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只有他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4章

    第四章

    到了医院,到急诊挂号。虽然出了车祸,言喻身上却没什么外伤。

    三个男人陪着她一个人,饶是晚上医院人少,还是吸引了不少目光。毕竟四人站在一块,全都是长得好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明星大半夜到医院来拍戏。

    挂好号之后,言喻拿着病历本准备去找医生。

    季启慕第一次来中国的公立医院,有点儿不适应,低声嘀咕:“言言,要不我给你找私人医生吧,你看看这里还要排队。”

    中国人确实是多,大晚上验血的地方,还排着队。

    言喻没顾着他的话,因为她正在找科室。

    身后的韩京阳和蒋静成没跟上来,因为韩京阳真怕出事,特地把蒋静成拉住。他小心觑了一眼,思虑半晌,才轻声劝说:“你有什么话好好说,别动怒。”

    蒋静成偏头看他,眼神平静无波。

    末了,蒋静成神色才微动,露出讥讽的笑意,他说:“你觉得她会怕我动怒?”

    如果怕,当初就不会轻易走。如果怕,现在也不会轻易回来,甚至连回来都敢让他不知道。

    一想到这里,胸口的郁气翻腾,像是要爆炸。

    不爽到了顶点。

    蒋静成摸了摸裤兜,结果把军官证摸了出来,身上没烟。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军官证,嘴角一扯,又塞回兜里。

    难得脱下一身军装,穿一回普通人的衣服,结果这军官证还不忘提醒他的身份。人民解放军能在医院里爆粗口抽烟吗?

    不能,那就憋着吧。

    蒋静成真憋着,抬脚就往前走。

    言喻进了医生的科室,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一下。她自己以前也是医学院的学生,知道这种车祸后的情况不可大意。况且刚才她还撞了下后脑勺,下车的时候,要不是蒋静成扯着她,她眼前还一直在冒金星。

    医生一听,就让她去拍片子。

    季启慕又咋呼起来,非闹着打电话,安排她进私立医院就诊,住院。

    他在美国待惯了,总觉得什么私人的都是好的。殊不知在中国,公立医院的水平往往是最好的。

    言喻拉着他,让他陪着自己去拍片子。

    她不敢让季启慕待在这里,怕他被蒋静成一哄,什么都告诉他。

    她拿着单子出去的时候,蒋静成和韩京阳已经站在门口。言喻低头想过去,谁知手上拿着的东西一下被他抽走。

    男人低头看着黄色单子,是让她拍片的。

    于是几人又去三楼拍片的地方,蒋静成错开一步走在前面。

    韩京阳见他背脊直挺地跟什么似得,叹了一口气,走在言喻身边和她寒暄。

    “言言,什么时候回来的?”

    言喻微垂着眸子,视线却总是往前面的人身上落。

    她说:“今天。”

    走在前面的男人脚步微顿,韩京阳惊讶的声音响起:“今天?那不是和你小成哥哥是一天回来的?”

    言喻惊讶。

    很快,电梯在三楼停下,拍片子的地方没有人,言喻直接进去。

    没一会她出来,外面却没人等着。三个男人都不在,她有些诧异,刚准备去找人,就听一个冷淡地声音说:“他们去抽烟了。”

    言喻回头,看见蒋静成靠在拐角的墙壁上,一双长腿松散地搭着。

    刚才有其他两人在的时候,还不觉得。此刻他们两人单独在一起,言喻觉得满世界都是他的气息,明明人离她那么远。

    医院的人好像一下消失不见了,偌大的一层楼,安静就剩下他们两人。

    言喻干脆抬头,这么多年过去,她改变太大。早已不是当初,被他看了一眼,就羞红脸颊的安静小姑娘。

    蒋静成也在看她,他的目光在她脸上一扫而过,停留在她的腿上。

    雪白笔直的长腿,被医院走廊的白色灯光一照,发光一样。

    他嘴角一撇,闲闲地想:出息了,裙子都敢穿这么短的了。

    “医生怎么说?”蒋静成慢慢走了过来。

    言喻脸上没表情,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底有多紧张。然后男人拉了下长裤,在医院走廊旁边的蓝色长椅上坐了下来,伴随着他坐下的,还有言喻心底微微的失望。

    他坐下后,言喻的情绪也缓和了下来,语气平静地说:“半个小时之后来拿片子。”

    蒋静成还是没忍不住,从兜里终于把烟摸了出来。在部队的生活枯燥,抽烟也算是一项爱好,好在他不算烟枪,就是有些实在忍不住了,才会抽上一支。

    离开了太久,两人之间横隔着六年的时光。对于彼此的近况,竟是一如所知,连叙旧都无从提起。

    蒋静成显然没寒暄的打算,他闲适地坐在椅子上,长腿微敞,就那么安静坐着。

    然后,一个轻轻地声音突然喊了一句:“小成哥哥。”

    一直在蒋静成手中把玩的那只烟,突然被折断,浅褐色烟草露出来,被折断的那截掉在了地上,还有一半虽然依旧捏在他手里,不过也被揉地不成样子。

    真他妈够没出息的,一句小成哥哥,居然就叫他开心成这样。

    刚才也有人喊他哥呢,难道他还缺这一句?

    可他抬头,看着她那双雾蒙蒙的眼睛,心底那股子情绪又渐渐地弥漫开。

    就是开心啊。

    直到言喻开口提醒:“医院不可以抽烟。”

    她刚说完,男人抬头望她,那双漆黑的眸子,深邃又幽沉。言喻抿嘴,以为自己说的话,惹到他,刚想转移话题,男人问:“你想和我说的就是这个?”

    他声音里满满都是讥讽,言喻沉默地看着他,黑亮的眼睛带着无辜的纯净。

    蒋静成猛地站了起来,就往外走,他就不该和她多说一句话。

    这东西没心肝。

    刚拐弯到走廊另一边,韩京阳领着季启慕回来了。他就是故意把人弄走,好让这两人多待一会的。结果就瞧见蒋静成一脸冷漠,他赶紧拉住人,低声问:“又吵架了?”

    蒋静成冷嗤:“她敢?”

    是真不敢,言喻从前多文静安分的小姑娘,跟在他们身后,话不多。他们在球场打球的时候,她就坐在旁边看着衣服,别人喝水自己乖乖过去拿,也就蒋静成站在三分线那边,非等着言喻送过去。

    偏偏小丫头,还每回都送。

    谁都说,这小丫头是被蒋静成吃定了。可谁都不知道,真正被吃定的那个,反而是小成。

    韩京阳看他还往外走,问道:“你去哪儿?”

    “抽根烟,”他头也不回地出去。

    蒋静成到了楼下医院的花园,一根烟抽完,才慢慢地往回走。医院急诊的人没之前多了,他双手插在裤兜,走地不紧不慢。结果刚准备走到电梯,就被身后喊住:“小成哥?”

    他回头,就见穿着一件男人外套的孟清北站在对面。

    显然她也没想到,会在医院遇到蒋静成,开心之余,连忙走到他面前,惊喜地问:“小成哥,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之前听哥哥说你最近会回来,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了。”

    孟清北自幼便性格活泼,此刻看见蒋静成,忍不住上前攀住他的手臂,就像是习惯性地那般。

    蒋静成微垂眼睑,在她挽到他的手之前,退后了一步。

    孟清北捉了个空,尴尬一笑,又不在意的模样,轻声说:“小成哥,我们真的好久没见了。”

    她刚说完,不远处就走来一个高大健硕的男人,一身黑打扮,脚上穿着的一双军式靴子,瞧见孟清北和蒋静成站在一起,高兴地冲着蒋静成肩膀砸了一下,直笑;“我说清北这丫头怎么跑这么快,合着是瞧见你了。丫怎么在这儿,是哪儿废了吗?”

    “哎,哥哥,”孟清北着急,即便是二十七岁的人,做出小女儿的娇憨,却一点儿都不显维和,她嗔怪道:“你就不能盼着小成哥好啊。”

    “你这个臭丫头,打小就站在他那边,”孟西南无奈一笑,可是脸上宠溺的表情,十足是个宠爱妹妹的哥哥模样。

    蒋静成看地实在是刺眼,忽然他低头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时间快到了。待会言喻拿了片子,就会下来给医生看,他们站在电梯这里,只怕会碰上……

    他忍不住问:“你们来医院有事儿?”

    孟西南摇头,又是无奈,伸手摸了摸孟清北的长发,说:“这丫头手腕扭伤了,让她早点儿来医院,拖拖拉拉。这不非得我亲自送她来。”

    “谁让你是我哥哥啊,”孟清北得意地哼了一声。

    咣当,对面的楼梯上掉了一瓶水,水瓶顺着台阶,一层一层地滚落。直到滚到最后一层,又向前滚了几圈,直到停落在蒋静成的脚边。

    他看着站在楼梯上的言喻,漆黑的眼睛依旧明亮,只是却更淡漠冷静。

    孟西南在看到言喻的那一刻,震惊地几乎说不出话。等回过神,言喻已经慢慢走下楼梯,她神色冷静,就像对待一个不相干的人,直接越过他而去。

    “言喻,”孟西南低声喊住她。

    她缓缓站定,依旧背对他。

    孟西南打心底生出一股无力,即便他能从几千米高空中一跃而下,可是他每次面对言喻的时候,却还是会生出这种的感觉。就像是浮云,抓不住又挥不散。

    他问:“你回来告诉爸爸妈妈了吗?”

    “还没来得及,”言喻认真回答他的问题。

    孟西南笑了,随后咬牙问:“就连打一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这次言喻转过头看着他,她脸色淡然,“不是没时间,是不想打。”

    孟西南握住拳头,言喻的眼睛却已经落在了孟清北的身上,只是一瞬,视线再次挪开,她声音极淡,像是没有情绪地陈述着一件事。

    “我不想在纠缠这些旧事中了。”

    她鼻尖微皱,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着他们说:“不喜欢。”

    对于这些陈年旧事,她不喜欢,这是第一次她这么清楚地表达着自己的喜怒。她曾经奋力逃脱过去的一切,现在一个崭新的言喻重新出现,她不想再纠缠着过去。

    季启慕跟着她离开,走近医生的办公室,他才问:“刚才那两个人和你什么关系?”

    这一晚上下来,居然遇到这么多故人。

    对于她的过去一无所知的季启慕,快要好奇死了。

    言喻低头一笑,随口说:“你看过蓝色生死恋吗?”

    季启慕自幼在美国长大,这么风靡亚洲的韩剧,只怕他也不曾看过。大概也正是这样,言喻才能这么坦然随意地问出来。反正他也不会懂。

    可是跟着她的脚步声,却停住了。

    直到季启慕的声音再次响起,他说:“那么你是恩熙还是芯爱?”

    言喻回头看着他,怔住。

    半晌,她目光平静而坚定,“我是言喻。”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全都是高能,我怕你们消耗不了,所以慢慢看

    有没有女朋友还没收藏的?ballball你,收藏一下男朋友吧,周四要上榜,所以收藏还挺重要的

    今天是520,所以男朋友送200个红包,你们2我吗?2我多撒花花吧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