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4章 他真的从天而降了

    第四章

    倪景兮坐在自己的办公桌继续改稿子,没一会华筝从洗手间的方向飞奔而来,差点儿撞上她的椅子。

    华筝看见下意识地说:“景兮你没事吧?”

    这句话问的倪景兮微怔,她反问道:“什么事?”

    华筝朝她身后看了一眼之后,又左右张望了几眼,这才说:“我刚才在洗手间听到,温棠找你麻烦了?”

    说来也巧,华筝刚进洗手间的隔间,又进来两女的。

    两人不是来上厕所,刚吃完午饭进来补妆。其中一个拿着一管YSL口红,刚抬手要往嘴上抹,转头问旁边洗手的粉衣女:“我刚才看温棠去找倪景兮了?”

    粉衣女叫吴梦妮,是报社里跟温棠关系好。

    口红女也是八卦心态,顺嘴问了一句。

    谁知她刚问完,吴梦妮撩了下头发老神在在说:“有些小姑娘哟,仗着自个有那么点儿姿色不走正道,踩着前辈上位。”

    仗着姿色……

    踩前辈上位……

    口红女整个人一下精神起来,报社里平日八卦不少,但这种光是听着就觉得刺激的八卦,还是不多见。

    她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说说。”

    吴梦妮冷笑一声:“你可别看那个倪景兮平常不怎么爱说话,会咬人的狗不叫。她呀,一心想要踩着咱们温组长上位。先前温组长不是想采访恒亚集团CEO……”

    “这事儿不是没成?”口红女急吼吼地说道。

    这件事报社里都传遍了,温棠想要采访那位大人物吃了闭门羹,在主编那里都丢了脸面。毕竟她下了军令状要做这个专题,最后还是没成功。

    温棠性格一向高傲做事又高调,自然会惹得一些同事看不惯她。

    平时她春风得意的时候大家不会说什么,出事了当然有看她笑话的,给茶水间的闲聊八卦提供了好一阵素材。

    吴梦妮瞥了口红女一眼,幽幽地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本来采访的事情已经十拿九稳,谁知后来对方又反悔。”

    口红女一愣,这怎么跟社里传出来的八卦不一样?

    不是说温棠是被人家一口回绝,压根没考虑接受她采访。

    “今天我和温组长在楼下的时候亲眼看见她跟那位霍总的助理在一块,你说说,天底下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温组长跟人说好的采访黄了,转头她就跟人家秘书混一块儿去了。这里头要是没她搅和,我脑袋都能拧下来。”

    末了,吴梦妮哼道:“所以我说这些新入社的年轻小姑娘,别看各个面上老实,私底下的花花肠子多着呢。你说她一个没人脉没家世的姑娘,凭什么跟人家大总裁的助理那么熟,呃……”

    这个‘呃’字简直包含千言万语。

    华筝本来捂着肚子蹲在厕所里,听到这里,气得简直恨不得立即提上裤子出来跟这帮背后乱嚼舌根的老女人对骂。

    谁知等她提上裤子,人家两人早走了。

    于是她这才急吼吼地回来,看看倪景兮有没有被为难。她低声说:“温棠刚刚找你了?”

    倪景兮:“你怎么知道?”

    华筝满脸卧槽原来是真的,她恼火地将洗手间里听到的八卦告诉倪景兮。华筝一口气都不带歇息的说完,最后斩钉截铁扔下一句:“温棠她是恨你。”

    倪景兮被她这个口吻逗笑,安抚说:“不至于。”

    华筝见她这淡然处之的模样显然是丝毫没放在心上,越发着急生怕倪景兮吃亏。她跟倪景兮是一起进报社,两人性格南辕北辙。华筝是那种小姑娘咋咋呼呼的性子,爱玩爱闹跳脱不够稳重,倪景兮却不一样。

    她做事认真有条理,从不参与社里的那些八卦流言。对于上司不谄媚,也不是面团儿性格任由别人拿捏。

    总之,她身上有种淡然的酷劲儿。

    华筝左右警惕地看了一圈,用很低的音量说:“你别不信,温棠是真的恨你,我看得出来。”

    倪景兮没说话。

    华筝继续说:“你想想你刚进咱们报社的时候都轰动,都说文人相轻,其实美人也是。你长这么好看,你说温棠能看你顺眼?”

    华筝说的话也没夸张,想当初倪景兮进报社的时候确实引起不小的轰动。

    这姑娘是那种有辨识度的好看。

    一张脸当真只有巴掌那么大,杏眼黑亮水润,皮肤是那种极细腻的白皙。华筝是真的喜欢倪景兮这种好看小姐姐。

    好看就不多说了,倪景兮还不装,够酷,也够仙儿。

    倪景兮终于无语地抬头看着她,华筝望着她,瞧着对方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眨了眨眼睛,求证地问道:“我说的不对吗?”

    许久,倪景兮面无表情地说:“你也应该去写电视剧。”

    这个报社里都是戏精吧。

    *

    几天之后,倪景兮倒是要忍不住为那天对华筝的盲目评价说一句对不起。因为经过这几天之后,她发现温棠确实是恨她。

    倪景兮那天把温棠狠狠地按在墙壁上警告一通之后,这位在报社里一向顺风顺水从没瞧过任何人脸色的温大记者自然没打算放过她。

    如今倪景兮被分在经济组,正好跟温棠是一个组。

    温棠虽只是个副组长头上还有个组长,可是这位组长是那种报社里的老油条,年轻时候一股子冲劲到了这个年纪往上升职是不可能了,干脆混混日子。

    以至于温棠是副组长,但在组里说话的份量有时比这位组长还管用。

    倪景兮这两天尽是被指使地到处跑,采访的地方要么一杆子给她支到了郊区,要么就是那种难缠的角色。

    这不中午要吃饭的时候,吴梦妮过来扔个东西在倪景兮桌子上,“下午去这个地方拿个材料。”

    倪景兮低头看了一眼,没吱声。

    此时周围的同事往这边看看,倪景兮一抬头,众人立即作鸟兽散。

    倒是把倪景兮弄得一笑,什么开始她成瘟神了?

    她看了一眼地址,挺好的,地铁过去差不多两个小时。哦,这地方未必有地铁,估计还得转车。

    倪景兮没打算吃饭,准备直接下楼过去。

    华筝立即从后面追上来,问道:“真不吃饭?”

    倪景兮:“先去拿东西吧,路上随便吃点儿。”

    华筝脸色不好看,气恼地说:“她们这是故意针对你呢。”

    这几天组里的气氛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温棠是领导,想要故意给倪景兮小鞋穿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到了楼下的时候,倪景兮见华筝还跟着自己,淡淡道:“去吃午饭吧,我自己能搞定。”

    见华筝还是不想走,她故意说:“还是离我远点儿吧,我现在是瘟神,沾上没好处。”

    “你说这什么话呢,从我进报社就认识你,谁不站你我都会站在你这边。”华筝差点儿跳起来,作为讲义气的姑娘,她都恨不得直接撕了温棠她们一伙。

    可是对方阴着来折腾倪景兮,她想帮忙也无从下手。

    华筝跺脚说:“不过我听说温棠她爸也是新闻界的老人,要不然咱们报社里的这些主编、总编什么干嘛这么卖她面子。”

    华筝是真替倪景兮犯愁,不喜欢温棠是一回事,得罪她又是一回事。

    倪景兮见她满脸愁苦的模样,平静的表情露出那么点儿笑容,“去吃午饭吧,别担心。这点事儿我还没放在心上。”

    不就是支使她多跑几趟路,这点为难倪景兮是真的没在意。

    她不是那种隐忍的性子要是真的撕破脸,她不介意让温棠她们知道这世上还没轮得到她们做主呢。

    谁知天不遂人愿,倪景兮到地方对方却没在。

    她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才把资料拿到手,等她准备回报社的时候,外面突然又下起雨。

    这地方有点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意思,没有地铁,只有公交车。

    倪景兮站在公交站台,偏偏今天下雨的同时还刮着风。她身上穿着的雪纺衬衫没一会让雨水打湿,贴着身上隐隐露出肤色。

    眼看公交车迟迟没有来,倪景兮拿出手机准备叫车。

    她手机刚拿出来铃声跟着响了起来,她看着屏幕上霍先生三个字,愣了愣,毕竟这个点霍慎言给自己打电话实属难得。

    倪景兮接通电话,刚喂了一声,一个喷嚏随后而至。

    本来九月底的上海穿衬衫和长裤正合适,毕竟办公室的冷气十足。偏偏她遇到了这场大雨,衣裳被雨水打得半湿,再伴随着一阵风,浑身凉飕飕牙齿都忍不住打颤。

    霍慎言眯了下眼睛,问道:“感冒了?”

    倪景兮:“没有。”

    他抬头望着车窗外的滂沱大雨,“你在外面?”

    倪景兮看了一眼淡声说:“对啊,跑新闻哪能天天坐在办公室。”

    “你带雨伞了吗?现在正在下雨。”霍慎言微沉的声音问道。

    倪景兮猛地咬住牙齿,防止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透过手机传到对面。这突如其来的大雨,周围的温度仿佛一下降低十度。

    她缓过这阵冷劲儿之后说道:“我待会打车回公司。”

    这句话说完之后两边都有点儿顿住,两人都不是那种擅长寒暄这件事的。不过毕竟人家主动打电话过来,倪景兮主动问道:“你现在要干嘛?”

    “回公司。”

    哦,是在回公司的路上。

    倪景兮抬头望着被大雨淹没的街道,雾蒙蒙的水汽将视线阻挡地厉害。等她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时,心底禁不住哂笑。

    她居然在幻想他会突然出现。

    随后她温和道:“要不你先忙,我叫个车回公司。”

    通话结束之后,倪景兮开始叫车,只是因为大雨的原因,连叫车软件都要排队二十分钟。

    周遭越来越冷她忍不住跺了下脚,边低头看着手机边在想要不要加钱叫车。

    直到她感觉到有辆车在站牌停了下来,她抬头,愣神。

    线条流畅的黑色轿车刚在站台旁停稳,后车门立即被推开,站台边上正好是积水最严重的地方,伸出来的那只锃亮黑色皮鞋一脚踩下去顷刻间溅上泥水。

    从车里下来的霍慎言穿着白色条纹衬衫,黑色西装未扣敞开着。

    司机老许这会儿也打开门,拿出一把伞刚打开准备给他撑着,霍慎言反而直接从他手里接过,阔步跨上站台几乎一下到了倪景兮面前。

    倪景兮刚张了张嘴,带着体温的西装已经披在了她身上。

    他真的从天而降了。

    随后她被霍慎言搂着直接带上车,扬长而去,徒留下站台里其他还没反应过来的围观群众。

    刚才出现的那辆车是宾利吧。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上车后许久之后,倪景兮还沉浸在震惊中。

    难得见她表情这么有趣,霍慎言低声说:“你帮我装的那个app你忘记了?”

    倪景兮又是一愣,app?

    直到倪景兮醒过神,是华筝推荐给她的那款情侣app,据说是她朋友创业搞的,可以实时分享两人的位置。

    当初华筝推荐倪景兮下载的时候,她还问过这个确定不是分手app?

    毕竟能够随时把自己的位置分享出去的人,需要有对伴侣的绝对忠诚。倪景兮给霍慎言下载,完全闹着玩的心态。

    只是她都快把这个app忘干净,他居然在用?

    倪景兮打开自己的手机,看到象征着两人的小圆点紧紧地贴在一起,好笑道:“还真的管用,贴的这么紧。”

    她说完,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左手被抓起,随后霍慎言修长的手指穿插在她的指间。

    十指紧扣。

    她偏头看着他,就听他微扬唇低声说:“这才叫紧。”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