几乎绝了他的命脉。

    剧烈的疼痛卷席,楚行之倒是一声没吭,手腕稳稳的,没有半点抖动的迹象,灵气灌入用力一挥,再次碎了他们的去路。

    但同时,他也没能躲过那一剑。

    千钧一发之际万物生把人卷席护住,给他疗伤,楚行之趁此机会赶紧嗑药。

    少年脸色苍白疼痛蔓延至全身,额头都是冷汗,稍稍运转,脸色才缓和了下来。

    祝忧急忙护住自家的师兄,水系灵剑可柔可攻,以柔化刚,让那来势汹汹的剑泄气般,威力骤减,祝忧全程不正面迎,只是小心翼翼在拖延时间。

    男人斩断四周藤蔓,杀气腾腾继续想宰了这个小子杀鸡儆猴。

    “且慢。”

    “这孩子若是没记错,应是问剑宗的最杰出的一代亲传,你杀了他,问剑宗宗主岂能善罢甘休?”

    男人手里长剑一顿,“他都要飞升,还管得了修真界的事?”

    杀了就杀了,管他洪水滔天呢。

    “就怕他即便万劫不复也要报仇。”

    这很难说了。

    好歹是个飞升的仙人,渡劫期巅峰啊。

    剑修可没几个好脾气,当初叶翘有个很出名的事,便是挑了问剑宗剑主,主动请缨带队。

    对方当初恐怕也是真的想把叶翘打个半死,让她吃点教训,对方脾气真谈不上多么友善,也就这几百年修身养性,准备飞升才没有造过杀孽。

    到底顾忌了几分,男人冷冷甩手,“他若再不知死活,别怪我不留情面。”

    十二峰峰主眉头皱起。

    其中一个峰主往前一站,笑着:“诸位哪里来的这么大火气?对付几个孩子,何必呢。”

    这是内涵他们以大欺小呢。

    男人眉心跳了好几下,阴沉:“那七长老让你们动手抓住那群作乱的小鬼,你们在干嘛?”

    剑峰峰主拱手:“我们也是动手了的。可是技不如人怪谁呢?”

    “……”放屁。

    再技不如人,他们也是化神。

    十一个人,打一个还打不死吗?

    祝忧看到长辈来帮忙拖着,连忙松了口气。

    明玄踩着石柱之上,看着下面的场景,阵法往前一推,堵住了那些人的去路,薛玙见此打了个配合,手中山河图抛出,将正和峰主们对峙的,三个化神期的老头关入其中。

    在那三人懵逼之际,猛地一收关闭卷轴。

    刹那间三人齐齐的怒吼卷席,“薛家竖子尔敢!”

    竖子薛玙:“……”

    少年笑眯眯朗声:“前辈们,里面请吧。”

    他不仅敢,还敢对他们下死手。

    山河图这个灵器在灵器榜都是赫赫有名的,入画者管你什么境界,破不了心魔便出不来,境界越高越容易滋生心魔,画卷展开,配合阵法搞了个出其不意。

    薛玙只能希望叶翘速度快一些。

    不然他们真顶不住。这么多人的群殴。

    明玄也趁此机会,把下面的楚行之把人拽到石柱上,笑眯眯看着他。

    楚行之深吸一口冷气,随后火急火燎抓紧时间嗑药,嗑完继续下去帮忙,不忘问:“你干嘛?”

    别说,石柱上是挺安全的,除非有懂阵法的来,不然想破开找出他们位置也很难,还是符修舒服,往石头上一站,便是岁月静好。

    明玄:“你想化神吗?”

    “什么?”

    明玄没空和他扯,往后一仰,图纸层层周转,打量着楚行之如今的境界。

    元婴巅峰。

    他虽没化神,可论理论,符修可没少啃各种书,明玄当年也是个卷王。

    楚行之是个努力型的天才。

    沐重曦天赋高于他,但他四师弟性格多少是真的很孩子气,没楚行之坚定,四师弟若是坚定点,剑意也早就琢磨出来了。

    所有剑修里面,就楚行之最为合适。

    楚行之能一直紧随叶清寒其后,化神只缺契机。

    明意思绪略略一转,“你是要强行灌他灵气?”

    他们明家,很擅长布聚灵阵。

    谁都知道,灌灵气破境,最容易灵气乱窜走火入魔了。

    也就叶翘灵根非同寻常,借了南海的灵气都跟没事人似的。

    寻常强行灌灵气肯定是不行的。

    祝忧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眼眸微转,直勾勾看向思妙言,牛头不对马尾冒出一句:“思妙言,你师妹在昆仑峰压着呢吧?”

    思妙言笛声稍稍顿了片刻,轻轻啧了一声,想不通问剑宗一群直来直去的,怎么这个师妹主意这么多。

    祝忧话都说这么明白了,她倒也没小气,塞给他一记丹药,“你若是想化神,这个就能短时间内压住乱窜的灵气,你回头调息便是,但你得想明白,一切的前提是你能脱身。”

    想脱身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除非,除非能快速平定眼前的局面。

    就看楚行之愿不愿意赌了。

    说到底如今所有亲传,也就四个化神,多一个还多个保障。

    明玄擅长聚灵阵,在灵器加持之下,四个符修聚一个阵,强行灌个化神还是没问题的,“思妙言说的也没错,是有风险的,你要试试看吗?”

    毫无疑问,赌楚行之肯不肯信叶翘一次。

    叶翘要是真的有备而来,那她就一定能短时间内给平了,让楚行之接下来顺利到达化神。

    可她要真没什么长辈,光凭一腔热血闯上来出了事,那就是一群人给她买单了。

    楚行之没有迟疑:“好啊。”

    他含糊了两声,“咱们以前不也天天被她指挥的跟孙子一样么,她都豁得出去,那别说破境了,即便是十殿阎罗殿我也去得。”

    当然这只是夸张的说法。

    但说到底,无非也是舍命陪君子罢了。

    “不过叶翘敢来,我觉得她必然是有准备的。”说完楚行之不免咽了咽口水,“她应该也是合体吧?”

    看雷云也看不出来什么。

    “现在我师父渡劫将近……即便谁破境也很难看出来。”

    谁的雷云比得过渡劫飞升的雷劫呢。

    修真界的天色都是一片乌压压,被暗色笼罩,弥漫着风雨欲来的阴森味道。

    楚行之想到这里又得意了起来。

    渡劫。

    他们师父是渡劫。

    当年问剑宗坐稳第一,也很难说不是沾了自家师父的光。各路大佬见了他师父,都得道一声尊者,也就叶翘胆子大敢挑他师父。

    他们问剑宗的亲传自然走到哪里都是被尊敬的。

    和长明宗那群没人关怀的小白菜才不一样呢。

    祝忧默默开口:“其实对比一下,我们这边情况也还好。感觉隔壁被打的比我们还惨。”他们起码有峰主们帮衬。

    另一边的就惨了。

    打起来的时候,也不知是怎么稀里糊涂分的队伍,化神三人组凑到了一起,这三人……

    那简直了。

    简称三倍的没头脑。

    说起来,他们这边压力小,重点要感谢秦淮。

    他一个人挑了好几个大能,把那群人气的火冒三丈,追着他打。

    叶清寒和周行云对视一眼,想着好歹是合作伙伴,能捞对方一把就捞一把,导致两人也没能幸免。

    薛玙嘴角抽了抽,“他们三个,怎么得罪的那些人?”

    他扫一眼那些人的境界,都觉得心尖打颤。

    “主要是秦淮给力。”沐重曦看三人吸引了十足的火力,偷笑,和三师兄小声道,“十二峰峰主不同他打,秦淮就掉头去打其他的老头了呗。”

    少年化神自然是想碰一碰同境界的前辈的。

    显而易见。

    被教做人了。

    他们三个是天赋异禀,天资卓绝。可俗话说,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七长老阵营当中高手无数,化神至炼虚境界不等,元婴期的世家长老更是多如牛毛。

    若不是有符修们牵制,外加领域干预,这些人动手杀人简直如同切菜一样轻松。

    一群活了几百上千岁的人了,一个个出山,为的就是助七长老一臂之力。

    除却八大家怂得要死,老祖依旧闭关不出外,别的世家可是连祖师爷都出动了。

    人家一个祖师爷,打你们三个小儿不是轻轻松松吗?

    秦淮也意识情况不对,清风剑剑灵现身,他眯了眯眼,低声:“这里还有个炼虚境。”

    现场的炼虚很少,一旦出来就是碾压的程度。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祖师爷出关。

    刚才也是对方一击把他们全部拍地上的。

    许是丢了面子。叶清寒表情也冷了下来,周行云已经默默掏出含光铲,准备铲死这个老东西了。

    “等等。”思妙言吹笛的手微顿,还在犹豫要不要先和对方谈谈。

    炼虚这个境界都是老祖宗级别的人物,将对方给打了,不好交代。

    结果叶清寒的剑,和周行云手里的镇宗灵器,外加清风剑,都已至对方面前了。

    她声音戛然而止。

    ——够莽。

    思妙言暗骂,这三个憨货。

    合着他们三个做首席,是因为他们三个比其他人心狠手辣呗。

    ……好歹宋寒声还贪生怕死,知道谨慎为上呢。

    思妙言一直都觉得,这四个宗的首席,纯纯三个没头脑和一个不高兴。

    不过,三打一还是没问题的。

    两个镇宗灵器,叶清寒还有一把长刀,号称无物不破,据说试炼里面带出来的。

    三人手里都是好东西。

    各边都在打,思妙言叹了口气,再拖延下去,他们没什么胜算可言。

    除非叶翘领域快速周转。

    但这些大能肯定也是知道这个领域的,一个个不浪费时间,尽数往阵中挤,阵法要是被这一群人闯进去,情况只会更糟。

    *

    宋寒声压阵,他知道叶翘的阵法是为什么阵,便踩到了阵法的中央,没有进阵,选择调动这个阵法来进行防御,同时维系大部分阵法的力量。

    阵法之内,他为首。

    以此来打不懂阵法的剑修,将他们困在阵法外,一步也踏不进。

    不知道是谁咬着牙冒出一句,“倒是有你们宗主的几分风范。”

    宋寒声朝他职业假笑,手里掐住一个莲花,冷冷打了下去。

    无名白莲,他敢压阵也是有底气的。

    也不知道叶翘和七长老在搞什么,阵法几次摇摇欲坠崩塌,他靠着自身技术过硬硬生生强行稳了下来,又要守阵,还要拦那些漏网之鱼,防止他们进去,宋寒声心累。

    莲花抛出的那一刻源源不断的力量供他汲取,淡淡的清香弥漫,躁动的灵气也全部被压了下来。

    让人没有世俗的欲望,清净又祥和。

    莲花所罩之地,稳稳把阵法和人紧紧护在里面。

    比起功德金莲那种超度的、净世莲那种净化的,这个花儿给人十足的安全感,没有杀伤力,却能让人变得很菜,加之自带防御效果。

    好东西啊。

    明玄紧紧盯着这一幕,“你们哪来的这个花?”

    他虽然知道,各家都在藏东西,可这些人拿的东西确实让人眼馋。

    苏浊得意起来了:“你不如猜猜,为什么月清宗的标识是银色莲花?”

    明玄耿直:“我以为是暗示,你们宗都是群白莲花。”他们家的是鹤,门内确实有仙鹤,不过都是普普通通的仙鹤。

    谁知道他们还有这种宝贝。

    苏浊:“……”

    明玄不理会苏浊的炫耀,看向明意,“这个莲花,怕不是四莲之一?长老能让你们带?”

    “长老必然不让。”明意掐诀转换阵法,低声:“我们求来的。”

    明月箭是不敢带了。

    但白莲却可以。

    宋寒声可是云痕的爱徒,没有之一,云鹊顶多算是怜爱外加对最小弟子的宠爱,大师兄是真的当继承人培养,那就不一样了。

    他都下跪求了,长老们也是不忍心,不消片刻就松了口,板着脸告诉他们,说若是解决不了就赶紧跑。

    他们口头称是这才能带宝物下山。

    迟迟未曾看到七长老出来,老和尚再清净的心都躁动了,帮自家徒弟摆脱了那层出不穷的棋子,赶他:“你去阵中,解决叶翘。我帮你解决这两个小鬼。”

    “不。”陈慕禅一愣,摇头:“我不去。”

    他宁愿被褚灵拿棋子砸,被越清安用阵法打,也不想去轮回阵中会叶翘。

    真去会了,可也是真的天道好轮回,自己也被叶翘送去轮回了。

    “你去不去?”师父语气陡然一沉略带几分威胁。

    陈慕禅超大声:“我不去!”

    去了就死。

    老和尚怒:“好,逆徒!你不去为师自己去!”

    陈慕禅犹豫了几秒,倒是没拦着,觉得他师父一把年纪还这么自大,还是长长教训的好。

    最好叶翘能给他师父一点点,小小的,来自渡劫期的震撼……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