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只有他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10章

    第十章

    钟宁见他漫不经心的模样,轻斥道:“胡闹,姓名牌也是能随便丢的。”

    “真的,”蒋静成伸手接过自己的军装,表情挺淡然地说:“您没听到最近院子里的小猫特别多。”

    被他这么一说,钟宁心底直犯着嘀咕,难不成真的是春天到了?

    可是瞥见他要笑不笑地模样,钟宁这才知道他这是逗自己呢。于是她有些气急,伸手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薄怒:“没个正形的,姓名牌也是随便能丢的,要是叫别人捡去了,看你怎么办?”

    蒋静成见她真气了,这才说道;“应该是丢在车里了,回头我去找找。”

    不说车的事情,钟宁还不着急呢。刚才他回来,是走回来的,一回家就打电话让警卫过来,说是帮他把车子开回来。钟宁这才知道他是把车子停在马路上了。

    说实话,对这个儿子,她是真没脾气了。

    父母都是望子成龙,可是他们家呢,是儿子太出息,出息到父母都希望他少拼点儿。

    从军校毕业开始,就进了那种要命的地方,一连三年啊,钟宁连一面都没见着。就是去问蒋济铭,他也只是皱着眉头说,按照规定,他的情况不允许说。

    偶尔提到一句,就是这小子得了个三等功。

    钟宁不知道他在哪儿,甚至连他长什么模样都不记得了。

    她还记得蒋静成第一次回家的情形,她看见第一眼,眼泪唰唰地往下掉。

    原本记忆里还飞扬乖张的人,竟是犹如脱胎换骨般,成了稳重又内敛的男人。这种改变是用血铸就的,钟宁虽欣慰却也心疼。

    于是她低声说:“如今你也老大不小了,总是待在原来的部队也不是事儿,况且我听说你们那里三十岁就要往下退,这次既然有这个机会,你就调回北京来。”

    可她话音刚落,蒋静成拦腰就把她抱了起来,吓得钟宁喊了一声。

    待蒋静成把她放下,这才闲闲地说:“你儿子就算五十岁,照样能一手把您抱起来。”

    钟宁气恼,“你这臭小子。”

    可人家已经头也不回地出门了。

    等孟西南换了一身军用背心和短裤出来,在门口换球鞋的时候,冲着言喻喊了一声:“言言,走了。”

    言喻也没推脱,直接跟着他出门。

    两人到了篮球场,偌大的球场没什么。此刻夕阳西下,晚霞将半边天空都映地通红。

    站了一会,陶逸和韩尧陆续过来了。

    孟西南一瞧,皱眉说:“不是打球的,就三人怎么来?”

    “我还叫了小成哥,回头他就来了,”韩尧立即说。

    一旁的孟西南和陶逸都瞪着眼珠子瞧他,这他妈不是没脑子,没瞧见旁边站着的是谁,这两人能在一块儿待着?

    当年言喻走的时候,都成什么样儿了。

    这么多年,蒋静成连家都回来的少,谁都瞧得出来,他心里是既恨着又放不下。

    可是一转头望旁边这姑娘,眉眼淡然,一副坦然的模样,就像是没听见蒋静成这三字。

    陶逸是真藏不住的性子,借着话题就问;“言言,你这几年在美国怎么样?说来也不怕你笑话,你陶逸哥哥还没去过美国呢。”

    孟西南一皱眉,明显是对陶逸哥哥这个称呼不满。

    言喻:“还行。”

    陶逸愣神,就觉得这姑娘真和从前不一样了,有股子叫人叫不出的劲儿。

    可是更吸引人了。

    他们刚说了一会儿,就见不远处慢悠悠地走过来一个人,身材颀长穿着一身紫金色球衣,露出的胳膊肌肉分明,宽肩窄腰,所以穿着的球衣空荡荡。

    蒋静成刚一走进,就听陶逸怪叫:“早知道我也不穿这一身背心大裤衩,小成哥你可够有心机的,帅成这样。”

    其实蒋静成打小就是那种公认长得好的那种人,少年时清瘦俊俏,是所有女生都喜欢那种男生。而如今浑身透着一股男人味,连男人看了都嫉妒。

    除了蒋静成之外,其他人穿着的都是军用的背心短裤。

    言喻却在看见他这一身衣服时,愣住了,因为她第一次见到他时,穿的就是这一身。

    蒋静成没搭理他,问道:“怎么玩啊?”

    “咱们四个人,当然是两对两,”韩尧心直口快地说。

    蒋静成伸手一拨,就把他手心里的篮球拍掉,随后篮球到了他的手里,他带球往前跑了两步,站在三分线上,干净利落地出手。

    手腕寸劲,篮球腾空而飞,最后干脆地穿过篮筐。

    言喻安静地看着他流畅的动作,想起来在美国的时候,她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篮球比赛。她是斯台普斯体育馆的常客,只因一个人喜欢湖人队。

    她看着球场那个紫金色身影,修长健硕,在阳光下仿佛发着光。

    陶逸赶紧开口:“我要和小成哥一队。”

    韩尧被他这狗腿子样儿给气笑了,也不反对,手掌搭在孟西南的肩膀上,咬着牙冷笑说:“西南哥,咱们今个联手弄死他怎么样?”

    于是分组就这么定了。

    开始之前,陶逸笑着对站在一旁的言喻说:“来,言言,给哥哥加加油,回头赢了,请你吃冰棍。”

    韩尧嗤笑,刚想骂他把言喻当三岁小孩哄着呢。

    可是一直站在旁边的姑娘,突然弯了嘴角,眉眼如画地说:“小成哥哥,加油。”

    这一叫,别说韩尧看地心底漏了一拍,陶逸也看傻眼了。

    见她说完这句,就不再说话,没被叫到的人,心底还都挺不是滋味的。

    偏偏穿着紫金色球衣的蒋静成,像没事人儿一样地扫了她一眼,拍着球就走了。孟西南瞧着他拽地跟什么似得,心底冷笑,上前狠狠地撞了下他的肩膀,低声怒道:“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蒋静成微抬眼睑,轻撩了他一眼,淡淡地说:“嫉妒就直说。”

    孟西南:“……”艹。

    于是成功被对面两人激怒的韩尧和孟西南,一开始就不客气,抢断、带球撞人,身体对抗地激烈。四个人都是穿军装的,论体格就算有差距,但也不至于那么大。

    不过蒋静成生来就有优势,他一米八七的个子,身高手长,双臂张开能把韩尧的路挡住。没几下,他就从韩尧手里断了球,直接三步上篮。

    夕阳下,衣角翻飞,球鞋在地面上摩擦地声音。

    此刻大概是到了休息时间,篮球场里渐渐多了别的人。都是些当兵的年轻小伙子,是这大院里的警卫排,占据着篮球场的另一端,反正相互不打扰。

    言喻站在旁边,安静地看着。陶逸球技不怎么样,看得出来平时没怎么打,不过蒋静成却球技精湛,他身材高大,做起投篮的动作,流畅又舒展。

    这会儿正是他拿球,因为他们领先了,孟西南和韩尧两人看他看地更死。他迟迟突破不到禁区里,最后他干脆绕了过来,就站在离言喻不远的三分线上,干拔跳投。

    利落的出手,篮球唰地一下,稳稳地投了进去。

    还是个空心球。

    言喻扬唇,刚准备抬手鼓掌,就听到不远处的一声大喊:“哎,小心。”

    她一抬头,就看见一颗篮球直奔着她的面门砸过来。言喻先是一愣,待想起来躲,篮球就快到面前。她下意识的躲避,可是没想到面前突然多了一个紫金色的身影。

    言喻被满怀抱住,鼻息间是他身上的味道,身体滚烫,胸口一片濡湿,她脸颊贴着他胸口的时候,只觉得有点儿潮。

    砰地一声闷响,两人被篮球撞地往后退了两步。操场旁边是一片草地,大概是前两天刚下过雨,草地还是湿润的,言喻退到草地上的时候,高跟鞋踩进泥地里,身体地重心往后倒,连带着蒋静成都没站住。

    好在天旋地转之后,言喻被他搂在怀中带转了方向,是他结结实实地摔了下去。

    言喻趴在他身上,两人都带着点儿轻喘。

    身后是陶逸的骂声:“你们几个打球不带眼睛的?”

    她准备起身,没想到腰身被蒋静成的手掌紧紧勒住,她爬不起来,双手半空中挥动了几下甚是滑稽。

    蒋静成躺在草地上,看着她的动作,突然笑了。

    原本言喻心底还十分感激他,替自己解围,没让她当众摔倒。

    突然言喻安静了,片刻后她定定地看着他,轻声说:“小成哥哥,你顶到我了。”

    顶、到、我……

    还能有哪里顶到,蒋静成脸色登时沉了下来,面黑如铁,整个人把言喻掀开,居然甩手就走了。言喻被他甩到草地上,吓得韩尧赶紧扶住她,不明所以地问:“小成哥这是怎么了?”

    言喻撇嘴,大概是被她吓到了吧。

    她嘴角弯了弯,原来以前调戏他,心情会这么愉快啊。

    蒋静成头也不回离开的时候,正好有辆车子停在路边,是韩京阳的车子。车子刚停下来,副驾驶下来一人,姑娘。

    待韩京阳带着人过来的时候,言喻正在拍身上的泥土,心里还想着幸亏她之前换了一身衣服,如今穿的是长裤。

    “言言,”韩京阳惊讶地喊了一声,没想到她也在。

    言喻抬头,就看见他身边站着的那个姑娘,是那天晚上在绿柳的人。

    待相互介绍之后,这姑娘叫苏黎,是韩京阳的表妹,刚从上海到北京来发展。她今天穿了一身草木绿色连衣裙,皮肤白皙倒也衬她。苏黎极大方地看着众人,笑道:“我经常来表哥家里的,只是从没遇到大家。”

    说完,她又冲着言喻眨了眨眼睛,柔声说:“言小姐,你身体还好吧。”

    言喻淡淡地点头,算是回应。

    倒是不知道原委的韩尧和陶逸冲着她们两人看了一眼,韩京阳有点儿后悔,把苏黎带过来。他没想到言喻今天也回大院了,这会儿也只能庆幸,蒋静成不在。

    结果他刚这么想完,苏黎眼尖,已喊了出声:“小成哥。”

    蒋静成头发湿漉漉地回来,看得出来他是去洗脸了,不仅头发全湿,连胸口球衣都湿透。

    韩京阳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他也在。

    众人见苏黎这么熟络地喊他,心思各异。

    蒋静成却是最淡定的那个,冲着她点了个下头,问道:“还打吗?”

    于是球赛继续了,韩京阳陪着两个姑娘站在一旁站。苏黎性格活络,见言喻安静地站着,娇羞地一直给蒋静成加油。

    待她喊累了,她瞥见身边的言喻。

    其实从她看见言喻第一眼起,就有危机感,太漂亮了。她已自认是个美人,可是真要和言喻比,还真的不得不服气。

    于是她状似无意地闲聊:“你和小成哥很早就认识了吗?”

    言喻看她眼睛里带着的打探,略点头,算是回应。

    “那你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吗?”又帅又爷们,哪个姑娘能扛得住他的一个眼神。

    苏黎这话问的有深意,既有表明自己对蒋静成的兴趣,意图在警告言喻。

    显然她对自己挺自信的。

    突然,言喻哼笑了出来。

    苏黎被她这声笑弄得挺尴尬,谁知言喻睨她一眼,问道:“你想知道?”

    当然想了,苏黎不自觉地点头。

    言喻看着球场里的人,看了好久,就在苏黎以为她不准备说了。她的目光又转了回来,定定地看着苏黎。

    “他就喜欢我这样的。”

    作者有话要说:  小仙女现在这性格,啧啧啧,真是从不玩虚的

    昨天是因为提前两个小时更新的吗?评论一下子少了好多啊,呜呜呜其实我每天基本都更新四千左右的,然后提前更新了,还不给我评论,你们还是好女朋友吗?

    本章送100个红包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